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洗牌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二天下午,大约三点多的时候。

    韩国最大的造星梦工场S/M娱乐公司的所有出入口皆被拉上了黄色警戒线,S/M公司内部一时间人心惶惶、议论纷纷。

    阎女令站在休息室的窗前,看着下方穿着制服的警察和穿着白大褂收集证据的警务人员,淡漠地勾了勾唇角,效率还真是高呢,才闻到一点腥就开始立案了,警务厅的所长也是疼儿子的嘛~。

    警方介入S/M还不过一个多小时,网上关于此事的帖子和讨论却已经铺天盖地了。

    除了猜测事件本身,S/M公司之前所有的不良传闻也再度被挖掘了出来。

    然而,最令人震惊的,却是突然流入网络的S/M公司女艺人以及女练习生的诸多艳照,甚至艺人和S/M公司签署的不平等条约的扫描件……虽然性/交易的男、女方都被打上了马赛克,但是,却阻挡不了网民们对于这些人身份的猜测和抨击。

    作为罪魁祸首的S/M娱乐公司,更是被推上了言论的风头浪尖。

    虽说官方不久后便开始了强制的删帖,但是,无数网民却与官方展开了你删我发的游击,一时“战火如荼”……

    而在S/M的一间办公室内,警方临时设立了一间询问室,昨日在S/M失踪的三人当日所接触过的所有人,都被紧急召过来进行询问了。

    办公室的内层里,窗帘被拉得很严密,使得室内极为昏暗,室内的中央放置着一张桌子,桌上还开着一盏强力台灯,完全与警署的审问室一个德行。

    “呀!我说了几遍了啊!”被灯光对着照了不短时间的朴熙林心情变得越来越烦躁,所以在对面的冷脸警察问了第三遍同样问题的时候,便完全爆发了:“我都说了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昨天晚上七点的样子他们就走了好不好!!”

    “但是,摄像资料里却显示你和失踪三人在七点十五分的时候一起走到了后门。”闵相润不但脸冷,就连声音也没什么温度。

    “不可能!”朴熙林双手重重拍向了桌子,大声道:“没有就是没有,你们不要乱说!”

    闵相润仔细看了看朴熙林的脸,半晌后道:“你说不可能?在证据面前你还要狡辩吗?我劝你还是冷静下来,好好想想此外是不是还有什么漏掉没说的,不然你就一直在这呆着吧。”

    朴熙林抓着头发发泄般地喊叫了一阵,但是,除了让室内的几名警员欣赏到了她撒泼的样子外,根本没收到任何宽待的结果。

    尤其坐在朴熙林对面的闵相润,根本一副司空见惯的模样,甚至连眼神都没舍得变化一下。

    朴熙林的情绪终于在无人理睬的状况下慢慢冷却了下来,同时也看清了自己的处境,这里不是她家,不是她一发脾气就有人来哄的……

    “那个……警察大叔,我想起来了。”朴熙林等了半天也没见对面的警员主动询问,只好先开口。

    闵相润点了点头,语气无波:“想起了什么?”

    朴熙林道:“昨天下午,我曾经带着他们三个去找了一个叫阎女令的女生,然后我跟她吵了一架后就走掉了,但是他们三个人好像留下来跟那个女人说了些什么,说不定她约了他们三个呢?”反正本来就不是什么好货色,这种猜测完全是有可能的。

    “将整个过程详细地说一遍,不要漏掉任何细节,也不要假造供词,不然是要追究法律责任的。”闵相润对旁边的记录员点了点头。

    “你!”朴熙林下意识又要发火,但是最终还是忍住了。

    在朴熙林絮絮叨叨将昨天的情况说了一遍后,闵相润开口了:“先说好,你昨天的行为已经构成了轻微的扰民,而且,如果那些恶语不是真实的话,还会追加诽谤加威胁。”

    “什么?!”朴熙林声音突然拔尖:“我说的都是事实,那个女人本来就是个人尽可夫的贱人!”

    闵相润蹙眉:“朴小姐,请注意措辞,你能为你的言论负责吗?”

    “当然!”朴熙林理所当然道,她妈妈总不会骗她。

    “那,此事之后我会找当事人和你对质……但是,根据你的口供,失踪三人曾单独留在阎女令XI的休息室内数分钟,但仅凭这点,并不能断定阎女令XI有伤害三人的动机,而且,之后那三人不是很快又和你汇合了吗?”闵相润继续道:“也就是说你是最后接触他们的人。”

    朴熙林不爽道:“大叔你是那个女人的粉丝吗?!我都说了,她也威胁我了!说是让我做好心理准备,这一切说不定就是她刻意陷害我的!”

    “既然你坚持,那现在就传唤阎女令XI进来和你对质。”仍维持着一张冰块脸的闵相润对站着的警员中的一名做了个手势。

    不到两分钟,面上带着些许不安的阎女令便跟着那名男警员走了进来。

    “您好。”阎女令双手交握垂在身前,对坐在桌子后的闵相润躬了躬身。

    “坐下来吧。”闵相润很快掩下惊艳的情绪,观察起了对方的微表情。

    眼神清明略微惶惑,趋于直线抿着的唇显示着对方的紧张,对于自己直视的目光显得有些羞窘的表情……皆说明这个孩子的本性是害羞腼腆的。(⊙﹏⊙大雾!)

