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疯癫 > 第四十章

第四十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四十章】

    壁月早早就跑到靠近马车边上的地方,和外面驾车的南风说话了,时不时就要问一句这里是到了哪里了,未明庄是怎么样的之类的问题。

    不管她问什么,南风都微笑着事无巨细的解释给她听,南风处熟了,声音性子都是温和的,特别是对壁月,特别的细致有耐心。

    琼枝原本还没发现什么,后来在住在净水庵的时候,南风不时会替卫谨之传达消息给姬临琅,一来二去每次都要来看看壁月。说是打着岑兰芷的名头,可是那显然是给壁月撑腰,顺带打击上中下三武这潜在情敌,她就是个顺带的。如此一来,琼枝还有什么不明白。

    又是一对,年纪比她小的小姐看上了四公子去追一追就追到手了,年纪比她小的壁月小丫头都还没长大就有人盯着她了,比如这一看就精明的南风,再比如那怎么看都不靠谱的中武。

    就只有她还是孤身一人,琼枝下意识的把那位身份尊贵的世子殿下也遗忘了。她可还没忘记那位世子当初有多不待见她,还被她害的跳水里生了一场大病,怎么可能忽然的就喜欢她了。琼枝一直坚信这就是那位世子准备报复她,所以如果她把这事当真她就输了,绝对会遭受到对方惨绝人寰的嘲笑。

    所以说一直冷着脸又不会说话的男人最糟糕了,就算走狂霸酷炫拽的路线,也没办法攻陷琼枝这种妹子。思来想去好像就只有黄莺和她一样是一个人,琼枝不由得感叹的拍了拍坐在身边发呆的黄莺。

    “啊,琼枝姐怎么了?”黄莺正在发呆,被琼枝这么一拍顿时回过神来,愣愣的问怎么了。琼枝这才发现了她的异常,想想这丫头平常就吱吱喳喳又爱笑,闹腾的很,这次似乎一上车就开始不在状态,一直发呆不说话。

    想想自己以前晕马车的症状,琼枝不由得放缓了脸色问道:“黄莺,看你一上车就不怎么说话,是不是坐马车不太舒服?我这里有……别人送我的丸子,治晕马车很有效,你要试试吗?”

    这丸子,是那位世子殿下送她的,正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虽然很感谢这药,但是琼枝再次确定了世子殿下准备用糖衣炮弹来软化她的态度。某种观念一旦形成便十分难改变,只能说世子殿下的路还很漫长。

    听了琼枝关心的话语,黄莺连连摆手,眼神有些闪烁还有些紧张,连说话都有些结巴,“啊?不、没,我没晕马车,只是,只是有些累了。”

    这样看着更加不对劲了啊,琼枝还没见过这丫头这么紧张的样子呢,要知道就连她家小姐都说黄莺这丫头机灵的很,哪有什么事能让她紧张的连话都说不清。

    琼枝有些犹豫着要不要追问,如果黄莺是有什么为难的事,说出来的话她或许能帮帮忙,可要是什么不好说的私事之类的,她一定要追问那黄莺肯定会觉得为难。就在这时,马车停下来了,外面南风说了声:“到了庄子山脚下了,云总管在前面候着。”

    黄莺闻言,忽然僵硬了一下,手上也不自觉的拉住了琼枝的袖子。

    这是,怎么了?

    很快琼枝就知晓了,因为她们下了马车后,就见到前一辆马车旁边站着一位穿着长衫的男子,那男子往这边望了一眼,就见黄莺满面的通红,下意识的往她身后躲。看这反应,最最正常的小女儿家见到心上人之后的娇羞之态。琼枝已经很久没在身边见到这样行为正常的姑娘,反应过来就有些感叹。

    “公子一路辛苦了,这就乘轿入庄吧。”云清秋脸上带着沁人心脾的温和微笑,莫名的就是让人觉得亲切,说完这话他转向马车里好奇看他的岑兰芷,也没有特意避嫌,而是看了两眼后点了点头道:“想必这位就是公子信中的夫人吧,在下未明庄总管云清秋,夫人若有什么需要,只管吩咐云某便是。”

    岑兰芷这会儿其实还压在卫谨之身上,手脚并用的缠着他没放开,再加上卫谨之身上披着的那件毛茸茸的披风,看上去卫谨之这么个大老爷们快要被她团成球了。面对这样怪异暧昧的姿势,云清秋还能这么面不改色的正常的打招呼说话,也是个奇怪的人。

    岑兰芷的头就靠在卫谨之的脖子旁边,对这位云总管笑了笑,“日后,请多关照了,云总管。”

    卫谨之同样没因为这个姿势觉得尴尬,带着和云清秋极为相似的笑容道:“清秋先生,除了我信中说的世子,还有郡主也一道来了,不要怠慢。”

    “是吗,还好云某吩咐人多带了一顶软轿。”云清秋看了看旁边三顶布置的舒适的青布小轿。未明庄在山中,以卫谨之冬春两季待在这里的身体状况,他根本就无法自己爬山,当然需要软轿,因此这软轿在未明庄是常备的。

