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最后一个道士2 > 第十章 :血豆腐

第十章 :血豆腐

作者:最爱MISIC伯爵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天唐锦绣邪帝狂妃:废材逆天三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傻子只是被催了眠,查文斌确认他没有什么事之后便闪进了屋内,淡淡的血腥味弥漫在这个小小的农家院子内,那时候灯的开关一般都会放置在进屋的墙边,手拉绳的开关查文斌很快便摸索到了,依靠在那门框上他便没有放松,捏着七星剑的手心不停的往外冒着汗一个人不比以前一群人,不是他的胆子变小了,而是实力变弱了

    “啪”得一声,屋内的白炽灯眨了一下后终于是亮了起来,这是堂屋,当中的位置放着一张餐桌,上面还摆放着没有来得及收拾掉的剩菜剩饭四条长腿板凳斜歪着,主位上一只被打翻的小酒盅里还残存着好人叔没有喝完的白酒

    “家里有人吗”查文斌又试着喊了一声,这屋子的左右两侧各有一个房间,墙壁靠里最左侧则有一条走廊是通向厨房的,那个时候的农村建筑大多是按照这样的形制左侧的房门上贴着个大大的红色“囍”字,上面的金粉在灯光的照射下熠熠生光,最靠后有一座神龛,神龛的正上方悬挂着一男一女两幅黑白人像,想必这应该是傻子的爷爷和奶奶

    供桌上摆放着水果,插在倒头饭上的清香还未有燃尽,半生的公鸡把脑袋别进空空的肚子里,咧着嘴笑的猪头看上去是那么的有喜感这一切都说明,今天好人家的确是发生了什么,那满满堆堆的一大桌子菜,眼下并不是什么重要的节日,在这种青黄不接的日子里,吃顿肉都是很奢侈的事,一想到那个女人的身影,查文斌心想莫不是傻子真娶媳妇了

    左侧的厢房查文斌是万万不敢擅闯的,进屋拐进厨房,锅里的热水还在冒着热气,地上的木盆里几扇还未整理好的猪肉正安静的躺在里面,旁边的一个水桶里是已经凝固了的猪血,看到这个,他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原来是晚上杀了猪,怪不得会有血腥味儿呢

    这家中无人,查文斌虽然知道可能是发生了什么,但这毕竟还是别人的家,擅闯进来已然是有些唐突,细下一衡量决定还是去村里找人一同前来查看比较妥当他走到还躺在地上的傻子跟前在他耳边打了一个响指傻子便醒了,瞪着眼睛看着查文斌道:“你干嘛”

    “好好在这里呆着,哪里都别去”说罢查文斌在地上画了一个圈儿对傻子说道:“我跟你打个赌,要是你能站在这个圈里一个小时都不动的话,我明天就给你买两只烧鸡”

    “当真”傻子一听到烧鸡那口水都要往外流了,伸出手指来对查文斌道:“拉钩拉钩”

    傻子就那样站在圈里,这个圈是一层灰白色的粉末,用的是香炉里的底灰这香炉可是有来头的,乃是天正道历代供奉三清和历朝先祖们牌位用的,最下面的香灰从来都不是倒掉的,而是要细细过筛用容器储存起来,有些小儿受惊或是简单的中邪,用这香灰泡水便有意想不到的结果当然,普通的香灰各位读者就不要去尝试了,人家那是供奉的法器

    查文斌去找的自然就是夏老六了,才走到他家的桥头处便看见远处的灯火,熙熙攘攘的嘈杂的人群中互相有交谈的声音,原来他们也刚刚是从候老师家回来,见到查文斌在那站着,夏老六也是一愣道:“文斌,你怎么来了,找秋石嘛”

    一旁人群里的那个人便是曾经的小忆,现在的秋石,他穿着一件黑色夹克,原本细腻的皮肤因为劳作而变得黝黑,胡乱打理的头发和唏嘘的胡渣都让他的脸上不再有当初那个阳光少年的痕迹他是第一个逃离出命运的人,查文斌不想也不会再去打扰他

    “叔,我找你,刚才路过好人叔家听到有人喊救命,寻思着我一个外村人过去不是很方便”他话还没说完,一行人里面就有人说道:“文斌啊,你这个傻孩子,他家甭说是喊救命,就是喊杀人也不稀奇啊,一家的都是神经病,没事的,估计又是好人酒喝多了再打老婆孩子”

    “就是,没跑的”其它人也跟着附和,这种故事在洪村好比就是狼来了,因为好人一家特殊的性格,大多数的人是不愿意去管他们家的闲事的,这当然包括夏老六在内

    “可是六叔,我听到那个喊救命的人好像是好人叔,其实我进他们家看过了,除了傻子在家,其它就没人了,屋里的饭菜都还堆放着”

