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爱新觉罗家那点事儿 > 第90章 兰馨的疑惑

第90章 兰馨的疑惑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皇上留宿永寿宫的事儿很快传遍了后宫,皇后依然受宠的事实也让后宫诸人无可奈何。和敬听到这个消息,一边让鄂勒哲特穆尔额尔克巴拜不要断了和十三的联系,另一边也暗自思忖什么时候找永琪好好谈谈,鄂勒哲特穆尔额尔克巴拜昨日给她说了宴席上福尔康等人的话,这让和敬气不打一处来,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奴才秧子,也更坚定了她要让永琪和这些人隔离的决心。

    而因为和婉的到来,胤禛也没有时间去理会其它的事情,先安排和婉在宫中诸事。至于含香,胤禩的打算是将她直接扔到乾三所,到时候等选秀的时候给她指婚就是了,此前因为含香表示她需要收拾一番,并没有在第二天就立即进宫。胤禩本来也不在乎她进不进宫,也就随她去了,只是让人暗中盯着,以防出什么乱子。可没想到这日含香竟然与阿里和卓一起进宫面圣,倒向胤禩提了一些要求。

    含香表示因为和阿爹就要分开,所以希望在阿里和卓离开京城之后再入宫,这几天,想尽自己的孝道,好好陪陪父亲。大清以孝治天下,胤禩自然不会驳了含香的请求,直接就答应了。接着含香又表示自己是异族人,无论对满族的礼仪还是汉族的礼仪她都不精通,对宫里的规矩也不熟悉,想有人能帮一下她。恰好她与和安公主极为投缘,希望胤禩能让她与和安公主住一起。由于阿里和卓在场,胤禩怎么也得卖阿里和卓一个面子,有胤禛在永寿宫,他也不担心这含香公主能掀起什么风浪来。只是他不明白的是兰馨什么时候与含香关系好了。

    见女儿的目的达到了,阿里和卓便开始说起自己的打算,这也是此前和女儿商量好的说辞。那就是希望胤禩开放与回疆的商路,让他能有贸易交易权。同时,因为回疆在京城的人越来越多,希望能在京城按照回疆的习俗建一座酒楼,让他的族人可以吃到家乡的菜。这个钱自然由他来出,以后当作是含香的嫁妆。胤禩听到这里,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商路,酒楼,这个手法怎么那么像小九的做法。可见旁边含香蒙着面低头不语的样子,胤禩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小九个性张扬,没有这么好打发。

    “皇帝陛下,这次来京,我们也是为大清的繁荣所折服,希望让回疆也有一天能像这样,让我们的族人过上富足的生活。我也保证不会忘记皇帝陛下的恩典,让回疆与大清永远和平相处。”贫穷也是战乱的原因之一,若是回疆的命脉被大清捏住,胤禩也不担心阿里和卓翻出什么花样来,这比用武力征服更有效,这也是小九所认为的商战。胤禩没有立即回绝,只是说事关重大,他要和朝臣们商量,酒楼的事倒是没有多大问题。并让阿里和卓自己去选地方。阿里和卓和含香对看一眼,没想到如此容易,于是父女二人谢恩暂时先出宫去。胤禩想了想,随即去了永寿宫。

    胤禩一到永寿宫,就见和婉、兰馨、珠兰、姬兰围着胤禛在说话,十三今日也成功地被扔进了上书房,开始了自己又一世的读书生涯。和婉讲着她在蒙古的经历,只是眉间划不开的忧愁让胤禛看在眼里。

    众人见胤禩进来,也忙请安。胤禩也关心了下和婉的生活,才把含香的事儿给说了,其他人倒好,兰馨一听就炸毛了。“皇阿玛,你已经答应了?”兰馨还不等胤禩说话立即接着说:“女儿才没有和她熟呢?哪里投缘来着。皇额娘,那个含香公主这里是不是有些不对劲啊。”兰馨指了指脑袋,“胡说!”胤禛戳了戳她的脑袋,这小丫头,瞎想些什么?和婉、珠兰、姬兰都笑了起来。

