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海盗的野望 > 88| 6.1.3

88| 6.1.3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三五】

    “是的,老师……对,没有错……我发誓我看清楚了,是的,她背着一把大剑。”魔法师恭恭敬敬地说着,声音里带着一丝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畏惧,“不确定当时车里装了几具尸体,但那辆车我们也是拦截过的,它本身的重量就相当可观。”

    魔法师的面前漂浮着一面薄薄的、不断涌动的水幕。水幕之上,有一张苍白瘦长、带着兜帽的脸。

    “呵……好,很好。”水幕那边的人卷起嘴唇,露出一个毫无温度的微笑。

    “把她抓来。”那人命令道,“我们都迫不及待想要见见这个……拯救塞拜城的少女了。”

    水幕那边传来稀稀落落的低笑声。魔法师的腰弯得更低了,他回答了一声是,有些犹豫地问道:“老师,剑士太多,用大剑的女人也并不算稀有……如,如果那位……”

    “那就杀了,再去找。”

    “……是。”

    ————————————

    相较而言,鳄鱼脊这边的谈话气氛就让人舒心得多,虽然有些不太和平——

    瑟罗非一个巴掌糊到托托头上:“你好歹有点儿责任心?敢情这条腿不是长在你身上的,瘸成这样你都不当回事儿,还蹦跶着去给人家收尸?你这是摩拳擦掌要跟被装在小推车里的兄弟们抢位子是吧?不准辩解!不服憋着!”

    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的橘子猫瞪着圆圆的眼睛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最后学着瑟罗非大喵一声,挥起肉垫往自家主人脸上也来了一拳。

    托托连忙摆手:“没有不服没有不服。你们什么时候过来的?一路穿过联军的封锁线不容易吧?累了没有?我和管厨房的阿姨还算熟,我让她给你们做拿手的蜜汁烤肉?”

    瑟罗非满肚子气被这几句话一戳,全都轻飘飘地泄了出来。

    托托腿上的伤口很快被包扎好了。上了年纪的军医推着挂满了工具和药品的特制推车笑眯眯地退了出去,南十字号众坐下来开始交换情报。

    船长大人照例坐在一边,两条长腿随意交叠着闭嘴擦枪,十分有“让我一个人待着不然轰穿你”的神韵。瑟罗非只好自己扛过担子,和托托从鸟钻石镇码头上发生的一切,说到橘滋里,说到塞拜城,说到乔和蝎子让人目瞪口呆的身份,倒是有意无意地将自己半精灵的离奇血统给略了过去,只说在路过树核的时候碰巧遇上了管家——毕竟这又牵扯到壁障、圣物什么杂七杂八的事儿,能不能讲,能讲多少,得由尼古拉斯和管家来决定。

    托托听得眼睛都不知道要眨,除了“哇哦……”,“哇哦!”和“哇……哦。”之外压根说不出别的话。

    瑟罗非自己也顺带回味了一下,她发现这一系列的事儿串在一起还真的挺有冲击力的。

    瑟罗非这边交货完毕,托托也整理了一下思绪,开始讲起他与赤铜前辈一路赶到西北后发生的事情。

    “赤铜前辈大概是在两个月之前战死的。没有阴谋,没有什么值得探究的小故事,他就是简简单单地死在战场上了。”托托语气平静地说,“你们一定也听说了,我们一族死去的族人身上的力量会加持在幸存者身上的事儿吧?赤铜前辈在那时已经很厉害了,他前前后后也不知道扯了多少联军去陪他……他不亏。”

    瑟罗非认真地看着托托。

    这个卷毛家伙和以前……不一样了。

    是,变得更厉害了,更强大了,更叫人放心了。

    可这其中的代价,她都不敢细想。

    “我倒是想和你们说说大副的事儿。”托托指了指坐在墙角,假装自己是个盆栽的希欧。

    盆栽闻言抬了抬脸,露出颧骨上一大块淤青。

    托托断定道:“是瑟罗非揍的。”

    希欧:“……”

    瑟罗非:“……”

