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锦色芳华 > 不怕被天下人耻笑?

不怕被天下人耻笑?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易连城笑着对云逸飞劝道。

    云逸飞没有看易连城,紧盯着云妆,云妆转脸瞥了易连城一眼,对云逸飞说道:“皇上,云清也有些饿了,能不能不倒?再说,这些饭菜精致奢华,及得上普通百姓一年的用度,倒了岂不是太可惜了!”

    “云公子是埋怨朕生活奢靡,挥霍无度吗?”

    云逸飞语声冷冽,隐有怒意。

    “不,不,云清怎会是这个意思,皇上治国有方,深受百姓爱戴,是万民称颂的好皇上,云清一介布衣,何德何能蒙皇上如此厚待,别说是如此精美的饭菜,即便是玉米窝头,有皇上和穆王爷一起,云清也觉得胜过鱼翅鲍鱼许多!锎”

    高淳惴惴的问向云逸飞,“皇上,这??”

    云逸飞看着云妆的眼光逐渐变得柔和,继而转脸对高淳说道:“下去吧!郎”

    “是,皇上。”

    高淳躬身退到一边。

    吃饭的时候,易连城接连夹了几块鸡肉放到云清碗里,云妆有心不要易连城如此做,却不知怎样开口,只好讪笑道:“穆王爷,云清自己来就好!”

    易连城自见了云妆,心情大好,笑嗔了回去:“多吃些,本王怕你再在漪澜小筑呆上几天,瘦的就真能飞了!”

    云逸飞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冷哼一声,对易连城说道:“云公子又不是你的男宠,你就这么怜惜他?”

    “什么,男宠?皇上你开什么玩笑,我可是云公子的救命恩人,我好不容易救了她,自然是希望她健健康康,长命百岁!倒是皇上你,把云清关在这漪澜小筑,和软禁有什么两样,怪不得坊间有传言说,皇上有龙阳之癖,难不成是真的?你该不是想把云清纳进你的后宫吧,告诉皇上,云清虽然漂亮的比女人还女人,但他是个不折不扣的男子,皇上这样做就不怕被天下人耻笑!”

    易连城反唇相讥,一股脑把心底的话全说了出来,当然,他隐瞒了云清名叫云妆,女扮男装的事实。

    云妆看易连城和云逸飞两人这样说话,真恨不得把这饭桌给掀了,强忍着怒意,云妆的语声冷冽如千尺寒冰,“敢情皇上和穆王爷来和云清一起吃饭,就是为了肆意羞辱云清,云清再不济,也晓得礼义廉耻,穆王爷的救命之恩也不用时常挂在嘴边,穆王爷说句话,云清就算倾尽所有,粉身碎骨也会报这救命之恩,若穆王爷还不满意,就请把云清这条命拿了去,横竖人早晚都是要死的,云妆也不是那欠债不还之人!”

    云妆说完这番话还不解气,又对着云逸飞冷冷说道:“皇上,您这皇宫云清一点也不稀罕呆下去,对云清来说,您这富贵奢华,金碧辉煌的皇宫,不过就是一个大点的金丝笼,云清住得久了,怕是会抑郁而终。云清这就向皇上告辞,多谢皇上这两天的款待,云清是个生意人,回去之后,定会把这两天的吃穿用度折算成银两,差人送还给皇上,云清和皇上非亲非故,绝不会白白领受皇上的恩惠!皇上若是认为云清冒犯了皇上,皇上大可治云清的罪,云清绝无二话!”

    易连城呆怔的看着云清,想着刚才他和云逸飞说的话的确有些过分,也难怪云妆会生气,当下讪笑道:“云清,本王可没有侮辱你的意思,你可不要误会了!”

    云妆神情寥落,淡淡道:“误会不误会的已经不重要了,云清现在只想离开这皇宫,回青州。”

    易连城当即笑道:“好啊!本王和你一块回去!”

    云妆正想拒绝,岂料云逸飞铁青着脸赫然起身,猛地掀翻了桌子,饭菜顷刻间倾洒了出来,地上一片狼藉,云妆和易连城的衣衫也都跟着遭了殃,各种饭菜汤水的兜了一身。

    云妆坐在那里只觉心中酸涩,一动也未动,丝毫没有在意自己是多么狼狈。

    易连城慌忙站起身,顾不得自己身上的脏污,一把把云清从座位上拉了起来,心疼的拿过一旁的脸帕帮云妆清理衣衫上的饭菜污渍。

    云妆轻轻拨开易连城的手,向后退了一步,不惧的迎着云逸飞盛怒的目光,淡淡道:“皇上可是想好要如何惩治云清了?”

    易连城心中一紧,心中思忖着该怎样消了云逸飞的怒气,不让云妆受罚!

    云逸飞瞧着云妆此时的神情,掘强中不乏坚忍,清冷中有丝高傲,竟是和锦妃娘娘被冤枉与云轩通奸受到杖刑时的神情一模一样。

    他的心瞬间撕裂般疼痛,脑中回想着锦妃当日曾对他说过的话:“我最后悔的事,就是这辈子遇上了你!即便是死,也好过和你在一起!”

