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爱新觉罗家那点事儿 > 第18章 小四子的悲剧(下)

第18章 小四子的悲剧(下)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胤禛看见胤祹说的差不多了,也准备活动筋骨上场了,于是看着乾隆问道,“皇上,既然今天这事儿是由兰馨而起,您此前也把这些事儿归结于咱们爱新觉罗家的家事,那臣妾作为他们的嫡母,应该还是有说话的权利的吧?”乾隆点点头,“皇后自然是有资格的。”胤禛站了起来,对着胤祹简单行了个晚辈礼,在胤禛看来,胤祹这些年为了爱新觉罗家做了这么多的事情,也是受的起这个礼的,“十二叔是长辈,今儿个既然是家事,那还请您上坐。”胤祹看见皇后这般自是明白她今天是要整顿这后宫了,自然也没推托,坐到了此前胤禛的位子上。

    胤禛走到那几个人面前,看见那一张一张愤怒的脸,忽然觉得无比可笑,自己和十二弟都是何等尊贵的身份,竟然为了一群跳梁小丑浪费了这么多的时间,兰馨的事情还等着自己回坤宁宫处理呢,还是赶紧打发了这些人才好。

    “永琪紫薇,虽然你们两个不敬本宫这个嫡母,从来不到坤宁宫来请安,可是本宫还是把你们当做自己的孩子来看待,有些话本宫还是得说。”“什么,你们从来都没有去坤宁宫给皇后请安?”这回轮到乾隆惊讶了,“儿子……”永琪和紫薇对看了一眼,“皇阿玛,不是您准许我们可以不遵守规矩,可以不用请安的吗?”小燕子不愧是强大的人形兵器,她这话一出,乾隆立刻黑了脸。而胤祹那边“哼”的一声让乾隆不免有些心惊。“皇上日理万机,哪里记得那么多事情阿。”胤禛瞟了乾隆一眼,淡淡地说,乾隆讪笑不语。

    “永琪,你是太后和皇上最疼爱的皇子之一,将来你的前途是不可限量的。今天,咱们既然是一家人在一起说家事,那本宫平时有些不该说的话今日可要说清楚,本宫相信,除了咱们家的人外,这在场的奴才也没有谁敢把本宫今日要说的话给泄漏半句出去。”胤禛环视了四周,很满意地看到包括高无庸在内的奴才都恨不得立刻消失的模样,先敲了警钟给他们一个提示。永琪则是有些迷惑地看着皇后,不知道她要说些什么。

    “永琪,本宫不知道之前究竟有谁在你耳边嚼舌根,怂恿你处处和本宫作对。”“皇额娘,儿臣不敢!”永琪吓得立刻跪了下去,这平时私下里阳奉阴违是一码事,可今日当着皇上和履亲王的面,永琪怎么也不敢和皇后对着干,他也没有想到皇后竟然会直接说出这样的话来。

    胤祹是一脸不屑地看着永琪,乾隆则是又黑了脸。小十三彻底无语了,自家四哥这招太狠了,与十二哥的做法有异曲同工之处,归根结底就是用无赖流氓的办法迫使对方无言以对。福灵安则是越来越疑惑,什么时候玉娴这丫头把四哥那套阴险狡诈的方法学到手了?兰馨被她养着,可别被她给带坏了。

    “永琪,快起来!”胤禛亲自扶起他,哼,挑拨离间上眼药这种没有一点技术含金量的事情,爷从来不乐意做,可既然你们要闹腾,搞点小动作,那爷也不介意陪你们玩玩,看谁玩得过谁。“本宫也只是说说而已,看你对本宫的态度本宫猜到也是有人在你耳边说了些挑拨我们母子关系的话。你也别急着否认,本宫执掌后宫多年,这后宫之事心里自是清楚的。今天,当着你皇阿玛和十二叔公的面,皇额娘也说句大不敬的话,将来,除了这几个小的,无论你们前面的这些兄弟谁继承了这大位,都得尊称本宫一声‘母后皇太后’”胤禛满意地听到四周倒抽气的声音,就连兰馨和福灵安都是一脸震惊的望着胤禛,皇后怎么连如此大逆不道的话都说出来了,乾隆也是呆住了,玉娴从来都是最重规矩的,这是怎么了?一屋子的奴才更是后悔刚刚怎么不就先消失了,倒是胤祹和小十三都是一脸若有所思地看着胤禛。福尔康等人现在是脸色苍白,永琪更是直接跪在乾隆跟前连连磕头:“皇阿玛,儿臣从来就不敢对那个位子加以妄想,皇额娘这番话不是要将儿臣活活逼上绝路吗?”

