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疯癫 >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十六章】

    卫谨之知晓岑兰芷这个名字,是在岑兰芷还未来到卫家的时候。

    “公子,玉京传来消息,中书令宁续归向昌仁帝进言,赐婚五公子和玉京城中大臣之女。”南风进了暖烘烘的书房,将一封信放在卫谨之的案头,有些好奇的问道:“公子,这昌仁帝赐婚五公子,莫不是要拿卫家开刀?”

    “昌仁帝已将江南世族视作心腹大患,再听闻我让人特意透露的铄王与卫家有所往来的消息,自然坐不住。宁续归眼下正得昌仁帝重用,他急于建功,又与我有旧怨,会向昌仁帝献出这种计策在预料之中。若来卫家的人能找出卫家勾结铄王的证据固然好,便是找不到,还能以此做文章,只要有心,昌仁帝定然不会放过任何警告削弱世族的机会。”

    “只不过,入了我这局,事情的发展是否会如他们所愿就不一定了。”卫谨之缓缓说完,手下的一幅字也写完了。他停下笔又端详了一遍这幅字,然后在南风的伺候下净了手拿起那封信展开。

    密信是玉京中的探子传来的,不仅写了玉京局势,还写了不少被有心人掩埋起来的真相。例如这位将要前来卫家结亲的小姐,左仆射岑世谊之庶长女岑兰芷。据说为人温婉可欺,本该因为对三皇子的救命之恩入三皇子府,却被岑家夫人玩了一手李代桃僵,送来了卫家结亲。

    这个消息,这个名字,在那时候的卫谨之眼里都算不上什么,放下信转眼就忘记了。只要不会破坏他的布置,不管来的会是什么人都与他无关。

    那个时候,不管是远在玉京的岑兰芷,还是机关算尽的卫谨之,都不知晓他们将会因为这场对弈,遇见对自己而言代表着什么的人。

    收到密信的这年三月春寒,卫谨之尚且在稍远的一个有温泉的别庄里养病。卫家的公子不论嫡庶,皆能在十六岁后分到自己的商铺和别庄。这些是族中给公子们的一种试炼,也算是他们额外花费的来源。

    江南一些较大的家族都是如此,族中子弟的地位全看他们能做出什么样的成绩,也不乏有庶子争气压下嫡子成为被看好的下代家主的事发生,例如四大家族的许家便是如此。

    只是卫谨之一年里大部分时间都病的只能坐在轮椅上,他这人人皆知病弱的身体再加上刻意的藏拙,作为在卫家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庶子,能分到的都不是什么好的商铺和别庄。不过因为他的身体原因极俱寒冷,他的别庄里面便有一座拥有温泉池子的,这座别庄名叫未明庄,只要天气开始凉下来,他就会从卫家本家离开去到未明庄调养。

    往年,都要到六月底卫谨之才会离开未明庄回到卫家本家,但是这年因为五月卫家五公子要取妻,他便提前回了卫家。

    在卫家附近的湘天别庄,卫谨之是第一次看见岑兰芷。说是看见,或许不太准确,他只是在那里看到了那个女子的背影,听到她和自己的丫鬟用一种嘲讽不在意的语气谈论那个痴傻的夫君。她好像一点都不为将要嫁给这种暴虐痴傻男人的自己感到担忧,反倒兴致勃勃的在一旁看着,好像面前的闹剧与她无关。

    这必定是个洒脱的女子。卫谨之第一感觉就是如此,洒脱这个词,他在此之前根本没有想过会用在女子身上,但是在听到她所言时,出现在卫谨之脑海中的就是这个词。

    “这位岑小姐,我未来的五弟妹,和玉京中传来的情报并不相同。”卫谨之回到卫家后便这么说,“传信玉京,关于这位岑小姐的事情多让人打探一些。”

    卫谨之不会允许自己的局被一个捉摸不定的棋子打乱,这个在他预料之外让他看不透感到在意的人,他会更深的了解对方,以免出现什么不能控制的意外。

    他的感觉十分的准确,事实上这个意外确实出在了岑兰芷的身上,也许也可以说是出在他自己身上。

    那之后,卫谨之知晓了不少岑兰芷的事情,在那些送来的消息里面,他隐隐的窥探出了这个女子埋藏起来的一角。

    这是一个聪慧的女子,也是一个和他认知的女子不同的女子。她很奇怪,在他自己都没发觉的时候就吸引了他的目光。好奇心一旦起了,似乎就意味着无法控制。

    了解的越多,卫谨之就越发现自己失算了,因为他越过了某条代表着安全的界限。或许是因为在卫谨之的人生中从未出现过这样一个奇怪而不羁的女子,也或许是因为某些人注定会被一些人所吸引目光。在还未看清这个身上似乎蒙了轻纱的女子长相时,卫谨之对于她的好奇就已经远远的超过了他应该在意的那个程度。

