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神魔悲歌 > 第268章 我命我主(一)

第268章 我命我主(一)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此刻万里之外的冥殿中,冥主站在水雾阁前,一股滔天杀意弥散周身。钟爱的鱼竿已经断成了两截,摇曳青莲变成一湖残絮败叶,翻着肚皮的红白鱼儿漂浮四周。

    倾国倾城的貌上浮现出一块块黑斑,唯有额上长出块块金色鳞甲,十指成爪,每一根金色利爪都比起魂屠那指尖黑甲更加瘆人。

    “二弟。”一旁的酒乞丐连声喝道。

    “大哥,我没事,且让魂屠再逍遥一甲子,待我成功融合那凶兽,就算殷山四圣又何惧。”抬起金爪,秋风煌满是灰色左眼中,一颗不属于人类的瞳仁来回转动。

    酒乞丐紧紧抱着秋风煌,道:“这份苦,原本理应大哥来承担的。”

    秋风煌周身的异变缓缓退去,靠在酒乞丐的肩膀上,一缕长发垂下,闭眼不语。

    接天岛上中央,石屋内。

    魂屠起身望着之前鬼仗和齐叁交战的方向,露出一丝冷笑。石座三丈外,张毅风周身布满了金光,曾芊满眼焦急的守在一侧,扣掌遮唇,努力克制,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会对张毅风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再看张毅风的惨状,斩杀“李叔”本就经脉受创,除了那张看似稚嫩的脸外,全身几乎肉翻骨露。五洞泄愤的两脚,又为护住母亲石像承受准神强者交手的余波,若不是他体内有那司徒残魂在,恐怕仅仅承受任何一次,就能要了他的性命。不过这些张毅风却全然不知情。

    缘梦虽也是真帝境强者,但和明哲相比,修为上还是略逊一筹。她留下的星点金光足足用了一个时辰才将张毅风所受重创修复大半。张毅风的性命是保住了,但要彻底恢复还许不少时日。当然还有数个重要原因,六阳鞭淬体,《明光圣诀》练体,地之雷的强化经脉,但张毅风本身的身体强度还是不能承受大量神之力,又没有彻底血脉觉醒。若是换做其他人,没有神遗族的血脉维系,单这一点星光就足以让其爆体而亡。

    “母亲,不要!五洞,我要你死!我要你死!”昏迷着的张毅风大喊大叫了一阵,这才缓缓睁开眼睛,第一个看到的便是十指布满伤痕的曾芊,吃力道:“曾芊,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见张毅风醒了过来,曾芊连忙扑了上去,再也忍不住眼泪落下,滚落在张毅风赤条条身上。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张毅风重复了两句,眼神放空,脑海中全部都是母亲石像碎裂的那一瞬,再就是那句话:“勿忘万灵,吾辈不屈天命;勿忘万灵,吾辈誓斩天道;勿忘万灵,吾辈名曰神遗。”

    “小子,既然醒了,那咱们就谈点正事吧!”魂屠看着两个小年轻在她眼前这般亲亲我我,声音有些冷。

    张毅风吃力起身,打量下周遭,最后将目光落在了这接天岛的女魔头身上。白发白眉乌唇,看不出年纪,全身透着一股死亡气息。

    “前辈,咱们来作笔交易如何?”张毅风沉声道。

    魂屠单手托腮,靠在石座上,饶有兴致道:“哦!还是有人初次见我噬魂女帝就如此开诚布公,倒也有趣,说来听听。”

    张毅风不假思索道:“晚辈初学,不知前辈名号。既然秋风煌都愿意用数百冥军的性命来向前辈示好,前辈定是这方大陆上的顶尖强者。那晚辈想先问一个问题,如果前辈能让晚辈在短时间内变强,那晚辈能为前辈做些什么?”

    魂屠缓缓直身子,依旧托腮,另外一只手随意一勾,张毅风便被拉到石座前两尺开外,指尖黑甲开始在张毅风布满伤疤的身体上来回游弋,媚笑道:“够坦率,我喜欢,那你想有多强?”

    “足够杀五洞!足够杀上冥殿!足够杀死前辈!”张毅风强忍着眼前此等羞辱,眼中含恨道。

    石屋内的曾芊,石屋外的众人都是倒吸一口冷气,张毅风是不是疯了,对着这接天岛主人说出这般疯魔般的话语。

    魂屠手掌骤停,指尖黑甲戳入张毅风适才恢复大半的胸部,深入三寸。

    见张毅风身体微微颤动了数下,吐出一口绿血,曾芊急忙道:“前辈息怒。”

    魂屠手指抽离,只见一条两寸大小,全身碧绿的蜈蚣正在她指尖挣扎。

    张毅风也是一惊,当时被名叫三十的月魇杀手追杀,见到这条碧鳞蜈蚣时只有寸长。后来被烦人涵和明哲真帝所救,喝下涵儿打来的“扶灵水”后,只隐约看到一个泛绿的光点在靠近的心窍位置,但他并未在意。

