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海盗的野望 > 第17章 .

第17章 .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十七】

    一觉睡到天亮,瑟罗非一睁开眼就看见蝎子盘腿坐在地上,她面前摆放了十来张张开的空白羊皮纸,每一份羊皮纸上都堆着稀奇古怪的药材。

    不愧是大姐大,盘腿也能盘出女王的气场!

    “早安。”瑟罗非主动开口说。

    “醒了?”蝎子把一只看着像是风干的蜥蜴腿之类的东西放到一张羊皮纸上,跟瑟罗非抱怨起来:“见鬼的长老院,见鬼的矛齿鱼,之前熬制的药剂熄火时间太长,基本全都不能用了,之前几天我们都白忙活。”

    瑟罗非正准备安慰两句,就听蝎子接着说:“你手上有伤,之前那批药剂就不用你处理了。你去甲板上随便抓几个家伙上来让他们把锅搬走,还是老规矩,由他们自个儿分配拿去给兵器淬毒吧。”

    瑟罗非:“……=口=”不等等你熬制的到底是什么玩意儿果然是有毒的吗!

    她潦草地洗漱了一下,一脸恍惚地下去了。等到她把壮丁们带来,蝎子利索地分派了任务,在壮丁们崇拜的目光中又犀利又妖娆地踩着高跟靴子走了。女剑士顶着睡岔的一头乱毛,跟在旁边就像一只灰扑扑的鹧鸪。

    女王大人溜着鹧鸪一路左转右转,最后打开了一扇刻着南十字的双开木门。

    正对门口的墙上并排挂着几张巨大的海图,看起来都有一些年份了。海图下方的长桌上摆着一个硕大的琉璃果盘,乔双手并用吃得有滋有味,希欧坐在乔的对面,脸色随着越来越不对称的果盘一点点黑下去。

    黑发的船长沉默地坐在主位,自顾自地把玩着他那把相当漂亮的银黑色火枪,对两个姑娘的加入似乎一无所觉——

    他垂着眼皮装作不经意地瞥了一眼某两只裹满绷带的手,嘴角轻微一个下沉,手里的动作不自觉就重了两分。

    “刺啦。”

    枪托在桌面上划擦,硬生生憋住了希欧即将出口的关于对称美的捍卫之言。一时间,四双眼睛齐刷刷朝主位看去。

    “……”黑发男人沉默地与众人对视一圈儿,咔哒一下扯开了保险栓。

    “……”众人不约而同、非常敏捷地转开了视线。

    又有六七个海盗陆陆续续走了进来,其中就有梅丽的老相识、统领护卫舰的三刀,以及修理工的头儿,大锤。期间,希欧只开口给瑟罗非介绍了一个人:“这是尖牙小队的队长,汉克斯。”

    被指明的卷毛大汉朝瑟罗非开朗一笑。他就穿了一件背心,黑色的布料在他结实的胸肌上绷得紧紧的,

    “这是瑟罗非——”

    “我知道,嘿,”汉克斯笑得露出白生生的两排牙,“搬锅的,砍弩的,拆炮的。我喜欢你!”

    其他海盗听到这出对话,也开始打量瑟罗非。有的和汉克斯一样对瑟罗非咧嘴一笑,比了个拇指,有的则露出了不以为然的表情。

    没人不希望自己是个受欢迎的家伙,尤其是瑟罗非这样,靠着希欧妈妈的裙带走上南十字的,更需要在短时间内获得“原住民”们的肯定。在大海里翻滚了五年多的女剑士带着身为女性特有敏锐心思,可以说把海盗之间相处的学问摸了个七七八八。之前的一场恶战里她会愿意冒险跳去敌人的甲板,也有一部分出于表忠心、博好感的考虑——如果只是因为和南十字号生死捆绑,她大可以选择其他更低调的方式奋勇杀敌。

    她又一次赌到了个不错的结局:她活了下来,并且获得了部分原住民的认同。

    她回了汉克斯一个露牙笑,正要趁热打铁说些什么刷刷好感,裹在披风里的男人又说话了。

    “汉克斯,你去把赤铜带过来。”

    “诶诶诶?!”提到暴躁的妖精,这个浑身堆满了块状肌的汉子直接急红了脸,他飞快地摇着头:“不不不头儿,别这么对我,你知道我不适合这个活儿……希欧大副跟赤铜的关系要好得多,还有卢克,鲨头,文森特——”

    “你,去把赤铜带过来。”

