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神魔悲歌 > 第216章 点化救人

第216章 点化救人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通天阁这一出还在上演,雪战峰“冥池灌顶”最后两个名额的争夺已经开始。张毅风已经入主三强,按道理来说古成弘作为通透之人,理应安排困生狱分别对决乾山狱和霸苍狱,至少三强名额让其他两狱各占一席才是,可分组出来的结果却让全场大跌眼镜。

    北门秋对决星流。

    霍通对决杭阳淼。

    对决开始前,观战台上悉悉索索的声音不断,可对决开始后,不少人看出了门道。不是古成弘老眼昏花,又或者是偏向困生狱,实则是平衡之道。倘若让霍通或者让杭阳淼,分别对上北门秋、星流,那势必让困生狱真的吃罪了其他两狱,折损在霍通和杭阳淼手中的两狱之人已经太多了。

    万一这霍通两人同时发威,战胜了对手,那三强名额同时落入困生狱手中,这到显得他古成弘从中做了什么手脚一样。即便有着冥军统帅的身份,一言九鼎,也是要顾及星绝和雪常天的面子的,毕竟他们俩一个冥主大人的徒孙,一个身后站着连冥主大人都要礼让三分的寒月老祖。

    至于霍通和杭阳淼姑且就要牺牲一个,同时另外一层深意恐怕只有古成弘自己心里清楚,冥主大人不会无缘无故遣来一个常年主持地冥使选拔,且以公平著称的老家伙前来主持冥使选拔,难道就因为有“冥池灌顶”,这样想的人,只能说太傻太天真。

    场中,北门秋和星流的对决已经进入了白热化。

    两人都喘息不定,北门秋手中的雪花亮银枪,枪头已断,断在星流手中的另外一条氪金丝手中。而星流也被毁掉了三道锁魂符,是彻底的毁掉。

    “能代表一狱前来参加冥使选拔的果然没有一个软柿子。星流兄藏的好深!”北门秋沉声道。

    星流挥动这手中的氪金丝,回道:“北门兄也不愧是乾山狱天一大人的高足,这部配合你手中的长枪的功法,在北门兄手中,真是秒到毫巅。”

    抚摸着倒插冰中的枪头,北门秋抬头看了看空中的师父公治冶。只见公治冶犹豫了片刻后,重重的点了点头,北门秋将断掉的枪头装进了纳物球中。條然起身,全身武力攒动,一道雪花印出现在三寸宽额上。雪花印记不断旋转,化成六道血色符号,从额头开始蔓延而下。霎时,北门秋气势又盛了几分。左右双颊各着三条血痕,就连紧握长枪的右手,都有血痕跳动。

    北门秋的变化引起全场的瞩目,公治冶跪倒在雪常天身后,道:“狱主大人,要罚就罚属下,尉迟家与我公治家世代交好,属下不能眼睁睁看着诗儿的孩子死在属下面前。还请狱主大人放过这个孩子。”

    雪常天一时间看起来又苍老了几分,淡淡的说道:“你已经不再是乾山狱的天一了,等冥使选拔结束,带着他能走多远走多远,永远不要出现在老夫的面前。”说罢,雪常天拂袖而去。

    “谢狱主大人成全。”公治冶先是惊愕,转而喜极而泣道,朝着雪常天离去的方向拜了又拜。

    古成弘叹息了一声,想来是知晓这其中缘由。火幽莲和星绝则是一面茫然。

    乾山狱二十年前失踪了一个天一,半年前才在万灵殿中才寻得其踪。九段巅峰的公治冶这又被夺去天一之位,这让乾山狱在场的天冥使个个人人自危。

    突然的变故并没有影响对决继续进行,因为包括观战台上的众人,都只是看到他们眼中的天一大人跪倒在狱主大人面前,并没有听到他们说的是什么。而这一切似乎都跟北门秋的异变有关。

    全力催发那诡异血色符号的北门秋根本留意到空中的突变,沉声道:“自从练成这招,还未曾在他人面前用过,本来是想用来和张毅风一决高下的。不想遇到星流兄,但愿星流兄能够接下这招,好让北门秋也败的心服口服。”

    还不等星流做出反应,漫天血色枪影,好像残阳红霞,带着遮天蔽日的气势,连绵不绝的朝他袭来。

    再不动真格的恐怕真要埋骨乾山狱了,星绝狱主向来言出必行,星流此刻想隐匿实力也没有办法隐匿了,三道锁魂符出现在手中,大喝一声:“引魂变。”

    只见三道锁魂符直接化成魂魄之身,除了先前出现过虎雕魂魄,剩下两道竟然都是南灵狐一族的灵狐魂魄。只是三道魂魄却没有丝毫想动手的打算。

    “快,解决了眼前困境,你们要多少修者之血,我都给你们弄到。”星流焦急道。同时用氪金丝卷向右臂,奋力一拉,带出了数道鲜血,洒向三兽魂魄。

    “加上之前的那份,本雕要百人。”虎雕魂魄说道。

    “我们姐妹也不贪心,各自五十人吧。”居左的灵狐魂魄说道。

    星流也顾不得与三兽魂魄的对话可能招致众怒。立即道:“成交!”

