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相逢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天一早,阎女令刚从茧状的被子里露出脑袋,就看到了顶着熊猫眼,呆萌地盯着她的阎木木。

    “你在这坐了一晚上?!”阎女令黑发蓬松凌乱,少有地可爱。

    阎木木的表情有些局促,似乎不知道该怎么措辞。

    阎女令半垂着眼皮瞅着阎木木:“我看起来怎么样?”

    “很精神。”阎木木开心道。

    “所以……你可以回去补眠了。”阎女令裹着厚实的被子,臃肿地晃去了浴室……

    近半小时后。

    阎女令穿着睡裙赤脚蹲在地上,俯视着蜷缩在地毯上熟睡的阎木木。

    对方带着孩子气的睡颜有些苍白,似乎很累的样子。

    突然,一阵电话铃声传了过来。

    阎女令站起来走到了床边,将另一床被子拎起来丢在了地上,将阎木木整个地罩了进去,然后,她便拿着手机走去了最远的窗边。

    “喂。”按下接听键,阎女令轻声道。

    “早上好,女令XI,我是黄灿盛。”手机内传来的声音很精神。

    阎女令脸上虽没什么表情,但是声音却显得很轻快:“奈,你好……不过OUBA一大早是有什么事吗?”

    “我说时间太早了吧……”电话里隐隐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

    阎女令闻言问道:“一宇OUBA也在旁边吗?”

    “哇,好神奇啊,你已经记得一宇哥的声音了吗?”黄灿盛的笑声里有些促狭的味道。

    “……”真能扯,凭她的记忆力,不记得才有鬼……

    这时电话换了丁一宇:“女令XI,早上好。”

    听着对方有些紧张的声音,阎女令收敛起了自己的恶趣味,中规中矩道:“早上好,一宇OUBA。”

    “那个……我跟灿盛、还有尼坤要一起训练羽毛球,嗯,女令XI要一起来吗?”可怜丁一宇最后一句几乎都带上了视死如归的气势……

    “……好啊,请告诉我时间和地点。”阎女令黑线,明明是拍摄需要,非搞得跟约会申请一样,是得多内向啊。

    “女女要出去吗?”阎女令刚挂掉电话,就觉腰间一紧,耳侧传来了一阵温热的气息。

    阎女令感受着背后渐渐清晰的热度,笑得异常危险:“木头,还没睡醒吗?”刚刚那一瞬间,她差点就要动手了!

    木头隐匿、追踪的能力是他们阎家五代中最强的,她只有两种情况下,完全感觉不到他的接近,一是任务执行中,二,就是他半睡半醒的时候。

    也就是说,长久训练的本能,已经深入他的骨髓了。

    “啊……好凉。”阎木木后知后觉地松开阎女令,朦胧的睡眼中带着润泽的水汽:“女女真是的,头发已经把睡衣湿透了啊,会感冒的!”

    阎女令看了眼已经半透的肩膀,啧……真跟没穿一样。

    “呶,毛巾。”阎木木在消毒柜取出白色的大毛巾,递给了阎女令。

    “唉?很少见嘛,不帮我擦了?”阎女令一副懒得动手的样子。

    阎木木视线盯着地面,声音有些黯哑:“嗯……我先去洗漱一下,等下我要跟你一起出门。”

    阎女令一愣,还没回答,阎木木就已经闪了个没影。

    真是的,她是去拍摄……嘛,虽然是简单的拍个样子再剪辑成每天训练的假象,但是木头去了,自己要怎么介绍他?……

    一个小时后,清潭洞体育馆门口,穿着简单运动服的阎女令领着笑得牙见眼不见阎木木走了进去。

    也就是说,阎女令最后还是没能拗过阎木木那只牛皮糖。

    “大家,早上好。”阎女令一进羽毛球场就见到了正对着她挥手的丁一宇、尼坤,以及黄灿盛三人。

    阎木木也跟了过去,然后眼巴巴地看着阎女令。

    忍住扶额的冲动,阎女令微笑着介绍阎木木道:“这个是我住在韩国的亲戚,我们目前在一个公司里……不介意他过来帮我打杂吧?”

    “呃,当然没有关系。”尼坤黑线道,那个被咬得有些重的“打杂”二字中,似乎饱含怨念啊……

    “你好,我叫丁一宇。”丁一宇礼貌地躬身问好。

    “崔宇哲。”阎木木露出八颗牙齿:“韩籍天朝人。”才怪……

    又是一阵寒暄过后,阎女令他们四名“参赛选手”决定下场进行组队练习。

    阎木木拎着网球包放在长凳上,将羽毛球拍递给了阎女令。

    只是,四人刚准备开始,门口却突然出现了一阵异常的骚动。

    “大发,他们不是我们周三要对战的队伍吗?”黄灿盛收敛了点声音,看着门口出现的一群年轻人兴奋道:“这样就能收集对手的情报了!哥真是聪明,还真遇上了呐。”黄灿盛对着丁一宇竖了竖大拇指。

    丁一宇有些不好意思道:“因为这里是清潭洞最大的体育场,所以我觉得他们来这里练习的可能性会高一点。”

    阎女令的视线远远地和阎清雅投来的眼光碰在了一起,那个家伙根本就是故意来的吧,以他强大的情报力,小小的首尔应该很早之前就被他的“蛛网”给星罗棋布了。

    阎木木也站了起来,走到了阎女令的旁边。

    “女女。”阎木木的表情少有的凝重:“阎帮的五代和‘那边’的玄字辈精英都来韩国了……”

    阎女令眼神微暗,轻声道:“不用在意,他们也到修行期了,互不相干就好……不过,这次的比赛,变得有趣了啊~。”

    阎木木眉头抽搐,什么有趣啊……完全是显然的结果好不好?

