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誓不入宫门 > 第49章 半醉半梦半生休

第49章 半醉半梦半生休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方平的身子自小就弱,是因为他是早产,可是方家对这一件事都守口如瓶,所以外人也只当方大少爷是体质特殊。对于方平这个儿子,方振是愧疚的,甚至愧疚到不敢面对,最后跟儿子并不亲热。

    因为儿子的早产,绣心恨透了方振,恨他居然外面还养着别的女子,一度想要和离。

    绣心的月子里,方振卸了差事儿,一直陪在她的身边。对妻子的满心愧疚,让他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妻子,想要一点点慢慢扳回了妻子的心。

    绣心想承认自己的懦弱,总是会对丈夫施舍的一丁点感情就退缩。出了月子,方振终于忍不住向妻子解释,却没有提到那些书信的主人莲儿到底是谁。

    知道方振有所隐瞒,绣心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巴,聪慧如她并不愿意听那些无谓的解释。

    指尖冰凉的触感传来,方振的心底一阵阵颤动。

    “你不必解释,我不想听。”绣心有着自己的绝强,尽管她深爱着方振,但是却不会轻易就原谅他。现在她有了儿子,只想好好照顾孩子长大。与方振的关系也就在不冷不热中慢慢发展。

    方家二老见儿子媳妇的关系僵硬,一言不发就将儿子媳妇儿一起打包送去了雁荡关。没想到,在雁荡关,竟然是两人关系的转机,方振带着妻子跑马关外,在草原上只有飞翔。渐渐的,两颗心再次走到一次,一年以后,绣心再次有了身孕。

    生下方安后,方振带着绣心回到禹城,看着儿子媳妇感情重归于好,又添了一个孙子,方家一派喜气洋洋,却不想灾难突然降临在罗家。罗阁老已经是古稀之年,却不想和儿子一起下了大狱。明明知道是冤狱,可是罗家散尽家财也没能救出他们。

    罗家的顶梁柱在狱中不堪受辱,双双自尽。绣心突遭打击,一病不起,方振动用关系,各方奔走,竟然得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他不敢告诉绣心真相,内心不安和愧疚折磨着这个男人。

    独自一人约见了高月莲,那个时候他才知道高氏真的很受宠,一般的宫妃哪能有力量用诬告扳倒罗阁老。他们的见面很容易,高贵妃那个时候已经是六宫之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角色了。

    她得意地告诉心爱的男子,罗家是她设计的,只要他敢让罗绣心幸福一分,她就会让罗绣心痛上十分。浓艳的妆容下,高月莲面目有些狰狞。涂满丹蔻的修长手指慢慢抚上方振的脸,妖冶的笑容让人心中寒意渐生。

    一把抓住她纤细的皓腕,方振慢慢将她的手拉下:“娘娘,还请自重。”

    转身就要离去,却被高月莲从身后抱住:“阿振,不要忘了我好吗?我在宫里不快乐,我一点儿都不幸福。为了我,为了我们的孩子,你不要让我难过好不好?”

    方振一点点掰开高月莲的手,最后却没有忍住反身将她抱在怀里:“月莲,对不起,我想有个家。下辈子,如果有下辈子,我不会再负了你。”

    “你说什么?”高月莲根本不敢接受方振的话,歇斯底里地叫着,一把推开了方振,“你怎么可以忘记我,你怎么可以一个人幸福?”

    高月莲的眼泪是毒药,让方振坚守的心溃不成军。

    方振失落地回到府里,看到妻子冷冷地坐在书房里,心中顿感不妙。

    绣心只是冷眼看着他,冷漠地问道:

    “你想说什么?”

    “你把平哥和安儿照顾的很好!”(之前第48章写作宁儿,乃是笔误,应为安儿)

    “你是不是猜到了什么?”

    “绣心,我永远都是你的丈夫,我不会伤害你的。”

    “你要是想问高氏的事情,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别多想,我和她之间没有什么。”

    “我想也是,一个是贵妃,一个是大将军,能有什么事儿啊!”绣心强忍着心中的痛,指尖掐进手心,她恨。

    方振将妻子搂在怀里,慢慢握住她的手,轻轻吻上去,想要吻平那些伤口。

    三天后,经过深思熟虑,方振去了雁荡关,只给绣心留下一封满怀愧疚的书信。

    知道罗家是因为高贵妃遭了难,绣心连着前后发生的事情想通了一切。那个莲儿想必就是高贵妃吧,她记得曾经自己的丈夫差一点就娶了高氏。她并不怪自己的丈夫,他选择去雁荡关的原因,绣心也能明白一二。

    虽然恨着那个恃宠生娇的女人,可是绣心也明白自己无法报仇,她不想连累方家。罗家幸存的人被她连夜送出了禹城,从此山高水远,亲人两地相隔,只有她一人守着将军府等待着良人归。

