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纷争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厢房里面的人一愣,就听到外面一声怒吼:“多隆,怎么是你?”“多隆?”明山皱了皱眉头,“这不是简亲王的幼子嘛?”“是舒鲁的儿子。”玉媱小声说,栋鄂氏·舒鲁,是玉媱的手帕交,两人多年来一直都有书信来往,“此前栋鄂氏来信,还提起多隆,对他也颇为担心。”在孩子们的面前,玉媱也不能一直叫栋鄂氏的闺名。正在此时,又听到外面声音传来:“是你?没你的事儿。那个唱曲儿的小姑娘在哪里,爷不过是让她上楼去唱个曲儿,又不是拐回去当媳妇儿,你紧张个什么劲?!”听着外面哄笑一片,“咳咳咳”正在喝茶的喀达喇库突然被呛着了,“没事儿吧?”玉媱忙帮他拍着后背。“额娘,我没事儿,只是不小心呛了一下。”喀达喇库缓过劲来解释道,珠兰有些狐疑地看了看喀达喇库。

    有些记忆忽然浮现在了喀达喇库的眼前,“小弘晖啊,要是你阿玛再罚你,你就给他说,你就不做他儿子了,你二伯我要把你拐回去给我们家弘晳当媳妇儿。”“小弘晖啊,你是不是很喜欢弘晳?那就让爷把你拐回去给弘晳当媳妇儿怎样?”“哟,弘晖啊,又和弘晳在写字呐,怎么样,跟着二伯回家给二伯当儿媳妇?!”“小弘晖,好好养病,你看我家弘晳都为了你都哭了好几次了,你要乖乖听太医的话,快点养好身子,二伯可是要拐你回家当儿媳妇的。”……喀达喇库忽然觉得多隆的口气异常熟悉,上辈子他和弘晳关系很好,那时阿玛和二伯的关系也不错,因此在他记忆中的那个二伯,私下里在他面前总是不正经,从来不让他叫“太子殿下”,只叫“二伯”。也总是喜欢拿他和弘晳开玩笑,当他死后灵魂留在雍王府,也看到了二伯最后的下场,他从来没有想过那样的二伯会以那样的方式与皇玛法对抗,那样的二伯是陌生的。可是一想到他嘴里不正经的那些话,喀达喇库觉得背后一阵寒冷。

    “阿玛、额娘,我出去看看。”喀达喇库站了起来,有件事儿他得去确认一下。“嗯,若有需要,就帮着点多隆,免得他额娘又为他操心。”玉媱倒是想着自家姐妹的难处。“我也去。”额尔赫是哪里有热闹哪里凑的,这个时候怎么会坐得住。“额娘,我也要去!”姬兰也是个喜欢凑热闹的,“女孩子家的去看什么?坐下!”玉媱听到此前的歌曲就联想到唱歌人的品行,她可不想姬兰被教坏了。姬兰嘟着嘴不甘心地坐了下来,然后看了一眼喀达喇库。“额娘,姬兰也长大了,她以后总归也是要嫁人的,让她见识一下这些事儿也不是不好,以前我们给她的空间太小了,现在就让她多看看吧,让她戴着帷帽和我们一起出去就好了,我和额尔赫在,不会有事儿的。”喀达喇库笑着说,玉媱自是明白喀达喇库的意思,与珠兰相比,姬兰的小孩儿心性要大得多,让她看看也没什么坏处,玉媱看着姬兰可怜巴巴的神情,叹了口气:“好吧,去吧,齐嬷嬷跟着,把帷帽戴上。”“谢谢额娘,嬷嬷,我们走!”姬兰忙站起来戴上帷帽跟着出去,明山笑着摇了摇头,额尔德克和珠兰则被留下来陪着明山夫妇。

