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综]男主饶命 > 第17章 【康雍时代】

第17章 【康雍时代】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惜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垂着头的茉淋,从这个角度,正是能看的到一小段雪白的颈子,乌压压的黑发哪怕是宫女发式毫无装饰,酱绿的统一服饰却硬生生地让她穿出了一段了不得的风姿。

    正是花开堪折的好时候——若沈惜是真真正正皇城里长大的皇子,这会子,估摸着茉淋都被收做了房里人。红袖添香,佳人作伴,好不快活。

    等到年纪到了,指一房家世相当的嫡福晋,娇妻美妾。沈惜想着自己如今还在发育阶段的身板,硬是把这个想法抛到脑后。

    “茉淋又凑到阿哥面前了?”

    “也不看看自己是谁,还以为自己多出色呢!”

    “来阿哥这儿两年了,如今不依然什么都不是!”

    茉淋是德妃赐下来的人,但是并不代表着,包衣奴才们依然也认同她与众不同的地方——奴才就是奴才,德妃的奴才和十四阿哥的奴才不都是皇帝的奴才。一日没有主子的宠爱,那就依然是个奴才!

    哪一日奴才也成了主子,才能让下面的人心服口服——这就是命。

    沈惜一向不会亲自过问底下人的事情,只要不闹到明面上来,他一概是不管的。何况,十四阿哥身边也是有大嬷嬷和岱山这个总管的。怎么说,这些杂碎事儿也凑不到他的面前。

    从三十八年的年初开始,胤祥就一日忙过一日——章佳氏熬了三四年,如今是真的熬不下去了。而她的两个女儿现在都还小,胤祥这个当哥哥的甚至还是一个光头阿哥。她就要这么去了,可是儿女们却没有人能照顾。

    康熙是不能指望的,顶多胤祥能在他皇父面前有所作为。而两位章佳氏所出的公主,是摆脱不了抚蒙的命运的——从头到尾,还没有一位公主能有所特例。当然,也许有,只是没有出现罢了。

    只不过是一个庶妃病重,并不能延迟康熙巡幸的脚步——带上一溜儿的儿子们,皇帝又煌煌车驾离京了。

    这一次,年满十二岁的皇十四子胤禵终于被带上一同出发了。

    沈惜没有觉得多轻松——毕竟皇子随行,一天中大多数时候他是要骑在马上的!开始胤禛嘱咐他的事情,现在看来果然是随行的经验多了,那是妥妥的经验之举。

    “感觉如何?”胤祥骑着马与沈惜并行,“若是累了就回马车里去休息一下吧。”

    沈惜现在还沉浸在自由骑马的兴奋感之中,他觉得身体里满是力量,恨不得就脱离车队整个人四处乱跑。管他那么多,先溜个十圈再说。

    但是这毕竟不是春游秋游——哪怕是骑马伴驾,这也是有规矩的。像是四贝勒胤禛与诚郡王胤祉那样的才能伴圣驾左右,而大阿哥直郡王则是领队在前。

    “早跟你说过了,现在好玩儿了?”胤禛硬是拉开了沈惜护着自己裤子的两只手,“我是哥哥,不给我看,你给谁看?”

    说着,就强制性地脱下了自家小十四的裤子。

    沈惜如今已经感觉到不做死就不会死的结果了,如今又挨了兄长的批,反正壳儿还小,也不是第一次这样了。索性自暴自弃光着屁股趴在床铺上,任着两条小白腿儿光溜溜地露在外边。

    “痛么,痛就说。”胤禛看着毫无反应的胤禵,索性将他的裤子褪到脚踝。一手沾着沁凉的药膏,就往那处红肿涂抹着。雪白的大腿中间却一边有一块无法忽视的红肿区域,说不触目那是假的。

    当冰凉的药膏触到肌肤的那一瞬间,胤禛听到小孩儿低低地呼叫了一声,随后又哑了似得,趴回床上。不打一顿不长记性,说的就是自家小十四的傻脾气!

    “那我明天还能骑马么?”沈惜还没有跑过瘾,如果不是扎营时候,发现自己两腿间摩擦地又痛又火,他还真的不是骑一天的马会变成这个样子。

    胤禛毫不客气一巴掌招呼在自家十四弟白乎乎的翘屁股上,“都伤成这个样子了,还不安分点儿!”

    沈惜下意识的就往里边缩,又被胤禛拽着脚踝一把给拉出来:“别乱蹭,药白给你涂了。”

    不省心的小混蛋。

    等胤禛均匀地在他的伤处抹了三遍药之后,人都趴着睡着了。但是康熙晚上是要赐宴的,怎么着也得把人给叫醒来。

    沈惜睡梦里就感觉有谁在捏他的脸,隔一小会捏一下,隔一小会又是一下。不轻不重,但是这种触感却让他越来越脱离睡意。直到这种固定频率的捏脸变成了拍脸,沈惜彻底脱离困意,睁开眼睛。

    正是对上胤禛一双看不出喜怒的眼睛。

    “四哥伺候得可还舒服?”