    两年后,方振还是回来了,以为时间可以冲淡一切,以为高月莲可以安心地做宠妃。然而,一切在绣心第三次怀孕的时候,又发生了变故。

    那是一年的上元节,凡是有品级的诰命都要入宫赴宴。已经有四个月的身孕绣心小腹微微隆起,一脸荡漾着幸福的笑容。这一切看着高月莲的眼里,化作满满的嫉妒。

    高月莲再次约见方振,各种手段用尽,又让方振躺在了她的床上。方振醒来,羞愤欲死,可是高月莲却采取温柔攻势,带着赵琦来安慰方振。

    不知道是心软,还是心冷了,方振居然与高月莲虚与委蛇起来。

    这一切原本是不为人知的,可是却被方家二老撞见。方槐看着自己的儿子怀里躺着人,差点没把儿子从床上拉下来打死。

    方家二老最后去了,以死相逼,希望儿子能够回到正途,回到家庭。

    父母突然离世,对方振来说是一个打击,终是知道自己对高月莲的感情天理难容。既觉得对不起妻子,又觉得对不起列祖列宗。方振这一次,有选择了逃避,他带着才三岁不到的儿子方安去了雁荡关,这一去就是数年……

    临行前,绣心已经五个月了身孕了,跪在他的面前哭着哀求方振留下,可是方振却不敢。他怕,怕再一次自己就会失去本心,怕自己迷失在歧途。最后方振还是带着儿子走了,他告诉绣心,纵使两地相隔,他心中永远有这她这个妻子。

    含泪送别了丈夫,绣心从此关起门来过日子,悉心教导长子,等待着腹中胎儿的降临。

    那一日,丈夫和高月莲的事,她是知道的,一开始的时候她就知道了。那一日高氏约了丈夫的同时,也约了她。

    丈夫和别的女人欢好,她就躲在隔壁的屋子里,被逼着通过机关窥视二人。

    心痛的无法呼吸,她感觉到肚子的不适,拼命忍着吃下了藏在袖子里的安胎药,才勉强舒服过来。

    绣心不知道自己的心有多大,即使发现丈夫的背叛,她还是忍了下来。她仰慕那个英俊的少年,从他在武试中拳打八方俊杰,文比四海英才开始;打马走过街前,自信地制服惊马开始。少年郎就印在了她的心里,她不后悔自己女扮男装跟在爷爷的身边看了武状元的比赛,她只后悔没有先一步让方振认识自己。

    方振走后,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方家的当家主母好像过起了关门隐居的生活一般,从不与人交往。她想自己活成一粒尘埃,总不会再碍着别人的眼,为身边的人带来灾祸了吧!

    方振离开的后的几年,只会在回禹城述职的时候会在家中短暂的停留,从来没有机会增进夫妻感情。但是。方宁十二岁那年,方振又回来了。绣心把儿子女儿都教养的很好,尤其是方宁。

    娇俏可爱,聪慧机敏,深得方振的喜爱,甚至在女儿的身上他可以看到曾经那个天真烂漫的高月莲的影子。可是他知道,如今的月莲再不说旧模样。

    不想父慈子孝的场景也会让高月莲妒火燃烧,她顾不得一切,又约方振私会。只有一次,方振完完全全地表明了自己的心意。他告诉高月莲,两人再无可能了,他们一个该是贵妃,一个该是别人的丈夫,这样算什么?方振承认自己对高月莲始终有一丝不忍,始终有一份爱藏在心底。可是绣心,他同样放不下。

    每个月都会给她寄一些贴心衣物,精致吃食的妻子。一心一意守着方家,教养子女的妻子,这才是他想要的生活。这一次回来,绣心和他一点儿生疏之感都没有,事事都能做得让他满意。

    这样的妻子,他不想在辜负。

    只是没想到幸福会消消散的那么快,那么直接。绣心在再次怀孕,可是高月莲却要求方振亲手打掉那个孩子,否则她会直接要了绣心的命。

    即使不舍那个尚未见面的孩子,方振还是忍痛逼着绣心喝下了药。

    鲜血渐渐染红罗裙,方振将绣心抱在怀里,看着妻子的眼泪,方振哭了。这一生,他只为两个人哭过,一个是高月莲,一个便是罗绣心。

    “绣心,孩子没了,还有我。”听着绣心撕心裂肺的痛苦,方振的心犹如刀割。

    然而绣心却在没有机会守着方振,孩子没了后没多久,方振因为边关战事儿离开了。这一次离开也是他和绣心的永别。

    绣心死讯传来的时候,方振犹如在梦里一般,一个人关在屋子里哭了许久,这是他一生中第三次流泪,却是第一次失声痛哭。

    那个时候,也有过那么一刻他是恨过高氏的。可是当高氏一封封手信诉说着宫中受的委屈时,他还是心软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誓不入宫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秦晓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秦晓柒并收藏誓不入宫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