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骄妻夜行 > 第二卷 相对 第二十二章 白刃相见

第二卷 相对 第二十二章 白刃相见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曾献羽眉头微微皱了一下:“既然是王爷相赠,那就好好收着。”心中很是不痛快,她的用物器皿,总跟另外一个男人有关,而且她始终甘之若饴。如果她要,什么都可以给她,只是他从来不说自己要什么,这很头疼。

    沈菱凤笑笑,好像想起了什么:“赵姑娘也回来了?要人预备了晚饭?在宫里折腾一天,肯定是又饿又累。”

    “不关你的事。”曾献羽摆手,只要他们在一起,不是提起别的女人就是别的男人,跟两个人全没关系。

    手边正好放了一柄象牙宫扇,坠子是两粒晶莹剔透的红玛瑙。把玩着扇坠,忽然抬起头:“我一直不大生养,总不是个法子。赵姑娘生就了一副旺夫益子像,叫人请了官媒了,明媒正娶让她过门好了。”

    “怎么,宜王允准你做侧妃还是说好,他大婚以后就携你私奔?”曾献羽的愤怒比午后见到他们在御花园要多得多,在御花园是做给所有人看的,公诸于众,让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光明无私。其实他们之间的事情根本就不用让人看到,就已经白首相携:“你这么急着给自己安排后手?这样的话,干脆脸后手都不必了。省得给人诟病,你自来都知道进退得宜,毋须人教你的。”

    要真是曾献羽说的这样,她会这么做吗?沈菱凤心底问了自己一句,大度也错了?面上神色不变:“难道赵姑娘不让大人满意?若是这样,还要怪我没留心。“

    “回答我的话,他跟你说什么了?”曾献羽面色陡变,隐隐含着杀气。顾左右而言他,沈菱凤不会把心底的事情告诉所有人。这件事不行,就是输就是赔上性命,也要知道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不是都知道吗?”看到皇后堂妹的那一刻,好比一场稳操胜券的赌局最后翻盘,从一个稳赢的人变成一无所有,输红了眼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输。这就是赌博的感觉,输得起还要承担得了这个后果。

    “你休想。”曾献羽眉目崩裂,反手就要来夺走沈菱凤手腕上的菩提子:“你想跟他在一起,白日做梦!”

    鹅黄色的丝绦,是宜王的专属颜色,沈菱凤同样可以用。曾献羽变成一头红了眼的兽中之王,根本就不答应还有这样的事情存在。沈菱凤想要挣脱他的手,也变成不可能。他是她的囚徒,从他父亲看中这个女婿,让他第一眼见到她开始,就已经不可自拔。

    本来还是一串的菩提子随着丝绦的断开,散落一地。也不会给她去捡珠子的机会,哪怕她会因此恨他一辈子都行,绝不准许她离开他。

    “你放开我!”沈菱凤手打脚踢根本没用,带兵打仗的人,健硕而有力。他把她抱在怀里,低下头狠狠吻住她。怒不可遏间,两人同时尝到血腥的味道。

    沈菱凤咬破了他的嘴唇,丝丝血迹弥漫在唇舌间。曾献羽懒得擦拭嘴角的血痕,一点都不迟疑。下意识地,沈菱凤手摸到了枕下暗藏的短剑,短剑出鞘的那一刻,两人已经是裸裎相见。

    曾献羽健硕的手臂上出现一道血痕,沈菱凤愣住了。曾献羽停住手,她一心要他死枕下这柄剑就是为他准备的,沈菱凤却想起得到这柄青霜短剑的时候,曾说过的话,若是有人挨过这剑,我只能以身相许。当时跟两个开的玩笑,却应在曾献羽身上。

    仅仅只是一瞬间,沈菱凤看到他手指缝里沁出殷红的血珠。第一次,她觉得手忙脚乱。一向稳若泰山的人,居然不知所措。

    想要叫人又想起两个人都是衣不蔽体,对上曾献羽的眼睛,眼睛里闪烁着愤怒的火焰。心底有一丝不忍,颤抖着手拿起枕边的手帕给他包扎着手臂上的伤口:“我,我不是有意的。”

    “再准一点,恐怕就真的遂了你的心思。要是真把我一剑刺死,恐怕今天宜王的洞房花烛都要改期了。”曾献羽看她很认真地包扎伤口,要是她能像对宜王这样对自己,什么都肯做的。她是心不由己,难道自己不是?

    “我没想过要伤害你。”沈菱凤低声辩白着,想要把伤口包紧,不想他继续留学,却又害怕自己一时手重了:“还痛吗?”

    “我死了岂不是更好?”曾献羽根本不在乎这点小伤,带兵出征没有不受伤的,哪一次不比这次利害,没有哪次比这次伤得更深。

    沈菱凤手指微微颤抖着,努力不让自己碰到他的伤口。曾献羽抬起手臂,被雪白手帕裹着的伤口已经看不见血迹。方才滴落在被端的血渍,变成一朵朵盛开的红梅。

    沈菱凤还没有回过神,已经被曾献羽压倒在身下:“你别这样,伤口会流血。”呜咽着,接下来的话被吞进口里。

    曾献羽没有多问一句枕下的青霜剑从何而来,也不问为何这柄剑会出现在她枕下。当着人好像没有发生任何事,只是皇朝武官有条不成文,却又很严峻的规矩:除非是战场上不慎受伤,在太医局验伤以外。其余武将若有丝毫伤损,都必须向兵部和皇帝说清楚这伤痕从何而来。

    这一条曾献羽就说不清楚了,他跟人说晚上两口子闹别扭,结果就被人给刺伤了。只要有这话出去,等着看好了,沈菱凤脱不了干系不说,就连枕下为何会出现冰刃说清楚,只是真能说清楚吗?

    手臂上的伤口不深却也不浅,每天肯定需要有人给自己上药。由此看来,只有始作俑者来做这件事最恰当。这也成了曾献羽毫不避讳每天出现在沈菱凤房间里的藉口,带着金疮药过来,大喇喇坐在那里等着沈菱凤。

    沈菱凤心中对这件事兀自担忧不已,也不只是担忧。从小天不怕地不怕的人,唯独害怕一件事,那就是看到猩红的血渍。母亲呕血而死的场景历历在目,见到血就会不由自主想起陈年往事。

    “你做什么?”还没回过神,已经看到曾献羽冷着脸进来,一堆瓶瓶罐罐扔在书案上。声响把人吓了一跳,猛地抬头看向很不高兴的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骄妻夜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薛湘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薛湘灵并收藏骄妻夜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