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誓不入宫门 > 第56章 敬轩

第56章 敬轩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茶壶盖子被热气冲的扑腾个不停,听着热水翻滚的声音,方宁终是不耐烦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面色清冷,看起来让人疏离三尺。

    拳头紧握,背在身后,像是做出了沉重的决定一般。

    “两年前,也是今日,方家灭门!你肯定是恨着皇兄,恨着我的吧?我现在要坦白的事情,不求什么,别无目的,只希望你能好好过自己的生活,别被莫须有的事情蒙蔽了双眼。”

    “什么意思?”带着疑惑不解,秀眉皱了起来。

    “行之的幼子还活着。”

    青瓷坠地的声音传来,方宁才失神地看了一眼已经碎掉的茶具。缓缓抬头,用疑惑的眼光紧盯着赵琰,想要从中找出戏谑的成分,可是对方一脸严肃,根本不是在开玩笑。

    “你是说,敬,轩,还,活,着?”费尽了力气才吐出自己的疑问,这好像是一个天大的笑话,可是从赵琰嘴里说出来却又不像是作假。

    明明那年那天,在刑场上,她听到小敬轩在襁褓里一点一点消失的哭声。怎么会?怎么会?怎么会?

    一时间,方寸大乱,竟不知道该怎么行为。

    赵琰说出了这个秘密,心里却并没有轻松多少,他觉得自己身上的担子好像更重了一些。这一次他清晰地明白,自己想好好照顾这个皇兄托付的女人。

    “小家伙现在被我养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他已经能说话了。”没有什么情绪的话语,好像是在讲述一件平常的事情,可是方宁却觉得赵琰的唇角有着似有似无的笑意。

    “我不信。”方宁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明明很期待小敬轩还活着,可是她去而不敢相信。

    “等开年,我可以带你去见他,不过他不能养在王府里。”

    好像听到了什么可怕的话一样,方宁警惕地看着赵琰,身体下意识地往椅背上靠,似乎想要跟赵琰拉出距离。

    “我是说真的。”

    看出了方宁的不信任,赵琰笑了笑。不可置否,他并不值得她信任,也不怪方宁存有疑心。

    “那一天,我明明看到那个人抱着敬轩,然后他就没了哭……”似乎想到了什么,方宁睁大了眼睛,太多的不可思议。

    “你是学武之人,应该也知道可以点穴吧?”赵琰眸光微暗,忽而又闪烁着一些晶莹的东西,“本来想着要斩草除根的,可是我还是不忍心行之就此绝后。想着你也被皇兄保下来了,那一日听见小家伙的哭声,我还是决定救下小家伙。”

    一时间,心里是说不出的滋味,她还是信了他——小敬轩还没死,居然还活着。激动,兴奋,甚至思维有些混乱,难以表达此刻的心情。

    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可是一想到小敬轩还活着,大脑就忍不住兴奋起来。最后方宁端起茶一口灌了下去,被呛得脸都咳红了,才稍微将思绪平静下来。

    “你为什么要那样做?救下小敬轩于你根本……”

    “根本没有利益对吧?想说的是这个吗?”没等方宁说完,赵琰就打断了她,有些事还是要慢慢解释清楚的。

    慢慢从椅子上站起身,走动了两步,看着飘飞的雪花,记忆如潮涌现。

    “我从来没有想过行之跟你父亲参与夺嫡有关系,我信任他。可是为了天下,不得不依照律法满门抄斩。即使我不愿意行之为了你父亲犯得错而赔上姓名,也抵不过那些追随皇兄的人要除掉方家的人,因为你父亲的手下,我们牺牲了很多***的官员。”

    赵琰顿了顿,心里有些没底,他又提到了方振,在桃源的的时候,两个人好像也是因为这个冷战的吧?可是有些事避免不了,总的面对:“刑场上没有行之,是我故意放他一马,想让那个他有机会逃脱,可是沈家还是派了人去宋媛的墓前追杀你兄长。”

    心里划过一丝淡淡的悲伤,那个时候他真的以为行之没了,伤心了好一段时间,连章寒烟都怪他不念惜过去的情分。可是谁也不会知道方平的死讯传来时,他最难过了。他只是隐藏的很好,连皇兄面前都未曾表露。

    停留了很久,方宁意外他已经美化好说的时候,他又启动了薄唇:“在院子里发现你掉的那块玉佩,让我对行之的死产生了怀疑。他后来确实也证实他尚在人世,我心里是很高兴的。其实你跟行之大概都是那场动乱里最无辜的人,只是有些事情由不得我,更由不得皇兄。”

