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千面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韩国仁川国际机场。

    入境检查时,阎女令不得不将墨镜和口罩摘了下来,好在她在韩国还不出名,为她核对签证的女性检查员只是露出了惊艳的神色,并未失控地喊出声。

    “吓死我了。”被放行后,阎木木拎着阎女令的特殊工具箱,跟了上来,开心道:“还好没像上飞机的时候那样……咱们中国人真的是太热情了。”

    阎女令没有说话,《彼岸》并未在韩国上映,而且,她也不觉得会有多少韩国人能够领会中国文化的魅力……

    刚刚进入大厅,阎女令就看见了一只写着“女女”的巨大牌子,视线下移,只见举着牌子的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男子,个子很高,足有一米九。

    只是此人的表情很黑,似在强忍着怒气。

    阎女令墨镜下的眸子里闪过一抹笑意,长得堪比明星,身材上佳,被揩油不是很正常的嘛。

    “女女,那是接我们的人吧?”阎木木指着那个鹤立鸡群的英俊男子,很傻很天真地问道:“他旁边的女人为什么摸他的屁股啊?”

    阎木木的音量绝对不小,于是,那个男人的脸更黑了……

    “秦楚,韩国‘阎帮’的负责人。”数分钟后,秦楚将一张名片递给阎女令,冷峻的脸上已经恢复了淡定。

    阎木木不等阎女令有所表示,就插手接过了秦楚的名片,并自来熟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纯真道:“女女最不喜欢拿东西了,以后有什么东西让我拿就行了。”

    秦楚眉峰一隆,这个一脸纯真的男生是真纯,还是装纯给自己下马威?

    “最近‘阎帮’喜欢在大庭广众下谈事情吗?”阎女令终于开口了。

    只是一句话,就差点让秦楚的血冲破了脸皮,他咬牙道:“抱歉,大小姐,我先带您去住处。”

    没有接话的阎女令因为戴着墨镜和口罩,所以秦楚一时也无法判别对方的意思,只能转头看向了一旁的阎木木。

    阎木木凑近了阎女令,疑惑道:“女女?”

    “在想些事情,走吧。”阎女令抬步走了向外面。

    阎木木和秦楚忙跟了上去。

    “秦楚,你长得可真高。”阎木木走在秦楚的旁边,满脸的羡慕。

    秦楚瞥了眼阎木木,道:“你也不矮。”

    阎木木的确不矮,一米八的个子,不过因为长得太嫩,很容易被人忽略其身高罢了。

    十几分钟后,秦楚将车开进了一座庄园式的别墅区内。

    这座大庄园看起来很像高级会所,有高尔夫球场、游泳池、骑马场……绿化也极为讲究,有不少中国特色的植株,以及亭阁。

    汽车渐渐深入,最终停在了一座莲花状的独立楼前。

    阎女令走下车,抬头看了眼楼顶有机玻璃顶棚大开着的空中花园,不禁翘了下唇角,老狐狸还真费了不少心思呐……

    半个小时后,秦楚看着窝在对面沙发上没心没肺看着电视傻笑的阎木木,心情真不是一般的糟糕,一个娇里娇气的大小姐,一个纯真近乎傻的跟班,真的不会毁了好不容易在韩国站稳脚的“阎帮”吗?老爷子是怎么想的?

    “女女。”看着电视的阎木木突然蹦了起来。

    秦楚一愣,忙抬头看向了穿着雪白睡裙走过来的阎女令,只是这一看之下,先前心里产生的任何怨怼都被瞬间抛去了九霄云外!他从来不知道,一个人样貌竟能给人的视觉造成如此大的冲击!

    阎女令甚至是有些倨傲地坐在了沙发上,阎木木则兴冲冲地拿起了大毛巾帮阎女令一点点擦着头发。

    “你是秦源爷爷家的小子?”阎女令淡漠的眸子直直看向了秦楚。

    秦楚猛地一凛,垂下了目光,居移气,养移体,真正感受到对方的气场,才能明白对方的可怕与强大,尤其他们这些刀口舔血的,对这些要比常人敏感得多。

    “是。”秦楚回答道:“秦源是我爷爷。”

    “说实在的,我的兴趣不在帮派,所以这里的大多事情还是要交给你负责。”阎女令的气势突兀一收,变得慵懒无害起来。

    秦楚抬头,错愕道:“可是?……”

    “老爷子事先肯定跟你提过,我不久后会去S/M公司做练习生。”阎女令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笑容中带着说不出的恶意:“指挥者只要动脑子就好了,而且,我要去的地方,可能会意想不到地有趣……”

    秦楚听得一头雾水,问道:“大小姐的意思是?”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最近,将‘阎帮’的势力范围、组内干部、旗下产业、主要业务,还有关系紧张的对立组织的资料都整理出来给我。”阎女令站起来道:“没事的话,你可以走了。”

