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每次马秀山发言总是离不开期刊杂志《今日艺术》,这次也一样大篇幅的刊登了他的高见。

    这次的攻击目标还是邹衡新,只不过却借着徐久照的作品来说事。因为这次徐久照的作品全部都是明朝时期的典型器型和图案,很明显跟邹衡新不是一个类型。马秀山就指责徐久照生搬硬套明代的那一套,硬是把高仿之作,充作是自己的作品。并说这样蒙骗世人眼睛的无耻行为,全行业都应该进行抵制。

    “‘……很遗憾的看到,我们这个圈子出现这种沽名钓誉的行为。我不得不说,这是毫无进步的,是一种艺术的倒退,让人痛心疾首!’”高大全脸色铁青的把杂志摔到桌子上,“全都是胡说八道!”

    只要看了这份颠倒是非的杂志,徐久照的这些亲友没有几个不生气的。

    邹衡新也很生气,不过还算是冷静:“他这也只是大放厥词,只要是看过这次展览的人,都知道怎么回事。”

    吴淼歪歪的斜倚在一边说:“这可不一定,有些富商在展厅里边还问我这些是不是高仿作品呢。”

    徐久照苦笑一声说道:“虽然都是新作,不过还是不脱明代的痕迹,说是仿作也不为过。”

    现在徐久照有点后悔为了赚钱而把这一批做成明代的典型器型了。虽然这是他最拿手,也都是自己创作的,可是太符合过去,一点现代元素也没有,也难怪马秀山抓住这一点不放。

    “怎么能这么说呢。”吴淼坐到他的旁边拍他的脑袋:“你这个叫复古,知道吗?仿作完全是说不上的。只要是具备一定古瓷知识的就一定能够知道,这些全都是小师弟呕心沥血创造出来。什么仿的,完全就是不负责任的胡说。”

    徐久照心情沉重的摇头,缓缓说道:“世人多愚昧,人云亦云。本来没有的事情,说的多了,就成了事实。”

    吴淼嘴巴张了张,无奈的闭上了。事实上就是如此,连去看展览的人里边都找不出几个具有相关知识的。真能当场看出来的没几个,还不都是现场宣传知道的。

    高大全脸上带着愤怒说道:“看这份杂志的人是小众,并不会传到普通老百姓之间,但是就只在这些人中间抹黑小徐,也足够澄清好几年。这心思真是太恶毒的了。”

    “显然既老师之后,我也被马秀山看不顺眼了。”徐久照叹了一口气。

    “那怎么办?”坐在一边的冯忠宝焦急,“总不能让他就这么抹黑,我们什么都不做吧?”

    吴淼想了想说道:“总之不能跟他正面打对台。如果咱们也找一份杂志写篇文章澄清反驳,他还是会死咬着不放,反倒正中他的下怀。两面僵持这件事情闹大了,他没事,吃亏的还是小师弟。”

    高大全搓了搓手:“打嘴仗算不得本事,有种让他来较量较量手艺。马秀山这个怂货,这些年就知道嘴上唧唧歪歪,手里边一点能耐也没有。”

    邹衡新靠着沙发说道:“他这些年经营的人脉很多,所有的时间都用来钻营。首先这件事情要控制在《今日艺术》上不要让他扩散到别的媒体上边,像是那些网络上也都要注意。”

    吴淼站起身说道:“好的,老师。我这就给二师兄打电话,让他打打招呼。”他掏出手机走了出去。

    邹衡新神情凝重的点点头:“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不能这么让马秀山来回折腾。他不就是仗着校长还有美协会长的身份,如果能想方设法找到他的错处把他从职位上拉下来,他也就折腾不起来了。”

    然后他又看了看心情低落,不怎么说话的关门弟子:“久照,这件事情你可别忘心里去。你就安安心心学习,这件事情交给我们处理好了。”

    他嘴巴上这么安慰,却也知道,受到了这种毁谤,怎么可能心里平静。

    徐久照却冷静的站起身说道:“老师安心,我知道该怎么做。必不会让这种小人得逞。”

    回了自己租住的房屋,喵爷迈着步子走了过来,叫了一声在他的腿上蹭来蹭去。

    “抱歉我回来晚了,饿坏了吧。”徐久照蹲下摸了摸喵爷毛乎乎的脑袋。

    “喵——”喵爷鞭子一样硬硬的尾巴在徐久照的手腕上甩了一下。

    徐久照给喵爷的御用食盆里边倒上猫粮,又开了一个猫罐头(今天是食用猫罐头的日子),拨出了三分之一的量。

    喵爷早就饿了,立刻埋头吃了起来。

    徐久照把猫罐头盖好,收了起来。自己则躺在床上,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衣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徐久照看着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沉闷烦躁的心情不知不觉散了很多。

    “喂,阿忻。”徐久照靠着靠枕往上拱了拱。

    “久照,你没事吧?”蒋忻的声音从电话里边传出来跟平常有一点点不一样,不过那浓浓的关心却还是毫不遮掩的从声线当中表露出来。

    “嗯,还好……”徐久照轻哼一声,嘴角勾了起来,“你已经知道啦?消息真灵通。是唐小乙告诉你的么?”

