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尴尬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胤禩是被头痛给弄醒的,宿醉的感觉实在是难受,他睁开眼睛,待视线清楚后不禁愣住了,这里是…坤宁宫…低头看着自己怀里的人,眉头紧锁,似乎睡得不安生。昨晚的一幕幕清楚地浮现在了眼前。

    胤禩抚额,不禁想仰天大吼一声,昨个儿既然趁着酒劲做了不该做的事、说了不该说的话,那为毛不让他什么都忘记了?偏偏所有的细节都记得清清楚楚,这要让他怎么面对四哥?

    怀里的人动了动,胤禩忙收了所有的动作。高无庸还没有叫人,现在离上早朝估计时间尚早,还能再睡一会儿。于是收拢了手臂,把怀里的人抱紧了些。

    其实,话说开了也好,对于胤禩来说,一开始对胤禛确实是有恨的,身为爱新觉罗家的皇子,去争那个位子算哪门子的错?成王败寇,他胤禩也输得起。他没想到最后竟然会被逐出宗室,被迫改名,在冰冷阴暗的空屋中终其一生,这样的结果让胤禩怎可能不恨?转世之后,当得知胤禛的身份后他确实想过要报复,要把上辈子受过的屈辱都还给胤禛。即使后来他逐渐明白坐在那个位子上的不易,报复的情绪少了许多,可也不可能那样轻易就放弃心中的怨气。

    作为对手,他是再了解胤禛不过了,对于胤禛来说,要说打压、囚禁或者当众给他没脸之类的是根本不可能摧毁他,说不定他还巴不得。胤禩又怎么会采取那种愚蠢的办法呢?!他知道,骄傲如胤禛,最无法接受的就是现在这个“女人”的身份,虽然他一直在小心翼翼地掩盖想法,可胤禩却知道只有这样的羞耻感才可以完全摧毁胤禛强大的自尊。于是,他才会时常在外人面前捉弄胤禛,胤禛所表现出来的慌乱与强作镇静的表情都让胤禩有报复的快感。有谁能想到挥斥方遒指点江山的雍正帝也有如此无助的时候。

    胤禩渐渐的发现当这种捉弄变成一种习惯的时候,自己心里也会有一些小小的变化。他有时也会想,他和胤禛的相遇是不是真的是上天刻意的安排,让胤禛来还他上一世的怨?特别看到珠兰重生后与永珹相处的情况,他甚至会想得更远一些,难道他们两人还要相互仇恨着再过一辈子?本来这就是偷来的一世,若是不能幸福,那重生来做什么?可这种想法往往一冒出来,前世的种种也会跟着一起冒出来。

    胤禩觉得有些迷茫,他现在就被两种情绪所困扰,他也想弄明白他对胤禛究竟应该是什么样的感觉?就像昨晚上,他最初只是借着酒劲想戏弄胤禛,确实想着也让他尝尝耻辱的滋味,可是到了最后,他说出“这辈子,我是男人,而你是我的女人,这辈子休想逃离”之类的话,完全就是下意识的脱口而出,难道这也是他潜意识里最想要的?胤禩觉得头很痛。想着昨晚上胤禛的反应,不禁苦笑了下,摆脱一些不好的回忆,把头埋入胤禛的肩窝。

    胤禛醒来的时候觉得有些难受,身子像被拆了似的,微微转了下头,就看见胤禩的脸靠在他的颈边,昨晚上…胤禛忽然睁大了眼睛,他们…两人…零碎的片段不断在眼前闪过,他在心中默念了几遍冷静,这才平息了脑里想要杀人的念头。眼前的人虽是弘历的长相,但看到的却只有胤禩,两世的纠缠让他不得不相信命中注定的说法。昨晚,他不想去回忆,他竟然,竟然雌伏于人下…为何…这个人会是他?胤禛闭上了眼睛。

    有时候,胤禛也会想,若是上天真的觉得自己上辈子做错了,为何不直接就让他下地狱?非要让他重生为女人,来受这侮辱?偏头看着眼前的人,似乎把所有的力量都靠在了自己身上,没有一点防备。明明上一世,他们兄弟斗得你死我活,猜忌、挑拨无所不用,就是没有“信任”二字。如今,上辈子的死对头竟然毫无防备的睡在他的旁边,这难道不是一个极大的讽刺。

    两人都知道对方的底线在哪里,此前都假装不在意,各自小心的维护着,都知道一旦越过某条界线,一切就绝对会变得不一样。那如今,他们两人是不是也算冲破那道界线了?昨晚两人说的话他都清楚的记得,胤禩那样的恨让他觉得心里堵得难受,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去面对,所以后面尽管愤怒,他还是咬牙坚持下来了,因为他在想,若是这样自己是不是也把上辈子的孽债还清了吧?!是不是他们两人就可以没有什么关系了?

