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点破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小姐,我们是直接去找皇后娘娘吗?”金锁看了看紫薇的表情问道,紫薇摇摇头,“我们先回漱芳斋再说。”主仆二人在告别胤禛之后自行回宫不提。

    姬兰那一边玉媱见女儿已经没事儿了,喀达喇库兄弟三人也不宜在后宫多呆,在嘱咐了珠兰一番之后也告别了胤禛,带着三个儿子回了家。珠兰和姬兰今日第一次到宫中,本来胤禛也吩咐御膳房加菜,就算是在坤宁宫给两个丫头接风,可哪里知道出了这种事情,姬兰身子虽然没有大碍,可是为了安全起见这日也只能让她单独在房里先用饭。珠兰和兰馨陪了她一会儿,这才去见胤禛。

    此时的珠兰心中虽早已对胤禛的身份有所怀疑,但用膳时看着桌上的菜不禁还是呆了一下,这些都是当年姑父和姑姑很爱吃的菜,这样的饮食习惯,也让珠兰更加肯定了心中的想法。姑父信佛,在吃喝上面从不讲究,唯有一道清蒸鲈鱼,为其所爱。雍王府厨子最拿手的除了那素宴外就是这道清蒸鲈鱼,没想到,时隔多年,竟然能在坤宁宫中吃到小时候曾经吃的味道,一时间让珠兰觉得分外感慨。眼前的这位“皇后”,自是姑父无疑。

    兰馨看见珠兰不安的神情,以为她在担心姬兰,于是忙亲自给她夹菜,也轻声安慰道:“不要担心了,太医也说了姬兰没有大碍。”胤禛看过去,倒是觉得珠兰的表情有几分复杂,一时也不解。珠兰察觉到自己的表情不对,忙解释道:“没事儿,只是因为我从小没有离开过家,今日又发生了这样的事,难免有些不安。”兰馨点点头,珠兰看了胤禛一眼,小声地说:“这道清蒸鲈鱼,曾是家长的一位长辈最喜欢的菜。”旁边的宫女忙帮着夹菜,珠兰在碗里直接把鱼皮剔掉,只吃掉肉的部分。胤禛似乎想起了什么,有些讶异地看着珠兰。倒是旁边的容嬷嬷笑道:“珠兰格格和咱家皇后娘娘从前一样,要把鱼皮剔掉才肯吃。不过娘娘病了一场之后倒是听了太医的话,不再挑食。”说着看着胤禛和珠兰直笑。容嬷嬷是跟着皇后的老人了,自然对主子家的一切都很熟悉,她之所以喜欢珠兰,除了这是大格格的女儿外,更重要的是这个女孩儿,无论长相神情还是某些小动作都与当年的皇后娘娘相似,所以容嬷嬷对她的态度自然更亲切。

    胤禛听到容嬷嬷这么一说,有些记忆忽然涌进脑中,雍和宫中,一对夫妇带着一个小女孩围着桌子吃饭,女子一边给小女孩夹菜一边数落道:“这丫头倒是挑得怪,光把这鱼肉吃了,把皮剔出来。”男子冷峻的面孔上没有一丝表情,淡淡地说:“娴儿,鱼皮是好东西。”小女孩儿皱着眉头与碗中的鱼辛苦奋战,瞬间喜笑颜开地说:“既然如此,那娴儿就忍痛割爱,把这亲自剔下的‘好东西’献给姑父了。”于是,直接把鱼皮送到了男子的碗中,惹得旁边的女子笑出声来。男子一怔,旋即骂道:“臭丫头。”脸上却浮现出了笑容,也将鱼皮送入口中…