    沈惜估摸着自己又是要挨一顿了,脑子几乎想都不想就一头栽进胤禛的怀里,小脑袋一个劲儿地蹭着他胸前的衣服。

    胤禛低着头,下巴刚刚抵到胤禵的脑袋,他没有生气。

    但是却也满意怀里小孩儿传来的有些闷闷的声音:“舒服……”

    四贝勒一脸的疲惫:这到底是养了个弟弟,还是养了个巨婴儿子?

    胤禛觉得重生之后,一年比一年过得快——尤其是康熙四十二年,裕亲王福全病逝后。康熙四十年末皇帝亲往太庙行礼之后,朝中气氛就越加紧张了。原因是一向健康的皇帝终于显露出疲态了,十二月份,前往太庙归来的皇帝招了太医——“微觉头眩”。

    这可不是好的预兆。

    太子一派的动作越发明显,由康熙明里暗里说过之后,又适当收敛。等到事后,固态萌发。而大阿哥一脉则是毫不承让,直郡王胤禔不放过任何一个能让他的皇父开心欢喜的机会。

    要知道直郡王府上可是有四位格格待嫁,并且这四分嫁妆送出的时间相差并不大——哪怕大头是由内务府操办,但是这笔开销也的确是能掏空大半个直郡王府了。大福晋去世已经过去好些年了,继福晋张佳氏手里的权利日渐增多,直郡王府的日子也不算太多敷衍。

    但是架不住直郡王是个能花钱的。

    老三主办修书,宴请学子。他就修庙,建庙。

    太子门人多,底下的人又时常有孝敬,但是太子却不像直郡王这般行事——全天下的人都看着他,一举一动都是别有深意的。

    张佳氏持家有道,但是也奈何不了一家之主他花钱如流水——年底的时候,差点连年礼都要凑不齐了。张佳氏也没敢和直郡王透露一丁点儿,后院里那些身份上不得台面的侍妾一个两个大了肚子,她还得照顾那些个庶子庶女。

    嫁过来好几年了,自己的肚子愣是一点儿好消息也没有。

    “十四弟好兴致!”当沈惜带着自己的侧福晋舒舒觉罗氏从庄子上回来的时候,正好遇上了胤祥。

    舒舒觉罗氏坐在马车里,脸上还是方才胤禵与她说话是留下的娇羞表情。这会儿也仔细听着外边自家爷的动静。

    “见过十三哥。”自敏妃张佳氏三十八年去后,胤祥整个人都成熟起来了。不同于之前的懂事,这是真正的有了男人的担当——有了老婆孩子,还有两个妹妹要照顾。

    而如今虚岁十六,却还有着天真娇憨模样的胤禵,才是让胤祥羡慕。

    在他与四哥从饱受灾害与贪污肮脏的江南之地赶回来,看到自家兄弟正带着侧福晋游了一大圈的庄子回府——这个落差可不是一星半点。

    康熙宠着十四阿哥一如既往,出巡塞外或行宫避暑,每每要带着这个儿子。太多辛涩的差事儿也不让人费心,只是按部就班地给这个刚刚长成的儿子成长的空间。

    四十二年翻年一过,又是秀女大选届。有了三个嫡子一个庶女的四贝勒开始陷入一种莫名其妙的忧郁之中。

    十四阿哥侧福晋舒舒觉罗氏有孕了。

    德妃乌雅氏盼了这么久,终于盼来了自己小儿子的好事儿。等舒舒觉罗氏的胎一稳,她就迫不及待得想要看一看。

    比起胤禛那种自己都描述不清的忧郁,沈惜觉得自己大概是真的被“同化”了。他甚至开始觉得,在没有嫡福晋之前,让府上的侧福晋先行有孕是不是一件正常的事情了。

    事实上,舒舒觉罗氏给他的感觉真的不错——这个特地取了汉名闺字的侧福晋长相虽然不是自己特别喜欢的类型,但是温温婉婉的气质也让沈惜觉得省心不已。

    茉淋如今的年纪是大了,再过两年就该放出宫了。准确意义上说,舒舒觉罗婉沁是沈惜两辈子加起来的第一个女人。如今这个年仅十六岁的女孩子肚子里有了他的骨血,这种感觉在胸膛里蔓延开来,渐渐行程了一股浓到要破膛而出的归属感——十六年,这个孩子正式表明沈惜在这片土地上扎了根。

    “十四弟可爱惜着他那个侧福晋了,大清早的就让人去芳味斋守着买点心,想要什么那是双手奉上!”胤禟语气里明显带着一股酸溜溜的气味,“现在有了老婆孩子,倒是把哥哥们忘在一边了。”

    胤誐倒是丝毫不在意:“毕竟是第一个孩子嘛,十四弟自己都还是个半大的孩子……”众兄弟毫不掩饰对一个自己都没成熟的大孩子,却即将拥有自己的小孩儿的担忧。

    穿着朝服的胤禛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看着胤禩走近胤禟与胤誐。胤禟面色如旧,而胤誐却是微妙地收齐了方才玩笑时的表情,一张老实敦厚的脸,配上黑幽幽的眼睛——怎么看都是稳重却不精明的样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综]男主饶命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鹿淼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鹿淼淼并收藏[综]男主饶命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