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训子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自从胤禩和老十、老十四相见之后,就一直在思考找个什么理由把他们两个带去给胤禛和十三见面,毕竟两人都是外臣,不可能随便出入皇宫,一方面将福康安提成了一等侍卫,倒是进了内廷,可福灵安是要经常到军营的,在内廷也不方便,老十自己也不愿意在皇宫中呆着。正好要为兰馨定额附,胤禩就想着说是让皇后为了和安公主见见福灵安,于是将福灵安和福康安都带到了坤宁宫,也顺便把永璋、永珹兄弟二人都带上。

    当弘历知道了福灵安和福康安的身份差点没有身子一软给摔过去,看着十叔和十四叔黑着的脸色,弘历巴不得他家皇玛法直接显灵把他给收了,可是,当他得知永璋的真实身份时,就恨不得一个旱天雷直接将他劈死得了。没想到,他和自家三哥斗了那么多年,重生之后竟然又再次相遇,而且,他还得叫他一声“三哥”。自从得知玉娴去世以后,弘历的心情就一直没有好过,可知道弘时重生后,心情就更加的糟糕。这个三哥,上辈子什么都要和他争,看来这辈子两人也会有一番争斗,可明显的是,八叔、十叔还有十四叔肯定是支持三哥的,而他,就是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孤家寡人,呸呸呸,什么孤家寡人,他爱新觉罗·弘历,潇洒不羁,风流倜傥,就算变成了爱新觉罗·永珹,这些事实也不会改变,想到这里,于是某位阿哥就觉得心理平衡了。

    弘时,也就是如今的三阿哥永璋,在得知今日就要和胤禛见面后,心情一直也很矛盾,他不知道用一种什么样的表情去面对胤禛。有着欣喜,也有着怨恨。

    胤禩先让高无庸在宫中暗自放话,就说富察家的大公子被皇上相中了,可能会尚主。宫中的奴才们看到福灵安兄弟出现在宫中,也自然不觉得奇怪。胤禩带着人刚进坤宁宫,就发现十三一个人躺在塌上装尸体,一个人都没有,“这是干什么?伺候十三阿哥的人呢?”胤禩怒斥道。“皇阿玛!”十三听到胤禩的声音,忙翻身起来,这声“皇阿玛”他倒是叫得顺口的多,可看见嬷嬷已经站在了胤禩的身边,冷哼了一声又躺回去继续装尸体躺平了。“回皇上的话,皇后娘娘去陪太后说话了,娘娘担心十三阿哥出去又摔着了,便不让十三阿哥玩儿,十三阿哥正在闹脾气呢,把奴才们都赶了出来。”十三的奶嬷嬷小心翼翼地回答道。胤禩听了笑了起来,此前十三退烧后就闹着要出去,他和胤禛都没法,就放他出去了,哪知道永璟的这具小身子恢复力不够,十三又给摔了一跤,倒的时候不小心磕破了此前的伤口,气得胤禛罚了一群奴才,也把十三给禁足了。

    “行了,行了,有朕在,你们都在外面伺候着。”胤禩带着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进了去,福灵安与福康安都很好奇这十三重生之后是什么样。十三听见胤禩把人都撵到外面去了,一骨碌地坐了起来,抬眼一看,竟然发现还有一群人跟着一起进来了,十三看了看胤禩有些茫然,八哥怎么会带人到坤宁宫?永璋和永珹倒是没什么,另外两个是干嘛的。“十三,怎么样了?”胤禩笑着问,十三想了想,还是按照平常的样子请安。“儿臣给皇阿玛请安。”“哈哈哈~~”福康安突然笑了起来,福灵安也是笑着看着十三,永璋和永珹两人是晚辈,倒也不敢那么嚣张。十三有些茫然,福康安笑着说:“老十三啊老十三,没有想到你也有今天!”十三一听这语气,不用说自然知道了结果,立即炸毛了,直接跳了起来,指着福康安说:“你要叫十三哥,什么老十三,没大没小的。”因为一时激动,嘴角又裂开了,“哎哟!”十三捂着嘴一脸别扭的站在那里,“行了,瑶林你也别逗他了。”胤禩和弟弟们达成了一致,既然重生了,自然不能再把上辈子的那些名号挂在嘴上,若是在人前说漏了嘴,总不是好事,因此无论人前人后,他们都按照这世的名字来,不过有一人却是例外。“四哥回来又会教训你,看你还皮!”胤禩仔细看了看他的伤,帮他擦了点药。“让我叫四哥‘皇后娘娘’,还真是别扭!”福康安很郁闷,永璋和永珹低头不说话,从“皇阿玛”到“皇额娘”,这让他们怎么开口的好。