    胤禛心中冷笑,没有妄想?哼,骗鬼去吧!爷还没有老眼昏花。眼看乾隆要发火,胤禛率先开口:“皇上,臣妾此前已经说了,今儿的事儿是因兰馨而起,可归根结底是因为他们兄妹不合,这缘由自是在臣妾这里。解铃还需系铃人,臣妾今儿个就是要为他们兄妹解开这个结。皇上跟随先皇从圣祖爷的时期一路走来,难道以皇上的英明神武,难道还看不出臣妾与五阿哥因何而生疏?请皇上听臣妾把话说完,若是能够解开五阿哥的心结,臣妾愿意担当这不敬之罪,近日,臣妾也在反思,为何后宫会变成这样,为何咱们会母子疏离,兄弟不亲,姐妹不合。今天,就算不要这皇后之位臣妾也不能让这后宫继续闹腾下去。”胤禛一句话盖死了乾隆,要是他说不明白,那不就坐实了他不英明也不神武了?要是不同意,也是故意不让自家儿子解开心结,皇后连后位都可以不要,也要这后宫安宁,这是多宽广的胸怀啊,乾隆黑着脸不好发作只是点点头。胤祹此时也开口了:“皇后不必介怀,此前不是已经说了吗,今天咱们是一家人关着门来说话,既然是家事,自然就和这朝堂无关,你是嫡母,这话自然是说的。”“多谢十二叔!”胤禛很满意自家弟弟的帮忙,现在他也把玉娴的身份拿捏的很准了,自是能更加顺畅地解决问题,看着永琪苍白的脸胤禛心中更加不屑,就这德性,还要爷亲自出手,哼,今儿个爷偏要把什么话都挑明了讲,吓死活该!

    “所以,只要本宫不犯下罪不可赎的大错,这皇太后是当定了的。无论最终的结果如何,对于本宫来说,在身份上是一点损失都没有,皇上,臣妾这话可对?”胤禛自然是要把乾隆拉下水的,乾隆见玉娴也是就事论事,虽说心里还是很不爽,但也就没有责怪她的不敬,倒是附和着点头:“不错,除了十二和十三,无论是谁继承了这大位,都得称皇后一声‘母后皇太后’,毕竟皇后是皇子的嫡母。”

    听了乾隆的回答,胤禛满意地点点头,继续说道:“永琪,你想想,本宫既然以后无论如何都是皇太后,也是这大清除太皇太后她老人家外最尊贵的女人,那本宫又何必与你为难呢?这种事对本宫来说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于是,本宫就在想,是哪些人在挑拨咱们母子的关系?他们的目的又是什么?想来想去,本宫也就只想到了一个理由,这些挑拨的人真正想到达的目的恐怕是想借着你,去改变他们自己的地位吧。”说着,胤禛的眼神也毫不避讳地向福家兄弟看去,永琪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福家兄弟有些急了,生怕永琪听进去皇后的话,小燕子虽然根本听不懂胤禛在说什么,但直觉告诉她皇后没说什么好话。她立刻拉过永琪:“永琪,你不要听皇后说什么,她那么恶毒怎么可能这么好心帮你。”胤禛不得不说,这小燕子有时候说的话还是有道理的,自己确实没什么好心。

    十三看着自家四哥的所作所为,再看看永琪若有所思的表情,不禁笑了起来,四哥果然还是刀子嘴豆腐心,在这个时候,还是想帮永琪一把。这永琪从小在这皇宫长大,也不是天生脑残,只是没有人直接面对面的敲醒他而已,四哥现在直接挑明了话,如果他连这点小事儿都想不明白,那也只能说明,这个孩子应该放弃掉了,爱新觉罗家的子孙中不需要这样被人随便抓来利用的蠢货。

    胤禛觉得永琪的事情解决的差不多了,现在轮到紫薇和小燕子了。“皇上,紫薇和小燕子你还是应该给她们重新安排住处了吧?”胤禛刚说完,小燕子立刻就跳起来说,“我就知道皇后你没安好心,我和紫薇就住在淑芳斋,哪里都不去。”“皇阿玛,紫薇不搬。”紫薇也是跪着向乾隆求情,乾隆一时半会儿没弄清楚皇后的目的,也不开口,只是皱着眉头。福灵安忽然冷笑了一声,惹得胤禛和小十三都看向他。胤禛心中不禁感叹,爷这是瞌睡遇着枕头了,所有的事情完全按照自己的计划在一步步进行,爷还真担心紫薇你不说这个话,要是不说,这戏还没法演了。

