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骄妻夜行 > 第三卷 边塞 第四十六章 意外来客

第三卷 边塞 第四十六章 意外来客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来,我抱抱。”宜王松开手,伸手去抱沈立男:“非要你娘,别人就不成了?”

    沈菱凤在一边笑着,看宜王小心翼翼而又很认真地抱着沈立男,平时说什么都不许别人碰的沈立男,睡眼惺忪根本没分清谁是谁,毫不犹豫就把手伸向宜王,胖嘟嘟的小脸非要在他脸上磨蹭,泛青的胡茬才不像母亲的脸细腻温和,蹭了两下已经红透了,这些下就捅了马蜂窝,瘪着小嘴眼泪汪汪到处找人,这不是娘啊。

    沈立男这样子实在是很有趣,沈菱凤抿嘴直笑。宜王手把他抱得很紧,差不多要跟每个人炫耀:“要说这不是我儿子,才怪。”

    这话说完,沈菱凤本来和煦的笑容一下黯淡下去。她清楚的记得,太医不止一次说过,如果不生下孩子,以后都没有做母亲的机会了。她不可能在生育子嗣,若是不遇见宜王,只有立男的话,那就只有他一个好了。如今他们笃定要在一起,而他是喜欢孩子的。从前一个菱兰都喜欢的了不得,怎么能没有孩子,属于他们的孩子?

    “想什么呢?”一转身,看到她原本飞扬的眉眼黯淡无光,把孩子交给乳娘:“该饿了,吃了东西再抱来。”

    “没有,方才不是说要给他们各自找个人家?”心中的阴霾藏了起来,沈菱凤笑笑:“瞧,锦弗脸都红了。吴大哥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乱点鸳鸯谱的事儿,我可不做,若是心底有了谁,说什么都抹不去了。”

    吴景恒站也不是走也不是,宜王对他可以说是再造之恩。而沈菱凤的另外一个身份,也只有他们几人知道,甚至在再次见到沈菱凤之前,都没想到先时京城中赫赫有名大侠盗,他们这群人中的首领其实是个娇怯怯的女子。先时只是听说他同样是名门之后,不能在朝中施展抱负救民於水火之中,那就劫富济贫帮助那些流民免于灾祸。

    传说中的先帝太子跟宰相娇女的故事,一直都是以遗憾收尾。没想到他们还会有这一天。就在他眼前他们终于能够在一起。此时却问及他的终身,他该怎么说。他能说他从未想过这么多,原本也是宦门之后,最后却是家破人亡。宜王救了他,却无力为父亲平反冤狱。很多人都曾经寄希望于他,望着他能够让受冤屈的臣子能够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只是谁都没想到,宜王自己都保不住自身,他跟他心中的女人,京里这么多波折以后才能在一起。或者这才是他们需要的结局。

    “吴大哥有心事?”沈菱凤看他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好像是跟自己一样。有意掩饰住心中的种种不快:“说出来就是,便是如今我们比不得从前,些许小事还是难不倒的。”

    “娘子说笑了。”吴景恒很适时改口,再叫小姐是说不通的:“我能有什么心事,不过是看到王爷跟娘子到底有今日。也知道人生之数变幻无常,或者有一天终会遇到自己想要的。”

    “是这话。”宜王跟过来:“你帮了凤儿这么多,只要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我们一定帮你达成心愿。”

    吴景恒摇摇头,复又点头。正准备说话,门外忽然一阵人声嘈杂,好像来了很多人。刚把立男抱到那边喂奶的乳娘颜色不成颜色。气色不成气色地跑来:“大娘子大娘子,不好了,外头来了好多人。”

    宜王跟沈菱凤飞快互看了一眼,这会是谁?宜王朝她笑笑:“没事的,我去看看。”

    “我跟王爷一起去。”吴景恒下意识摸了摸腰间从不离身的软剑,不等人答应就跟着出去了。

    “恭请王爷圣安。”迎面打头跪下的人。身着藩王服色朝服,头上带着的王冠也是藩王形制。不出格,却又惹眼。王冠上嵌着的硕大珍珠,并非寻常珍珠可比。

    端起王爷的架子,宜王冷冷哼了一声:“这么大礼数。生受你了。”

    “臣不敢。”庄王没听到让他起身的话,想要抬头看看来人,碍于身份礼制却又不敢。按理说,宜王是长兄,他是兄弟,本来就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只是帝王家,不止是兄弟这么简单。宗族里头,宜王是嫡长子,又是宗令。在帝皇家这个大的宗族里面,宜王说话甚至比皇帝还要有分量。皇帝是金口玉言,可是家事里,毕竟不能以权势压人。

    “不在王府处理放过事务,反带着这许多从属到这农家院中,意欲何为?”宜王跟他明显没有兄弟许久不见,叙叙亲情的意思。何况帝王家,同父异母的兄弟姊妹太多,说不来说不完,即使是同胞不也有说不下去的事情。

    “知道王爷在此,特来叩拜。”庄王终于抬起头,见到的是寻常装束的宜王,即使这样却不敢生出轻视之心,不过心底说什么都不服气,为什么你能来,我就不能,还要问一句意欲何为!

    “不必。”冷冰冰吐出两个字,想要做什么简直是昭然若揭:倘或自己不在这儿,恐怕凤儿这时又是腹背受敌。一念及此,心底就会有莫名后怕。那日若不是恰好赶上,只怕凤儿就有大麻烦。

    “微臣一事不明,请教王爷。”庄王咽不下这口气,听说那天的事情以后,这个绣庄的绣娘绝不是什么简单人物,能够将母亲最不愿意提及的旧事娓娓到来,仿佛亲见,这人是谁?就连他都未必知道,可见此人是当年宫中旧人。若是宫中旧人,此时便该是中年妇人,为何又有人说是娇怯怯的女子,此人身份倒成了不解之谜了。

    “传闻这绣庄的绣娘是宫中女眷,可有此事?”庄王少年显贵,说话很不留情。宜王在此,显然也是知道那女子身份的人,若是这样,同为先帝子嗣,他能力自己便能来。

    “没有。”宜王斩钉截铁,他不要再有人知道凤儿的节奏。不做亲王不做帝王,他们只是匹夫匹妇,不想有人说她是什么什么人,她只是他的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骄妻夜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薛湘灵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薛湘灵并收藏骄妻夜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