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嫡女策,王的阴毒医妃 > 第089章 孩子呢?

第089章 孩子呢?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如果此刻,苏晚的孩子有了意外,他将会是顺理成章的皇帝人选,可是如此一来,谋夺皇位,伺杀皇子的罪名,他也得坐实了。

    因为不管害皇嗣的那个人是不是他,大家都会认为是他,因为,也只有他有最大的动机。

    赫连漠不是傻子,权衡利弊,自然选择第一种,好好的做他的摄政王。

    秋去冬来,苏晚的身子渐渐重了起来,到阳春三月,她走起路来,都很吃力。桃夭每天扶着她到院子里散散步,晒晒太阳,有的时候,也会为宝宝做两件衣裳,苏晚后来看得欢喜,忍不住也自己动起了手。

    赫连清绝一直都没有消息,无疑,是还抱了几分希望的太后一个沉重的打击。

    太后的身子越来越不行了,却撑着一口气,想抱抱自己的孙子。

    阳春三月,苏晚已怀孕八月有余,眼看就要生了,宫里的人,心都提到了嗓子尖儿上,尤其是那些嫔妃。

    因为如果苏晚生的是个女儿,对她们丝毫好处都没有,改朝换代,首当其冲的,其实是后宫里的嫔妃。

    当过皇帝的女人,要么陪葬,要么修行,这是她们的唯一出路。

    这几个月里,苏晚做了很多衣服,甚至为赫连清绝也做了一条,桃夭看了,只有叹气,苏晚却一针一线,做得极其认真甜蜜。

    她仿佛又找回了前世的自己,他出征在外,她为他缝衣做鞋,等他回来,她将一年的衣服都做好了,于是,他一年三百多日,穿的皆是自己做的衣服。

    苏晚做得很慢,就在孩子出生的前一晚,她还在缝着最后一线。

    孩子出生了,不负众望,是个皇子。

    刚出生的婴儿,胖嘟嘟的小脸皱巴巴的,宫人抱过来的时候,苏晚只看了一眼便激动得热泪盈眶。

    孩子虽然小,可仍可以看出赫连清绝的影子,不论是眉是眼皆像极了他。一寸一寸皆刻着他的影子。

    稳婆欢喜的道:“恭喜娘娘,贺喜娘娘,太后娘娘说了,还请晚妃娘娘赐名!”

    赐名?

    苏晚微微一怔,又看小儿子皱巴巴的脸蛋,眸中一片柔情:“就叫诺儿吧,赫连诺。”亦是她给他的承诺。

    宫人答应一声,抱着孩子下去了,苏晚撑不住疲惫,昏昏然睡了过去。

    等她再醒来的时候,室内一片烛火,昏暗的灯光下,室内空无一人,苏晚想看看孩子,这时却忽的听得门口隐隐传来的啜泣声,声音不大,却听得一清二楚。那是……桃夭的声音?

    苏晚挣扎着想要起身,可浑身虚弱无力,不得已,她只得朝门口唤道:“桃夭?是你吗?”

    啜泣声忽的一停,片刻后,桃夭进来,眼睛肿得跟个核桃似的,见苏晚已经醒了,急忙上前来:“娘娘?可要喝水?”

    苏晚摇了摇头看她,伸手拉住她的手道:“怎么了?为什么哭?是谁欺负你了吗?”

    桃夭有丝慌乱的撇过头,被苏晚拉住的手竟有丝颤抖。

    苏晚觉着奇怪,又问了句,桃夭这才又抹了下眼角的泪,回过身来,强笑着道:“桃夭没有哭,只是风沙迷了眼睛。娘娘既然醒了,桃夭去给娘娘端点吃的来。”

    她说罢要走,苏晚忽的抓紧了她的手,不肯松开:“孩子呢?”

    桃夭身形一僵,并没有立刻转过身来,苏晚再凝视她一眼,却发觉她肩膀耸动,竟已是再次哭了出来。

    “桃夭?”苏晚有些紧张的唤了她一声,心里想到某种可能,当即面色灰白,连声音也有了颤意,“桃夭,你回答我,孩子呢?”

    桃夭忽然“噗通”一声跪在苏晚chuang前,哭着道:“奴婢本该瞒着娘娘,可是奴婢瞒不住,孩子……孩子被太后娘娘带走了,说是……”

    “说是什么?”苏晚瞪大着眼,看着她急急催促。

    “说是今后,她的娘亲是王贵人。”

    手上的力道一点一点松开,苏晚忽然间恍如被人抽空了力气般,瘫软在*上,面色一片死白。

    她早该想到,早该想到太后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才对。她害死的人, 是她的儿子,她又怎可能让她高枕无忧?可是,那是她的孩子啊!是她十月怀胎辛苦生下来的孩子啊!是她的血,她的肉,是她的一切!

    猛的掀开被子,苏晚就要下*,桃夭急了,一边哭一边拦她:“娘娘,您要去哪儿?”