    他声音里的疲惫听得蒋忻心揪,蒋忻懊恼道:“唔,我让他多留意展览的消息。哎~我偏偏在这个时候出国走不开。”

    徐久照低沉的笑了一声说道:“你可千万不要赶飞机回来啊,就这么一点小事。”

    蒋忻心虚,清了清嗓子说道:“我不会的。对了,这件事情,你打算怎么办?邹老怎么说的。”

    徐久照翻了个身,把今天老师还有吴淼的话都叙说了一遍。

    那头蒋忻沉稳的说道:“嗯,现在也只能这样,不能把影响扩大。马秀山老皮老脸的不怕,你要是沾上了一身骚以后可就不好洗了。”

    徐久照苦笑一声:“问题是我现在的名声也没能好听到哪里去。”

    蒋忻柔声说道:“不用太在意,关注《今日艺术》的人多半认识邹老,知道他的为人。也清楚马秀山跟邹老不对付,他话里都是水分不足为虑。”徐久照叹息一声,蒋忻顿了顿,轻声道:“心里很不舒服?”

    徐久照说:“我不是因为马秀山这颠倒是非的污蔑心里不舒服,而是马秀山说的我猛然意识到了一件事实。他说的对,我现在的作品风格确实摆脱不了明代的风格,可以说我现在已经是处在创作瓶颈,一直吃老本的状态。”

    要是一般人听徐久照的话,都要笑了。这是要多自大,才能在满打满算学习烧瓷不过才一年多的时间就陷入了瓶颈。

    可是蒋忻不是那么考虑的,他体贴的认为这大概是因为一开始徐久照是从高仿瓷接触的烧瓷,才会有这种困扰。

    “陶瓷工艺分为现代陶艺和传统陶艺,你擅长的是传统陶艺,没有必要用自己的短处去跟人比较长处。传统陶艺跟现代陶艺并不是同一个艺术范畴,这是两种艺术分类啊。就好像你同样不能要求古典画派的画家去画印象主义画作一样,不要勉强自己知道吗?”

    徐久照并不明白什么古典啊印象是什么意思,不过他大概推测那就好像是写意和工笔白描一般的不同?

    “不,你没明白我的意思。”徐久照抓了抓头发,坐了起来。因为动作有点大,靠垫从床上滚了下去,忙着进食的喵爷施舍了一个眼神给他。“我自己现在没有办法创造出新的东西。”徐久照肩膀垂下来:“这几百年来窑师们把路都走了,从釉色、器型、瓷泥配方都发展到了极致,我根本就无从下手了。”

    蒋忻沉默了一会儿他说道:“艺术创作这种东西要有灵感还要有机遇,甚至还要经过不断的思考推敲。你这样烦恼是没有帮助的。”

    徐久照也知道,可是心里就是一阵急躁压力。如果没有马秀山这一出,他还没有那般焦急,可以慢慢的来。

    他之前有雄心,既然还阳到现代,自然能够创造出来比以前更好更出色的瓷器。那是不知天高地厚才能有这般的雄心,而这段时间跟随邹老的学习,越来越让他觉得自己欠缺的太多,束手束脚。

    他甚至有点害怕去尝试新的东西,唯恐丢掉之前的成绩骄傲,让人失望,让自己失望。

    蒋忻开口说道:“你不是说要寻找可能已经绝迹的植物灰来配新的青花料吗?那个最近做的怎么样了?”

    徐久照不明白他怎么突然说起了这个,他想了想说道:“没有找到,不过我最近在收集各种植物,烧成灰搭配新的青花配方,没准哪天运气好能烧出好颜色来。”

    蒋忻笑了笑说道:“你知道吗?你这个就叫做创新。新配方,新青花,这些新东西都属于创新的范围。你不要觉得只是器型、图案、釉色什么的才能算作是创新。”

    徐久照愣了一下,然后说道:“这怎么能算,这些都是从古方找出来的,说是还原还可以。”

    蒋忻反问道:“你能做到跟原方一模一样?你自己不也是说过,这当中的比例还有材料都有变动,是你自己尝试出来的吗?”

    徐久照一直把那配方当做老方子,浑然把自己不断微调的过程给忽略了。

    “……嗯,是我尝试出来的。”徐久照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掌心说道。

    “这不就是了么,你一直在做这件事情,只不过是时机还没到。别急躁,迟早有一天你能创造出来完全属于你自己的瓷器。”

    “喵呜——”喵爷吃完了食盆里的食物,舔着嘴巴走了过来,坐在徐久照的腿边开始舔舔舔。

    徐久照揉了揉喵爷的爪子,被它一把不客气的拍开。

    “嗯,迟早有一天我可以的。”徐久照心里终于轻松了起来。

    俩人又闲聊了一会儿,徐久照突然说道:“对了,上次全国联展马秀山从中作梗的时候,你是找的什么人帮忙的?能不能把那个人借给我?”

    “是唐小乙,你借他干什么?”

    徐久照目光闪动了一下,嘴角勾起一个冷笑:“来而不往非礼也,马秀山既然这么看得起我,不回报一番岂不是太失礼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再生之瓷[古穿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南瓜老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瓜老妖并收藏再生之瓷[古穿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