    “十三,好久不见!”福灵安摸了摸十三的头,上一世他们两人本来关系很好,两人性子很像,喝酒骑马打猎,两人经常相约一起,可后来因为两位哥哥的政治立场不同,他们两人自然也生疏了。“十哥……”十三喃喃地叫。福灵安笑了笑,说:“现在你是阿哥,我是奴才,以后你就直接叫我的名字,或者叫我的字也行,我的字是‘瑾林’。”十三歪着头看着福灵安,他有些明白福灵安的想法,难怪此前他与四哥都没有猜出福灵安的身份,十三走上去,伸手抱着福灵安说:“十哥,好久不见!”福灵安把他抱了起来,看了看他的伤说:“永璟这个身体到和你上一世有些像,身子弱就不要乱跑,瑶林还惦记着你呢。”说着看着福康安,“十三,你现在总算如愿了,做了四哥的儿子。”福康安撇了他一眼,十三倒是精神了,坐在福灵安的怀里很得意地说:“是啊,不像有些人,想做还做不成。”福康安一听,立即反唇相讥:“还不是你每天巴巴地跟在四哥后面。”“那是四哥让我跟!”“你……”永璋和永珹连忙装作是隐形,小四子虽然是个不着调的,可这个时候他是知道自己还是不要说话的好。

    “那是我哥!”福康安急了,十三白了他一眼:“你哥怎么了?难道不是我哥?”“四哥和我是同一个额娘!”不提还好,一提十三就想到了胤禛当年继位时,若不是德妃当场给四哥没脸,也不会造成那么多谣言指责四哥篡位。胤禩看着十三的表情,似乎也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他不禁也陷入了回忆中。当年,正是德妃拒绝为太后,后来胤禛推行新政之时,才让他也有机会联络到地方的土豪劣绅,造出舆论指向胤禛继位名不正言不顺,连自家亲生母亲都反对他继位,可见胤禛的皇位来得有多么不正统,即使他们兄弟几个明知这是皇阿玛的旨意那又怎样,天下百姓又有多少懂得皇家继位的规矩和严密性?他们不需要知道过程,只需要知道最后的结果,若是有皇家秘闻流传,那更是为人茶余饭后津津乐道,可他们岂想过,既是秘闻,又怎么可能让外人得知?就连普通老百姓尚且懂得家丑不可外扬,何况帝王之家?也正是利用世人这样的心理,当年,他们兄弟没少给胤禛下绊子,想想还真是要感谢德妃,若不是她的断然拒绝,也不会给他们那样多的机会。

    十三冷笑了一声道:“是啊,你们是同一个额娘的!”福康安也听出了十三是话中有话,有些恼怒,反问道:“你什么意思?” 十三正要说什么,“你们在这里做什么?”忽然一个女声传来,大家往外一看,皇后娘娘带着一群宫女回宫了。“哼!”“哼!”十三和福康安互可看了一眼,相互不理对方,胤禛看这一屋子的人有些明白了,照例带着一群人给胤禩请安。除了十三和胤禩外,其余人均是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胤禛嘴里说着“臣妾给皇上请安!”他们的四哥,他们的阿玛,竟然如此熟练地做着皇后的动作。胤禩轻咳了一声,屋里的人才反应过来,见着皇后自然是应该按理请安,虽然一个两个都有些别扭,可在外人面前,总归没有丢人。容嬷嬷有些不满地看了看胤禩,心想皇上怎么这么不着调,直接就把外臣带到了皇后娘娘的寝宫,只听胤禛说道:“容嬷嬷,你去小厨房让加些菜,然后去看看兰馨,给她说说今后的事儿”说着看了一眼福灵安,容嬷嬷恍然大悟,原来皇上和皇后真的是把和安公主的额附定成了福灵安,这下那硕王福晋不会得意了,哼。容嬷嬷看了看福灵安,满意地点点头,此前对皇上带外臣进来的不满也烟消云散了,兰馨是她看着长大,她自是希望兰馨能有好的归宿,皇上与皇后提前考察额附的做法很明智,以后公主嫁过去也不会吃亏。福灵安被容嬷嬷的眼神看的有些发毛,情不自禁地朝外挪了挪步子。待上了茶后,容嬷嬷就带着宫女奴才全都下去了,高无庸也在外面守着,随时听候皇上的旨意。