    待阎女令坐下后,闵相润问道:“能不能将昨天你见朴熙林小姐的全部过程陈述一下,另外还有朴熙林离开后,你和那三个男人的交谈之类。”

    朴熙林冷哼了一声,这个混蛋对她说话时的语气那么差,凭什么对这个女人这么小心?!

    阎女令点了点头,将昨天的事情如实说了一遍。

    “这下你相信了吧?我一点都没有说谎!”阎女令的陈述刚刚结束,朴熙林就咋呼了起来:“现在没问题了吧,还不快让我出去!”

    闵相润连理都没搭理朴熙林,问阎女令道:“你让朴熙林小姐做好心理准备的意思真的是指绑架那三个男人,再诬陷给朴熙林小姐吗?”

    “怎么可能?”阎女令不以为然道:“那时,谁能料到那三个人会留下来啊。”

    闵相润点头,也就那位被宠坏了的大小姐才会有这样的被害妄想症吧……

    “那你说那样的话的意思是什么呢?”闵相润鄙视腹诽完,继续询问道。

    阎女令有些无奈地说道:“因为朴熙林XI找我麻烦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多少会感觉厌烦,所以我就暗示她,她如果是再这样的话,我就将公司崔高管是她母亲的事情说出去……但是我没想到,她居然没有听懂我的意思……”

    “当然,不是所有人都能听懂委婉的话的。”闵相润已经毫不掩饰对朴熙林智商的鄙视了,他继续问阎女令道:“那为什么约那三个男人在后门见面?”

    “为了敷衍走那些人。”阎女令眼露害怕之色:“我觉得他们就算对我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公司也不会站在我这边……”

    闵相润一愣,下意识问道:“为什么这么想?”

    “之前,朴熙林XI不是说了那些不堪的话吗?”阎女令不安道:“我曾经被迫去……去进行性/交易……”说到最后,阎女令都有些哽咽了。

    闵相润看着一旁面露幸灾乐祸之色的朴熙林,只觉一直无名火蹿了上来,这个刁蛮的丫头,本来就知道这件事的吧?

    “这么说。”闵相润将视线投向了朴熙林:“你之前说的话,并不是在毁谤阎女令XI,而是事实?”

    单细胞的朴熙林理所当然道:“当然是真的,我妈妈亲口跟我说的,怎么会错?”她很早之前就缠着妈妈对付阎女令了,但是老妈却老是拖着,有次被她催的急了,她妈妈就告诉了她阎女令卖过淫的事情。

    “你的母亲叫崔淑英?这么说,她强迫旗下女艺人进行性/交易的传言是事实?”闵相润沉声问道,其实在出警之前,警署网站就被人投放了S/M黑暗交易的资料,这次除了调查失踪案外,更重要的却是调查S/M的黑幕。

    “什么啊……”朴熙林听对方这么一问,也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她忙摆手道:“不是的,不是的,我之前都是说着玩的!”

    阎女令垂着的眸中幽芒一闪,说着玩的?不知道什么叫覆水难收吗?

    表面看来,这些警察的确是在调查着昨天的失踪案,但实际上,在今天下午两点多的时候,首尔的警察厅的内网突然被黑客入侵,被送到所长手中的除三名被绑架男人的照片外,还有S/M的黑幕资料,黑客与警方交易的条件只有一个:

    将S/M的案件立案并公诸于众!S/M跌入最低谷的时候,就是三个人质被平安释放之时……

    时间一天天过去,韩国各大新闻一直在跟进着S/M娱乐公司的性/交易、暴力,以及权钱交易等事件,而随着案件调查的深入,S/M进行非法交易的场所“HEA/VENNightclub”也被查封了。

    而由S/M与“HEA/VENNightclub”所勾结做出的诸多匪夷所思的龌蹉事也被慢慢曝光了出来,这些事件,性质之恶劣,情节之严重,让广大民众首次见识到了看似和平世界下的不堪黑暗面。

    短短一周后,S/M旗下所有的艺人的行程皆被取消,公司的声誉一度荡到谷底,主动提供不利于S/M线索、供词的艺人也在不断增加。

    这时,新崛起的Haru娱乐公司在官网上发出了一条公告,其内容先是严厉批判了S/M违反娱乐精神,甚至违背了人类的道德的作为,然后又委婉地表示出了他们公司愿意与S/M那些想要离开的艺人签约的想法。

    这一举动虽然引起了不少网友的反感,但是,却也引发了各大娱乐公司的跟风,毕竟,这是一次挖墙脚、扩大规模的绝佳机会!

