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爱新觉罗家那点事儿 > 第123章 反思

第123章 反思

推荐阅读:绝顶枪王英雄联盟之巅峰王座重生之最强剑神网游都市之神级土豪系统英雄联盟之狂暴重生从零开始巅峰玩家完美机甲剑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行人很快回到皇宫,含香被送回永寿宫,下车前,她看着皓祥,有些迟疑。“我……”“公主请回,皇后娘娘还等着。”皓祥疏远有礼的拱手道。“你……”含香看着皓祥这般冷淡的模样,火气也上来了,她面对皓祥似乎永远都是说不上话。

    “别以为我上辈子欠了你,这辈子就真要让我还,若是你对这婚事不满意,你自己去找八哥说就是了。”含香不顾众人眼光,把皓祥拉到一边说道,她还有几分理智,知道压低声音,而没有大声嚷嚷。

    皓祥皱了皱眉头,依旧云淡清风地说道:“皇上的旨意奴才不敢违抗,请公主移驾永寿宫。”“完颜皓祥,你这混蛋!!”含香气得一把推开皓祥,怒气冲冲地离开,走过喀达喇库跟前也是狠狠瞪了他一眼。喀达喇库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这又关他什么事儿了,明明就是皓祥惹了她好吧。

    喀达喇库不知道含香心中所想,在含香看来,皓祥果然是介意蒙丹的事情,而且也被喀达喇库说中了,这事儿让皓祥面子上过不去。含香觉得委屈,明明和蒙丹私奔的人又不是她,为什么要把所有的罪过算到她的头上?她醒来的时候就已经是这含香公主了,这又不是她的错。完颜皓祥,哼,爱新觉罗·胤祺,你凭什么对爷这么冷淡?不就是吃定爷欠你的吗?什么没有前世的记忆,统统都是借口,爷倒要看看,爷要是真不在意了,你要怎么办。含香挟着怒气冲回永寿宫,奴才们避其锋芒,退居三尺,等含香经过了才一个个从角落里出来,众人擦汗,谁把长公主惹到这般模样?

    福尔康看到此状况,小声对永琪说:“看来含香公主对他们也是不满,刚刚人太多,她没有机会与蒙丹解释,如今回来,怕是也明白过来了,完颜皓祥与她的婚事是皇上赐的,她没法反抗,这样一种为了族人牺牲自我的精神难道不值得我们敬佩吗?永琪,咱们换位思考下,要是让我和紫薇,还有你和小燕子这样做,那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啊。这件事,咱们管定了!”还没有等永琪说话,福尔康已经自己下了结论。

    永琪看着喀达喇库与皓祥低声交谈的身影不禁有些懊恼,为何他的身边就没有一个真正可以值得信任的人,尔康刚刚说的他一点都不赞成。他明明知道蒙丹是皇阿玛留下的一个套,具体要对付谁他还没有完全弄清楚,四哥也让他不要插手这件事,只需将蒙丹的相关情况事无巨细地汇报就行。永琪并不想趟这浑水,而且,皓祥是皓祯的弟弟,他们怎么说也是一家人,一荣俱荣一辱俱辱,他没有想明白,为何皓祯在蒙丹与含香的事儿上也要插一脚。永琪在抛开小燕子的事儿后,还是有几分精明的,他明显也察觉出了这其中的问题。

    他与福家现在是一体的,可是皇阿玛的意思明显是要让他撇开福家,他不是不知道福家的打算,对于他来说,福家也是一个可以利用的人脉。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福家是这样的上不了台面,皇阿玛的暗示他也清楚,三哥冷嘲热讽的话语还在耳边,四哥苦口婆心的劝说也铭记在心中,若是他再转不过弯来,那他就真的不配□□新觉罗家的子孙了,只是,如今的他骑虎难下,要让他彻底摒弃曾经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他狠不下这个心。他不知道的是,喀达喇库对他的看不上眼,坚决反对姬兰嫁给他就是他的这种感情用事与优柔寡断。

    御书房

    胤禩早已得到了消息,看着下面跪着的四人,冷声问道:“究竟怎么回事?为何没有留下活口。永琪,你说!”永琪面有难色的回道:“儿臣知罪。”福尔康忙答道:“皇上息怒,那个回人是含香公主青梅竹马的恋人……”“放肆!公主的闺名也是你能随便挂在嘴边的?”胤禩看见下面皓祥的脸色不对,厉声呵斥道。

