69书吧 > 最后一个道士2 > 第一百二十五章 :往事

第一百二十五章 :往事

作者:最爱MISIC伯爵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阳关,你说的可是甘肃阳关?”

    容平对查文斌说道:“那还能有别的地方,那是个凶煞的主,我差点没逃出来,开棺之后那尸首不仅没有腐烂,眼珠子还瞪着跟铜铃似得,给老子吓得以为是个活人。”他说的时候那眼神一直盯着胖子,“现在是越看越跟这位老兄长得像了,他娘的邪了门了,十几年的功夫老子见过不知道多少尸,咋就那个一直念念不忘呢。”

    查文斌暗自里寻思着,阳关背面山坡上好像是有座小庙,他去的时候那庙还在,这一想当时是朱子豪的老家,他奶奶叫姜瑜,他手上的那幅画就是和胖子贼拉像的将军据说就是姜瑜那带来的。这真是巧了,偏偏那氐人也是姓姜的,这个姓在中国并不是什么大姓氏,怎得周遭几件事都和这个有关呢?

    胖子有些不愉快的说道:“老头,你别在说了,搞得就跟老子当时躺在里面一样,我说你能不能说点别的,别老形容我俩像了。”

    “得,”容平继续说道:“我吓了一大跳,往后退了几步,后来壮着胆子朝着那棺材里头丢石头,没啥反应就又重新过去瞧。当时我看他手里捏了个玩意就想去扣,连着扣着几下,纹丝不动,真准备拿刀子砍他双手的时候,突然那家伙单手一把捏住了我的手腕给我往棺材里拖……”

    “活得?”查文斌也见识不过不少邪门的玩意,可按照容平这种说法的还真不多见。

    “可不是嘛,老子半个身子都让他给拖进去了,这才想起来怀里还有点符,多少年不干道士差点把老本行都给忘了。稀里糊涂的也不知道掏了个什么往上一贴就给划拉着了,一通火苗朝着那棺材的尸给烧了过去,也不知道是不是符起了作用,我还真就逃脱了,一股脑没命的往上跑,当时我打的那个盗洞得有七八米深,一口气连爬带滚的窜了上来。”

    这容平上了地他又不甘心,好不容易碰到这么个稀奇的事情就想闹明白那家伙手里到底窜着什么,于是他心里郁闷就下到附近村子里一个饭馆里喝闷酒,这时候有个人走过来手里提了一瓶上好的汾酒道:“这位朋友,看样子是翻肉粽的?”

    容平一听,这是个行家,翻肉粽那是黑话,一般就是南派的人用的比较多,这容平虽说是茅山出生,可大部分时间都在北方混,剥了一颗花生米往嘴里一丢道:“翻咸鱼的。”这咸鱼的意思就是没腐烂的尸体,烂干净的那就是鱼刺了。

    那人笑着给他斟了一杯酒道:“还是条咸鱼,我看你这手上怕是让鱼咬了吧?怎么样叉到鱼没?抖出来瞧瞧。”

    容平这人独来独往的灌了,想着一年前在昆仑山被个不认识的坑的够呛,那自然也不愿意多搭话,只是冷哼了一声道:“想分鱼的就另找河去,这条河我下了网了。”

    “好,”那人把手里的酒往桌子上一摆道:“这条河里的鱼啊,咬人,小心再下去就给淹死了,我就住在这二楼,你要是想找我搭个伙就随便。”

    容平吃饱喝足到了夜里又再次准备动身,他照旧摸到了那庙里,庙里的和尚早就让他给捆了,他打洞的地方就在那尊神像前面的摆放着的蒲团下面。掀开那蒲团一瞧,这盗洞不知怎得竟然被实住了,他起初以为是那个和尚搞的鬼,可是那和尚压根就没动弹过,屎尿都在裤子里兜着。这容平只好重新再次打洞,让他奇怪的是这回洞里的土中竟然染着红色,往手里一闻一股血腥味。

    土里出血可不是什么好征兆,容平心里也有几分慌兮兮的一时没了主意,刚想到外面去透个气,恰好白天遇到的那个人就在外面。

    两人一照面,容平说道:“都跟你说来晚了,这河里鱼少,不够两个人分的。”

    那人却道:“看兄台裤腿湿了又上了岸,要不就是找错了道,要不就是鱼跑了。”

    容平懒得搭理他,看那人年纪五十来岁,一身的绸子干干净净,说是个商人倒有点像便不耐烦道:“你就别缠着我了,一会儿我下去捞点东西分你个尾巴,走走走,别在这儿碍眼。”

    那人问道:“是不是老洞打到血了?”