    听着赵琰说的事情,方宁觉得自己已经完全混乱,这一切好像完全不是她掌握中的那样。又或许她从一开始就什么都没有掌握,只是凭着一腔恨意,想着那些惨死的亲人,想要找个方式解脱。

    时间渐渐过去,发现方宁有些走神,赵琰便止住了话头,他不想因为方家的事又跟方宁闹出什么不愉快来。

    天空中的雪,落得越来越急,也越来越密,很快屋檐下又堆起一层洁白。风一吹,雪花往方宁身上拂来,轻轻落在她的脸上,手上,衣服上。被体温融化的飞雪,寒凉透过皮肤,钻进心里。

    不知道已经过了多久,再去端起茶杯的时候,茶水已经凉了。方宁浅饮一口,凉意直达心底。

    “你以为我会信你吗?你说的这些我都不会信的。”将茶杯紧握在手心,即使里面的茶水溢了出来,染湿了她的衣服,她都没有知觉。

    此刻方宁的心里,正在经历这一场前所未有的交战。有个声音告诉她赵琰并不可信,可是不知道哪里有个微弱的声音告诉她,赵琰或许说的是真的,她该信他。

    慌乱地眼见着就要站起身子,想要回到自己的房间,却毫无意识地撞在小几上。小几上放着的茶壶眼见着就要砸在她的脚上,她下意识跳起来躲开,却又撞在椅子上,整个人就要往地上摔去。

    碎瓷片还散落在地上,方宁已经避无可避,只能等着尖锐的瓷片划破的肌肤,留下几滴血,给这一抹雪景添几分妖艳。

    然而预想的疼痛没有传来,只有一个温暖的怀抱。

    这一刻,山河静止,大雪纷飞,迷乱的容颜绯红。万籁俱静,她却可以听到赵琰的心跳,一声声敲碎了她的防备,让她的心也 跟着跳动起来。

    方宁挣扎着离开赵琰的怀抱,看都不看赵琰一眼就钻进屋里,紧闭上房门。

    指甲抓在木头上,刺耳的声音传入耳朵,方宁捂住了自己的脑袋。

    她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感觉?为什么会怀疑自己的父亲?为什么突然就觉得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

    心里不安,无措。

    等到方宁在出屋的时候,又不知道过了几盏茶,她只觉得自己好像在屋子里待了很久,已经有些踹不过气来。

    “咯吱”一声响起,房门被打开了。

    没想到还能看到赵琰,方宁倒是有些惊讶他居然还没有离去。

    “你……”两个人异口同声,似乎都有话要对方说。

    “你先说!”再一次不约而同地发声,方宁脸色已经变得有些难看了,紧绷着的脸看上去,好像很不满。

    “我先说吧!我只想告诉你,以后好好过自己的生活吧。等到大齐内部安定下来,你要愿意,我会把你送到皇兄身边,他心里还有你。”赵琰说这些用力很大的力气,从锦州回来起,他就一直想着该提点一下方宁。

    曾经看着她醉酒那么痛苦,很明显,她心里也有皇兄。她该有个好归宿,这是他仅能给她的祝福。

    “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目光中带着审视,她不解,困惑。

    “当我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吧,你是皇兄心爱之人,亦是行之最在乎的妹妹。这些年,有些心结,虽然现在看起来并不算什么,却也让我无法对你有什么好印象。可是有些观念总会改变的。”说完这些,赵琰感觉心里终于轻松了许多。

    他说不清到底是因为感激,所以才会说这样一席话,还是因为皇兄行之的关系。总之,他不想看到那个冷冰冰,总是流露出落寞悲伤的方宁。在锦州,那个时而出现,时而隐匿的个性才该是她。

    方宁无话,只是看着赵琰,有些陌生,有些看不明白。猛然回神,她貌似从来没有了解过眼前的这个人,所以陌生,看不明白,也算正常吧?

    “我救你只是想有个人作伴,不想一个人。而且……”顿了一下,方宁才道,“而且我现在后悔救你了,真想让你死在锦州,好让赵珩也尝尝失去亲人的痛苦。”

    没想到方宁会这样说,赵琰冷哼一声,气冲冲地走掉了。走出了绿蘅院,他一脚踹在院子里一棵常青树上,厚厚的积雪应声而下,瞬间就让赵琰成了雪人。

    怒气直冲大脑,一路发泄回到自己的书房。躲在暗处的云生跟小东见了,摇了摇头,还真是第一次见他们爷这样……

    送走了赵琰,方宁无力跌坐在之前椅子上。

    心乱如麻,脑子里一片混沌,有些东西好像跃跃欲出,可是放却不知道,那到底是什么。只是不想让赵琰的废话侵蚀自己坚强的内心,拼命让自己接受那些话都是阴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誓不入宫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秦晓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晓柒并收藏誓不入宫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