    “奴才知罪。”福尔康也算反应快,磕了一个头后继续说道:“那回人是长公主的青梅竹马,是从回疆追到京城来的。本来,奴才等人是要活捉他的,可是他大声述说对公主的情谊,那凄美的爱情让人感动。皇上,长公主是为了回疆与大清的和平牺牲自己的爱情,我们何不卖公主一个脸面,给那回人留个全尸了。”胤禩几乎要折断手中的笔,冷眼看着福尔康,这人的脑子究竟是怎么长的?即便是包衣奴才出身,从小出入宫廷,受着八旗子弟一样的教育,怎么就教出了这么个拧不清的蠢材来?八旗真的已经堕落到如此地步了?

    福尔康丝毫没有顾忌什么,继续对胤禩说道:“皇上,那回人已经被奴才打得遍体鳞伤,估计也活不成了,阿里和卓刚走,请皇上看在回疆与大清和平的份上,此事就此作罢吧。”福尔康给胤禩行了一个大礼。照福尔康的计划,皇上此时应该是大为动容,对他顾全大局的做法给予高度的赞扬和评价,然后他再顺水推舟一番,得到赏赐风光回府,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皇上半天没有说话,屋子里只有那自鸣钟的声音在来回响着。

    没有皇上的吩咐,福尔康也不敢抬头,他也看不清永琪此时的表情。过了许久,才听皇上长叹了一声,说话的对象却不是他。“永琪,你太让朕失望了!”胤禩一声长叹让永琪心里更加忐忑,“皇阿玛,儿臣知罪。当时情况紧急,儿臣也是不得已为之。儿臣……”“罢了!朕不想听你的解释,结果明摆着,不论过程是什么样,总归是没有留下人。”胤禩看着永琪轻声说道:“永琪,不要忘记朕给你说过的话。”永琪心中一凛,他绝对不希望被放弃。

    “我最后一次再对你说一次,你是一个阿哥,不要被儿女情长蒙蔽了双眼,你要清楚你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胤禩缓缓的说道,云淡清风的口气让永琪有些哆嗦。“这一次的事,朕看在你的面子上就算了。你记住,绝对没有下一次了,这也是朕最后一次再给你机会。你和福尔康跪安吧!”

    “儿臣告退!”“奴才告退!”福尔康到了出去也没明白为何皇上会这样不轻不重的掠过此事,他也没有明白,为何永琪的脸色会如此苍白。倒是跪在里面的喀达喇库心中感叹他家八叔好手段,一个以退为进就把永琪逼得无路可走。永琪毕竟是皇子,绝对不会轻易放弃到手的荣华富贵,没有直接惩罚福尔康却对永琪发难,永琪要是再不清楚自己为何受牵连,那就真的没有留下来必要了,这一回,他应该想的更多些了吧。

    “你们两人起来吧,已经没有外人了。”高无庸还在旁边立着,可胤禩并不避讳,喀达喇库与皓祥也知道应该怎么做。“谢皇上!”二人起身,喀达喇库觉得还是应该把话说清楚,于是将蒙丹的事儿又详细讲了一遍,他也清楚,这话让皓祥听起来会很难受,可这是事实。此前那位含香公主是个不知廉耻的,如今的这位公主又是个无法无天的,皓祥必定会很纠结,想到这里,喀达喇库也有些同情他这位五叔。

    “你怀疑蒙丹真的和大小和卓的余孽有关系?”扯到国事上,胤禩无暇再顾及皓祥的脸色了,“是的。此事真的需要彻查,以蒙丹如今的身份,不可能还有这样多的武士跟随,而且,奴才和他们交了手,这些武士明显是受过专门训练的,甚至是上过战场。蒙丹家族在大小和卓叛乱时已经灭亡,阿里和卓对他也长久追杀,不可能还有这样武艺高强的武士跟随,所以奴才怀疑,阿里和卓他们真的是歪打正着,蒙丹与叛逆确有联系。”经受过无数次战役洗礼的喀达喇库比任何人都了解战场上下来的人,此前含香为了摆脱与蒙丹的关系同阿里和卓编造了一番蒙丹身世的谎言,说不定真被说中了。