    脸不是金属,一时半会儿修不好。按着瑟罗非下手的力度,大副至少还得把这光荣的印记带上一星期。

    托托一边捏着橘子的脖子,把人家捏得呼噜呼噜的,一边缓缓说:“当时,我和赤铜前辈一块儿赶到西北的时候,大副就已经在这儿了,只是还昏着,没有意识。黑土丘陵距离海洋都不知道有多远,再怎么大的浪也不能直接把大副拍到这儿来……我不知道大副是怎么被救的,是被谁救的,赤铜前辈问了好几次,也没得到一个肯定的答复。但很明显,他们……是在知道大副身份的情况下,有目的地把他带来西北,并一直收留在族里的。”

    “我们也是碰巧,才见到了在医疗室中躺着的大副。那时候……”托托看了一眼希欧,声音有点儿发紧,“他的手臂,大半只手臂,从肩膀到半截小臂……还是存在的,看起来也没有即将坏死的迹象。”

    瑟罗非皱眉:“什么?”

    托托低下头:“后来,又过了大概半个月,大副就醒了。那时候他已经装上了金属手臂,一点儿都不记得之前发生的事儿,连名字也是我告诉他的……激进派的几位大师很快借着几次机会把他推上了指挥官的位子,并且一直挺警惕我们与他的接触,他们还单独找我谈过话,叮嘱我多考虑考虑种族的利益……”

    “这些事情,我……之前并没有同大副说过。”托托压根不敢再看希欧,一个劲儿埋着脑袋,脸上全是惭愧的神色,“……对不起。我拿不准大副的态度,我也……确实担心大副在知道真相后对妖精一族做出报复……对不起。”

    瑟罗非愣了愣,她虽然有些惊愕,但很快她将心比心想了想,也觉得合情合理。况且……

    “你当真以为他什么都不知道么,托托儿,你还是太甜。”她伸手戳了戳橘子的脑袋,换来一生撒娇的喵,“你家大副的怨气早就洒满整个西北了。”

    希欧瞥了她一眼,没吭声,却也没否认。

    所以这桩事情上,先是妖精一族对希欧起了利用的心思,还自顾自把人家手臂给锯了。希欧只是失忆了,又没把脑浆摔出去,以他的心眼儿和智商,估计很快从与托托、赤铜的接触和其他细节里发现了不对劲儿,一怒之下开始变着花样怂恿妖精们相信了那什么见鬼的进化论,愉快地看着他们变相自相残杀。

    啧。希欧这家伙也是挺有能耐,藏着这么大一出事儿,被她掀了桌子还狠揍了两拳,居然一声不吭。

    ……也没喊妖精把她拖出去砍了。

    ……她决定以后对希欧妈妈再好一点儿。

    瑟罗非对妖精们的行事感到愤怒,却也觉得那些什么都不知道的普通妖精挺可怜的,托托更是夹在两边,怎么都不讨好。她也不知道这一出烂戏该怎么圆回来。

    女剑士抓准时机发挥了她干脆利落的作风:“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别管了。你们两个都跟我们走,就这样,管家说南十字号准备开始重建了,正好缺劳力呢。”

    “走什么走!不许走!”

    帐篷里的三个人一只妖精还有一只猫齐齐转向,看着黄铜风尘仆仆、一脸怒色地走了进来。

    “黄,黄铜前辈您怎么——您一直在外头?您都听到了?”托托有些紧张。

    “平静,镇定。”瑟罗非凉凉地说,“托托你不知道,这位前辈在听壁脚这一行上是专业的,比你们船长干海盗还专。”

    黄铜虎着脸,倒是一点儿没有尴尬的表情,对自己白白锯了人一只手臂又被揭穿的事儿也没什么反应。他把手上的重枪往地上一砸,大声说道:“希欧!你最好老实说清楚!你对我们妖精一族做了什么?你今天如果不给我们一个交代——”

    “笑死我了。”瑟罗非啪地站起来,将泛着寒光的剑锋朝向黄铜,“谁要给谁一个交代,我刚刚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尼古拉斯的弹匣也早已就位。

    托托急得团团转:“哎,你们,我说,你们别……”

    黄铜面对希欧的打量,瑟罗非的剑锋,和尼古拉斯的枪口,并没有丝毫的畏惧。

    他冷笑着摊开手:“看见了吗,这是个引爆装置。”

    “我只要按下它,你们的大副马上就会变成肉块儿——只有指甲盖大小的那种。”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海盗的野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大只的魂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只的魂并收藏海盗的野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