    “我明白了。”韩国堂堂“阎帮”的老大秦楚,竟不自觉地在阎女令这个刚刚成年的女孩面前放低了姿态……

    一周后,阎女令独自一人出现在了S/M公司的前台处。

    “那个……问一下,去哪里可以见到李秀满先生?”S/M的前台,韩亚素看着站在自己面前踌躇了好几分钟后才终于怯怯开口的女生,心里有些鄙夷,但是脸上却还维持着标准的微笑。

    起初乍一见这个长黑发编成两股垂在胸前的女孩时,她的确狠狠惊艳了下,但是,对方脸上怯弱畏缩的表情,以及毫无神采的眼睛,很快就将那份绝色给冲淡了,而且,她穿的那是什么衣服啊?哪个年代的?!

    更夸张的是,她居然要见李秀满理事?!没搞错吧?

    “有预约吗?”出于职业道德,韩亚素还是笑着询问道。

    阎女令脸上的无措表情更甚了,半晌才磕磕巴巴道:“有……有的吧?”

    我去!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什么叫有的吧??!

    “到底有没有?”韩亚素竭力管理着自己的表情,防止坍塌。

    “姐姐……”阎女令扭着衣摆,垂泪欲滴,可怜兮兮道:“你,你帮我问一下好不好?”

    韩亚素觉得理智已经濒临崩溃了,这人来捣乱的吧?(某种意义,乃真相了)S/M的高层理事是那么容易见的吗?假如这丫头根本没有预约,自己打电话去询问李理事不是纯粹找骂吗?

    可偏偏这丫头长得还真不错,万一真的是跟李理事约好见面的,自己却横加阻拦,事后就是失职加得罪人。

    完全是两难的处境……

    “好,我帮你问一下。”经过剧烈的思想斗争后,韩亚素终于低头拨了电话,所以错过了阎女令眸中一闪而逝的阴损笑意。

    一分钟后,韩亚素庆幸地松了口气,指着大厅那边的电梯对阎女令笑道:“这位小姐,请那边上电梯,到28层的理事办公室。”

    阎女令一脸感激涕零,连鞠了两躬才扭捏不自在地走向了电梯。

    韩亚素见了眉头蹙得更深了,真是乡巴佬,白瞎了这么好看的容貌……

    而李秀满在见了阎女令后,错愕之意则更甚,他是看了眼前的女孩演的电影《彼岸》的,却不想她本人的感觉竟与电影中的气质相差那么远,难怪没有在中国进行宣传,这样的艺人,根本拿不出手吧?

    “你跟XX谋导演是什么关系?”李秀满试探着询问道,在XX谋跟他的首度合作中,对方让了不少利益给他,条件却是安插个练习生进S/M公司,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这个女孩与XX谋导演的关系不浅了。

    阎女令羞涩道:“X导演人很好,是我干爹。”

    李秀满的脑中顿时像被投放了一颗原子弹,“干爹”二字四处飞溅盘旋,他咳嗽了一声,说道:“……我知道了。”应该,是他想太多了吧?……

    阎女令仍维持着又傻又愣的神色,黑X叔叔她可是一点压力也没有,而且这个李秀满,作为S/M公司的海外总监,以及隐性的最大股东,对于海外市场的吞噬必定不遗余力,给他来点烟雾弹也不错。

    李秀满和阎女令谈了不短的时间,终于认定了,阎女令是个乡巴佬兼花瓶的事实,不过,这个丫头的演技的确不错,也许可以包装她向这方面发展试试……

    S/M的现有练习生总数目大概在一千以上,男女比例相差不大,D班近千,C班几百,B班直接降入了一百以内,A班的那寥寥几个就是等待出道的预备军了。

    另外,公司还为这些练习生们配备了三栋大楼作为宿舍,也设有专门的食堂,而在时间分配方面,也还算宽裕,自主练习占较大比重,且有双休日。

    由于S/M练习生的选拔还在一周后,所以,阎女令这个B班空降者自然就引起了诸多练习生的注意。

    第一印象,很美,但是却是越看越没特色的那种,甚至,她过于畏缩的性格会给人一种莫名窝火的感觉……

    “我叫吴美善,家就在首尔,你叫什么名字?”当然,也会有表达善意的,虽然知不知道此善意是不是加了引号~。

    阎女令手足无措地看着伸至面前的手,犹豫再三后小心握了上去,磕磕巴巴道:“我叫阎女令,从中国一个小镇上来的。”

    “阎……女令?”这个名字用韩文念有些拗口,吴美善不自然地笑道:“感觉叫起来好奇怪……我带你去看看你的房间吧?”