    胤禛瞬间恢复了冷漠呵斥道:“胡闹!紫薇你一个格格,怎能如此不懂规矩,你皇阿玛日理万机,哪里有这功夫来管这后宫之事,此前也是让你受了委屈住在那淑芳斋,如今,本宫身子已经恢复了,这后宫自是由本宫来管。本宫还没有问此前究竟是哪个妃子在替本宫管这后宫之事?简直是胡闹,自己都没有弄清楚这宫中的规矩,竟然把这后宫弄得乌烟瘴气,丢咱们爱新觉罗家的脸。”小燕子不乐意了:“你胡说,令妃娘娘那么美好,哪里丢脸了。”

    小十三一听这话,顿时绝倒,果然是不怕狼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这小燕子完全是四哥的应声虫,帮着四哥一步一步往下走,胤禛挑眉:“原来是令妃啊,难怪了。”说着看了一眼乾隆又看了一眼福家兄弟。“永琪,你作为皇子,从你出世,这身边是怎么安排伺候的人?有多少人伺候着?”永琪一愣,自己倒从来没有想过这点,皇后的意思原来是……永琪看了看眼巴巴望着他的紫薇和小燕子,咬了咬牙,说:“回皇额娘,儿臣自是依照祖制,出生时照例有四十人伺候:教养嬷嬷乳母各八人,此外还有针线上人、浆洗上人、灯火上人、锅灶上人等。后来,则由谙达替代乳母在儿臣身边……”永琪越说越小声,乾隆听到这里,脸色一变,之前他压根就没有想到这个问题上,紫薇是自己收的养女,可是这身边伺候的人却离格格的标准差了十万八千里,令妃,都是令妃,连这点规矩都不懂,果然小家子气,害得他又要被皇后嘲笑,乾隆恨得牙痒痒。紫薇似乎有些明白过来了,一脸讶异地看着永琪。

    “兰馨,你现在身边有多少人伺候着?”胤禛根本就不管其他人,直接按照他的计划走下去,兰馨已经明白了皇后的意思,立刻回答道:“回皇额娘,儿臣承蒙太后、皇阿玛恩典册封为和硕公主,身边伺候之人也是按照祖制所定,儿臣身边共有教养嬷嬷4人,首领太监1人,近侍9人,宫女8人,另外针线上人、灯火上人等大约二十来人。”胤禛点了点头,转过身问:“紫薇,那你呢?”紫薇听了兰馨的话脸上早就没了血色,福家兄弟也是面面相觑,“这……这……”紫薇第一次感觉到了无比的羞辱。

    “高无庸,淑芳斋多少人伺候着?”胤禛看向努力让自己当背景板的高无庸,“回,回皇后的话,淑芳斋,淑芳斋共有宫女2人,近侍太监,2人……”高无庸悲剧了,主子,就不要再为难奴才了,这和奴才没有任何关系啊,乾隆也是黑着个脸不吱声。小燕子虽然没有听懂,但这人数上的比较她可是听出来,反正皇后说的都是不对的,立刻就反驳道:“我们才不像你们那么冷酷那么无情呢?太监宫女还不是一样是人,凭什么一个人就要让那么多人来伺候着,我们都是平等的。”“小燕子!”永琪忙拉她,“永琪,你好奇怪,明明就是皇后不对嘛。”小燕子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永琪。“哼~”这下胤祹直接把脸撇向了一边,根本就不看永琪他们,而福灵安则是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小燕子,这,也是格格?是爱新觉罗家的媳妇?小四子你丫的是在咒咱们爱新觉罗家祖坟上的歪脖子树倒塌是吧?