    “此事涉及到长公主,”喀达喇库看了一眼一直沉默不语的皓祥继续说道:“怕是要皇后娘娘出马,好好询问长公主一番,确认蒙丹家族的具体的情况。”喀达喇库深信自家阿玛一定可以从含香口中挖出线索来。胤禩听了嘴角抽了抽,现在永寿宫他被列为了头号不受欢迎的人,一步都不准他进去,他哪里来的机会给胤禛说这事儿。想了想,叫过高无庸,让他去永寿宫给胤禛传话。高无庸领旨前去,喀达喇库暗笑,原来八叔真的是被拒之门外了,不过他那样高调的宠幸其他人,怕是后患无穷啊。喀达喇库决定好心提醒一下胤禩。

    皓祥和喀达喇库也跪安离去,不过喀达喇库走到了门外,又退了回来。

    “八叔!”

    “嗯?”胤禩没有想到喀达喇库会这样叫他,这小子不是一贯注意身份的吗?

    “侄儿记得小时候廉亲王府那葡萄架长得很好吧。”喀达喇库说道,胤禩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看着他,示意他继续说。

    “您如今这么高调的宠幸其他女人不觉得有些忐忑么?”

    “你究竟想说什么?”胤禩被他不着边际的话搅得有些糊涂,而且,他从喀达喇库的脸上看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

    “侄儿是想说,凭借侄儿对我家阿玛的了解,您老人家,小心那葡萄架倒掉哦!”

    “滚!”一本奏折直接向喀达喇库飞来。

    喀达喇库跳开,收敛了表情:“奴才告退!”立即跑掉,直留胤禩气得牙痒痒。

    五阿哥府

    “永琪,你为什么不放了含香让含香跟着蒙丹一起走?”小燕子听完福尔康的讲述猛的跳了起来。“小燕子,含香是长公主,我怎么可能不顾皇家的颜面直接放她走,你讲点道理好不好?”永琪今日被胤禩的那番话弄得心烦意乱,没想到回来小燕子还和他胡搅蛮缠。

    “我不讲道理?”小燕子顿时火了,“皇家的颜面,你就知道你们的颜面,一点同情心都没有。蒙丹还是我的师傅呢?你还打伤他!”“小燕子,你不要无理取闹好不好?我怎么也是一个阿哥,含香名义上也是我的姑姑,作为晚辈的怎么可能纵容长辈私奔?况且,含香的未婚夫完颜皓祥也在场,含香与蒙丹私奔,完颜家也一样没脸,皓祯也是完颜家的一份子,你就不考虑皓祯的立场?”永琪对小燕子很失望,前所未有的怒气全部都爆发出来了。

    “你还想让我怎么样?我为了你已经受到了皇阿玛的冷落,为了你,我违逆了一向疼爱我的皇玛嬷,皇玛嬷如今对我极为冷淡,为了你,我和我的兄弟们交恶,蒙丹是你的师傅,那我又是你的什么人?你为了一个外人来质疑我,那你可曾又想过我的感受?”

    “永琪,少说两句。”福尔康没想到永琪竟然也会发火,忙劝道。

    “我……我……”小燕子被永琪说得面红耳赤,无从反驳,顿时撒起野来:“好哇,你说这么多就是嫌弃我拖累你了是不是?你嫌弃我没文化,一直对我咬文嚼字。”

    “小燕子……”福尔泰想上前劝阻却被小燕子一掌推开,“有什么了不起的,你乐意就当你的阿哥去,姑奶奶不陪你玩儿了,再见!”说着小燕子就冲了出去。

    “小燕子,你去哪里?”福尔康喊到,小燕子似乎想起了什么,又冲回屋里,噼里啪啦一阵响,抱着一个包袱往外跑,“小燕子,你别走啊。”福尔泰忙追了上去,仓促之间,小燕子包袱里掉下一样东西,永琪上前捡了起来,明晃晃的一锭金子。

    “永琪,你也知道小燕子的脾气,怎么就不让着她一点?你看看,现在,”福尔康还不忘教训永琪:“我和紫薇现在不能见面就已经烦的了,你现在又和小燕子闹成这样算什么?珍惜当下,比什么都重要。”福尔康丝毫没有注意到永琪捏着金子的手青筋暴起。