    “他们!是不是正向我们这么过来啊?”黄灿盛看着前方越走越近的十个年轻人,感觉有些微妙,这些人的气场真的很强,样貌也丝毫不输他们这些艺人,让人不自主地气弱……

    “阎女令……XI,果然像电视上一样漂亮呢。”大步走来的阎清雅直接伸手勾上了阎女令的下巴,玩世不恭的笑脸非常欠扁。

    只是在尼坤等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米八五的那个男人就被阎女令轰然放倒在了地板上。

    阎女令幽深的眼眸下沉,俯视着地上的人,语速缓慢道:“啊……抱歉,这位选手,我的手,不小心滑了一下。”

    “清潭洞选手”中唯一一个女孩轻笑了一声,摇头道:“哎呀,看来的确滑得很厉害呐。”

    阎清雅盘腿坐在地上,用中文苦笑道:“哎呀真是疯了,被揍了还能这么开心的,恐怕就只有我一个了吧。”

    “那个……你还好吧?”尼坤看了下那边的摄像机,只觉一阵头疼,这都是什么状况啊?

    阎清雅站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没事,就是过来打个招呼而已。”

    “哈……”黄灿盛还没从“兔子摔虎”的冲击中醒过神来。

    丁一宇则是脸色发白地看着不远处的那群年轻人,那样的气息,他一点都不觉得陌生,他们和阎女令,是一样的存在!

    第一次,他被迫正视了他与阎女令之间的鸿沟,还真是,令人绝望的距离……

    “啊……抱歉,我都忘了那边还有两台摄像机是过来拍摄我们的练习情况的。”阎清雅苦恼道:“我的形象啊……”

    阎女令腹诽:演什么啊,最后不希望出现的影像,终归会毫无声息地消失的吧?

    “……他们走了呢。”黄灿盛带着有些意犹未尽的语气幽幽道,原来还以为能看到他们的练习呢。

    丁一宇看向阎女令,声音干涩道:“我们是不是输定了啊?”

    “蛮敏感的嘛。”阎女令抬头微笑:“的确没有赢的可能性。”就算不是专业的,羽毛球这种东西,根本难不倒那些人的吧。

    羽毛球获胜的关键,在于控球与速度,这两样,不过是他们诸多训练中的基础而已。

    尼坤不解道:“我们连他们的练习都没看到,为什么说输定了?”

    “说得明白一点的话,他们每个人至少有我一半的实力。”阎女令闲闲道:“而昨天因为衣服太碍事,我完全发挥失常了。”

    阎木木垂眸,不光是因为衣服的问题吧……

    “我想再试一试,这次请你全力打,我也会尽全力的。”尼坤被激起了斗志,完全发挥失常?!好嚣张的丫头。

    “既然你坚持,那就试一试好了。”阎女令拿着球拍走进了场内。

    然后?……然后尼坤就杯具了呗……

    “什么啊……”黄灿盛将下巴合了回去,呆呆地看着定在原地的尼坤,“师傅”居然一分没得地在三分多钟内被结束了比赛,做梦呢吧?

    阎女令以右手食指为轴心,悠闲地旋转着羽毛球拍,看起来十分气定神闲。

    “耶~,就知道女女最厉害。”阎木木比了个V字。

    尼坤还在愣愣地看着阎女令手中像风扇一样转动着的球拍,短削球、截击球、特殊旋转球和特殊角度球……还有那恐怖的速度,他根本束手无策,毫无还击之力。

    这个叫阎女令的女孩,究竟是什么啊?!

    “怎么,要看看我的尾巴吗?”阎女令看着尼坤愣愣的浓黑眼眸,好笑道。

    “九……九尾狐?”丁一宇先结巴了。

    阎女令:“……”

    “噗……”反倒是尼坤被逗笑了:“不过,如果女令说的是真的,那我们真的没办法赢了吗?”

    阎女令停止了手中球拍的转动,道:“除了对方放水,否则,我想不到能赢的可能。”

    “不过……”黄灿盛怀疑地看着阎女令,问道:“女令和我们的对手认识吗?你好像对他们很了解的样子。”

    “嗯,认识,那些人都来自天朝。”阎女令似乎开玩笑道:“有些人,闻气味就知道是什么实力了。”

    丁一宇瞄了一眼阎女令,好奇道:“那,天朝那些传说中很厉害的功夫是真的存在的?”