    云逸飞神情痛苦的望着云妆,好一会儿才略微平静了些,淡淡说道:“等朕找出企图毒害你的主谋,就放你出宫。”

    云逸飞说完话,就拂袖而去。

    易连城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高淳看着云逸飞的步履有些虚浮,忙躬身上前搀扶着云逸飞步出了漪澜小筑。

    看着云逸飞走远,易连城怜惜的对云妆说道:“妆儿,你还好吗?你不会是还在生本王的气吧?”

    云妆轻叹了口气,看着易连城回道:“其实,易公子刚才说得那番话也是为云妆好,说来是云妆有些不知好歹了,云妆本就不该生这么大的气,倒让易公子为我担心了!”

    “有件事想必妆儿还不知道吧?”

    云妆犹疑问道:“什么事?”

    易连城把昨夜发生在益州衙门的事简单向云妆说了一遍。

    当云妆听到云轩受伤时,紧张的问道:“那齐王现在怎么样?伤得重不重?有没有生命危险?”

    “放心,云轩伤在后背,伤口不深,没有什么大碍!”

    云妆提着的心渐渐放下了些,接着问道:“究竟是什么人干的,查到没有?”

    易连城看着云妆沉吟了一下,说道:“还没有,等这件案子查清楚了,本王就送你回青州。”

    “好。”

    易连城和云妆正说着话,李飞带了几个侍卫走进来,说事奉了皇上旨意请穆王爷回蘅芜苑。

    易连城愤愤道:“本王是来皇宫做客的,又不是犯人,你们这是干什么?”

    李飞恭敬说道:“皇上的旨意已下,李飞也是奉旨行事,还请穆王爷不要为难在下。”

    李飞好说歹说,总算是把易连城“请”出了漪澜小筑。

    片刻后,有几名侍卫走进房间,把房间打扫的干干净净,又有四名侍卫送来了五套华丽精美的男式衣衫,并抬来了一大木桶洗澡水。

    云妆本不想洗澡,可是实在受不了身上的一股浓烈的饭菜味,若是今天不洗澡,恐怕明天身上就是一股酸馊味了。

    待侍卫们退去,云妆关好房门,并上了闩,快速的洗了个澡,擦干净身体,用白色绸布仔细裹紧了胸部,然后换上了侍卫送来的一件紫缎青襟华服。

    低头看了看,不肥不瘦,不长不短,正合身!

    云妆打kai房门,喊了侍卫把木桶抬了出去,就shang床歇息去了。

    只是,云妆一夜辗转难眠,直到晨光熹微才沉沉睡去。

    和云妆一样度过这个不眠之夜的还有云逸飞。

    依兰宫里,云逸飞在以前锦妃经常站立的雕花窗棂前茕茕独立,如水月华映照下,云逸飞如斧雕般立体俊美的容颜上笼着深深的忧伤。

    “皇上,您这皇宫云清一点也不稀罕呆下去,对云清来说,您这富贵奢华,金碧辉煌的皇宫,不过就是一个大点的金丝笼,云清住得久了,怕是会抑郁而终。”

    云逸飞想着云清说的那番话,脸上掠过一抹痛楚。

    他又何尝愿意呆在这个死气沉沉的皇宫?

    云逸飞在窗前站了好久,才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转身来到床榻前,和衣躺在床上,只是辗转反侧,难以成眠。

    翌日,云逸飞没有再去漪澜小筑,云妆一日三餐乐得轻松自在。

    晚膳过后不久,云妆正百无聊赖的趴在桌上的烛台前,拿着一根竹签随意拨弄着烛火,李飞在门外大声说道:“皇上有旨,请云公子去刑部走一趟!”

    这么晚了,云逸飞叫她去刑部干什么?

    云妆心中虽然是非常纳闷,却也是放下了手里的竹签,然后整理了一下衣衫,顺便又照了一下铜镜,抬手摸了摸两抹小胡子,确定没什么不妥之后,才打kai房门,随着李飞和五名侍卫一起出了漪澜小筑,向刑部走去。

    一名侍卫手上挑着盏红色宫灯走在最前面,夜空繁星闪烁,初秋的风吹在脸上异常的凉爽惬意。

    一行人走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终于来到了刑部,云妆跟在李飞身后走进刑部大牢里一间特别设立的的牢房。

    这间牢房设在刑部大牢最西边的一个角落,墙壁上伸出一个石质的烛台,烛台上燃着明亮的烛火,牢房里桌椅,板凳,床榻虽是简朴,倒也算干净整洁,和一般牢房里只是随意在地上散了一些稻草迥然不同。

    烛光映照下,一位身穿紫色华贵锦衣,身形略显清瘦的年轻男子背向牢门方向而坐,许是听见了有人走近的脚步声,这位男子慢慢的转过头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锦色芳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月吉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月吉影并收藏锦色芳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