    魂屠打量着在她手中挣扎的爬虫,笑道:“碧鳞蜈蚣,现在不取出来,等你以后遇到天毒门的某些老不死,有你苦头吃的时候。”

    张毅风不知其中关窍,显得颇为疑惑。

    “等以后遇到你就知道了,别看着小东西个头不大,但却是天毒门蛮荒毒渊里最强大的存在之一。当年邱玉术偶尔发现了一处毒虫汇聚之地,便将其中开化灵智的二十九种用丹药饲养,以饲蛊之法,令其相互厮杀,最后剩下六种。碧鳞蜈蚣便是其一,依靠人类精血便可存活,虽然不能变成人形,但威力甚大,烈云商当年和邱玉术一战,便在这小东西上吃了不小的暗亏。”不亏是活了数千年,这些现在云商大陆上鲜为人知之事,魂屠随口就来。

    魂屠随后掏出一鼎,将那碧鳞蜈蚣直接扔了进去,随后扔给了曾芊,道:“好生养着,你万兽寨里的毒物虽多,但都不如这小爬虫霸道,等张到一尺,我教你怎么控制它取人性命。”

    接过这散发着恶臭的小鼎,曾芊忍不住一阵干呕,空空的五脏庙想抗议,也无物可吐。

    见魂屠直呼魂神和武神名讳,又没有因为他冲撞之言责难,还出手祛除体内隐患。张毅风知道眼前这不知道活了多久的女魔头就是他的希望,说道:“多谢前辈,不知道晚辈能为前辈做什么?”

    回到正题,魂屠又靠回石座,轻描淡写道:“要杀五洞,现在就可以。要杀上冥殿,比杀死五洞难百倍。要杀我,比杀上冥殿难十倍。不过这些对我噬魂女帝都不是难事,你想要多强,我噬魂女帝就能让你有多强,关键问题就看你小子愿意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张毅风拱手道:“一不变佟扶子,晚辈要做的事情,需要自由。二,不祸及师门、兄弟和有恩于我之人。其他但凭前辈吩咐,就算前辈想要晚辈的性命也无妨。”

    魂屠起身大笑道:“好个大义凛然,视死如归。可惜我魂屠的规矩是无人不可杀,无人不可屠。只要我看不顺眼的,我就会去杀,我就会去将他的魂魄吞噬。想要有杀我魂屠的资格,实力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有没有无人不屠的霸者之心。知道老李在为何甘心一死吗?”

    “请前辈明示。”张毅风问道。

    魂屠冷笑道:“因为他受不了内心的谴责,受不了为了活下去,亲手斩杀了妻儿带给他的折磨。但他却不能死,因为他像你一样对我充满了仇恨,但又不得不依靠我的力量变的强大。直到他再也看不到希望后,又没有办法自我了断。所以他选择了你,选择了一个跟他儿子死时年纪相仿的你。这样的人,对我而言无用,他没有成为强者的觉悟,所以我放手让他去死,现在你也是这样。也许数年之后,你就会发现,为了活下去,为了成为强者,为了站在这方大陆的巅峰,你终归会变成自己所讨厌的那类人。就像我,极为讨厌现在的自己一样。”

    “这就是前辈的乐趣所在?让一个人活在无休止的仇恨中。晚辈到觉得,李叔不想让自己妻儿承受一遍他经历的痛苦,这才选择亲手杀了他们。诚如前辈所言,也许晚辈终有一日会放下那些条条框框,但那是日后之事,晚辈现在就想变强。变成不需要身边人保护的强者;变成能保护他们,不让他们再一个个因我而死的强者;变成一个不辱没我神遗族名号的强者。”张毅风越说越激动,紧攥的拳头上冒出数个青筋,刚魂屠黑甲戳中的胸部度裂开,鲜血横流。

    魂屠看了眼张毅风,她本以为眼前的小子已全然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稍加煽动便可成为她向冥殿复仇的一枚棋子。眼下看来,这样心性坚定之人,到真的值得她魂屠好生栽培一番。稍停了片刻,魂屠问道:“小子,你的本心是什么?你又为什么成为修者?”

    石屋外的众人都竖起了耳朵,特别是一路陪张毅风走来的蛮兽大雕宁天,洞天之灵小啰嗦,对张毅风刚才的一番话感触颇深。对于才十三岁的张毅风而言,他经历的实在太多,也太沉重了。

    齐叁则不然,他活的太久,什么豪言壮语未曾听过。心中极为疑惑噬魂女帝为何会问出刚才这番话,他印象中魂屠霸道绝伦,容不得半点质疑和违逆,稍有不满便让那人横尸去命。

    张毅风眼神坚定的说道:“我要复活我的母亲,我要去我神遗族的故乡。我的命数掌握在自己手中,即便天不容我,那我就创出一片天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神魔悲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独舞寒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独舞寒潭并收藏神魔悲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