    “如果不是的话,那为什么那个含香公主会那么奇怪呢?明明举手投足都有贵族的风范,可说话什么的全然不是这样,老是拉着我问东问西的就算了,还问了我额娘怎么样,您说她好不好笑?哪有第一次见面就问别人这些的。”

    “什么?他还问了你额娘的事?”一个念头猛然闪过胤禩的脑海,他的声音不觉提高了些。兰馨吓了一跳,以为是自己刚刚太放肆了惹得胤禩生气了,忽然一想,自己额娘虽是固山格格,可郭罗玛法是宫中的禁忌,她刚才确实越矩了,表情也有些害怕,怯怯的点点头。

    胤禛和胤禩对看了一眼,两人似乎想到一块去了。“兰儿莫怕,皇阿玛不是在怪你,皇阿玛没料到含香竟然会问你这些事儿,她也太放肆了些。”胤禩忙编了个理由,“告诉皇阿玛,她还问了你什么?”兰馨想了想说:“她还问我为什么会养在皇阿玛与皇额娘跟前,还有就是……”兰馨忽然想起后面的话不能提及,求助地看着胤禛。胤禛明白过来了,和婉也是个聪明的,见状知道有些话她们在场似乎不方便,于是忙找了个借口让珠兰和姬兰一起陪她离开。屋子里也就只剩下帝后二人与兰馨。

    “她是否问了你关于你郭罗玛法的事情?”胤禛知道萨伊是把当年的实情告诉了兰馨的,当着胤禩的面也不避讳。兰馨看了看胤禩,轻轻点了点头,只是她有些不解,以前皇额娘不是说不能当着皇阿玛的面说这些么?如今已经可以了么?

    胤禛深吸了一口气,果然是那家伙,瞥见胤禩脸上越来越明显的笑容,以及兰馨看着胤禩越来越奇怪的表情,顿时觉得有些头痛,兰馨啊,也不好对付。思及如此,胤禛忙说道:“兰儿,来坐下。”胤禛往外侧挪了个位置,拉过兰馨坐在他与胤禩中间,胤禩忽然被打断了思绪,看了看胤禛,又看了看兰馨坐的地方,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头。

    “兰儿,还觉得这个公主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胤禛抚着兰馨的头问,他想要彻底确认这件事。兰馨见状,知道自家皇额娘并没有生气,也松了口气,于是也像平常一样,挽住了胤禛的胳膊,娇声抱怨道:“皇额娘,我早就想给您说这些事儿了。”胤禛见她恢复了小女儿家的娇态也笑了起来,虽然他没有真正养兰馨多长时间,可这些日子与其相处,也非常了解兰馨的个性,外人面前端庄高贵,可在她认可的家人面前就是一个长不大的小女孩,古灵精怪,鬼主意多得很。能让兰馨这样抱怨,看来这个含香是惹着她了。

    “皇额娘,您记得之前让女儿还有珠兰带她一起去外面转转的事儿吧?”胤禛点点头,兰馨继续说道:“一路上她也不说话,弄得我和珠兰好不自在,珠兰给她介绍咱们宫中的各处好玩儿的地方,她也一点反应都没有,蒙着面也不应声,好没礼貌。”兰馨有些气愤,胤禛拍拍她的头,心想那位爷心中正纠结着,你们两人说的话她哪里听得进去。胤禩则是觉得小九心里肯定很难过,面对兰馨这样一个娇憨活泼的外孙女,不能相认,以他的个性,若是家中有这样的孩子,还不宝贝的跟什么一样,把全天下最好的东西都找来给她。看看当年她是如何宠能丹宜尔哈的就知道,更何况,兰馨比能丹宜尔哈更像他。

    “后来我们在亭子坐下来,珠兰想着我很喜欢吃她做的小点心,便去取来让我们吃。幸好珠兰离开了那个公主才问了那些话,要不然还真是尴尬。”原来如此,胤禛之前就奇怪为何一直与兰馨在一起的珠兰会没有发现端倪。