    “皇额娘,皇额娘,您是不是身体又不舒服了?”永璂以为胤禛身体又不舒服,忙关切地问。胤禛这才回过神来,看了珠兰一眼,摇了摇头,说:“皇额娘没事儿,只是想起了一些事。”随即放下碗筷,“你们慢慢吃,皇额娘出去坐一会儿。”胤禛擦了擦嘴角,在容嬷嬷的搀扶下离开。“哎哟,珠兰你怎么哭了?”兰馨无意中发现她竟然在默默掉眼泪。珠兰几乎肯定了自己的猜想,一时之间也没控制住情绪,她忙擦去眼泪说:“这些菜我都很喜欢吃,让我有回家的感觉。”走到门口的胤禛听到这句话身子僵了下,手中的娟帕被捏得死死的,也没说什么直接走了出去。

    胤禛挥退了伺候的众人,一个侧躺在榻上沉思。胤禛将关于珠兰的所有记忆都理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这孩子身体不好,生下来不久就离开了京城,可为何总觉得她的那些话是有所指,而很多动作又是那样熟悉?等等,胤禛忽然坐直了身子,据玉媱的说法,珠兰身子逐渐好转的日子与他重生的时间几乎在同一时间段。难道说,珠兰是娴儿的重生?按理说,没人会动不动就联想到这些事儿,可是,在经历了这么多事,身边的人也不断改变之后,胤禛不得不去思考这样的问题。若珠兰真的是娴儿,那么一切解释都合理了。她小时候住在雍和宫,那时候博敦还活着,玉娴的性子在那个时期还没有变,是最调皮捣蛋不过了,吃鱼从来不吃皮,不知道被她姑姑教训了多少次,最后还是他看不下去,这才劝的讷敏不再说她。刚珠兰的这些举动分明就是有意而为之,刚才的那桌菜确实很多都是当年他们在雍和宫经常吃的,难道珠兰真的就是玉娴?不过估计也只有是玉娴,玉媱才可能不会发现女儿的改变,毕竟小时候玉媱也还带过玉娴,姐妹俩的关系又一直这样好。更何况…胤禛忽然回忆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当年活佛曾说,玉媱和玉娴是有一世的母女缘,其实并不是指当初玉媱教养玉娴,而是如今玉娴在珠兰的身上重生!胤禛长长的松了口气,继续侧躺下,若真的是娴儿,那很多事儿就不用担心。

    兰馨几人用完膳,十二又缠着胤禛撒了会儿娇,这才和十一一起被打发回了阿哥所,兰馨看情形知道胤禛想单独和珠兰说话,于是也拉着十三去自己的房间给他试试为他绣的腰带。容嬷嬷为胤禛和珠兰二人端上茶也带人退下去了。胤禛让珠兰也坐到了一旁,细细打量了她一番。不知道是因为的血缘的缘故还是因为玉娴的灵魂占了主导,胤禛觉得珠兰和玉娴还有几分想象,那种气质更像是当年还没有嫁给弘历时的玉娴。看来,自己的猜测应该没错。而珠兰也有些忐忑,虽然心中已经有所认定,可仍然担心万一有误怎么办?悄悄抬眼看了一眼侧躺在榻上的人,发现人家也在看她,她忙低下头。胤禛淡淡笑着,果然还是个急性子。天知道比忍耐力这世上有几个人能比得过他这个曾经的冷面王。

    “珠兰,现在没有外人,你也不用那么,进宫可曾习惯?”胤禛开口问道,珠兰点点头,“回…嗯,回皇后娘娘的话,还习惯。”珠兰犹豫了一下,抬头看着胤禛,说道:“其实,其实在这里能让奴婢想起很多过去的事。”“在没有外人的时候你也不用称‘奴婢’,咱们就这样好好说说话。”胤禛端起茶喝了一口,珠兰看着胤禛说:“娘娘您是否相信前世今生之说?”胤禛看着珠兰没有说话,他想知道珠兰要怎样把这话继续下去,其实对于珠兰来说,她是最清楚事态的人,眼前的这位皇后,无论真实的身份是谁,换了魂是一定的。