    兄妹三人刚出门,就听到外面又吼了起来:“多隆,不准你这样对待这位姑娘。”只听多隆笑着说:“你凭什么管爷的事儿?来来来,给我到座里去唱两句!”三人就见一男子去拉唱曲姑娘的袖子。女子闪向一边,同时,有位老人走了过来:【“这位大爷,您要听曲子,我们就在这儿侍候!” “什么话!”多隆掀眉瞪眼的。“到楼上去唱!来,来,来!”他又伸手去拉吟霜的衣袖。 老人再一拦。“尊驾请自上楼,要听什么,尽管吩咐,白胜龄定当遵从,可咱们就在这儿唱!” 】看到这里姬兰有些奇怪地问齐嬷嬷:“嬷嬷,那个女子既然抛头露面出来唱这样的歌,就该知道肯定是会被人瞧不起的。为什么现在那个多隆叫她,她又不愿呢?既然不愿意,为什么她自己什么话都不说,偏要拿着身份,让一个老人挡在前面呢?”姬兰虽然不懂世事,可她经常跟着哥哥们去军营,多少也听过那些士兵私下里的混话,自是知道一些,只是不敢在玉媱面前表露,害怕玉媱不准她再去军营。

    齐嬷嬷忙说道:“格格……呃,姑娘这话问的不错,这样的女子就是为了迎合某些眼皮浅的人,不过是装腔作势而已,可自己却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光天化日之下唱那种歌曲,现在又表现得如同贞洁烈女一般,这种人,哼!姑娘可记着了,以后遇着这种女人,千万不要有同情心,可不能被她的外表骗了,您看着,这肯定不会消停。”齐嬷嬷知道玉媱叫她跟着出来的用意,对于姬兰的提问自是有问必答。姬兰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这二楼从厢房中出来看热闹的人大多都是些家中殷实的纨绔子弟,有围观的人看着姬兰的打扮就猜到估计是哪家闺秀被叫出来受教育了,这几天听说了各地总督回京述职的事儿,也在猜测这是哪家的小姐,这些人多半对于硕王府的这位贝勒没好感,当年他那捉狐放狐得到皇上大肆夸奖的举动没少让京城中的世家子弟挨各家老爷子的揍,都是同样年龄的孩子,咋差别那么大呢?所以这仇是早就结下的,也就趁着机会给他添堵于是便随口说道:“这位嬷嬷不知道,那可是硕王爷的大公子,完颜皓祯,不是就最喜欢装正经的么?”“硕王爷?”兄妹三人都重复了一遍,“那可不是,这四九城随便砸一个都是王亲贵族,可这完颜皓祯能和人家多隆比?谁不知道多隆是简亲王家的宝贝。”

    只见完颜皓祯上前一步,吼了一句“放肆”!此时就看见那女子突然对着完颜皓祯一拜,【“我白吟霜自幼和父亲卖曲为生,碰到知音,惟有感激。谢谢公子!”完颜皓祯正要再说什么,多隆伸手,对白胜龄一掌推去,就把那老人给摔出去了。白吟霜大惊失色,扑过去喊着:“爹!爹!你怎样?”完颜皓祯他冲上前去,一把就扣住了多隆的手腕,厉声说:“贵为王公子弟,怎可欺压良民?你太过分了!”】“这完颜皓祯脑子有病吧?” 额尔赫惊呆了,“他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么?下面坐的人应该大多数都不知道他们两个的来历吧?他这样,不是生硬给王公子弟抹黑嘛。”额尔赫为了给珠兰治病而多年行医,也游历于江湖,向来看不上像完颜皓祯这样装腔作势的人。

    【多隆一看是完颜皓祯,就调笑道:“什么过分不过分,你在这儿做什么?原来你也看上了这唱曲的小姑娘,是不是呀?没关系!叫上楼去,咱们两个,一人分她一半……”完颜皓祯见他越说越不像话,直接一拳就挥了上去,正中多隆的下巴,势道之猛,使多隆直接倒退摔了出去,带翻了后面的桌子,杯盘碗碟,碎了一地。】喀达喇库兄妹三人也是惊了一下,怎么说动手就动手?“那多隆推了那个老人是不对,可这完颜皓祯太不要脸了,哪里有这样说不过别人就直接动手的?他是不是男人啊?这完全和市井妇人吵架撒泼没什么区别嘛?他还敢说他是什么王公贵族?哼!”姬兰也是个爆炭脾气,她在跟随喀达喇库随军的时候,在边地是见识过那样女人是如何彪悍,因为这些地方男人大多数去从军了,女人不但要承担起照顾老小的责任,还要负责家中的营生,自然不得不使得自己的性格强悍起来,这样在没有丈夫的时候才能够保护家人。“走,下去看看!”喀达喇库看了一眼很狼狈的多隆,忙下楼去。