    “……一宇哥,你不会是真心在问这样的问题的吧?”黄灿盛看怪物一样地看着丁一宇,这话问的,跟相信圣诞节真的会有圣诞老公公一样离谱啊喂!

    阎木木下意识看了眼阎女令,他们所做的训练都是在突破人类的极限,为了达到如今的身手,他们真的付出了常人无法想象的代价,而女女,除了天赋异禀,所做的特殊训练也是他们的所没法企及的,或者是说,是他们无法完成的。

    另外,就是神秘的“那边”,似乎也藏着与女女有关的巨大隐秘……

    拍摄的行程,到下午两点多的时候终于结束了,众人互相道别后,便各自散了。

    傍晚,JYPEntertainment,2PM的宿舍内,尼坤躺在床上,有些出神地看着天花板。

    阎女令那个孩子的容貌很容易让人陷进去,可是,在网上找全了她的资料后,却发现,他们所知道的那个人不过是个空壳,她真实的样子藏在她的多变之下,根本看不真切。

    这样的认知,还真是有些令人怅惘……

    “哥,吃晚饭了。”玉泽演推门探出半个身体:“不过,你和灿盛从上次上了节目后就都有点魂不守舍的,有什么事情吗?”

    尼坤翻了个身,侧身托腮笑问:“灿盛没有跟你们说吗?”

    “……”就两个大老爷们,你摆神马Pose啊?

    “阎女令认识吗?”尼坤盘膝坐了起来。

    玉泽演点头:“现在不认识她的应该没几个吧?”

    尼坤黑黑的浓眉蹙着,半晌后才道:“我总觉得那个女孩很奇怪,一定不是什么普通人。”如果,几次综艺节目都是她真实的表现,那么,那个孩子就太可疑了。

    “哪里奇怪了?”突然,张佑荣也钻了进来,促狭道:“不就打羽毛球赢了你吗?上上期你不也输了两场?”

    “……灿盛跟你说了?”尼坤汗颜。

    “不过,我也想见见那个女生呢,真的那么漂亮吗?”张佑荣好奇道。

    尼坤点头:“第一次见面真的吓到了,觉得人类不可能长成那样。”有种见到妖精的错觉。

    玉泽演也好奇了起来,凑上前道:“那给我们说说呗,是什么样的人啊?”

    “是啊,是啊……”张佑荣也坏笑着扑了过去。

    不得不说,一堆男人在一起,最喜欢的,就是讨论女人了……

    S/M,崔高管的办公室内,阎女令的经纪人,杨善雅正跟崔女士汇报着下午的情况。

    崔淑英看着手中的手机视频,挑了挑眉:“这是你亲自拍的?”

    “对。”杨善雅有些害怕道:“我早就跟您说过,这个女生很可怕,每次她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我都觉得发毛。”

    “看来。”崔淑英放下手机:“我们之前都被她耍了,好厉害的心计!”那个白狐狸恐怕已经将白俊宣迷得晕头转向了。

    杨善雅紧张道:“那怎么办?她肯定发现我有问题了吧?”她能不能不干了?阎女令一根手指都能碾死她的这种印象正越来越甚,最近她都睡不好觉了。

    “你到底在怕什么?”崔淑英厉声道:“我发现你越来越让我失望了!”

    “可是……”杨善雅迷惘地看着崔淑英有些狰狞的面孔,为什么,她会觉得阎女令的笑容会比这样的怒容可怕数百倍呢?

    崔淑英见杨善雅的表情似乎有崩溃的前兆,努力放晴了脸色,劝解道:“这都是你想多了,那个丫头绝对没有对你疑心,不然,怎么会在你面前表现真实的一面?”

    “真的?”杨善雅求证道。

    “奈!绝对是你压力太大了,加上那个丫头本质是个恶女,你才会这么敏感。”崔淑英肯定道。

    杨善雅稍稍镇定了一些,崔女士说的没错,如果阎女令怀疑她了,大可以继续演戏,而不是将真实的一面显露出来……

    天下会所,莲居的空中花园中,阎女令正坐在躺椅上翻着《三国》。

    阎木木围着围裙,很贤妻良母地削着水果。

    “你的那个经纪人今天偷拍你了。”阎木木的目光虽然盯着阎女令,但是手上的苹果皮却薄如月晕。

    “我知道。”阎女令目不斜视地看着手中的书。

    阎木木将苹果切成片状,问道:“那为什么?……”毁掉对方所拍的东西,对于女女来说轻而易举吧?

    “知道‘空城计’吗?”阎女令晃了晃手中的书。

    阎木木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笑道:“当然知道,《三国》中经典的一段嘛。”

    阎女令指尖划过扉页,翘唇道:“有些人,就算清楚地告知了他真相,他也会因为疑心而选择相反的路……”

    然后……就这么坠入败北的不复深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龙邪尊开天录大夏王侯大刁民剑来圣墟飞剑问道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大龟甲师

(反)韩娱之天生“杀”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不想工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想工作并收藏(反)韩娱之天生“杀”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