    永璂实在忍不住了,扯了扯旁边永瑆的衣服,小声问:“十一哥,怎么小燕子姐姐讲的那些话我都听不懂呢?皇玛嬷不是说大清除了咱们姓爱新觉罗的,其他人都是奴才么?皇额娘不是也叫认真跟着师傅学习,要有身为爱新觉罗家子孙的骄傲么?为什么我们要变得和太监宫女一样平等呢?怎么紫薇姐姐也不愿意搬出淑芳斋,那里,不是咱们搭戏台子的地方么?”乾清宫里一片安静,永璂这样的“小声”很顺利地传到每个人的耳朵里,永瑆挠挠脑袋瓜,然后凑到十二的耳朵旁边说:“我也不知道,咱们等皇玛嬷回来后问她老人家去,皇额娘之前不是生病了吗?令妃娘娘在安排这些事情吧,小燕子姐姐和紫薇姐姐不是也没怪令妃娘娘嘛,我想啊,这就应该是纪师傅说的,嗯,叫那个什么来着,噢,就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对了,皇玛嬷不在,咱们可以问纪师傅去啊。”永璂眼前一亮,“对对对,纪师傅那么厉害,肯定知道!明天咱们到上书房就问去。”

    “咳,咳,咳”乾隆假装咳嗽,胤禛嘴角抽搐着,这俩傻孩子,这等丢人的事儿还要拿到上书房去宣扬么?胤祹正在喝茶,这一口水差点没喷出来,福灵安则是感叹玉娴这小丫头看着气势逼人,怎么把两个小的教得这么单纯。而十三更绝,直接就倒了,“永璟永璟怎么了?可是身体不舒服了?”兰馨忙扶住他,一脸担心,“永璟,怎么了?”胤祹、乾隆和胤禛都忙看他,“回皇阿玛、皇额娘,十二叔公,永璟没事儿,只是站久了,兰姐姐不要担心。”永璟稚嫩的声音里满是委屈,福灵安撇了十三一眼,心里不屑道,这小子怎么哪里不倒往兰馨怀里倒,哼,和他那不着调的阿玛一德性。十三感觉到了福灵安的视线,转过头去一脸迷惑地看向他,为什么福灵安要用那种眼神来看他。

    “来,十三,到十二叔公这里来。”胤祹拉过他,把他抱到腿上,“谢谢十二叔公!”十三倒是不介意坐在他家十二哥腿上看戏,顺便给自家四哥使了个眼色让他继续,心里说道,还不是被那两个缺德孩子给吓的,皇阿玛啊,您看看您这两曾孙,确定他们两个不是故意装天然?其实骨子里与他们十二叔公一脉相承,天生腹黑毒舌的主儿?这眼药上的才叫理直气壮,要是他们真跑去上书房问了纪晓岚,估计这令妃、明珠格格、还珠格格都别想做人了吧?最最关键的是不仅小四子的面子要给丢尽,咱们爱新觉罗家的面子也保不住了,这小四子喜欢的人都是些什么德行的,这啥眼神儿啊,十三决定静观其变。

    可乾隆却因为永璂和永瑆的这番话心里相当不爽,这令妃究竟是怎么回事,也不提醒朕两个丫头的安排,这不是直接给别人看笑话吗?本来乾隆就觉得亏待了紫薇,现在一看紫薇那梨花带雨一脸苍白,心中就更觉得愧疚。“紫薇,之前是朕疏忽了,皇后现在身子好了,朕会和皇后商量,给你安排住处。”“皇阿玛,你怎么听皇后的话硬要分开我们啊。”小燕子跳了起来,福家兄弟急了,福尔康察觉了紫薇的情绪有些转变,要是紫薇和小燕子分开被皇后一再教唆的话对令妃,对福家都是相当不利的,于是自以为是地站立出来,“皇上,请听臣一言,这规矩虽说是如此,可是也有特殊情况,紫薇从来到北京就和小燕子在一起,皇上您以宽广的胸怀接纳了紫薇和小燕子,允许了她们能不遵守规矩,这宫里两人也是相互扶持一路走来,现在让她们分开,重新再来适应宫里的环境,这未免对两个姑娘有些残忍了。”“就是就是,皇阿玛,尔康说的就是我想说的。”小燕子忙点头接过话。

    “放肆!”胤禛等福尔康说完了才让怒喝道。“这是爱新觉罗家的祖制,岂是你一个奴才能说三道四的?福家就是这样的家教吗?哼,难怪不得,会在人家姑娘重孝期间骗得人家许了终生。”胤禛这话是生生刺进了紫薇的心中,她再是怎么对爱情充满幻想,可这样明显的指桑骂槐还是让她觉得羞辱,“重孝”二字就如咒语般在她耳边不断地重复。“这宫里哪个公主格格不是有自己的住所的?紫薇是皇上名义上的义女,以后也是和硕公主的等级,你这不是让紫薇被别人看笑话吗?福尔康,你别忘了你的本分,就算尚了主,你也是爱新觉罗家的奴才!”胤禛冷冷扫了福尔康一眼。