    多隆的随从惊呼起来,拥上前来要帮忙,可这些人平时也不过是仗着多隆的身份作威作福,哪里真的会什么功夫,都是些中看不中用的招数,上去就是摆明让完颜皓祯逞能的,只见完颜皓祯拳打脚踢,两下就把这些人打了个落花流水。【店小二、店掌柜全跑上来,又作揖,又哈腰,叫苦连天:“别打!别打!大爷们行行好,别砸了我的店呀!” 】可旁边的白吟霜扶着白胜龄也不说话,就看着完颜皓祯为他们出气。“完颜皓祯,你以为爷怕你是不是?”多隆站了起来,下巴上明显有了淤青,他之前是大意了,没想到完颜皓祯这个向来标榜清高守礼善良仁义的假正经竟然会在大家面前直接动手。该死的,竟然敢打爷,就连上辈子,我做了那样的事情我家老爷子也没直接动手,活了两辈子,今儿个可算是遇到一个不知死活的,哼!很好,看来爷掩藏了这么多年是要逼得动手了。完颜皓祯一看多隆起来了,忙又要冲过去打他,忽然,手臂被抓住了。

    “你是谁?放手!”完颜皓祯瞪着来人,喀达喇库没理他,看了看刚刚眼里还闪着阴狠的多隆,那种神情是喀达喇库熟悉的,当年,他和弘晳不止一次在私下里偷偷看见过二伯处理下人时的场景。“得饶人处且饶人,这位姑娘,这公子已经帮你报仇了,地上躺了这么多人,他们的主子也受了伤,这店也被砸成这样了,你既然和父亲行走江湖多年卖唱为生,自然应该懂得要想挣点钱有多么难,掌柜的和小二都这样求情了,这位公子还不肯罢休要为你出气,你难道就不能大度一点站出来说几句话?”喀达喇库早就看出了这白吟霜故意示弱以求得同情的那点心思,于是也不客气,那就以其人之道换其人之身。喀达喇库这话一出,旁边的人自然也开始议论起来。“就是,这得理不饶人也太过了。”“什么嘛,自己出来卖,还要当贞洁烈妇,活该被调戏。”“这良家妇女都能当街唱着淫词,那八大胡同还用来干什么?”……“齐嬷嬷!”喀达喇库听着周围的人越说越露骨,忙叫道,“奴婢明白了。”齐嬷嬷一看喀达喇库的表情也知道他的意思了,忙把姬兰拉走,姬兰好奇地问:“嬷嬷,八大胡同是什么地方?”“哟,我的小祖宗,这不是你该问的,走走走,和嬷嬷上去。真是造孽哟,回京城第一天就遇到这样的事儿,这京城的姑娘啥时候都变成这样了?不知廉耻的人就自己在家呆着好了,生生要出来丢人现眼还带坏别家的孩子,呸呸呸,我家姑娘是好的。小祖宗,赶紧楼上去,别听那些混话,不行,我得禀明夫人,咱们赶紧回家,嬷嬷给你弄柚子水洗洗,去去晦气,莫要被那些给魑魅魍魉给沾上了,作孽啊。”老嬷嬷絮絮叨叨的话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让在场的人都听见了,哄笑声一片。白胜龄脸上也是一阵红一阵白的,他也恨自己不能给女儿一个安稳的生活,非得让她出来卖唱。额尔赫嘴角抽了抽,这齐嬷嬷不愧是额娘带的人,这口中的话就能杀人于无形,额尔赫再次坚定了“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呸呸呸,除了自家额娘和妹子以外的女子和小人。就连多隆也笑了起来,这个老嬷嬷倒是挺有意思的。