    “我要去见太后!我要要回孩子!”苏晚喃喃着,连鞋子都不穿,就往外冲。

    脚触到冰冷的地面,她丝毫不觉得冷,桃夭在身后唤了一声,急忙带了一件披风跟了上来,哭喊道:“娘娘,您不能见风!”

    殿门口的路却被人堵了,苏晚看向门口围了一圈儿的御林军,满目灰白。

    她这是,彻底被软禁了?

    身子忽然间再无力气,苏晚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桃夭惊呼着接住她,哭得愈发伤心了,她将披风盖到苏晚身上,这才吃力的将她抱进了殿内。

    苏晚发高烧了,却无人来探病。太后的意思很明确,既然孩子生了下来,她这个母亲早已成了废物,她害死了赫连清绝,太后没让她偿命,已是万恩,现在仅仅只是软禁她,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好在,高烧第二天早上便退了。桃夭照顾了她一晚,累得不行,匆匆去熬了碗粥回来,苏晚已经醒了,只是垂着眼睛,不说话。

    “娘娘,粥好了,您喝点吧?”桃夭小心翼翼的将粥端到她面前,苏晚转过头来看她,眸光闪烁,忽然道,“桃夭,你说,如果我跟了别人,皇上会恨我吗?”

    桃夭呼吸一窒,半响才消化掉她话里的意思,呐呐道:“娘娘,难道……不行,如果你这么做,太后绝对不会将太子殿下交给你的!”

    “可是,如果不这么做,我又如何要回孩子?”苏晚看着*顶的帘蔓,声音空空洞洞的。如果不这么做,她又如何保护自己的孩子?

    眼泪滴滴滚落,桃夭看在眼里,也忍不住红了眼眶:“娘娘,你先别急,你现下在月子里,应该好好养身体,太子登基的事,虽然在筹办,却还未拟上日子,这个时候,你只有好好养好身体,才有力气抢回孩子!”

    桃夭重重的朝她点了点头,苏晚犹豫半响,最终只得道:“好,我听你的。”

    一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可是对于苏晚来说,却如坐针尖,度日如年。

    看着渐渐平坦的小腹,一个月前,这里还有她的孩子,可是现在,什么也没有,肚子空了,心也跟着空了。

    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小院子里,外面的消息传不进来,也没有人出得去。她的人命,在前朝众人的眼里向来如草芥罢了,细细算来,这一年的时间,对她好,宝贝着她的人,一直只有赫连清绝,也唯有他。

    在他眼里,她是宝,在别人眼里,她如蝼蚁。

    这些,在从前,她怎么不知道呢?

    她想见哥哥,可是没有人帮她传递消息,苏晚找不出法子,最终想到的法子,也唯有以命搏命。

    这一月的时间,昔日荣*的晚宫,而今形同冷宫,除了桃夭前前后后,忙进忙出,偌大的宫殿空无一人。

    苏晚整日对着空荡荡的屋子,便总是会想起赫连清绝,想他说话时的样子,想他喝水的样子,想他亲吻她的样子,每一幕,都像穿肠毒药,每想一次,都要刺痛她的心。

    第一个月零二十天的时候,苏晚最终冲出门外,向门口的守卫道:“我要见摄政王!”

    她自然知道,定然会有人将自己的话带给赫连漠。

    如今,整个天下都是他的,更何况门口的这两个御林军守卫。

    果然,当天夜里,赫连漠便来了。

    而今的他,头戴金冠,腰缠盘龙腰带,黑色衣袍上的龙腾张牙舞爪,无不显示着他此刻尊贵的身份。

    摄政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不,应该说,已是形同天下的王!

    他一进来,侍卫们自然而然放行。

    瞧见苏晚安安静静的坐在榻上,已等候他多时,不由得挑了挑眉道:“听说,你找本王?”

    苏晚缓慢抬起头,相比于一个多月前的她,现在的她更加消瘦了些,眉眼深陷,颧骨突出,脸颊尖瘦,且面色苍白如鬼,哪里有昔日风华无双的样子。

    但即便如此,仍能从轮廓中辨出,她昔日的美色。

    很显然,赫连漠对这样的她,也是陌生的,挑起眉梢:“怎么?过得不好?”

    苏晚看着他高大的身形一步步走近,忽然道:“我要见苏墨沉!”

    “你觉得一个昔日皇上身边的余党,本王还会留着他?”赫连漠对她的要求并不觉得奇怪,只是淡淡挑眉,漫不经心的道。

    苏晚一震,猛的站起身来,一双凹陷的大眼睛,死死的盯着他:“你杀了他?”

    “怎么会?他是你哥哥,本王允诺过你的事,自然会办到,不过,他站在朝堂上碍眼,所以本王派他去修葺皇陵去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嫡女策,王的阴毒医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菲菲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菲菲木并收藏嫡女策,王的阴毒医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