    汉克斯的声音戛然而止。他像一只被掐住脖子的帝企鹅,愣了好一会儿,才垂着肩膀,非常沮丧地走出门去。

    他出门的时候又有两个海盗走了进来。尼古拉斯啪地一下把火枪放在桌上,说:“开始清点战况。”

    瑟罗非默默观察着,心里大惊。

    目前为止,她对南十字号的了解显然远远不够,但她明白“尖牙小队”是南十字本舰上由战力最强的海盗们编成的战队,他们在每一场攻防上承担着最重的责任(如果不算尼古拉斯的话),同时他们也享有最好的资源。

    还有一点——尖牙小队和希欧关系密切。

    现在尖牙小队的队长被支出去了!看上去像是船长大人的徇私报复!虽然不明白是徇的什么私!

    而船长立即下令开会……

    尼古拉斯在针对汉克斯?他们有积怨?可汉克斯刚才的表情还挺坦然的。或者事实没那么简单,尼古拉斯针对的是站在汉克斯背后的希欧?可这么一段时间接触下来,希欧对船长完全表现了该有的尊敬,而希欧手上的权力似乎也能够证明尼古拉斯的信赖……

    瑟罗非的脑子飞快转动着,要知道,身为一个没有执照的姑娘,弄清楚船上几大巨头的关系是必要的,这很可能在将来救她一命。

    她一边仔细观察着海盗们的神态举止,一边听着他们的汇报。

    长老院这一场算计把南十字号害得不轻。当然,比起那些直接被矛齿鱼撞沉的小船,南十字号挺过了围攻、也让那几个以多欺少的船队减员不少;但这一次的损失对于刚刚经历了内乱、战力已经萎缩三分之一的南十字号来说,还是有些过于沉重了。

    从进门开始,三刀的脸色就一直很不好看。

    “那群婊|子养的。”三刀狠狠锤了一下桌面,他脸上的疤狰狞地扭曲了一下:“我那儿的能扛刀的只剩下三十来个,其中还有八个断了手脚,鬼知道还能不能治。”

    “三刀,我记得你船上还有不少说要加入南十字的新人。”希欧刷刷记录的笔尖停了停,他眯眼看向三刀,身上莫名有股精英商人的气势:“是时候把他们放出来了,我们需要这些家伙来应对突发状况。”

    三刀有些不自然地移开了眼,但很快,他又毫不退让地对上了希欧审视的目光:“他们都喂鱼去了。”

    瑟罗非手心一紧。她看到蝎子猛地站了起来,脸上全是不可置信。

    在说出了结果之后,三刀反而变得理直气壮起来:“我知道,拜托,我知道,这事儿不怎么……呃,‘善良’?”他甚至露出了嘲讽的口气,“但希欧,你要知道这些人没有经过训练,来历也不十分可靠,他们待在船上除了浪费粮食之外没有任何作用!”

    “而我们,我们正面临着随时手拉手去见鬼的危机!如果他们不去填矛齿鱼的胃袋,我们就得去!”

    “别说的好像你非得做个二挑一的选择似的!”蝎子尖锐地反驳,“不是他们,不是我们,还可以是外面那些家伙!”

    “那种状况下,好心的治疗师小姐,不要告诉我你当真认为把那些来历不明的家伙放在甲板上、给他们武器会是个好主意!”三刀寸步不让,“之前的事儿你忘了吗,差一点击沉南十字的正是那些鬼祟的奸|细!我只是不想重蹈覆辙!”

    蝎子急促地呼吸着,饱满的胸脯剧烈起伏,显然是气得不行,却又找不出反驳的话。

    瑟罗非也找不出。她攒紧的拳头慢慢松开,垂下眼,有些意兴阑珊地看着自己的脚尖。

    在座的其他海盗显然是站在三刀那一边的——他们中的几个在一开始露出了讶异的表情,甚至有那么两个皱了眉头,但在三刀说出这么一番话之后,他们却纷纷露出赞同的神色。

    这就是海盗。世界被他们手中的长刀血淋淋地分成两块,有利的,和无利的,其他诸如道义、情感、品德等都没法儿左右他们的判断。

    希欧倒是从头到尾没变过脸,他点点头,一把拉住蝎子的胳膊:“坐。”

    三刀也要顺势坐下。

    希欧笔头不停,就跟脑门儿上长了眼睛似的:“没让你坐。你去墙角那儿站一会儿。”

    ……这种惩罚小孩儿的方式对海盗们来说简直是赤|裸|裸的侮辱!尤其对掌控一艘护卫舰的二副来说!