    “珍惜当下吗?”永琪的声音有些阴郁,福尔康点点头:“自然是。”永琪冷笑了一声,道:“确实如你所说,我应该珍惜当下。”说着,头也不回的转身进了卧室。皇阿玛给了我最后一次机会,这一次要是再抓不住,那么,就永远没有希望了。有些事情,确实该做一个了断了,永琪看了看手中的金子,顺手扔到了一旁。

    永寿宫

    “你究竟说够没有?”胤禛从含香进门开始就一直听她抱怨,已经整整一个时辰了,就算是高无庸来了交代了胤禩的话,也没能打断她。含香如今已把她和皓祥的事儿从前世说到今生。看着含香的脸色不好,从一开始,胤禛就把所有人都遣退了,就留了他和含香二人。

    “他不就是仗着我上辈子欠他的么?他凭什么这样对我?”含香翻来覆去就是这句话,胤禛实在忍不住了,呵斥道:“上辈子你欠他的多了去了,当年,他为了保住你可以不要爵位,你呢,为了和我对着干,硬把他拖下那趟浑水。这辈子他好不容易才清净一段时间,就算出生于那样的家庭,凭他的本事,照样加官晋爵,可以带着他额娘分府过安心的日子,哪里知道你又死活要嫁给他,让他又身处流言蜚语当中,他这样对你也是你活该。你也不看看你现在是什么身份,这般怨天尤人的像什么话?!”

    “谁说我要死要活硬要嫁给他?不嫁就不嫁,有什么了不起的。”含香站了起来,不服气的吼道,胤禛也被她搅得有些火了,一拍矮桌喝道:“你再给我说一遍试试!”一时气场全开,冰冷的话语让含香有些招架不住,上辈子的那个冷面王似乎又回来了。含香咬着嘴唇,没有说话,其实她自己知道,她没有这个胆子放这个狠话。她更清楚的是,若是她说了,眼前的这个人绝对会说到做到,直接把她和皓祥给拆了。

    “瞧你就这点出息,上辈子的那些手段哪里去了?”胤禛看不惯含香如今这副模样,“你算计蒙丹、算计阿里和卓,算计回疆经济的那些心思哪里去了?你也不看看你现在什么身份,堂堂大清的长公主,竟然自己也拧不清,把过错都怪在别人身上,你也不想想你自己错在哪里?”旁观者清,通过这几次的接触,胤禛清楚皓祥在介意什么。

    “我哪里有错?我和他不过见了几次,我也没有做错过什么?不就是之前那个混账公主的破事儿吗?”含香丝毫觉得自己还有什么错。“哼!就你这不知悔改的样子看皓祥怎么接受你。”胤禛觉得头疼,一个两个都是不省心的。

    “当初我们相认的时候,皓祥没有上世的记忆,全凭这一世对你的了解来认识你。你自己想想当时你做了什么?!”胤禛这么一说,含香顿时想起来当时她为了置气和胤禛争锋相对,皓祥不论有没有上世的记忆,在潜意识里对雍正帝都是很尊敬的,毕竟这个国家的现状就证明当初九龙夺嫡无论对错,雍正即位都是正确的。她当初那样针对胤禛,在皓祥的眼里她就是一个大逆不道的。

    “你这一世是回疆圣女,又被封为长公主,地位尊贵。皓祥的母亲是回人,虽然和阿里和卓真的是沾亲带故,可在身份上却矮了你一大截,又只是硕王侧福晋,你这般不消停,如此争强好胜的性格,若是将来和皓祥成婚,要怎样和他母亲相处?”胤禛冷冷的说道,含香陷入沉思,她从来没有考虑过翩翩立场。“这一世,你是女人,不再是那个不可一世的九阿哥。皓祥最是孝顺不过的,翩翩对他来说是最重要的人,你自己好好考虑考虑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你是说,他其实是因为他的额娘……”含香有些迟疑,“不是我说什么,而是你自己去判断,你的身份,你的性格,他的额娘,翩翩的身份,翩翩的性格,皓祥又是那样一个以家为重的人,言尽于此,你自己看着办。”胤禛不再说什么,起身回内室休息了,含香默默无语,心中有了某个决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主神崛起异界直播间无尽破碎铸圣庭[综]赤潮[综]大神鬼剑最强男神(网游)[网游]江湖一炉英雄联盟之传奇归来

爱新觉罗家那点事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蓝紫幽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蓝紫幽灵并收藏爱新觉罗家那点事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