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假婚真爱,总裁的心尖宠妻 > 第55章 记忆中的女孩,她是谁?

第55章 记忆中的女孩,她是谁?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恰似寒光遇骄阳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突变的脸色说明有事情要发生了,至于是什么她不知道,不过看上去不会是小事。

    “靳总,怎么了?”她还是关心的问了一句。

    “没事。”他答道,过了一会就又说,“我外婆在温家旧病复发晕倒了,今天的宴会可能不能去了。”

    “没事,去不去无所谓,她老人家怎么样了?”

    他外婆?

    秦初夏没见过也没听他提起过,要不是靳励辰说起她还以为他没外婆呢,结婚的时候他们好像都没来。

    “没事,温雅在身边呢!”他半天过后又吐出一句。

    他的话语虽然平静如常可秦初夏还是听出了里面的不自在,貌似,靳励辰和她外婆关系不太好。

    直到见了他外婆这句话就被她的猜想验证了,靳励辰和她外婆的关系不好,而且是特别不好。

    不好到连她都一块骂,那布满皱纹的脸全是怒色。

    秦初夏很郁闷,她不知道自己那里得罪她了,要是没记错他们是第一次见面啊,不仅靳励辰没有得到好脸色她也被莫名其妙的骂了一顿。

    秦初夏对面前这面色看上去十分慈祥可现实却反差极大的老婆婆充满畏意。

    他们家的人实在太怪了,不仅靳家二老不喜欢她,就连没见过面的外婆都这么讨厌她,秦初夏很摸不着头脑。

    就算不喜欢也总应该让她知道原因吧,可秦初夏不知道,稀里糊涂的就挨了一顿批。

    不过她也只能忍了,要不然她还能做什么。

    “别闹了,收拾收拾东西跟阿辰先回去吧!”外公景尧面露困难之色,毕竟这是在温家,就算她心情在不愉快也得离开了这里在说,他不想让温家的人看笑话。

    章子音皮笑肉不笑的笑了一声,目光难看的扫了面前二位年轻人一眼,“好,有什么事我们回去在说。”

    她在生气也知道分寸,虽然一直和温家交好可怎么说这里也不是自己家,刚才看到秦初夏她实在是激动才忍不住的,回去了在慢慢说!

    景尧布满皱纹的脸色和蔼的看了他们两个人一眼,“走吧,先回去吧,有什么事在回去在说。”

    帮衬着把两位老人扶上了车就驱车离开了温家。

    “爸,这靳奶奶靳爷爷不喜欢秦初夏我可以理解,想不到章奶奶也是这样,而且这脾气好像并不完全是因为她是阿辰的妻子,这到底是怎怎么回事?”温雅问了自己父亲一句。

    奇怪,实在是太奇怪了。

    温容恒摇摇头,“我怎么知道。”

    这件事确实很蹊跷,就算是在不喜欢那女孩章阿姨也不可能把脾气发成这个样,像是要活生生的要把秦初夏生吞腹中一样才甘心,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见章子音这么愤怒。

    四个人坐在宽敞的大车里却相对无言,空气很沉闷,秦初夏被迫接受章子音犀利而不友好的目光直盯着自己,她现在的心是一百个疑惑,为什么她会这么讨厌她?

    他们之前认识吗?

    秦初夏摇摇头,之前连靳励辰长得什么样她都不知道更何况他家的这些亲戚了,可即使是第一次见面他们就这么讨厌自己,而且这种还不是一般的讨厌态度,活生生的就是超级厌恶,所以她十分搞不懂。

    难道又是因为父辈的关系?

    也就只有这个理由了,要不然这些人怎么可能这么讨厌自己,可她从来没听过老爸心若姨跟谁有过不愉快啊!

    秦初夏觉得他们长辈间一定有着重大的矛盾问题。

    “你,下车。”章子音淡淡的声音响起。

    秦初夏回过神来,“您,是在说我吗?”