    “今日进宫,我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每一处都可以让我想起许多人和事。”“你的意思是上辈子你在这个宫里呆过?”“也许吧!”珠兰的眼神有些迷茫,“我也在想,上一世的种种是否是真实的?或者说是南柯一梦。在到达京城之后我时常会做同一个梦,梦里的那个女人有着尊贵的身份,却因为所谓的自尊与骄傲变得歇斯底里不可理喻,身边的人离她远去,最后剩的不过是一缕断掉的长发和一个悲哀的身影。”“娴儿…”胤禛几乎要脱口叫出来,身子坐直不小心碰到了矮桌上的茶碗。珠兰猛的一惊,这才从自我的世界中回过神来。她看着胤禛笑了笑,继续说道:“皇后娘娘可能会觉得我疯了,但其实今日我还是很高兴的,因为见到了意想不到的人。本来此前还很恐慌,可是现在却不怕了,有他在,我从来就不懂什么叫害怕。”珠兰看着窗棂似乎在喃喃自语:“他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这话从我的嘴里说出来似乎很不妥,可事实也是如此,有他在,我便安心了。小时候他曾教我读书,也曾对我说 ‘为政之道,使人不敢欺,亦不可欺。内肃权贵,不避亲疏。外立纲常,赫如烈日。用此守成,当然可使内外肃穆,谁敢与之抗衡。’【注1】,懂事之后我开始明白他想将我培养成怎样的人。”说到这里珠兰苦笑着摇了摇头,眼泪慢慢流了出来。

    “可是我却辜负了他的期待,他交给我做的事情我也没有做好,就因为自己那可笑的自尊与骄傲,我亲手毁掉了很多东西,现在说什么似乎都已经晚了…”“娴儿!”胤禛终于叫了出来,珠兰抬头望着他,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涌,起身走到胤禛面前,缓缓跪下:“姑父…”胤禛点点头,摸着珠兰的头,轻声说道:“委屈你了。”珠兰摇摇头,趴在胤禛腿上哭了起来,从踏入宫门那一刻萌生的担心和害怕现在彻底释放。胤禛也没有多说什么,就像前世她被讷敏责罚后一样安慰她,轻轻拍着她的后背,让她哭。好一会儿,珠兰才抬起头,有些难为情的擦干眼泪,说道:“姑父……”珠兰看着胤禛的表情,怔了怔,面对“前世”的这张脸,叫着“姑父”,珠兰忽然觉得很别扭,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算了,你愿意怎么叫就怎么叫吧。”珠兰的这个表情,胤禛已经在十三的脸上看到过了无数次,对于现在的身份,他是从愤怒到不满再到无奈,不该发生的一切都已经发生了他还能怎么办?“娴儿……呃,你是希望我叫你‘娴儿’还是‘珠兰’呢?”胤禛试探性的问道,在一切说破之后,他脑里第一想到竟然是弘历,那个不孝子,爷干嘛还要担心他,哼。“既然一切都不一样了,何必还要强留过去呢?我希望您叫我‘珠兰’。”在珠兰的眼里,有一丝迷茫和彷徨。胤禛点点头,问起了她的事情来,于是珠兰便从当初两人在白雾林中的相遇讲到她的重生,再到与阿颜觉罗家人的关系,除了隐去喀达喇库的真实身份外,其它的事儿珠兰都原原本本的讲给了胤禛听。胤禛一边听着也思考着,似乎所有的一切变化都是从玉娴身亡开始,而现在珠兰又回到了宫中,是不是意味着在绕了一个圈之后,命运终于又重新开始转动?他们这群人的人生又将何去何从?对于珠兰来说,见到胤禛无疑是一件很开心的事儿,毕竟这位长辈在前世是真心疼着她,胤禛的出现也让她对这个皇宫有了真正的归宿感,一如当年姑父姑姑在的时候。看着珠兰信任的眼神,胤禛暗自叹息,也不得不将目前宫中各人的真实身份告之她。当听到胤禩是现在的皇上时,珠兰笑得像只小狐狸。可一听说弘历竟然成为了四阿哥永珹时,珠兰脸上的笑顿时就凝固了。