    “谢……谢谢。”阎女令顺从地跟在了对方身后,B班的练习生是四个人住在一间宿舍,此时,另外的两间房门正紧闭着,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在。

    吴美善长相很甜美,所以笑的时候给人一种很亲和的感觉,她将阎女令的房间推开,并交给她一串钥匙,笑道:“我是306宿舍的舍长,今天16岁,女令你多大了?”

    “十八了……”阎女令环顾了下室内,很简单的单人床,书桌,椅子……里间应该是浴室,外面则是阳台。

    啧,真是一览无余……

    吴美善微微一愣,随即笑道:“那我就不是宿舍最年长的了呢。”

    阎女令则讷讷地不说话,似乎在为自己的“高龄”而自卑。

    “我们宿舍还有其他两名练习生,分明叫妍秀和朴熙林,她们都是15岁,现在不在,应该是出去练习了。”吴美善停了下接着道:“等下我带你去我们上课练习的地方看看。”

    阎女令感激道:“谢谢你,美善。”

    “这没什么,今后我们会住在一起,当然要互相帮助。”说来,吴美善的处事还真不像是个刚刚16岁的少女,人际方面真的很精道,毫无生涩伪作之感。

    跟着吴美善晃了一圈后,阎女令对于S/M有了更为实质的了解,这里看似时间管制宽松,但是竞争却极强,要想在如此多的佼佼者之中脱颖,升上A班,不下一番苦工是不行的,再加上这里的孩子年龄普遍偏低,除了练习声乐、形体、舞蹈,还需要学习文化课程,一天能休息八小时就算难得了,而会在周末休假的更是几乎没有。

    回到宿舍的房间后,阎女令终于暂时解除了脸上的表情“面具”,恢复了妖娆逆天的气质。

    只是看着这间堪称简陋的蜗居,她实在轻快不起来,目前也只能安慰自己,这里条件虽差,总好过之前在孤岛训练的环境,而且,每个周末还能回住处稍作休整……

    快速整理好带来的生活用品,阎女令将手提电脑联上了无线网。

    输入密码,阎女令进入了“阎帮”的内网,她的电脑属于特殊授权计算机,除了能使用外网外,还能使用专门卫星导航的家族内部网。

    点了下跳动的某个图标,阎女令稍稍退后了些,只见电脑的整个屏幕上,突兀地跳出了阎木木那张显得很些大只的脸。

    “女女!女女!”阎木木洒着泪的脸几乎贴在了屏幕上,也不知他是不是认为,爬过来就能见到阎女令了?

    “死回去坐好。”阎女令恨其不争地扫了他一眼,没出息的家伙。

    阎木木吸了吸鼻子,乖乖坐远了些。

    “女女,我想你了。”阎木木眼巴巴地看着阎女令,活像被遗弃的小狗。

    “我们早上刚刚分开,少给我夸张。”阎女令带着威胁的语气道:“一周后的选拔给我皮绷紧一点,如果那么安排你都落选了,后果你是知道的吧?嗯?”

    阎木木连连点头,举爪保证:“肯定会进去的,我一定要到女女身边去。”

    “嗯,好了,你可以走了。”嫌弃地挥挥手,阎女令扫了眼屏幕下方又一个跳动着的图标,不禁有些头疼。

    “怎么这样啊?女女!?”阎木木哀嚎着又扑了过来。

    阎女令完全无视了对方,按键强制将其弹了出去。

    “女女,是哥哥哦~。”又一个视频弹了出来,阎清雅还是那副温文尔雅的样子,戴着无框的平光镜,绯色的唇边挂着无害的笑容。

    阎女令没好气道:“我看得见。”

    “真是冷淡啊,女女。”阎清雅笑意加深了些,道:“我现在韩国了。”

    阎女令似乎一点也不意外,摆弄了下自己右侧的长辫的发尾,笑问:“所以呢?”

    “女女。”阎清雅的神色似乎有些受伤。

    “阎清雅,我在离开前就知道你会跟过来,实在摆不出什么惊喜的表情。”阎女令挑眉,直言道:“我还不了解你吗?”

    “为兄闻言甚慰啊~。”阎清雅突然抽风道:“女女有什么要做的琐事,尽管吩咐小的,小的会速办的。”

    “……那就请便吧。”阎女令将这只也弹了出去,这个粘人的家伙就是多余的“琐物”之最,需清除之首……

    就在阎女令准备进S/M的网络系统逛逛的时候,她的房门突然响了。

    从容不迫地关掉电脑,阎女令开门的时候,已经恢复了那个懦弱的土包子形象。

    作者有话要说:学习韩娱基础知识至内伤,拒绝考据!!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反)韩娱之天生“杀”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不想工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想工作并收藏(反)韩娱之天生“杀”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