    她没听错吧,他外婆居然让她下车,在这没有一辆车来往的高速路上。

    “难道我是在说我吗?”章子音冷哼了一声对前面开车的司机说:“停车。”

    车立刻就停了下来。

    “你下去,我不想看到你。”章子音面无表情的说。

    秦初夏说不出话来,他外婆这目光实在太犀利,甚至比方曼丽看她的表情还要激动,秦初夏被瞪得心里发麻。

    “你还有完没完。”景尧拖长的声音显得有些无奈。

    章子音汕汕冷哼,“没完。”

    “你外婆长期被病痛纠缠所以情绪不太好,小夏你别往心里去。”他的脸色露出尴尬的歉意。

    “你说什么呢!”章子音不满的瞪了自己老头一眼,脸色难看。

    秦初夏微微一笑,“那您们先走,我打车回来。”

    “你晚点回来,我不想看见你。”章子音又补充了一句。

    秦初夏点头,“是。”说完起身下了车,车门还没关车一溜烟的跑了,只留下一个渐行渐远的车影。

    春风袭面而来,秦初夏紧张压抑的心情一下得到了释放。

    其实和他们在一起她的情绪也好不到哪去,他外婆的脸色实在难看得让她心里发慌,分开而走也好,她不用看了她就烦自己也不必在受那冷冰冰的目光。

    只是,这长辈们到底是结了多大的哀怨才会这样呢?

    她这做晚辈的都这么不受待见了可见恩怨并不小。

    这件事她得查查。

    “眼不见为净,你心情好了吧!”景尧叹了一口气,眼神有些无奈,还有悲凉。

    章子音哼了一声,却没有说话。

    “阿辰啊,最近工作怎么样。”景尧对这个外孙还是十分心疼的。

    靳励辰平静回答:“挺好。”

    “那就好,之前你外婆身体不适所以赶不上你们的婚礼,我们这心里也很故意不去。”

    “没关系,身体最重要。”他回了一句,不喜不怒平静如水。

    “你也下车吧,看着烦。”章子音突然来了一句。

    景尧脸色一变,“你说什么呢!”

    这老太婆她到底还要气到什么时候。

    “停车,让他下去。”她又朝司机说了一声。

    这车毕竟是靳励辰的,开车的小李怔了一下有些为难。

    “停车。”是靳励辰平静的声音。

    “那我下车了,外婆您好好注意身体,下次我来看你。”

    “不必了,在过几天后我们就回美国了。”章子音淡淡的回绝他完全没有好脸色,她不喜欢那个秦初夏,同时也不想在看到这外孙。

    “那我和你外婆就先回去了,电话联系。”

    景尧朝他露出和蔼的微笑,不管这个笑容是不是出自真心,倒它倒是稍稍安慰了靳励辰的心情。

    自从母亲去世后外婆整个人都变了,对他一夕间疏远得可怕,那一刻他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能和她说上一句话已经是莫大的荣幸了,虽然这话说得他不是挺满意,不过……已经很不错了。

    可能秦初夏今天就注定要倒霉,等了半天也没有见一辆车过来,只好认命的自己一步步的走。

    她倒是可以打电话让人来接她,可这里到底是哪里她根本就不知道,她是路痴。

    走了好久后她看见了不远处停走一个人影,微暗的暮色下靳励辰就那样直站着,他一动不动的身姿在昏黄的路灯下投下一道长长的影子,就好比站在镁光灯下的模特一般帅气潇洒,可秦初夏却恍惚的感觉出了他的凄凉与落寞。

    她也看出了他外婆外公好像不太喜欢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可就在这一瞬,看着他垂着头情绪不高的样子秦初夏居然有些微微心疼。

    “你怎么在这里?”她好奇的问,她不是跟他们一起坐车走的吗?

    难道,他是故意在这里等她吗?

    秦初夏心里一热,心情莫名有些感动。

    “我被他们赶下车了。”靳励辰淡淡的说。

    秦初夏的微微感动一下就冷了下去,她就说他怎么可能这么好心,亏她瞎感动。

    “哦。”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他刚才那么沮丧。

    “我们要怎么走?”秦初夏表示已经走不动了,她穿着高跟鞋哎,而且已经走了这么长的一段路了。

    靳励辰蹙起眉头,“我们?”

    “不是我们难道还是你们?”难道他想抛弃她一个人走了不成。

    “秦初夏,我可以认为你在暗示什么吗?”他薄唇边扬起一抹微笑,深邃的瞳孔里闪着意味深长。

    秦初夏嘴角一抽,“你能正经点吗,别有事没事就想那些乱七八糟的龌龊事。”

    她真是服了这男人了。

    龌龊事?

