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假婚真爱,总裁的心尖宠妻 > 第226章 多希望我不爱你

第226章 多希望我不爱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从这里出去后就碰到了席子澈,难道她昨天和席子澈住在一起?

    想到这男人的眉头蹙得更高了几分,不过很快的就又恢复了平静,依旧是一副不冷不热不苟言笑的态度。

    秦初夏看清了他淡淡皱起的眉头,心里想的是他可能是不欢迎她,她那里知道这个男人居然是在吃醋,要是知道他是这样想的话她一定会高兴得跳起来。

    “呃……”没进来的时候她已经想好了用什么样的开头方式,可当看到他刚才的不悦表情秦初夏就紧张得什么都忘记了,嗯嗯啊啊了好几句后才一本正经的说:“我是来拿东西的,昨天忘记拿走了。”

    说着她走上楼梯往房间走去,她不知道的是她走路的动作有多快,快速的动作中还带了畏首畏尾的感觉,这种姿势一看就特别假。

    而这一切靳励辰早就已经看在了眼里,嘴角无奈的动了动,好一个清新脱俗的理由啊!

    秦初夏走进房间后就咚的一声就把门关上了,随后就是大口大口的喘气,一副很累的样子。

    她不怎么说谎,而且还在靳励辰的面前,特别是还要面对他那张清凉冷漠的面孔,真是让她忍不住紧张的窒息感。

    还没缓过来门就被推开了,靳励辰出现在了门口,秦初夏回头去看目光立刻就撞进他深邃的黑眸里。

    “掉了什么东西?”他语气平静,这种语气让人无法听出他有什么样的情绪。

    秦初夏低头看了一圈,终于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一个亮晶晶的东西,她急忙捡起来,“找到了。”

    然后她就看到靳励辰嘴角缓缓地裂出了一些淡淡的笑意,“一个汤匙?”

    “啊?”

    秦初夏这才把目光放在手里的东西上,呃……为什么是一个汤匙,她刚才还以为是一只钢笔呢!

    事到如今秦初夏也只能尽量表现镇定,“是啊,就是为了找它,幸好找到了。”她拍拍胸口似是长长的吸了一口气,故做出一脸轻松。

    靳励辰就是看着没有说话,还真会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找到了就走吧,奶奶马上就要回来了。”靳励辰冷哼了声后走了出去。

    “那个……”秦初夏追了出去,“你没事吧,身体有没有那里不舒服。”

    “好了。”靳励辰并没有停下脚步,淡淡的回答她。

    “这么快,不会吧,我听李姨说你昨天晚上都叫医生了,你还好吧,要不要……”

    走在前面的男人突然停下,秦初夏猝不及防的撞在他的后背上,然后她呼了一声急忙道歉,他现在身体不舒服本来就不好受了,她这一撞可不轻。

    “你可以走了。”他不冷不热的说:“最近这一个月我都会住在这里,有什么事可以打电话或者发短信。”

    “你就这么讨厌我吗,连见都不肯见一面吗?”背后传来她充满失落的声音,“还真是冷血无情呢!”

    “我对希望我不爱你,要不然也不用这么卑微了。”她又是无奈一叹,语气全是无奈的凄凉。

    手指微微一动,靳励辰冷冰冰的瞥了她一眼,声音已经由不冷不热变成了必然的冷淡,“我让老潘送你回去。”

    老潘是靳家的飞行员,秦初夏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他想让她现在就回去,一刻都不让她多停留。

    “不必,我一会和席子澈去机场坐飞机回去。”秦初夏说完迈开腿就走。

    然而下一秒她就被一股力量拉了回来,她看到了靳励辰阴冷的面孔,虽然那张脸依然很帅很迷人可是现在这个时候实在让人欣赏不起来,他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她,一字一句道:“以后少跟他走到一起。”

    他后悔了,他很后悔为什么要给他们创造机会,每一次听到她嘴里蹦出这个名字他就觉得非外刺耳,特别特别的不舒服。

    自己得不到也不希望别人得到,这大概是人人都有的劣根本性。

    他一说完岂料就听到了她的冷笑声,“我不跟他走到一起不就浪费了你创造的机会吗,我可不敢。”