    白吟霜一听,慌了,忙放开了白胜龄跑到掌柜面前“咚”的一声跪下了,掌柜吓得一脚软,还好被店小二扶住了,“一千一万个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就让我们父女这几天免费在这里唱歌给您当做赔偿。”一听这话,掌柜真想跪下给她磕头了,她要再唱,这店还能不能留着都是一码事儿,谁不知道多隆背后是简亲王府啊。“得得得,算我倒霉,求求你赶紧劝着贝勒爷离开吧。”掌柜自是知道完颜皓祯身份的。“你们太过分了,怎么能这样欺负一个弱女子?”完颜皓祯环视四周吼着,想要挣脱却被喀达喇库抓着,一边吼着“放开我”一边对着姬兰和嬷嬷上楼背影吼着,“同为女子,你们怎么就那么狠毒,用那样的话来挤兑一个弱女子?连面都不敢露的人还敢瞧不起人,白姑娘靠着自己挣钱比你这样养尊处优的大小姐高尚了不知多少倍!”“住口!”一向好脾气的额尔赫也火了,更不要说向来对妹妹宠爱的喀达喇库,姬兰的背影顿了顿,还是和嬷嬷一起上楼了。不得不说,完颜皓祯能在12岁就为自己挣得名声,脑子还是挺管用的,也听出来了这老嬷嬷和姬兰是在一问一答贬低白吟霜。

    “你再说一遍试试?”喀达喇库加重了手劲,“你……”完颜皓祯脸憋得通红,多隆看出来喀达喇库不是一般人,也凑了过来,说:“完颜皓祯,枉你还是个贝勒爷,你家不是也有姐姐么?怎么连这点廉耻都没有?有哪家的正经大家闺秀或者没有出阁的小姐会在酒楼或者大街上抛头露脸的?”旁人又是一阵哄笑,完颜皓祯脸上一白,继续说道:“即便如此,她们也没有资格这样挤兑白姑娘,还是大家闺秀,真是没教养。”“放肆!”喀达喇库眼中闪过杀意,“大哥!”额尔赫虽然也想暴打一顿完颜皓祯,可见喀达喇库动了杀意,忙先劝道,喀达喇库顿了顿,扯着完颜皓祯的手臂一折,就听到清脆的“咔嚓”一声,然后一巴掌扇了过去,直接躺在了地上。“贝勒爷!”小寇子忙冲了上去。

    “你该死的再说一遍!”大家没有想到本来已经被嬷嬷拉上楼的姬兰竟然直接冲下楼了,虽然帷帽依然戴着看不见表情,可听声音也知道这小姑娘生气了。“姬兰,上去,这里有我在。”喀达喇库不想让姬兰脏了手。“姬兰?”多隆听到名字一怔,“难道你们……”多隆忽然笑了起来,“我额娘昨个儿都还在叨念说阿姨要回京了,没想到咱们竟然提前遇上了。”“刚刚额娘也在说起你。”额尔赫先接了话,“哼,你们果然认识,”完颜皓祯被小寇子扶了起来,一脸气愤,“多隆你这个阴险的小人,难怪能和皓祥那么好,你们认识,可见也没好到哪里去,难怪这般教养,你们……”“啪”的一声,大家吓了一跳,完颜皓祯身上突然多了一条长长的鞭痕,衣服直接破掉了,破损□□在外的肌肤上是一条长长的血痕。谁也不知道那个带着帷帽的小姑娘什么时候手里多出了一条鞭子,喀达喇库不禁扶额,这丫头果然出手了,幸好此前把她上战场时用的那条带倒钩的鞭子给没收了。“你再说一遍?”姬兰举起了鞭子,“你,你”完颜皓祯傻了他没想到这姑娘竟然直接一鞭子挥了过来。多隆有些讶异地看着姬兰,没想到这小姑娘还有这样的本事。

    “你,你,你大胆!”小寇子跳了出来,“你,你可知道,你打的是谁?是硕王府的贝勒爷!”“原来是硕王!”楼上忽然传来了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原来齐嬷嬷看姬兰冲下去就道糟糕了,忙进去请明山和玉媱,于是才有大家看到的那一幕。明山和玉媱带着额尔德克还有珠兰下了楼,“过几天我倒要去拜访下雪如福晋,请教请教怎么教育子女。”姬兰一听到玉媱的声音,赶紧把鞭子藏起来,这是喀达喇库给她做的软鞭,专门就是为了能方便她随身带着的。完颜皓祯再傻也看出来了这家人的身份,“我,我……”多隆见了玉媱也猜出了身份,忙行了个晚辈的礼:“多隆见过夫人。”玉媱看着多隆下巴上的淤青,摇了摇头,说:“你额娘准又要担心了。”多隆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勺笑了起来,带着上世记忆转世的他,遇着了一个好额娘,没有再像上辈子一样出了事儿没人护着,他也是仗着这样的疼爱才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情。