    三刀脸色铁青。其他海盗开始尝试给三刀开脱:“大副,其实三刀他——”

    “他做的没错儿,挺漂亮。甚至……让我猜猜,三刀行事一贯缜密,他绝不会蠢得把人直接从甲板上推下去,他大概是喊了几个心腹,把那些倒霉的家伙用铁链串了一串儿,带去船底……又隐秘又贴心,是不是?”希欧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脸色突然一放:“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些倒霉蛋死了,你的心腹死了吗?心腹的家人朋友都死了吗?将来每一个劝心腹喝酒的人死了吗?”

    “这一桩事儿即便放在甲板上,也真是足够卑劣了,伙计们。今天我们把话都锁死在这扇门里……只希望你们别忘了选择南十字的初衷。”

    其余海盗都面露尴尬,不再开口。三刀转身朝墙角走去——这回他倒是显得甘愿多了。

    海盗们接着讨论了一会儿。南十字号被这么接连一折腾,实在伤得有些狠。好在他们只是减员减得厉害,并不缺乏物资(此消彼长之下反而在物资分配上还宽裕了不少),加上长老院的动向实在让人不得不警惕,大多数人都认为现在还不是靠岸的好时机,他们可以一路往西北方向航行,那里有一大片散落的群岛。若说鸟钻石镇是海盗们的大本营,那些群岛就是海盗们的中转站,许多搭载着船工、妓|女、和情报贩子的船只在那里游荡,向海盗们兜售着各种服务以换取宝藏。

    在确定了一系列船体维修、伤员安置的计划后,希欧在宣布散会之前把瑟罗非往前一推:“他们以后编入尖牙小队。”

    众海盗明显愣了一下,顺着吧唧吧唧的咀嚼声找到了那个多出来的“们”。

    尖牙小队不归他们管,能管的那个正在锅炉房里大战老妖精,所以大家都没什么异议。

    “都散了吧。三刀你也别站墙角了。”

    “慢着。”

    “……头儿?”

    尼古拉斯说:“他们两个不能编入尖牙。”

    “?”希欧对船长的反应显然有些惊讶,“我知道他们现在的实力恐怕还不够——”

    “这不是问题。”尼古拉斯垂下眼,让精致的火枪在他手里一圈一圈地转着,枪身反射的光线让人愈发看不清他的表情,“你信任他们,而我不。”

    三刀闻言忍不住露出喜色——在他看来,头儿这是在表态站在了自己这边!

    希欧倒是没什么不愉快的表现,他稍微愣了一下,回头古怪地看了瑟罗非一眼。

    船长接着说:“他们是你的旧识(希欧:“不我根本不认识那个邋里邋遢的红毛——”),但他们出现的时间实在有些巧合。既然你看好他们,那我亲自带过他们的观察期。”

    “哦,好,没问题。”希欧又看了瑟罗非一眼,指关节无意识地叩击着桌板,“当然没问题。头儿你要是忙不过来,可以让汉克斯或者三刀带着乔——”

    希欧说到一半,自个儿停了下来,又扫了几个当事人一眼,语速缓慢地改变了主意:“不,我想,你肯定腾得出时间,是不是?现在战力的缺口可是大得不行,那就拜托你了,头儿?”

    “……”船长捏紧了枪托又松开,“嗯。”

    从头到尾除了吃吃吃没有任何建树的红毛哟呵一声,硬是拉过女剑士的手跟她击了下掌。

    “……”船长大人调整了一下状态,接着说:“三刀去放一天的风筝吧。”

    放风筝是海盗间相当传统的一种刑罚。犯了错的海盗被最粗糙的麻绳绑得严严实实的,先被扔到海里让船拖一阵子,接着让他全身裹上刺木屑,把他悬挂在主桅杆下。

    在经过盐分的浸泡之后,刺木屑能够很轻易地刺穿人的皮肤,用它粗糙的表皮牢牢地勾住皮肉,自带的微量毒素让人浑身痒痛难忍。

    瑟罗非尝过这一招。那时候她实际上只被吊了一会儿就让乔给救下来了,但那种滋味……啧。

    又折腾又丢人。

    三刀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说什么,右拳紧握在心脏处击打两下给尼古拉斯行了个礼,就转身出去领罚了。

    众海盗:头儿的心思果然很难猜/头儿果然深不可测深谙制衡之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海盗的野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大只的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只的魂并收藏海盗的野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