    胤禩感觉到怀里人动了动,也睁开了眼睛。与胤禛清冷眸子正好对上,“我…”胤禩有些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胤禛的视线越过他,看向蚊帐外面,问:“你怎么还不去上朝?”

    “嗯?哦!这就起。”胤禩不知道该怎么回话,也不敢传高无庸进来,自己起身穿衣服。胤禛也准备起来,哪里知道刚撑起来手就软了一下,眼看就要摔下去,胤禩忙接住他。

    “小心!”胤禛有些无语,这身子疼的…“放手!”他被抱的有些不舒服,两人都是赤|裸着,肌肤接触的部分温度骤然增高。

    胤禩似乎感觉到了他的情绪不对,有点疑惑地看着他,不意外地从背后看见一抹红色爬上他的耳根。胤禩轻笑了一声,凑到胤禛的耳边,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他的皮肤上,让胤禛下意识的就要躲开,却被胤禩圈在怀里:“昨晚的话我都记得,这辈子我们是有的缠了。”

    其实胤禩是想说两人的羁绊太深,无论如何,这辈子是难撇清了。可在胤禛听来却是胤禩决定还要报复他,自己无法摆脱他,这结果虽然没差多少,可两种不同想法带来的影响是完全不同的。

    胤禩给胤禛掖好被子,把他裹在里面。“你再睡会儿,现在时辰尚早,我叫人给你拿衣服。”胤禛这才发现昨晚上的衣服都已经破的不能穿了,忙直接拉着被子背对胤禩就躺下了。

    胤禩笑了笑,下床穿好里衣,这才叫高无庸和容嬷嬷进来。“容嬷嬷,准备热水给皇后娘娘沐浴。”胤禩一边让高无庸给他穿衣服一边吩咐道。“奴婢遵旨。”容嬷嬷偷偷看了一眼蚊帐严实的床,乐呵呵地下去叫人准备热水。

    高无庸是明显感觉到自家主子今日很高兴,看来是与皇后娘娘和好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两位主子这些年是吵吵闹闹不少,可怎么也没有像这段时间这样奇怪。说帝后不和吧,可是皇上只要闲的时候一定会每日都到坤宁宫来。可要说有多亲密吧,皇上又极少在坤宁宫留宿,就连初一十五都省掉了。感觉上就是不冷不热的,后宫不少嫔妃都在往养心殿和乾清宫打听消息,还好自己把这两个地方管得紧,才没有出漏子,不过现在啊,看来自己是真的可以轻松了。

    高无庸想了想说:“皇上,这离上朝还早,奴才让御善房准备了些吃的,要不现在送上来?”胤禩看了看蚊帐后面,点了点头。高无庸忙叫人送早膳,自己则伺候胤禩梳洗。待一切打理完毕,胤禩则让高无庸退下。

    走到桌前,不意外地看见所有的都是双份,胤禩心想胤禛倒是给弘历挑了一个好奴才,能做到大内总管份上,看人眼色揣度圣心的功夫那可不是假的。胤禩想了想,端了一碗小米粥,又拿了一小碟桂花糕,走到床边,把东西放在床头的矮桌上,拉开蚊帐,坐到了床边。

    “四…嗯,你…起来吃点东西吧。”胤禩一时不知道应该怎么叫他,直觉不想叫“四哥”这个词。

    “我不饿。”裹着被子不肯转身的人回答道。

    胤禩不禁笑了起来,自家四哥上辈子哪里有过这样别扭的时候,当初那张冰山脸怎么也不可能有这样的任性,四哥这样,是在…害羞?…还是撒娇?…胤禩不确定这个词,他忽然觉得这样胤禛有些可爱。

    想到这里,不禁笑出了声,躺着的人听到这笑声怎么都觉得刺耳,实在是忍不下去,翻身起来,吼道:“你有完没完?!”