    三顶一顶是给卫谨之,一顶给岑兰芷,另外一顶就是给郡主姬雅姒的。至于其余人自然走上去,世子也是一样。这正中大理石的台阶一直通到庄子门口,虽然高了些但很是便利,而且一路上的景色优美,看着也算是陶冶情操。

    这边说这话,那边东风南风早就等在了一边,见公子没有再开口,便都带着些濡慕之色的看着云清秋,嘴里喊道:“干爹。”

    就连磨磨蹭蹭拉着琼枝壁月两人走过来的黄莺,也红着脸颊声如蚊讷的喊了一声:“干爹。”

    这个看上去至多二十几岁的云清秋管事,其实已经三十多近四十的年纪了,从前是隐山书院的一位先生,后来不知因何缘故离开了隐山书院,反倒是到了卫谨之的这处庄子上来当了个总管。云清秋与卫谨之算是忘年之交,有时候还会充当长辈的角色,如果卫谨之现在还承认什么人是长辈,那么就只有云清秋了。

    东风南风黄莺,以及现在在外面替卫谨之忙着的其余几个,都是云清秋一手教导长大的,算是他们的干爹和师父。

    云清秋有些宠爱的伸手摸了摸黄莺的脑袋,感叹道:“小黄莺儿一年不见,就长成大姑娘了。”

    往常精明机灵偶尔还会露出些强势的黄莺,这会儿乖得绵羊似得,垂着头小脸蛋那叫一个红,看的琼枝和壁月两人叹为观止。至于这姑娘暗恋云清秋的事情,估计这里的人没人看不出来,云清秋也没什么表示,估计觉得她还是个孩子并不在意。连琼枝都觉得这事太悬了,虽然她也觉得云清秋这样成熟的男人很招人喜欢,但是和黄莺的年纪还是相差的太大了。

    姬临琅也走过来,同样对云清秋很尊敬,几人稍稍闲谈两句,就动身往山上走。走在林间的石阶上,一路都有潺潺的流水声和鸟鸣相伴。偶尔有不知名的花还开在路边,并没有因为冬日渐近而凋谢,石阶上的落叶没有特意清扫干净,看着有几分秋的萧瑟又别有一种说不清的意味。

    走到一半回首看去,还能看见远近连绵起伏的山脉,落日的余晖洒在山头和山脚下的大片田里,到处都是金色的,同火红的枫叶林相衬,景致美得惊人。

    山路两旁多是落光了叶子的树干,偶有红色的枫树点缀,反倒有种动静相交融的感觉,既不会让人觉得单调又不会让人觉得喧嚣,很容易沉下心来感受自然。一路看上去平平常常,细品却能发现不少的特意雕琢的别致,与自然的鬼斧神工相辅相成。

    卫谨之坐在软轿上轻声同岑兰芷说起庄子里的事,郡主坐在软轿上发呆,估计才离开了一天就有些忍不住想起她家那个固执的小秃驴。

    至于其余人都围在云清秋身边,云清秋身上的气质特别让人容易相信,又十分贴心,就上山道这么一会儿工夫,他又多了两个崇拜者,琼枝和壁月。

    他这会儿就是在给琼枝壁月两人介绍未明庄里的事,毕竟她们看样子也会在这里住不短的时间。云清秋眼神毒辣,看人准的很,再加上卫谨之写给他的一些信,对于这位新夫人以及她在意的心腹,自然是不同些的。

    “这些树多是桃树李树和一些开花果树,春日是景致最美的时候,到那时这条路上全都铺满了粉色的花瓣,旁边的小溪也全是落花。站在山庄那座四层阁楼上俯视,整座山就如被粉色的云霞遮盖。冬日落起雪来,这处也别有一番情趣。后山那片则是多梅树,在山庄中都能闻见那香味,去年新栽了些海外舶来的新品种,说是香飘十里也不为过了。”

    云清秋说起这些,表情格外的温柔。他最爱的,便是侍弄各种花草,未明庄的独特美丽景致可以说都是他营造出来的。

    庄子面积很大,并不像卫谨之在卫家的幽篁馆那么单调,十足十的富贵人家的富丽堂皇精致秀雅,并且这种富贵不是浮于表面的那种,而是一看就知晓有底蕴。就从前门来到他们休息的主院,岑兰芷就对自家这位病公子的身家有了个新的了解。唔,油水很足。

    在这里伺候的人也多了些,都极规矩的样子,看得出来被云清秋调.教的很好。这一行人住进来一点慌乱都没有,很快就安顿下来了。

    接着就是晚饭,晚饭用的是山脚下农庄里种出来的蔬菜和米,山间的山珍,后山湖里钓起来的鱼,还有临时让人猎的兔子野鸡等,未明庄里的厨子也是一绝,做出来的菜味道好的不行。

    结果岑兰芷吃的太多,连卫谨之去泡药浴温泉,都没办法跟去调戏,实在让她扼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疯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疯癫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