    只见三兽魂魄各自吸收了星流的鲜血后,扑身而上,没入了星流的身体内。此时北门秋的血色枪影已至,星流被枪影穿体,口中不断咆哮。

    强撑着身体,北门秋一丝不敢懈怠。因为对面星流迎着枪影走了出来。

    看着星流身后长出的紫色幻影双尾,鹰钩嘴唇,还有挡着在身前的幻影双翅。观战台上的张毅风震惊不已道:“竟然是《引魂变》,这么歹毒控符之法,这星流是从哪里学的。”

    “自然是霸苍狱了,《引魂变》本来就是霸苍狱的‘十皇典’之一,比起星梦所学的《梦十年》来,这功法确实歹毒了太多。”烦人涵的声音在张毅风身后响起。

    张毅风没有问烦人涵之前去了哪里,而是问道:“万事通,师父的《炼魂百解》中关于这功法只是记载了皮毛,有法可破吗?北门秋是个憨实之人,我们要帮帮他。”

    烦人涵笑了笑说道:“帮了他,三强排位的时候,你多了一个劲敌。不帮,到时候你出手料理了星流,正好堵住悠悠之口,坐实第一之名,岂不是更好。”

    烦人涵所言,确实打动了张毅风。一旦星流战胜了北门秋,而自己又出手战胜了星流,平息了众人心中质疑的同时,又满足自己和星流交手的想法,踩着星流让他们祖魂阁的炼魂功法扬威当场。

    张毅风犹豫的间隙,吸收了三兽魂魄的星流,强势反扑。北门秋动用杀招本消耗极大,被星流身后的幻影灵狐双尾缠住了身形,用那属于虎雕一族的刚铁般双翅接连猛抡,打了好多滚才止住了身形,留一下一条数丈血痕。裸露在外的肌肤上,跳动的血痕正在逐渐褪去。一击未果,反遭鞭笞。

    北门秋趴在地上,死死的盯着星流,双手紧紧的握着断了枪头的梅花亮银枪。北门秋奋力的想要起身,稍微起来一点,星流就猛拍一次。

    星流双目透着非人类的凶横,看着北门秋不似在看对手,更像即将果腹的美食。

    “古大人,请您制止这场无谓的对决。”公治冶跪地道。

    古成弘没有任何反应,而星绝这一整天的积郁终于痛痛快快的发泄了出来。

    “古大人。请您制止这场无谓的对决。”观战台上了,几个女性修者已经泣不成声,不少乾山狱冥使下跪求情道。

    见古成弘没有动手的意思,张毅风急忙道:“万事通,快救救北门秋,即便注定我要败给他,那也是堂堂正正的一战。至于星流,日后还有机会,相信在地冥使选拔的时候还会碰的到。”

    烦人涵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道:“天斗初生,魂出六道。逆天成诀,存穴周天。不破不利,血痕不灭。四时相继,百脉再兴。”

    声声刚正,字字通神。众人看向吐出这三十二字的烦人涵,不知道是何意,几乎失去意识的北门秋在听到三十二字时,心神顿时清明了不少。公治冶看着烦人涵的眼神变了。他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知道尉迟一族的《六脉存道录》总纲。

    没有理会众人的眼光,烦人涵继续说道:“北门秋,既然我兄弟让我救你一救。那便送你几句话,枪断了,魂不能断,魂断了,心不能断,心中有枪,手中枪断就断了。”

    说着,烦人涵五指成爪,从身旁冰面中抠起一枚冰块,闭目一息,再睁双目,一头绿发飘动。随手而出的冰块,化成剑,化成枪,化成飞针,最后又化成了冰块,生生在中央平台上砸出了三丈方圆的深坑。

    “看懂了,就自己救自己吧!连累一狱同伴跪倒他人脚下,再输了,哥就宰了你。赢了,也要自断一臂谢罪。就当是哥救你的谢礼吧。”烦人涵眯眼说道。

    雪战峰一片死寂,一个张毅风已经让他们的大开眼界,又出来一个大方厥词的豆丁绿发小子。

    今天的风头出的够多了,张毅风急忙说道:“狱主大人,属下跟烦人涵先回雪峰殿了,为明日排位赛准备一番,还请狱主大人见谅。”

    火幽莲笑着点了点头。烦人涵刚才表现的确实嚣张了点,谁让人家有嚣张的资本。

    古成弘和星绝正在思索,又是一个小小的五段修者,可这个五段修者刚才那一手实在太过诡异了。

    场中北门秋再次奋力起身,从纳物球中取出那断掉的枪头,大笑道:“我懂了,我懂了,星流受死吧!”

    星流可不信烦人涵几句话就能让强弩之末的北门秋胜过自己,再次扑上前来,迎上他的是一条温热的左臂。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神魔悲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独舞寒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舞寒潭并收藏神魔悲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