    胤禩看着眼前人炸毛的样子更是笑的厉害了,“你确定大早上的要这样和爷说话?”胤禩的眼睛往下看,胤禛顺着他的眼神低头往下看,这才发现刚刚太激动了,翻身坐起的时候被子掉了,本来里面就一丝|不挂的,现在胸前是亮出一大片。

    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无论是这破被子,还是眼前的人,都该统统去死!胤禛一边诅咒着一边忙拉着被子把自己裹紧又躺回去。

    “行了,起来吃点东西吧。”胤禩好脾气地拉拉被子。“爷不吃。”某人蒙着头回答。

    胤禩偏着头看了看裹成一团的人,“爷”?胤禩若有所思,胤禛的死穴就是在这里,无论如何,他也还是在意如今的身份。想了想现在也不是方便说话的时候,于是一边把粥端到手上一边说道:“若你不起,我就直接掀被子了。”

    裹成一团的人动了动,慢慢露出了脸,胤禛看了看他手中的粥又看了看胤禩,于是不得不撑着起身,这次胤禛注意拉好了被子。

    “我自己来。”手刚伸出去,被子就要往下掉,吓得他立即收回手。

    “你…你…帮我叫容嬷嬷进来,把…把衣服给我。”胤禛越说越小声,胤禩吹了吹粥,“容嬷嬷帮你准备水去了,一会儿你不是还要沐浴吗?穿什么衣服。”

    “你…”胤禛气结,“我还要上朝,快点吃了。”胤禩说着舀了一勺粥递到了胤禛的嘴边,胤禛迟疑了一下,还是张嘴吞了进去。胤禩的脸上不自觉地浮现起了笑容。待胤禛喝了几勺粥,胤禩便端过小碟,又喂他吃了几块桂花糕。直到胤禛摇头说吃不下了,胤禩这才作罢,让他躺回床上后才回到桌边用自己的早膳。

    隔着蚊帐,看着胤禩模糊的身影,胤禛有些迷惑,经历昨晚的那些,这个人怎么会还如此淡定?刚刚他也说了那番话,难道他不是想要报复么?明明他可以完全不用管他要不要吃东西之类的,刚才那样的…嗯…是温柔?胤禛有些不确定这个词。这又算什么?

    容嬷嬷来回禀说水已经准备好了,皇后娘娘换洗的衣服也备在了一旁。胤禩正好也吃完,让高无庸叫人收拾好桌子,和容嬷嬷一起暂时退下,高无庸看了看天色,轻声说道:“皇上,时间差不多了。”

    胤禩点点头,待他们都退下了这才走回床边,看到胤禛竟然抱着被子在那儿发呆,胤禩不禁笑了起来,胤禛这才回过神,忙要躺下,却被一把拦住。

    “你先去沐浴吧。”“待会儿我自己去!”

    “你…确定自己能下床…”“…混…蛋…那你帮我把容嬷嬷叫进来。”

    “你愿意让别人看到你现在的身子?”“你…无…耻…”

    胤禩笑了笑,扯过一件披风,拉开胤禛裹着的被子,还没等他反抗,就用披风将他裹着打横抱起,“胤…禩…”语气中的恼怒显而易见。

    “你终于肯叫我的名字了?我还以为你打算一直不开口。”胤禩在胤禛耳边说罢轻轻咬了一下他的耳垂。

    “混蛋……”还没等胤禛说话胤禩便自顾说道,“我没多少时间了,你再拖下去今日我早朝就晚了。”胤禛一听,再多的话都忙先咽下去,有些话下来再说,可不能误了早朝,不得不说,胤禩对胤禛的心思很了解,知道用什么样方法制他最有效。

    胤禩将胤禛抱到木桶前,扶着他进了去。胤禩也看到了自己醉酒后手上没轻没重给他身上留下的青紫,有些迟疑地摸了上去,胤禛却防备的往后退了一步,脖子以下全部浸入水中。

    胤禩皱了皱眉头,这样的防备……

    “皇上,时辰不早了,该上朝了。”高无庸的声音适时的响起,胤禛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自己当初给弘历挑了这样一个尽忠尽职的奴才是如此英明的事儿,他不禁暗自松了口气,可这一反应也落入了胤禩的眼里。

    胤禩眯着眼睛看着试图藏在水里的人,忽然俯身一手捏住胤禛的下颚,一手固定在他脑后直接就吻了下去,舌尖顺利进入还没弄清状况的人口中,细细*着,不同于晚上的霸道,这个吻带着温柔的缠绵。

    胤禛抬手就要推开眼前的人,胤禩倒是提前放开了他,迅速退后一步。“胤禛,”胤禩决定以后不要再叫“四哥”,“我们之间还没完,你别想逃。”胤禩也直觉就说出了这句话,旋即转身离去。

    胤禛看着明黄的身影转身离去,身子也一下软了下来,有些无力地靠着木桶,指尖抚上唇,上面似乎还残留着胤禩的味道,他们这样究竟算什么?什么前世今生,统统滚一边去。作为君王他问心无愧,作为兄长,他承认自己做的确实不够好,可是,在江山社稷面前讲什么亲情不是很可笑的事儿么?皇父对儿子的偏心和无情不就正是说明了这一切么?他皱了皱眉头,忽然把头一起埋入水中,想要让自己好好清醒一下。