    天朝有句俗语说得很有道理,——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

    前不久还是娱乐圈庞然大物的S/M娱乐公司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倒塌了,股票暴跌,丑闻缠身……其社长引咎辞职,高层崔氏入狱等待法院审判,众多艺人解除了合约,另投东家……

    虽然S/M最大的股东李秀满很快以新任社长的身份被推出来主持大局,但是待到一个月后,S/M公司勉强平稳下来的时候,巨大的损失已经无法挽回了,除了资金的断层,最无法弥补的却还是艺人的流失。

    无论从哪方面看,S/M在韩国娱乐圈地位真的是一下子暴跌进尘埃里了。

    虽说其在海外的子公司受到的损失不大,但是却伤了根基和元气,即使是想要恢复,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实现的了……

    不过,那些都是后话了。

    且说近一周内,S/M公司内许多有能力的艺人们,都已经开始积极地与其他的娱乐公司洽谈改签的事宜了。

    又因为S/M的诸多霸王条款早已被官方强制废除,所以艺人们脱身时并未受到太大的阻碍,加上,此次各娱乐公司为了博得好名声,与S/M之流划清界限,皆将合约条款摆到了桌面上,更方便了诸多艺人的比较和选择。

    总的来说,得到最大好处是YG娱乐公司,少女时代,SHINee,EXO-K,以及SuperJunior的绝大部分成员,全都加入了YG。

    不过这也难怪,毕竟YG娱乐在韩国娱乐公司中是名声最好一个,还没有之一……

    而另外一匹黑马就是Haru娱乐公司了,除了阎女令,EXO-M、F(x)等以天朝人为主的团体都加入了其中,甚至前SuperJunior成员金希澈、金厉旭也不明缘由地以个人的名义与Haru娱乐公司签了约。

    最后,就是那些还念旧情的,不怎么出名的,还留在S/M。

    而那些半紫不红的,则选择了一些相应的中小型经纪公司。

    足足两周后,动荡的娱乐圈终于在众艺人与经纪公司的重新“洗牌”后慢慢平静了下来……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五日。

    Haru娱乐公司的社长办公室内,半眯着眼歪在沙发上的阎女令将腿搭在茶几上,一副悠闲的太妹模样。

    “大小姐。”沙发前,一个长相温和的中年男人正弓着身子唤着假寐的阎女令。

    李宁淳,Haru娱乐公司的名义社长,此人虽是个地道的韩国人,但是却是阎帮的成员,因为过去的一些经历,此人对韩国官方恨之入骨,一切反动的事情他都很乐意去做,加上其很有经营头脑,所以就被秦楚提拔安插了过来。

    “李社长,坐吧。”阎女令声音温和:“不必这么拘谨,我可是因为回到了自己的地盘上心情很好呢~。”

    李宁淳也不矫情,走到了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笑道:“大小姐可真是做了件大事呢,这次我们公司可真得到了不少好处。”那些宝贝疙瘩,可都是摇钱树啊……

    “没有你想得那么简单,为了这次计划,阎帮的小子们费了多少心思和精力我还是明白的。”阎女令张开了眼睛,眸中流转着清澈的笑意:“但是,的确干得不错。”

    事实,仅凭警察是没法将手伸入韩国第一帮“双刀”旗下的“HEA/VENNightclub”里的,但是,有了白俊宣和阎帮的暗地操作就不同了,将“HEA/VENNightclub”的空壳和对S/M不利的证据丢给警方,对“双刀”本身来说根本没有多大损失,不过,白俊宣是怎么跟他们的Boss解释说明的,就不是阎女令她会关心的事了……

    “大小姐觉得开心就好。”李宁淳的声音有种老好人般的温吞:“不过,大小姐,您之前中断的行程还要继续的吧?《我们结婚了》最近一期虽然用你和宋智孝拍的下集混了过去,但是接下来你和GD的节目却不得不拍了,那边今天又打电话来催了。”

    阎女令微笑道:“我知道了,拍摄时间是什么时候?”

    “已经告诉您的经纪人了。”李宁淳的眯眯眼越来越像条线了。

    阎女令也翘了翘唇角,木木那家伙不知道有了助理后能不能比以前做得更有经纪人的样子些?

    嗯……助理的话,当然指的是杨善雅,虽然此人作用不大,但是被阎女令误导着也传了不少假消息给崔氏,所谓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于是,阎女令离开S/M的时候也将她带了出来……

    此时,阎女令的专人休息室兼练习室内。

    被降级为经纪人助理的杨善雅正在整理着阎女令的服装和化妆台,她现在已经不再想什么有的没的了,原本会帮助崔氏也不过是利益驱使,根本不存在什么旧情。

    不过,一开始她对于留在阎女令身边是很排斥的,毕竟那妖孽实在太让她有压力了,可经过近几天的相处看来,阎女令那丫头其实也没想象的那么可怕。

    难道是她擅自将对方妖魔化了?……

    当然,也有可能是她之前心里有鬼,一直在自己吓自己而已。

    唉……不得不说,这孩子绝壁安心早了,跟着阎女令那祸害的,生活能淡定才有鬼……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反)韩娱之天生“杀”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不想工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想工作并收藏(反)韩娱之天生“杀”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