    “咦,你怎么知道?”容平心想这人肯定是在自己之前就来过了,他顺得从兜里掏出一把匕首道:“别坏了规矩,要不然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那个洞不能再打了,沾了人气,这种墓千百年来难得一见,知道周武王封比干嘛?比干就是这种葬法,用的是红敛葬加上九宫八门,乃是姜子牙独创的一门秘葬术。你若是先前取了墓里的东西老早就出不来了,若是顺着老洞再进就会小命难保,它最厉害的地方便是你第一次进去,无论从哪里下洞都是平安无事,若是取了东西则出不来,就看你自己识相不识相。出了洞,洞还会自动填补上,再挖就出血,那是警告,姜子牙心中还是有仁义,再三给我们这些讨口饭吃的留条活路,但你不信邪要硬闯的话那也只有死路一条!”

    容平被他说得一愣一愣的,不禁的问道:“你是谁啊?”

    “湘西张若虚。”

    那时候容平还不知道张若虚是谁,也难怪他一向独来独往,可是这个名字若是放到关中道上,那就是一个神话般的存在。

    湖南张家,最擅长的便是机关,帝陵的设计和建筑者,自从张家开始崭露头角起,大大小小的王侯将相陵墓的设计不知道有多少是出自张家的手笔。张若虚为何来这里呢?那目的也只有一个,解开这门秘葬术,说白了人家就是来搞科研的,和他容平完全是两种性质。

    “那你能解开?”“不一定,但有三成把握,这个墓从我祖上往下已经标记了六百余年,里面你捆着的那个和尚也是我的眼线。”

    “这……”容平立马跑了进去解开那和尚,果然那和尚一出来就给张若虚行礼哭诉,这容平一瞧,得了,原本还以为自己先盯上,这人家都在这盯了几百年了那还跟人抢个什么,他很识趣的就准备要走,可是那张若虚一把揽住他道:“你就不想看看?”

    “想是想,可跟我……”的确,这容平盗宝本来就是图个刺激,这下就有个大刺激放在自己眼前,他哪里禁得住这样的诱惑,那张若虚对他说道:“我知道你是贼王,身手了得,或许我俩合作有几分机会能破得了这局,想不想一块儿试试?”

    这容平一听,原来对方是认识自己的,那就合作一把。他有一门绝活是钢丝飞爪,手腕上有一个特制的小盒子,盒子里面有一根箭头,按下去,里面的弹簧就会把箭头射出去,跟以前的暗器袖里箭是一个道理。

    这箭头是三个金刚爪,后面连着一条极细的钢丝,靠着这东西他就能飞檐走壁来去无声。

    张若虚说这个墓当年是没有修甬道的,棺材是顺着一个地洞进去的,这叫天井,下面棺椁的位置对应的是地井,连着两者之间的那条线就是唯一能够进出不惊扰到棺材里面那个主的正确路线。

    而这个路线,姜子牙是根据天干地支的一千零八十局变化得来,无时无刻都不再变化着,所以这才导致他们一直没有找到正确进入的办法。

    查文斌立刻想到他们进山来的那个局,便问道:“难道是按照奇门遁甲布的?”

    容平竖起大拇指的道:“聪明!当时我也想到了,可这玩意难就难在它根本没规律可循,张若虚觉得这机关设计的巧妙之处就在于人,只要双脚一沾地就等于从阳界跨境了阴界,那人盘就会启动变化,无论你怎么推演,始终会是改变的。他想的法子是打个可能正确的盗洞,然后我用探爪去钩。”

    查文斌点头道:“这个可能是个法子,起码能锁定一盘。”

    这张若虚在神像的后方又开了一孔,那盗洞打的笔直,恰好对着棺材头,不得不让容平心里暗地佩服,七八米深就像用木匠的线吊过一样,笔直到底。强光矿灯在上面支着,容平瞄了半天竟然发现那口棺材盖又重新盖上了,他明明记得昨天自己跑的时候是掀翻在地的。

    “老子看得手都发抖,当时瞄准那棺材盖一爪子射下去往起一拉,当时就觉得棺材里面的主在又在冲我瞪眼,我也顾不得那么多,张若虚问我情况我压根没说,爪子一收接着一放就冲那尸上的双手抓了去。”

    胖子听得入神道:“结果呢?”

    “结果?”容平的脸上立刻浮出了一层死灰色,他的脸上微微一抽搐道:“结果他的手一把抓着我的钢爪,我连脱开手上的皮带都没来得及就整个人倒栽葱的被拖了盗洞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最后一个道士2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最爱MISIC伯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最爱MISIC伯爵并收藏最后一个道士2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