    容嬷嬷一进来看到的就是这种情况,吓得大叫:“娘娘,您这是怎么了?”忙就要捞起胤禛,胤禛不得不从水中把头抬起来,看着容嬷嬷惊慌失措的脸,摇了摇头:“没事,我只是想让自己清醒一下,嬷嬷不用担心。”

    容嬷嬷这才松了口气,仔细观察着胤禛,看他脸上露出的娇媚,昨晚确实是伺寝了,可为何娘娘的表情不像从前那样高兴,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儿?容嬷嬷有些担心。

    胤禛不是没有看到容嬷嬷的担心,可他也不可能告诉容嬷嬷真相。“娘娘,太后今日免了您的请安,也让嫔妃们不要来打扰您,今日您就好好休息一番吧,明日咱们也就搬到永寿宫去了。”

    “嗯,今日我谁都不想见,嬷嬷就让兰馨珠兰和姬兰带着十三一天。永瑆和永璂今日上完课就回阿哥所去,也不用过来了。”吩咐完这些,容嬷嬷就出去做安排了,看着床前洒落的衣服,容嬷嬷大约猜到了一些,唉,娘娘还是那么倔强啊。

    胤禛今日确实谁都不想见,像珠兰他们都是知根知底的人,他更不愿意把这样的事儿暴露在这些后辈面前,胤禛也不知道自己应该用一种什么样的态度去对待胤禩。

    他从来不后悔上辈子做的事儿,可这辈子的重生却让他觉得耻辱。他的鸿鹄之志,他的野心抱负,统统被锁在了这狭小的后宫。他必须忍受着想打人的冲动,每日和那些阴阳怪气的女人打交道,忍受着那刺鼻的花粉味和尖利的笑声,自己重振河山的雷霆手段竟然用来维护在后宫的平稳。

    有时候他不禁会故意用一些铁腕的手段来收拾这后宫的人,可这也被老祖宗看出了用意于是让两个妃子来协助他。他时常会想自己凭什么就要任命乖乖呆在这高墙绿瓦中,可每当看着穿着龙袍的胤禩,他又会想起自己的责任。帝后不和,小人觊觎,必然会引得朝堂动荡。更何况,以他现在的身份,更没有办法走进朝堂。抛开他们的祖宗家法不说,没有哪个朝代能够容忍女人走到台前,就算是一代女皇武则天,文人的笔墨也没有饶过她。上辈子已经受够了那些莫须有的攻击,他也不想再经历一次,他爱新觉罗·胤禛,并不是大家看到的那样刀枪不入,他也有委屈和不平的时候,可是,谁又愿意来听他说这些呢?坐在那个位子上的,注定就只能是孤家寡人。

    水渐渐凉了,胤禛起身穿好衣服,回到床上躺着,容嬷嬷也叫人进来打理好一切,便守在旁边谨防胤禛有什么需要。

    朝堂上的胤禩今日明显心情很好,好到连永珹这种向来没眼色的人都注意到了。下朝了照例要去慈宁宫请安,可让永璋和永珹却没有想到的是,向来注重规矩的“皇后”今日居然不在请安的嫔妃中,兰馨等人是自己来的。

    在孝庄满意的打量中,胤禩的笑容都有些撑不下去了,心中不禁感叹果然,他们还是不能和修炼成精的老祖宗相比。再加上旁边十三幽怨的眼神,兰馨和姬兰的偷笑,珠兰似笑非笑的神情,就连一向温柔的晴儿脸上都露出了那样的笑容,胤禩觉得自己头皮发麻。孝庄在向众人说了今日和敬将回宫住段时间的事儿后,就让嫔妃们都散了,自己倒是转头就开始问胤禩“皇后”怎么样了。

    从这些嫔妃绞着手绢的程度以及恨恨不平离开的表现来看,似乎是和帝后二人有关。再联想老祖宗说的话,颇有经验的永珹似乎猜到了是什么事儿,可再想想两人的身份,怎么也觉得不可能。但回头一下看到胤禩有些尴尬的笑,永珹忽然觉得,一个大雷劈在了他身上。

    无责任小剧场

    乾小四委屈状:八叔太过分了,竟然借着我的身子做出这种有违伦常的事儿?

    胤禩斜眼:哼!难不成你还敢肖想你皇阿玛?

    转身:珠兰,今个儿你弘时哥哥在宫外给你买了些小玩意儿,都放在我那里了,待会儿让高无庸都给你送过来。

    乾小四内牛满面:八叔,我错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爱新觉罗家那点事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紫幽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紫幽灵并收藏爱新觉罗家那点事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