    这时有人提醒道:“今天他们家不是从镇下村买了个傻姑娘回去做儿媳妇吗,会不会是犯病了,我听说神经病可是要砍人的,难道”

    如此一来,夏老六倒有些担心了,于是便和那些朋友们一块儿,这都是村里的邻居,真要发生点什么事,谁心里也都会过意不去的

    到的时候傻子果真还在那个圈里,而圈的外面却散落着不少脚印,见到查文斌来了,傻子拍着手道:“查爷说话要算话,烧鸡”

    蹲下身去,查文斌用手量了一下,那脚印窄而尖,一看就知道是女人的脚,傻子脚上穿着的是一双解放鞋,显然这些脚印不是他留下的于是查文斌问道:“傻儿,你媳妇儿是不是叫你出去来着”

    “媳妇儿”傻子东张西望了一会儿道:“媳妇在屋里”

    旁边的人顿时哄笑道:“这傻小子娶个媳妇儿也是白搭,婚夜居然跟文斌玩这个,白花花的姑娘独守空房真是糟蹋了哎呀,那也是个傻子,傻子配傻子能干嘛剥哈哈”

    “好人哥”夏老六在屋外喊道:“听说你家儿子今天大喜,我们哥几个来讨把喜糖吃吃,在家里不啊”

    没有人回应,除了傻子的嘿嘿笑声之外,院子里就只有外面一干人的嬉闹声,查文斌同时注意到那屋里的灯这会儿是灭的,他分明记得刚才走的时候自己并没有拉那电闸,而傻子又站在这圈里没出去,那是谁干的

    圈上的鞋印都只有前半截而看不到后半截,这是典型的鬼脱人走法,据说鬼上身的时候是把脚伸到人的脚背地下的,其实是鬼抬着人的脚走路,所以但凡中邪的人走起路来都是晃晃悠悠的,若是用这种香灰,前半截人的脚印便会留下痕迹,而后半截是鬼的脚掌自然便什么都留不下了

    夏老六皱着眉头道:“是有些不对劲啊,今天他们家按理是个好日子,怎么着好人嫂也该出来吱个声,咱进去看看”

    这乡里乡亲的进屋串门那都是很自然的,摸了摸电闸,夏老六发现那拉绳已经卡死了,有经验的都知道这时候要猛地向下拉一下,让电闸里面的弹簧复位,只听“啪”得一声,电灯再次亮了起来前脚夏老六刚进屋,后面那灯就跟着又熄灭了,周遭一边“哎咦”的各种质疑声,就在这时查文斌依稀察觉到眼前有一阵风吹过,而瞬间之后屋里的灯再次亮起

    “没事,刚复位,估计有些接触**”夏老六安慰他们道:“里屋里进去两个人,后面还有个柴房也找找看,看样子好人哥今天喝了不少酒啊,别不是栽倒在哪里了”

    “就怕栽倒在他家儿媳妇儿的**上呐”跟着一群人又开始哄笑起来,农村男人开玩笑多半都是这点话题,沾点荤腥,大家平日里都这么说也就习惯了房子不大,几个人很快就一圈儿找下来了,其结果就跟查文斌之前看过的那样,空荡荡的屋子只有傻子一个人在外溜达

    空气中那股血腥味始终是在飘荡着,厨房里的猪血块温热的还在冒着热气,这时有个人说道:“这腥味儿怎么那么冲,有些不对劲啊”说话的这个人就是村里的屠夫老张,老张今天是去侯老师家帮忙处理杀猪的,一年到头干这个活,杀完猪放血做血豆腐都是他的拿手手艺,单凭闻味道就能判断豆腐好不好

    他弯下腰去看着那桶里表面结了一层蜂窝状的血块道:“这颜色也有些不对劲,猪血是暗的没这么鲜亮,”他望向木盆里的那几扇猪肉道:“一条猪咋就杀这么点血”

    “别他娘的神神叨叨的,”有人骂道:“这几天渗人的事儿没少出,那不是猪血是什么,难道还会是人血啊”

    老张依旧相信着自己的判断,出于职业敏感他把手指伸进了桶里沾了一点血块放在手上轻轻碾了一下,又放到鼻子下面嗅了嗅,最后用舌头舔了一下立马“呸”了一口道:“我敢打包票,这里面绝对不是猪血,他娘的好人到底在家里搞什么名堂”bp;,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最后一个道士2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最爱MISIC伯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最爱MISIC伯爵并收藏最后一个道士2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