    “当时我也有些生气,不知道她哪里听来的这些事儿,一点也不知道禁忌,她解释说是来大清之前,阿里和卓给她找的老师告诉她的,也没给她说是禁忌,所以才一时失言。”兰馨有些泄气,“我自然也不好说什么,只是提醒她以后不要再在其他人面前说这些,她也答应了。可是,皇额娘,哪里有人一来就问别人这些事情的?”胤禛哑然失笑,别人当然不可能,只是那位的话指不定还会做出什么更奇怪的事来。

    “兰儿莫要生气,含香一个异族公主不懂我大清的规矩也是正常的,以后你有空多提点她一下不就行了。”胤禩出声劝道,胤禛冷哼了一声,可不要把兰馨给惹毛了才是。刚说完,兰馨就立即拉着胤禩撒娇:“皇阿玛,女儿能不能拒绝呀,那位公主真的很奇怪耶,万一女儿哪天被她带的也很奇怪了怎么办?”“说什么傻话?哪里会带的奇怪。”胤禩笑着用手指戳了戳兰馨的额头。兰馨忙捂着额头,说:“是真的嘛。那时正好永瑆和永璂从上书房下学回来,也过来和我们坐,小十一的个性你们是清楚的,只要坐下来,第一件事儿一定是把他的账本和小算盘拿出来算他的财产。”胤禛嘴角抽了抽,十一这臭毛病还真该改改了。胤禩倒笑了起来,户部的空缺有人能填了。

    “恰好前一天永瑆从四哥那里又骗了一堆东西,加上皇玛嬷的打赏,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东西太多了,小十一又是一个喜欢把东西折合成黄金白银来算的,结果算了两遍都没算清楚。”胤禛无语,这小子的这些坏习惯是哪里来的。听到这里,胤禩笑了起来,他已经猜到含香会怎么做了。

    “含香公主竟然把永瑆的账本和小算盘直接拿了过去,三两下就帮永瑆算好了。我们都不相信,永瑆自己又算了一遍,我也帮他算了一遍,竟然真的是对的。”兰馨依旧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珠兰那时已经取了点心过来,她也问了含香公主为何这样精通算术。含香说是因为她阿爹想着她以后一个人就要在京城生活,怕她吃亏,于是专门请了老师来教她。说实话,虽然我觉得她在这上面确实很厉害,但我觉得这个理由很牵强,我是不完全相信的。因此我才会觉得这个含香公主奇奇怪怪的,来大清的目的似乎并不单纯。”兰馨若有所思的说。

    胤禩和胤禛对看了一眼,这丫头还真是精明,还没有等他们说话,兰馨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拉着胤禛说道:“可是皇额娘,您知不知道含香后来怎么说?”“怎么说?”“她竟然说女孩子以后嫁人了要管家的,记账算术都是必须要学的,随身带个小算盘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她以后会把这套方法教给我。天啦!她是一个公主耶,竟然说出这样的话。而且,我和她又不熟,谁要让她教啊,莫名其妙。”兰馨的小脸上写着不满。胤禛脑里想了下兰馨像永瑆那样随身别个算盘的样子,呃,真是毁了这孩子的形象。胤禩则是心里暗说:若她真肯教你,那以后你嫁人了还真不会吃亏。不过,那不意味着老十不就惨了吗?连攒私房的机会都没有了。

    “兰儿,含香也是好意,她一个人远道而来,也没有亲人,在回疆,她被尊为圣女,也不会有朋友,到了大清,难得遇到有和她一般年纪的人,所以难免过于热情了一些,她也是急于想融入你们当中。”胤禛虽然还是对胤禟没好感,可兰馨毕竟是他的外孙女,若是太过了也不好,于是也好言相劝。

    兰馨觉得有些奇怪,皇额娘这样重规矩的人不是应该说“这种人远着她就是了”吗?为何还要劝她接受?看着兰馨脸上的疑惑,胤禛暗叫不好,这丫头真是难对付,本想让胤禩帮忙说几句,结果某人明显是假装在看窗外,胤禛瞪了他一眼。其实胤禩也想劝兰馨和含香好好相处,可想到这丫头实在太鬼了,应付起来费心费力,还是让胤禛去对付,谁让这丫头是他的嫡传弟子教出来的呢。