    靳励辰蹙眉不言,她知道了。

    “好好照顾自己,我走了。”秦初夏不想在说下去了,说得越多也只会让彼此越不痛快而已。

    她怎么可能不知道,怎么可能不知道靳励辰在给席子澈创造机会追求她,嘴上不说不代表心里不知道。

    因为担心他的伤势冒着风险来看他,他不奢求他能感动,可也没必要做得这么狠吧,三句不离一声让她离开。

    算了,是她的错,她就不应该担心他,更不应该来这里。

    “不准走!”背后是男人咬牙切齿的抽气声。

    靳励辰不知何时已经倒在了墙壁上,他的手扶着冰冷的墙上一动不动,脸色苍白,因为疼痛额边已经暴出了一些青筋,那咬牙切齿的动作说明了他现在有多痛苦。

    秦初夏急忙扶住他,“怎么了,伤口又疼了是不是?”

    “李姨,李姨……”

    “没事。”他阻止她。

    秦初夏小心翼翼的把他扶进了房间,看着他隐忍的模样心里也是跟着疼,“我去叫张伯来。”

    靳励辰依然紧紧的不肯放手,他摇摇头,“来了也没用,一会就好。”

    “好好躺下。”她的脸色也很难看,更多的是担心和难过。

    她的表情被他看在眼里,握住她手腕的手不由的又紧了几分。

    秦初夏大气也不敢出一声,直到看到他的脸色渐渐地恢复了平静她才松了一口气,刚才幸好她还没走,要是早走一步他这样的话……

    她不敢想。

    “还疼吗?”她轻轻的问,一脸担忧之色。

    靳励辰的瞳孔依然平静,嗯了声,“不疼。”

    “还说不疼,你的脸色都变了。”她瞪着眼训斥他,“这么大的人了连自己的身体都照顾不好,你这样我以后可不放心离开啊!”

    本来是瞪着他看的,可她的眼眶里却还是忍不住的涌出温热的水雾,眼前一片模糊,水翦双眸上的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了一下,只见瞳孔里就有两颗豆大的眼泪掉了下来,砸在了他的手背上,炙热的泪珠让他慌张,可更多的是心疼,说不出口的心疼。

    “我不走了,不管你愿不愿意我都要留下来照顾你,等你好了我在回去。”她尴尬的别过脸去擦眼泪,“不许拒绝。”

    靳励辰不说话,身体里的钻心绞痛远不比她刚才的眼泪还要让他觉得难受,他没有什么反应,不知过了多久后他终于嗯了声。

    秦初夏喜出望外,他终于肯让她留下来了。

    方曼丽进来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么一副画面,一个英俊的男人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他的旁边还坐了一个女人,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秦初夏,虽然两人的脸上都没别的暧昧表情,可那五指相扣的手势却她觉得格外刺眼。

    看到她的时候秦初夏明显一愣,随后做了一个嘘的动作示意她不要说话,她不想让别人打扰到他的睡眠。

    “出来一下。”方曼丽淡淡道,她明显是放低了声音。

    秦初夏跟在她身后走了出去,这次他们相距的位置有点远,秦初夏聪明了,她害怕被打耳光。

    “我想留下来照顾他几天。等他好一点了我在回去。”秦初夏先开了口。

    “我可以让你留下来。”她脸色冷漠的盯着她,“但我希望只是单纯的照顾,你最好别让我发现你有别的心思。”

    “我不会的。”就算她想有别的心思也得看男主角同不同意啊!

    方曼丽嗯了声,“那你好好照顾他,我还有事就先回去了。”

    秦初夏看出了她眉眼中的焦急,弱弱的问:“发生什么事了吗?”

    看她的表情一定是发生什么事了,要不然她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答应她。

    “不关你的事,照顾好阿辰才是主要。”方曼丽说着急匆匆的走了。

    方曼丽离开了一个小时后她才从张伯嘴里得知靳盛北的心脏病又发作了,怪不得她刚才那么着急,原来是这样。

    这叔侄的关系到底有多好啊,生病都能生到一块去。

    秦初夏留下来了,她给席子澈打了电话过去说明了晚上不能一起回去的情况,电话那边久久不言,最后还是说了句,“照顾好自己,有什么需要一定要联系。”

    “知道了,谢谢。”秦初夏语气轻柔。

    “初夏,我们之间不要这么客气。”那边是极为平静的声音。

    秦初夏愣了愣,笑容莞尔,“回去的时候要注意安全。”

    之后她又给家里打了电话,接电话的是秦戈辰,一听到她要留在容城整个人的脸色立刻就变了,想说什么的时候却还是被秦初夏的一句“家里就拜托你了”给硬生生的隐了下去。

    靳励辰,你到底又想干什么!