    “珠兰,你还恨着弘历吗?”胤禛觉得他们两个在这宫中总有一天也会相见,也没有必要瞒着彼此的身份。珠兰轻轻的摇了摇头,“我不再恨他。前一世,姑且让我叫做前世吧,错不在他一个人身上,我也要负很大一部分责任。说起来,我真的很对不起您和姑姑的培养,该糊涂的时候不糊涂,该清醒的时候却不清醒,给自己装上满身的刺,把我和弘历两人都刺的满身伤痕,现在想起来,自己有多愚蠢。明明坐在这样的位子上,却偏偏要自降身份和那些人计较,不仅失去了弘历的爱,也失去了自我。又或许说,那样的爱只是我曾经的一厢情愿……”“珠兰!”胤禛皱着眉头打断她,“算了,过去的事儿我们就不要再提了,姑父,呃,天呐,我该怎么称呼您呢?”珠兰故作了一个夸张的表情,胤禛轻笑着打断她:“丫头,这样的笑容不适合你,真的,一点都不适合。”珠兰低头不语。谁也不知道那晚皇后与珠兰说了些什么,只是第二天容嬷嬷隐隐觉得自家主子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和珠兰的关系倒是更近了一些,对于容嬷嬷来说是爱屋及乌,对珠兰两姐妹也更尽心尽力了一些。

    而另一边,来自回疆的含香公主与来自蒙古的巴林部世子阿尔哈图以及来自西藏的巴勒奔父女,都被理藩院安排在相隔不远的驿馆处。除了那对西藏来的父女大大咧咧的在街上乱逛,蒙古和回疆两边倒是安静,弘昼拿着一份密报玩味地笑着,这含香公主现在的安分以及不久前京畿外的表现,与福灵安他们口中的那位私奔七次的白痴公主还是有很大的出入,难道她想通了?弘昼想了想,反正也把这三股势力都监视起来了,这含香公主的事儿多半他的皇帝哥哥会亲自来“处理”吧,弘昼摸摸下巴,笑得有些贼。

    已经全盘接受含香身份的胤禟在郁闷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后,终于也恢复了一点精神,他一直想方设法要离开这具身体,除了吞金,上吊自杀外,什么方法都折腾了,回疆的,满人的,汉人的,求天拜地的,无论怎样,他堂堂九阿哥,这一世的身份还是一个娘们儿,这让胤禟相当沮丧。不过既然回到了京城,他的心情也稍微好了些,虽然这里留给他最后的都是痛苦,可是不管怎么说,这四九城,才是他灵魂的归宿。“皇阿玛,儿子还是回来了。我的好四哥,你弟弟我活着回来了。”含香带着面纱站在窗边看着远处喃喃自语。阿里和卓看见女儿这安静的模样,也松了一口气,毕竟要是在京城闹出一些事儿,回疆也没有好果子吃,暗中也吩咐两个侍女随时看好含香。

    养心殿

    永琪也如愿跟着胤禩一起上了朝,胤禩看了看永琪呈上的有些皱的奏折也没有多说什么,永琪倒是长松了一口气,虽然很气小燕子,可是他也不想看着小燕子再被皇阿玛责罚。在朝会上,胤禩让永璋、永珹、永琪三人一起协作,完成接待蒙古、回疆和西藏三地来客。永璋早已按照礼数将安排已经拟好,没有出格的接待,这也让胤禩很满意,礼部尚书自然是双手赞成。永珹虽然心中有些不服气,可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曾经亲自去接巴勒奔这种事情太丢大清的面子,不过是一地土司而已,用得着皇帝亲自出迎么?于是他自然是不敢多言一句。永琪也是个有眼色的,瞅着从自家三哥开始奏本之后,礼部尚书一脸的满意,就知道没有自己开口的余地,他也细细想着此前对巴勒奔等人的态度,似乎有些过了。塞娅的婚事也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尔康的身份,到底是低了。