    “这福伦是怎么教育孩子的?这后宫的事情也是你能插嘴的?从今天起,你给朕滚回福家呆着,没有朕的旨意不准出门,否则,以抗旨论罪!滚!”乾隆一想到皇后的奚落,就把气全洒在了福尔康的身上,根本不等福尔康辩解早有侍卫得到了胤裪的暗示,上前直接堵住了福尔康的嘴直接将他拖了出去。“尔康!”紫薇刚要求情,立刻被胤禛一步挡在了她面前。“紫薇,虽然你不是本宫所生,可也要叫本宫一声‘皇额娘’,你没有规矩不代表本宫就要和你一般见识,但你要记住一点,你可以不尊重本宫,但必须尊重爱新觉罗家的规矩,祖制不可违,作为格格,你要有自己的骄傲和尊严,你的一言一行不仅代表着你,更代表着整个爱新觉罗家族,别把你们那套仁慈高贵美好的说辞再拿出来,既然你已经决定认祖归宗,想要得到宗室的认可,得到兄弟姐妹们的亲情,你就要为家族牺牲自我的准备,可不要被有些人和有些话给迷惑了。”说着,也看了一眼低头站在众人背后的福尔泰。胤禛满意地看着紫薇的情绪越来越低落,哼,要是还想不通,这样的格格留着也没什么用了。

    “皇后,你太过分了,这样欺负紫薇。”小燕子扶着紫薇,一脸的义愤填膺,这时候,永璂忍不住了,站了出来挡在皇后的面前,“小燕子姐姐你胡说,皇额娘哪里欺负紫薇姐姐了,兰姐姐也是像皇额娘说的那样做的,还有四姐姐都是这样的,为什么紫薇姐姐就不能那样做?每次你都怪皇额娘欺负你们,可明明每次都是你们把皇额娘气倒,皇阿玛一来,你们每次都抢在前面告状,你才是坏人,永璂以后再也不理你了。”小包子急了,孩子气的话脱口而出。“就是,你们每次一犯错都让令妃娘娘帮你们求情,每次皇阿玛都要和皇额娘吵架,然后皇额娘就会一个人偷偷躲在屋里哭,都是你们的错。”永瑆也跳出来和永璂站在一起挡在皇后的面前。

    十三听到这里,心里觉得相当不爽,永璟这孩子身体里那些残缺的记忆原来就是这么一回事,很好,那爷也不介意再推一把。“十二叔公”十三看到胤裪脸色阴沉,正中下怀,“永璟,怎么了?”胤裪忙问,“小燕子姐姐她们是不是就和小十三一样,每次做错事,就去找兰姐姐,兰姐姐就会帮我给皇额娘求情,然后皇额娘就不会再罚小十三了。可是,可是,好像又有不一样呢,皇额娘也没有罚其他人,也没有和谁吵架啊?”乾隆一听儿子的问题,顿时想起似乎每次都是令妃在自己面前求情后,都会和玉娴吵一架,令妃难道是故意破坏朕和玉娴之间的关系?不会的,令妃那么温柔乖巧,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哼,那是因为你兰姐姐不会挑拨离间。”胤裪看了一眼乾隆,一脸的阴沉。胤禛对永璂和永瑆的维护感到很窝心,摸了摸两个孩子的头,然后转身对着永琪说:“永琪,你是这大清最尊贵的皇子,将来,最差你也会是王爷,你的福晋将会是大清的王妃,甚至,还会有比这更尊贵的称号。夫妻一体,她的每一句话也代表着你的处事态度,你,知道这将意味着什么吗?”永琪一听,自然明白皇后的意思,看了一眼小燕子,低头说道:“儿臣谨遵皇额娘教诲。”“永琪,你怎么不帮紫薇!”小燕子急了,永琪有些疲惫地看了她一眼:“小燕子,回去我再和你说行吗?”小燕子一脸疑惑地看着永琪,忽然觉得这样的永琪离自己似乎很远,小燕子心里一惊,仿佛有些不好的预感。

    “十二叔公,今日之事不过是孩子之间的拌嘴而已,朕也不罚他们,都回去吧!”乾隆也觉得有些疲倦了,这一结果自然是皆大欢喜,反正胤禛也达到了想要的结果,一群人行礼后准备退下,“皇后,你留下,朕有话要对你说。”胤禛有些吃惊,这小子又抽什么风。十三有些不放心自家四哥的脾气,本想跟着留下,却被兰馨、永瑆和永璂借他应该赶快回去休息的理由给拖走了,乾隆甚至挥退了伺候的宫女太监,不一会儿,乾清宫就剩下帝后二人。