    胤禛假装咳嗽了两声,解释道:“兰儿可能会觉得奇怪,为何皇额娘不像让你远着小燕子一样远着含香?”兰馨点点头,胤禛无语,这孩子,这么直接干嘛?“原因有两个,第一,含香代表的是回疆,你一个和硕公主,又是养在中宫名下的,在外人看来,你对她的态度,多少也会代表永寿宫的态度,更进一步想,甚至还会有朝廷的意思在里面。别人会觉得,若是朝廷真的重视回疆,和硕公主怎么会这样对含香?咱们不能让人落下话柄对不对?”兰馨想了想,确实是这样没错。别说是别人,就算是皇阿玛,从前也时常把他们的错误算在皇额娘的头上,上次她在延禧宫放肆,皇阿玛认为是皇额娘没有把她教好,那个小燕子,口口声声骂他们是恶毒皇后的孩子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她和皇额娘是一体的,想到这里,兰馨突然觉得有些羞愧,竟然因为自己的任性差点又害了皇额娘,若是皇阿玛又怪罪皇额娘怎么办?她偷偷瞥了一眼胤禩,见他眉头微皱,兰馨暗道一声不好,看样子,皇阿玛挺喜欢那个含香的,怎么办?皇阿玛与皇额娘关系刚才好转,若是皇阿玛又因此事迁怒皇额娘……小姑娘越想越难过,不禁低下了头。

    胤禛继续说道:“另一个原因就是你皇阿玛已经当着众人的面宣布尊含香为公主,她这个公主和你们不一样,她不是你皇阿玛的女儿,而是你皇阿玛的妹妹,是我大清的长公主,也是你们的长辈,兰儿作为晚辈,更要与含香好好相处。”胤禩听了这番话不禁点点头,胤禛果然是了解他的,若说此前他确实是想着收含香为义女,封个公主罢了,反正弘历那不着调的也没少做这种事儿,但现在知道了含香的身份,那肯定就不能这样了,让他叫胤禛皇额娘,小九不气死才怪,这次还得请老祖宗出马,对外说认含香为义女,那样含香自然就成了他的妹妹,和胤禛也同辈了。只是胤禩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们的这副皮囊始终都是晚辈,在外人看来,含香依旧是雍正爷的义女,同样也要叫胤禛一声“皇阿玛”。

    “兰儿,咦,兰儿怎么了?”胤禛本是去拉兰馨的手,结果竟然有水珠滴到他手背上,他这才发现兰馨哭了。“兰儿不哭,皇额娘没有怪你。”胤禛以为是因为他的缘故,忙安慰她。可兰馨更觉得难过,皇额娘永远都是护着她的,可她却没能替皇额娘争气,想着这些,兰馨的眼泪落得更厉害了。胤禛本来也没有什么安慰人的经验,上辈子也没有谁会在他面前这般样子,一时间也有些呆了。胤禩见胤禛手忙脚乱的样子,不禁觉得有些好笑,没想到以沉着冷静著称的雍正爷也有这种茫然无措的时候。说教吧,好了吧,现在把小丫头惹哭了吧,收拾不了吧。胤禩心想小姑娘脸皮也忒薄了,于是胤禩忙跟着安慰:“兰儿不哭,你皇额娘只是在提醒你,并没有怪你。你这样子,要是被永瑆永璂他们看见,还以为谁在欺负你呢?朕和你皇额娘又会被十三唠叨。”胤禛忙点头。

    十三很护兰馨,一想到十三会给他讲什么与女儿的相处之道胤禛就觉得头痛,不是他不愿听自家弟弟说这些,他也承认十三这方面做得比他好,可是,这一世的十三只有五岁,那张包子脸配着他奶声奶气的调调,说着教养子女的话题,怎么看怎么好笑。十三本来就对自己的年龄敏感,他也不好再戳自家弟弟的痛处,只能忍着,但真的很辛苦啊。兰馨想着五岁的十三一本正经的说教样,不禁也破泣为笑,胤禩和胤禛顿时松了口气。