    这一下朝,永琪还是想着要去看看小燕子,可却被永璋拉住了,“五弟,咱们应该去给老祖宗请安,还有皇额娘那里礼数也是不能少的。”永璋的语气貌似是商量,不容拒绝的意味却很浓,永琪有些惊讶,自家三哥的气势真的变得不一样了,难道这就是他收到皇阿玛重视的原因吗?“永琪,我们做晚辈的,不管如何繁忙,该有礼数一样都不能少。”永珹也开口说道,他看着永琪这样,也觉得这孩子太不像话了,竟然从来不去给皇后请安,怎么说,那位现在也是他的嫡母,要是一顶不孝的帽子扣下来,什么前途都没有了,皇阿玛向来喜欢纯孝的孩子,永琪要想让皇阿玛认同他,就必须要从这些最基本的事儿开始做起,都是小燕子那个没教养的,害的永琪也变得不着调起来,这位爷自动无视了小燕子这样的女人会出现在永琪身边的根本原因。

    “弟弟自然是随两位哥哥一起去的。”永琪想起,自从小燕子来了之后他为了哄小燕子开心,不去“敌人”的阵营,自动就把请安这样的事儿给忽略掉了,听了自家三哥四哥这样一说,忽然起了一身冷汗,这些若是被朝堂上那班御史知道了,那可不就是好玩儿的事儿,今天第一次上朝,他可是见识到了御史们的功力,直接把某些官员参得是没脸没皮的,在朝堂上几乎都抬不起头来了吗,自己绝对不能有这样的把柄被他们抓住。永琪想了想,过后再去看望小燕子,她应该能理解的。

    胤禩习惯性的带上永璋和永珹一起去请安,发现今日永琪竟然也在,他看了永璋一眼,永璋轻轻的点点头,胤禩笑着没说什么,带着他们三人便去慈宁宫请安。本来皇后也带着嫔妃在此处,大家看着永琪来,倒是像看什么稀奇的一样,这让永琪异常尴尬。更让永琪想不到的是紫薇竟然也带着金锁,与四格格、七格格、兰馨她们站在一起,比起永琪的不自在来,紫薇倒是淡定多了,通过和姬兰的对话再加上此前发生的那么多事儿,紫薇已经开始对自己的行为反思,她也采取了金锁的建议,尽到为人子女最起码的责任,每日来给长辈们请安,看着这么多的兄弟姐妹在,紫薇也才知道自己平时的行为有多出格,不怪大家都把她和小燕子看做是一体的,对她也不待见,她自己确实做了让人不待见的事儿。倒是珠兰在看到永珹的时候表情有一丝的不自在,胤禛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让她的情绪也平和了许多,站在旁边也不抬头。

    胤禩看着众人都在,也想起了一件事儿。他知道前世自家四哥就不喜欢坤宁宫,就想着要把坤宁宫变作是祭祀的地方,于是趁着选秀之前宫里部分地方的整修,把这事儿给说了,让内务府一起办。胤禩就提出让皇后搬到永寿宫去,把坤宁宫腾出来。这边胤禩与太后说着,下面众人表情各异。永璋和永珹有些奇怪地看了看胤禩又看了看胤禛,总觉得有什么变得不一样了。永琪和紫薇思考着自家皇阿玛的意图是什么,而下面的嫔妃有人是扭断了手绢,谁不知道这永寿宫和养心殿隔得有多近啊,而且,养心殿旁有一条小路就可以直接走到永寿宫去,这不是明摆着皇上在抬举皇后么?珠兰倒是看了胤禛一眼,低头直笑,胤禛有些无语,这丫头小时候可是在永寿宫打混的,现在回到原处不是正好么,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她究竟想到哪里去了。胤禛倒是对此没有什么意见,本来住坤宁宫他就觉得不爽,现在珠兰也回来了,十三也在身边,让他会不自觉的觉得坤宁宫晦气,现在既然胤禩提出来,他自然是乐意的。孝庄见胤禛也愿意她也没有什么意见,就按照胤禩说的办。可孝庄始终觉得,这胤禩分明是在为胤禛打算,这两小子前不久不是还在闹别扭么?现在已经和好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爱新觉罗家那点事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紫幽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紫幽灵并收藏爱新觉罗家那点事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