    玉媱看了完颜皓祯一眼,身上的鞭痕顿时转身狠狠瞪了姬兰一眼,吓得姬兰赶紧躲藏到喀达喇库的背后,这时,白吟霜忽然冲到了玉媱面前,跪着就是“咚咚咚”磕了三个头,“这位夫人,都是吟霜的错,请不要怪罪那位公子,他也是为了帮我才动的手,您那么高贵那么美好,一定能理解的是不是?”说着又是“咚咚咚”几个响头,玉媱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给她的感觉非常不好,【她穿着件白底绡花的衫子,白色百褶裙,挽了个公主髻,髻上簪着一支珠花的簪子,上面垂着流苏,她说话时,流苏就摇摇曳曳的。她有白白净净的脸庞,柔柔细细的肌肤,双眉修长如画,双眸闪烁如星。看得出来是专门打扮了一番。整个面庞看起来是细致清丽,倒也脱俗,有一丝不食人间烟火的感觉。】只是,那种从心底涌起来的厌恶感是怎么回事?玉媱有些不解。

    感觉到玉媱有些不自在,珠兰忙说道:“额娘,我觉得有点闷得慌!”“怎么回事儿?”玉媱回过神来,“是不是累了?”明山听见宝贝女儿说不舒服,也顾不得其它了,立即问道,“姐,怎么了?怎么会又不舒服了?”姬兰忙从喀达喇库背后钻了出来,额尔赫一听,立即走了过去给她把脉。“你,你,你居然是大夫?”小寇子有些口齿不清地问,看了看受伤的完颜皓祯又看了看额尔赫,额尔赫没有理他忙说:“阿玛、额娘,珠兰脉息稍微有些乱,不碍事儿,一路过来她也辛苦了,咱们赶紧回家,这里人多,太闷了。”“那还等什么,赶紧回去!白里,立即回府!”明山立刻让人安排回去,白里忙给掌柜付账。

    玉媱看着白吟霜说:“姑娘请起吧。”“不不不,夫人请一定要原谅那位公子,吟霜这里给您磕头了。”额尔德克脾气急躁,看着妹妹已经不舒服了这女人还挡在前面让人恶心,直接就想一脚踹过去,刚要上前,玉媱忙拉住他,她这几个孩子,她是清楚他们的性格,她忙说:“姑娘,无论你以什么谋生,都莫要轻贱了自己,做不合身份的事情。”“我……”白吟霜无语,一阵脸红,她再怎么会耍小心思也没有想到这看起来尊贵的夫人竟然直接把话挑明了。倒是旁人急了,完颜皓祯吼道:“你怎么这么狠毒,吟霜那么真诚……”“放肆!”额尔德克这下可找着讨打的对象了,一脚直接踹了过去,本来受伤的完颜皓祯直接就飞了出去,“贝勒爷!”小寇子慌了。“好功夫!”在旁边乐滋滋看戏的多隆立刻夸奖道。“好说!”额尔德克抱拳回礼。“咱们走!”明山见大女儿真的有些撑不住了,忙张罗离开,白里也顺便给自家少爷为了打完颜皓祯砸碎的桌椅杯盘赔钱,掌柜的一边奉承着一边收下,顺便还瞪了几眼那个不知所措的白吟霜。

    “多隆,今日我家大姑娘身子不好,过两天我再去看你额娘,回去也代我问候一下你额娘。”玉媱临走时忙给多隆交代。“夫人放心,多隆回去一定转达。”多隆行了个晚辈的礼。“若是有空,你也多到咱们府上走动走动,我们家这几个小子向来喜欢凑热闹。”“那是一定的,以后还会打扰夫人一家的。”看着玉媱一家离去,多隆转身看着被小寇子扶起的完颜皓祯,眼里一片阴霾,完颜皓祯,今天这笔账爷记住了,你最好好好的活着等着爷来收拾,否则,爷会让你死也不得安宁,咱们爱新觉罗家的人从来都是记仇的。“没用的东西!”多隆瞥了一眼那些东倒西歪的随从,自己转身离开,看来啊,玩低调也是一门技术活啊!二爷的性格从来就不是应该玩低调的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爱新觉罗家那点事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紫幽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紫幽灵并收藏爱新觉罗家那点事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