    真正见到她的模样,是在岑兰芷与卫勤之拜堂的那日。那个穿着红衣的女子在厅上被当众掀开盖头的时候,就连卫谨之这样从不在意他人容貌的人,都忍不住失神了一瞬。那确实是一张得天独厚的脸,和玉京传来的信中描述的一样。

    那身红衣和那太过出色的容貌,都太过灼眼,正应了那句话“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甚至那日晚上,卫谨之竟然在梦中恍惚看见了那袭红衣。

    卫谨之极少有感到迷茫的时候,若是告诉他的两位好友他也会迷茫,估计他们都不会相信。但是那天醒来后的卫谨之,确实有那么一瞬感到迷茫。他反思自己这些日子的所思所想,试图找出自己为什么会被这个女子吸引,但是一无所获。

    他原本并没有准备和岑兰芷有任何关系,即使发觉了自己对她不同寻常之处,卫谨之也归类于一时的好奇心。他一向知晓该如何克制自己,所以他不再关注岑兰芷的事情,毕竟已经知晓了岑兰芷并不会对他的局有什么影响,再多关注她也无益。

    后来的相遇,是一个巧合。经过某个僻静的角落准备回到幽篁馆的卫谨之,忽然听到了卫二公子的声音。另外那个女声虽然很陌生,但是他第一时间就猜到了是岑兰芷。在假山外听了一会儿,听到了卫二公子的惨叫,又听到南风的回禀,卫谨之眼里忍不住染上一点奇妙的笑意。

    闺阁女子,会如她这般做出这种事?听着假山后的动静消失,卫谨之挥挥手,让南风推着他离开。他本该离开,但是鬼使神差的,他停在了不远处,并且遣退了东风南风。

    他停在那里其实并没有思考多少,只是单单觉得自己应该和她见一面而已,他想看看自己是否还如之前那样对她感到莫名在意。卫谨之行事,多是走一步之前便已经想到了之后的许多步,这样随心去做的事还真的没有过几次。

    接下来的事情发展出乎了卫谨之的意料,他收到了岑兰芷折下来的花。为什么第一次见到他会说出那么临摹两可的话,还会做出送花这种引人深思的行为?卫谨之怎么都想不明白。

    南风说那是表达倾慕的意思,卫谨之是不相信的。可能他也有这种猜测,但是又被他自己否决了。第一次见面,她完全不了解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与她说的话也不过两句,怎么会产生倾慕之意。卫谨之看来,这种事不可能发生。

    但是,这件不可能发生的事确实发生了,就像他曾经以为自己不会因为某个人而动心,现在也不那么肯定了一样。

    被他遣去照花院打听消息的东风,每日都向他转达着岑兰芷说过的话。

    她说:“若能一尝四公子滋味,当真死而无憾。”

    她说:“虽然倾慕四公子,可我却不怎么好意思向他吐露心声,真是苦恼。”

    她还说:“一直见不到四公子,心中甚为想念。”

    卫谨之似乎忘记了自己让东风去照花院探听消息的初衷,每日听着那些完全不像是女儿家说的话,只觉得心中升起自己被雪山中的恶狼盯上的奇怪之感。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让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块可口的肥肉,正在被人垂涎觊觎。

    若被他人这样大喇喇的觊觎,在背后用语言调戏,卫谨之觉得自己定然是要让胆敢觊觎他的人身败名裂悔不当初。可是这个他人换做了岑兰芷,卫谨之反倒觉得这个感觉……十分不错?

    也许他应该顺心一回。卫谨之看着书本中夹着的一片广玉兰花瓣,这么想着。

    然后,他开始时常出现在岑兰芷面前,逐渐换掉了她身边伺候的人,一步步的将她引入了自己的地盘。自身为饵,愿者上钩,只为钓有情人。

    明明他们并没有多少交流,却契合的像是天生就该如此。

    “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卫谨之微笑着这么说,在看到她骤然亮起来的目光时,抬手抚上了她的脸,缓缓贴了一下那柔软的唇。

    “我觉得这样不太对劲。”两人分开后,她舔了一下唇说:“这样太简单了,你觉得呢?”

    “说来惭愧,我并没有此种经验。依你看来该如何才对?”卫谨之谦逊的表达了自己的不擅长,并且温和的询问她的意见。

    “我看,应该这样才对。”她扬起一个狡黠的笑,整个人靠在他身上,再次凑上去亲吻他的薄唇,还无师自通,试探的将小舌探了进去。

    “唔,很苦。”一吻毕她皱了一下脸说。不过咂咂嘴话音一转又接着说道:“但是回味甘甜。”

    “若如此才是正确的,那我明白了。”卫谨之从在隐山书院时,就是一位让书院山长都赞不绝口的天才,他不仅好学并且聪颖。最擅长的就是请君入瓮便宜占尽。

    微微抬起她的脸,他学着她的样子再探索了一回。

    “这样可对了?”

    “我觉得,我们都有待加强。”她微微喘了一下,一本正经的攀着他的肩膀这么说,说完又凑过去贴他的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疯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疯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