    秦戈辰真的很想现在就飞过去看看靳励辰在玩什么把戏,顺便把秦初夏给拉回来,可是他现在没有时间,洛百川的事情还等着他亲自解决。

    性靳的,我就暂时让你得意几天,以后就没有这种机会了,你可一定要好好的享受这最后的相处时光!

    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靳励辰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在疼痛中睡着的,不过一觉醒来的情况还真不错,身体里的疼痛已经没有中午时那么疼了。

    他动了动,这才发现他的手背上还放了一只女人的手,而那个人已经躺在他旁边的位置上睡得正香。

    靳励辰的眉头先是迅速一皱,不过却又缓缓地恢复了平静,他轻轻的把她的手抽开,睡得太久身体很不舒服。

    他这一动却把旁边的她惊醒了,秦初夏眼睛还没完全睁开就着急的直问怎么了。

    “没事。”他淡淡道。

    他冷淡的声音让秦初夏松了一口气,能说出这么低的音来说明他已经好些了。

    “天都黑了,我去给准备一些吃的。”秦初夏说着迅速的站起来就往门口走,该死的,她不是在照顾病人吗,怎么照顾着照顾着就睡着了。

    幸好靳励辰没事,要不然她哭都没地哭。

    而远在南城的靳家却也好不到那去,靳盛北虚弱的躺在床上动都不动一下,要不是他的眼睛还睁着方曼丽和唐糖一定会哭死。

    “我还没死,哭什么。”靳盛北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特别是唐糖的哭声,真是够了。

    唐糖还在不停的啜泣,“你怎么样了,不要吓我。”

    靳盛北勉强的扬出一丝微笑。伸手摸了摸她的头,他的眉头高蹙着,嘴里虽然上没事可表情却说明了一切。

    他的动作让唐糖有些呆,随后她就哭得更重了,他已经很久没对她笑过了,更没有在对她做过这种温柔的动作,难道他……

    “盛北……”她的哭声一声高过一声。

    靳盛北无奈到了极点,他真的很想把她提起然后扔得远远地,要是允许的话。

    “阿北,怎么样了?”方曼丽的脸色也很不好,她虽然没有唐糖哭得那么夸张可也好不到那去,她的眼睛一看就是哭过的。

    “别担心,我没事。”他淡淡一笑,笑得勉强十分。

    看到她这副样子靳盛北就不好意思了,她真的不是故意要这样吓唬她的,他只是想用装病来为初夏和阿辰创造一些相处机会,要不是用这招老妈是不可能让他们再见面的,可谁知道会发生这么夸张的事。

    中午的时候他突然接到了靳励辰的电话,他让他帮他一个忙,虽然心里很不舒服可还是乖乖照做了,他知道初夏和他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他希望在这段时间里她们能好好的相处,她不希望那个女孩以后想到靳家的时候回忆里的全是伤害。

    那怕那个回忆里并没有他的一席之地,可只要她能开心一些无论让他做什么他都是愿意的。

    他能为她做的也就只有如此了,希望他们能好好把握这段时间,因为装病真的很辛苦,特别是旁边还有个女人大惊小怪的哭个不停。

    阿辰明明就很喜欢她很在乎她,可为什么,为什么他一定要这么做呢,他到底在做什么,这个他不明白,一丝一毫都不明白。

    喜欢就要勇敢的告诉她,这句话还是靳励辰之前告诫他的,他能大义凛凛的告诉他这些道理可为什么自己就不懂呢!

    靳励辰到底有什么秘密,他为什么不敢承认自己是喜欢初夏的,他是在害怕什么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假婚真爱,总裁的心尖宠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杨四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四儿并收藏假婚真爱,总裁的心尖宠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