    原来她脑子里就只装了这个。

    靳励辰暗笑一声,“车很快就到了,在等一会。”

    一听到有车秦初夏就轻松了,如果在走她的腿就要断了。

    两人并排得着,一场大雨说来就来丝毫没有一点预证性,高速路上根本就没有可以躲雨的地方,不出十分钟两人就成了雨中涩涩可怜的的落鸡汤。

    秦初夏完全呆了,喃喃一句:“这雨怎么能说下就下,太没人性了吧!”

    靳励辰看着她那狼狈的样子嘴角微微上翘,终于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秦初夏觉得他这笑声来得莫名其妙,好端端的突然笑什么,不会是淋了一场雨脑子就瓦特了吧!

    “笑,有什么好笑的。”秦初夏对他越来越大的笑声更不满。

    “你看看你脸上的妆,要不是我认识你一定会被你吓死。”

    靳励辰的一句话让秦初夏突然如丧考批,不会吧!

    她摸了一把脸,手上带下来了一手黑水,一看就是眉笔眼线反效果的后遗症。

    “居然不防水,太丧心病狂了吧!”秦初夏的脸一下子就丢尽了,实在是尴尬得没边了。

    “你知道你现在像什么吗,实在是丑得没法看下去了。”靳励辰笑容清爽,那微笑,似是一阵带着花香的清风沁人心脾,留恋难忘。

    秦初夏从没见他笑成这样过,平时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没想到笑起来的靳励辰居然这么迷人。

    微微一笑很……

    不对,形容错了。

    不过,秦初夏也觉得差不多。

    平生还是第一次见到笑得这么好看的男人。

    鼻子突然涌出一股热流,伸手擦出了一道血迹,秦初夏嘴角猛烈一抽,她流鼻血了,她居然因为靳励辰的一个笑容没出息的流鼻血了!

    秦初夏一脸懵逼,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花痴了?

    她根本就不是这样的人啊喂。

    见她突然涌出来的鼻血靳励辰一楞,怎么回事?

    秦初夏擦了好几下还是止不住,只能仰头对天,雨水打落在她脸上冲走了脸上的妆垢,一张白皙紧致的小脸越发清晰明亮起来。

    湿漉漉的衣服紧贴在身上勾勒出了她的美好身材,不施粉黛的素颜在雨暮下干净清秀的让人目不转睛,让他平静的心莫名的猛然跳动了几下。

    秦初夏的脸颊突然一凉,微怔,夺去靳励辰手上的白手帕, “谢谢靳总,我自己来。”

    远远地就见一辆车朝他们的方向开了过来,秦初夏嘴角的笑更浓,回头兴奋的对靳励辰打叫一声,“看,我们的车来了。”

    她的莞尔一笑却让靳励辰楞住了,脑子突然一阵发疼,情急中他伸出手一把抓住秦初夏的手腕。

    秦初夏抬头就看到了靳励辰紧锁的眉头,一惊,“靳励辰,你怎么了?”

    靳励辰不动,他觉得他的脑袋胀得难受,朦胧间他看到一个迷迷糊糊的娇小身影渐跑渐远,淡蓝色的西装式校服,格子短裙,她的头发很长,在风中翩翩起舞……

    “靳励辰你没事吧,喂!”

    一个声音的响起让他惊醒,靳励辰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他昏昏欲睡的脑袋从秦初夏的肩上直了回来,淡淡的说:“没事。”

    那个小女孩他偶尔梦见过几次,可是每一次都只是一个迷糊的背影,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记忆里?

    她,到底是谁?

    “你以前去过美国吗?”他张开就问。

    说完,连他自己也是一怔,他为什么要这么问?

    他明明想说的是别的可却莫名其妙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这句话根本就没有经过他的大脑。

    秦初夏对他这突然的问题也觉得是莫名其妙,不过还是点点头,“去过啊,我小时候就生活在美国。”

    “靳总,太太,不好意思我来晚了,真抱歉。”一声充满歉意的男声打断了靳励辰准备要问出口的话。

    “没关系没关系,你来了就好。”秦初夏心中大呼万岁,终于可以回去了。

    靳励辰脱下身上的外套跟在她身后坐进了车里,雨还在下,他的心情却因为刚才那朦胧的画面有些乱。

    想不起来那个人是谁,是他认识的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假婚真爱,总裁的心尖宠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杨四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四儿并收藏假婚真爱,总裁的心尖宠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