    兰馨擦了擦眼泪,对胤禛说:“皇额娘,对不起。”胤禛见她红着的双眼还含着泪,本来也没有怪她的意思,于是忙说:“说什么对不起,兰儿也没有错,是皇额娘此前没有给你交代清楚。”

    胤禩有些诧异地看着胤禛,他竟然会为了安慰一个小姑娘而把责任揽在自己身上。胤禩忽然觉得,从什么时候起,骄傲如胤禛,开始在慢慢改变,在与这些孩子的相处过程中,学会了包容,忍让,那张冷若冰霜的脸下仍有一颗赤子之心。或者说,是他从前并不是真正的了解的胤禛,如今的胤禛,更加真实。其实不光是胤禛,他们都在改变着。

    重生之后他们与现在的身份渐渐融合,也因为上一世发生在他们身上的种种,这一世他们开始懂得珍惜。如今他可以站在胤禛的立场考虑他曾经的难处,开始对上一世的种种释怀,不再纠结于命运对自己的不公,怨天尤人。

    老祖宗那样一个杀伐决断毫不手软的人,如今却能对不着调的弘历、永琪百般容忍,一再给他们改过的机会。十三与永璂、兰馨的相处,时不时在他和胤禛的面前撒撒娇,就像个普通的五岁的孩子。大哥毫不避讳的表现了他对如今生活的满意,对妻子儿女的宠爱。

    福灵安,福康安兄弟,也在如今的家庭中获得了不一样的人生,胤禩也清楚的看到他们对瓜尔佳氏的濡沫之情,对傅恒的尊敬,对福隆安、福长安的包容和维护,这在上一世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如今小九也来了,希望小九也能有一个不一样的人生。这一世,胤祺也在,虽然没有了上一世的记忆,可他相信胤祺对于小九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存在。

    “皇阿玛,这次是兰儿的错,您不要怪皇额娘好不好?”兰馨怯生生地抬头,说完低下头有些不安的搅着手绢。“呃?”胤禩和胤禛互看了一眼,这是什么情况?小姑娘的思维转换的也太快了吧,胤禩不解,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皇阿玛怎会怪你皇额娘呢?兰儿告诉皇阿玛,为何会这么说呢?”胤禩抚摸着兰馨的头,他觉得这中间似乎有什么事不对。兰馨抬头望着胤禩,红红的眼睛中还有没擦干净的泪水,看起来就像一只小白兔,可怜兮兮的模样。

    “那是因为……因为……”兰馨看了看胤禛,不自觉地往胤禛那边又靠了一些。“没关系,兰儿尽管说,无论什么原因,皇阿玛都不会怪你的。”胤禩看出了兰馨的犹豫,于是出声鼓励,有些事儿还是弄清楚的好,如今小九也要来了,他可不想兰馨有什么顾忌。

    “从前我们做错事,皇阿玛不是都会责怪皇额娘么?所以女儿才……”兰馨越说越小声,胤禩忽然明白了什么,他看了一眼胤禛问:“兰儿刚才哭可是因为担心皇阿玛责怪你皇额娘?”兰馨看了看胤禛,又朝他那边挪了挪,胤禛索性把她搂在怀里,似乎找到了依靠,兰馨点了点头,轻声说:“我怕又连累了皇额娘。”说到最后,完全就没了声音,她也不敢看胤禩,低着头搅着手绢。胤禛叹息的拍了拍她的肩,也不再说什么。

    胤禩气急,搞了半天,小姑娘哭的原因竟然是因为他!胤禩心中把弘历凌迟了一遍,这笔帐爷记住了!而这也造成唯一勉强算支持弘历和珠兰在一起的胤禩彻底倒戈,看看弘历在小姑娘的心目中已经成什么样了,有什么资格再说重来!还有,福灵安以后不要紧吧?若是真娶了兰馨,以小丫头的精明,他恐怕会被吃得死死的,这,真的好么?虽然兰馨是小九的外孙女,可福灵安始终也是他的弟弟,他既不想看着兰馨被欺负,也不愿看着福灵安吃亏,胤禩成功的纠结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爱新觉罗家那点事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紫幽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紫幽灵并收藏爱新觉罗家那点事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