    胤禛抬眼看了看福灵安与福康安,倒是主动开了口:“十弟、十四弟,好久不见。”福灵安与福康安也有些动容,叫了声“四哥”。永璋看着胤禛,有些纠结,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的好,此前不是没有和皇后打过照面,可是因为一直都有外人在,他也不用直接面对胤禛,在他心里本来也有逃避现实的想法,自然不会主动去和胤禛面对面,可今日,这屋里也就只有他们几人而已。胤禛和福灵安与福康安寒暄了一阵,转头看向永珹和永璋,这兄弟俩一个是不敢面对,一个是不愿面对,倒是结果出奇的相似,就是站在那里低着头不说话。“你们两个……”胤禛冷眼看着,也没有继续说下去,两人都抬起头来,永璋看见胤禩给他使了个眼色让他上前,他有些诺诺地不敢上前,“儿臣……呃,”永璋咬了咬嘴唇,直直跪了下去:“奴才弘时叩见皇上。”“啪”的一声,胤禛生生掰断了一根指甲。“你……”胤禛看着跪地不起的永璋,手绢也被捏的不成形了,看着一脸惨白的胤禛,胤禩无奈地摇了摇头,这个弘时,就算时空变幻了,他那个牛脾气也不变。十三挨了过去,轻轻地拉了拉胤禛的手,胤禛看着永璋,缓缓说:“罢了,你起来吧,我也不是什么皇上了,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吧,反正,反正……”胤禛搅了搅手绢,也不说话了。永璋站了起来,看了看胤禩,又看了看胤禛,喃喃地说:“其实,其实我也……嗯……”永璋有些局促,倒是福灵安看不过去了,横了永璋一眼说:“男子汉大丈夫,磨磨唧唧的像什么话,你这一世还是爱新觉罗家的皇子,就莫要像个女人一样吞吞吐吐的。”“十叔,我……”永璋瞅了一眼脸色变得铁青的胤禛,这十叔,怎么还是没变性子。胤禩叹了口气,这老十还是这么冲,也不想想四哥心里会怎么想,胤禩开始暗自庆幸自己重生在弘历身上。福灵安说完这话才意识到自己的唐突,忙看了一眼胤禛说:“四哥,我不是那个意思。”福灵安有些懊悔,怎么之前自己明明收敛了上一世的性子,无论在军队还是家里,自己都做得很好,可是到了大家的面前,却就掩藏不住那些脾气了呢?福灵安看着胤禛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胤禛叹了口气,说道:“算了,老十,应该叫你瑾林才对,也没什么了。”

    胤禛有些无奈,可他的身份就是这么尴尬,也怪不得别人。他突然看着永珹,永珹的身子明显抖了一下,与之前看永璋那充满期待的目光不同,这一次,胤禛的眼里带着杀意。“弘历!”胤禛忽然叫道。“儿臣恭请皇阿玛圣安!”永珹“咚”的一声跪了下来,屋里的众人都被吓了一大跳,难道这小四子又做什么亏心事儿被四哥逮着把柄了?“请什么安?就算朕死了也安不了,要不是你做的这些破事儿,你的这群叔叔伯伯会守着时空转换之苦吗?”胤禛想着此前在慈宁宫的事儿,更是气不打一处。“朕问你,”在小四子的面前,胤禛是皇帝气场全开,“你此前是否有答应硕王岳礼要将兰馨许配给完颜皓祯?”胤禛“啪”的一声把一叠纸放到了手边的桌上,看着胤禩他们说,“你们也看看。”胤禩有些奇怪地拿起这叠纸,眼神顿时严肃起来了,瞥了一眼在那儿冥思苦想的永珹,认真看着手上的东西,十三也偎依着胤禩看着,眼睛却越睁越大。

    “弘历,你是不是要朕提醒你才记得有这么一回事儿?你是不是随手还给了岳礼一个玉佩做信物?”胤禛看着小四子一脸的茫然,就知道这个儿子完全忘记这么一回事儿了。“你是猪油蒙了心了还是脑子养鱼了?信物是随便给的?此前硕王福晋进宫请安朕不在慈宁宫,竟然直接把玉佩的事儿给老祖宗说了,幸好当时傅恒的福晋在场,老祖宗把此事也推在了富察家身上,否则今日兰馨是要给误了。”胤禛进一步提醒某位不在状态的皇子。“启禀皇阿玛,儿臣想起来了。”永珹恍然大悟,“儿臣知道这岳礼的长子完颜皓祯也文武双全之俊才,想想兰馨也到了婚配的年龄,也就想着把兰馨指给他。那时,儿臣不知道福灵安是十叔……”“放屁!”胤禛一听文武双全这词就火了,连粗口也冒了出来,被胤禩四人传阅了一圈的那叠纸终于回到了胤禛手里,胤禛随手操起直接扔在了永珹的面前,“你睁大眼睛好好看看,这就是你选的文武双全之俊才。”胤禛今日在慈宁宫孝庄本来就给他提了完颜皓祯的那些破事儿,刚出来陆进又给他送这叠东西,差点气得他又晕过去,什么狗屁贝勒,和一个歌女勾勾搭搭,还说什么多隆打死了白胜龄,要多隆真打死了人,而且还是对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动手,这皇上的御案上会没有御史弹劾简亲王的奏折?!京城中怎么就不会议论纷纷,这老百姓平时对皇室的事儿可是盯的紧,这分明有问题。倒是完颜皓祯这个恶人先告状的混账私自养外室的事儿被人议论纷纷,也不知道是谁传出他会尚主的谣言,简直是给皇室抹黑,这种人给兰馨提鞋都不配。