    “娴儿,你还在想着三哥对不对?”“嗯?”胤禛被乾隆没头没脑的这句话给弄糊涂了,这小子发什么神经,怎么突然提到了弘时。看着皇后的表情,乾隆无奈地笑笑,“今天,要是坐在这个位子上的是三哥,那么,你还会不会用那样嘲讽的语气说出前面的那些话?还会不会句句话都指责他的过错?”胤禛一听,心中冷笑,看来你还不傻嘛,还是听出了爷的意思。

    “你们一个个都是这样,你是这样,十二叔也是这样,就连弘昼,哼,虽然他平时不说,我也不是看不出来,对弘时,他远远比对我更尊重。你们都觉得弘时很好对不对?我不管做什么,你们都会觉得我不如他,为什么?!”乾隆一挥手,把桌上的书都扫落在了地上,胤禛看着眼睛有些充血的乾隆,忽然笑了起来,“弘历,这样与一个已经不在的人置气你不觉得你很幼稚吗?你问我为什么,我还想问你为什么这后宫会如此乌烟瘴气,为什么像小燕子那样满嘴谎言没有规矩的女人会成为咱们爱新觉罗家的媳妇,为什么这国库里面的银两像流水一样往外流,为什么这宫中的高瓦红墙还关不住你的心,为什么那江南就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吸引你的目光……你先想想你做了哪些事情,你做的这些怎么对得起你的皇阿玛,怎么对得起你的皇玛法?等你想清楚了这些,再来问弘时的事情,哼!”胤禛转身离去,可是转身那一瞬间那冰冷的眼神让乾隆觉得不寒而慄,许久,乾清宫里响起了一个声音:“皇阿玛……”

    那晚上,乾隆没有去任何一个妃子的寝宫,自己一个人独自在乾清宫休息,躺在塌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脑海里,竟然浮现出玉娴吐血昏厥那个夜晚所对他说的话——“哈哈,爱情,你凭什么和本宫讲爱情?本宫的爱情早就死了,死在了雍王府的小院里,死在了圆明园的桃树下。”……“爱新觉罗·弘历,你宠妾灭妻,听信谗言,不管子嗣,纵容后妃,扰乱宫闱,你将来有什么脸去见爱新觉罗家的列祖列宗?!”……“姑父,你要是在天有灵,就睁开眼看看,这就是你一心维护的好儿子,这就是你的好孙子!”每一句话都让乾隆觉得彻骨的寒冷,此时,他又想起今日玉娴离去时那冰冷的眼神就如同皇阿玛一般,乾隆渐渐意识模糊昏昏欲睡,可是他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似乎不听从使唤了,想要张口叫人却没有办法发出声音,身体越来越轻,忽然看见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躺在塌上。

    “这,这是怎么回事?”乾隆发现自己又能说话了,“很奇怪对不对?那就要问问你自己了?”一阵轻笑从背后传来,乾隆转身一看,一张温文尔雅的脸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八……叔……”“呵呵,弘历,没想到你还记得八叔啊。”胤禩笑得温柔,嘴角稍稍往上翘了一些,“八叔,你不是已经……”乾隆慌了,似乎猜到了发生了什么事情,“哼,要不是你,本王怎么会被老罕王给唤醒?”胤禩忽然变了脸,满脸的阴霾,“看看你阿玛给你留的江山,被你糟蹋成了什么样子!”“你,你不是,不是恨阿玛吗?”乾隆有些不解胤禩的态度,“本王和你阿玛之间的事情轮不到你来管,再说,就算我恨他,那也是我们兄弟之间的事情,可这江山,却是我们爱新觉罗家的江山,不是哪一个人的,你自己先想想自己做的那些蠢事吧,别碍了爷的眼,滚!”一提起胤禛,胤禩的火也上来了,可怜的小四子被他八叔这么一推,也失去了意识。

    躺在塌上的人却慢慢睁开了眼睛,半响,轻笑着说:“乾隆二十五年啊,看来会是很有趣的一年。四哥,没有想到吧,我们竟然会有这样的羁绊,你又在哪里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爱新觉罗家那点事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紫幽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紫幽灵并收藏爱新觉罗家那点事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