    “今日,岳礼还在朝上弹劾简亲王教子不严,倒是一群御史不说话。”胤禩忽然想起来今天朝上的事儿。“那结果呢?”胤禛没想到那岳礼竟然先下手为强,胤禩笑道:“简亲王是谁?一个不认账不说还把岳礼骂了个狗血淋头,这事儿还牵出了阿颜觉罗氏,玉娴姐姐的夫家。明山的长兄勤郡王明希倒是加油添醋倒打了一耙,说岳礼教子无方,完颜皓祯身为八旗后代,竟然连别人一只手都反抗不了,明明就是自己的儿子笨,还不知廉耻地告状,两位王爷是指桑骂槐把岳礼给教训了一顿,这一个是咱们家的黄带子,一个是红带子,两位王爷都不是省油的灯。”胤禩倒是当成笑话在讲。胤禛听了更加郁闷,说道:“那个岳礼竟然是个不知进退的,他知道兰馨很得十二喜欢,于是便在十二面前拿出玉佩炫耀此事,气得十二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直接就让福晋进宫询问太后此事。”“完颜皓祯那个假道学,怎么配得上兰馨!”福灵安一脸阴沉地看着跪着的某人。

    “公主赐婚是多大的事儿,你这种随意的态度不是将兰馨活生生推到火坑里是什么?少给朕讲什么‘文武双全’的废话,朕不乐意听这些。”胤禛一边骂着,胤禩倒是帮忙递了一杯茶到胤禛面前,“你也不用你的脑子想想,兰馨的大哥阿尔哈图就要进京,侃布对兰馨是分外关注,只是出于忌惮兰馨如今的身份而没有提出让兰馨回蒙古,你以为蒙古人是傻的,给兰馨赐的额附他们不会去调查?侃布是什么身份,阿尔哈图是什么身份?能够统一巴林部他们父子俩都不是省油的灯。若是被他们知道兰馨的驸马是那么一个东西,侃布父子俩会罢休?再说,好歹兰馨也是你看着长大的,你就忍心看着她被这样一个不知所谓的混账糟蹋?”小四子诺诺地说:“可这些也不能说明这完颜皓祯不是个夫婿的好人选,总不能将兰馨嫁给十叔,那不是乱了辈分。”福灵安皱了皱眉头,倒是胤禩冷哼了一声:“这事儿现在轮不到你来管。”胤禛点点头,啐了他一口说道:“那完颜皓祯是个什么东西,养个孝期失贞的外室,兰馨若真是嫁过去了,不是连带着被人嘲笑么?兰馨不但是你的养女,也是你九叔的外孙女,和你也是血脉相连,你这样轻率的行为就不觉得自己有错?你怎么对得起一直对兰馨悉心教导的玉娴?”

    听到这里,小四子不乐意了,他抬头看了看站在旁边一脸冷意看他的三哥,再看看各位叔叔伯伯脸上的表情,心里暗想不就是大家都喜欢三哥,瞧不起他么,刚才三哥那样无礼皇阿玛竟然都没有说他一句不是,八叔还专门递眼色提醒他怎么做,哼,现在就知道针对自己,又想说他和玉娴有多么不般配,想到这里,小四子心一横,脱口而出:“当年,儿臣也没见您对八叔和九叔有手下留情,现在兰馨儿臣不过是没有认真……”“混账!”胤禛一声怒斥直接一个杯子就飞了过去砸到某位已经为呆滞状的皇子面前,茶叶的残渣飞了一身。“那也是朕和自己兄弟们之间的事情,你是什么身份,有什么资格管我们兄弟的事情?”胤禛阴冷的目光让小四子有些颤抖,胤禩慢悠悠地开口了:“爱新觉罗·弘历,不对,现在应该叫你爱新觉罗·永珹才对。”胤禩说着又将一杯茶递到了胤禛的手边,“别把你八叔我,还有你九叔给扯进你的这些屁事儿里,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你都是最没有资格说你长辈事情的人。咱们爱新觉罗家的人虽然护短,可是,你首先要搞清楚,你有没有被划到有‘资格’受维护的圈子中。”“资格”二字,胤禩咬的分外重。“给朕自己滚到老祖宗面前请罪去,让她老人家担心了兰馨的婚事!”胤禛甩出这样一句话也就不再理他。

    高无庸在外室也没有听清楚具体的内容,只看到四阿哥永珹垂头丧气地从里面出来,也不要人伺候,自己往慈宁宫的方向走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爱新觉罗家那点事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紫幽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紫幽灵并收藏爱新觉罗家那点事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