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邪皇的毒医狂妃 > 第094章 :女人你得寸进尺了(月票150加更5000)

第094章 :女人你得寸进尺了(月票150加更5000)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的手若是下来,我保证,你不死在毒蛇上,我也会让你死。”云悠然每一个字都轻轻柔柔的好似天上的浮云一般,但是却好似从幽怨的地狱穿透阻碍而来。让这堂堂的男子身躯狠狠的一颤。本来想要劈向云悠然的手,愣是停下了。因为他从云悠然的话语之中听出了。他好像是被毒蛇咬伤了。怪不得他觉得自己的头昏昏沉沉的。

    云悠然随即从怀中掏出一只琉璃瓶子,将瓶子里的药粉末倒在这个邋遢醉鬼的伤口处。没错,这琉璃瓶子里面装的是云悠然自己研制的解百毒的解药。

    邋遢醉鬼黑眸凛凛的瞪向云悠然,冷沉的声音道:“你是谁?为何要救我?究竟有什么目的?”

    那声音里的冷然让云悠然真的恨不得抬起一脚踹向这个不明白状况的男人。是她云悠然多管闲事了好吧。云悠然冷冷的一瞪躺在地上的男人一眼道:“是我犯贱,多管闲事罢了。好了。你的蛇毒已经去了八成了。你稍作休息一日就完全没事了。不过我提醒你一句,少喝一些酒,下一次再被什么毒蛇毒虫咬了你就没有这么好命的遇上我。”

    云悠然言落,压根就懒得理会这个怀疑自己的男人。自己今日完全是作为医者的那一种心态作祟。自己根本就没有必要去管这些人的死活,偏生她就是犯贱。她给了这个男人忠告了。至于爱听不听,随这个男人自便了。云悠然压根就没有再理会这个男人。

    她站起身,对白梅道:“我们走。”

    简单的三个字,透着一层凉意。白梅和自家小姐这将近一个月来的相处,似乎是能够感到自家小姐这是生气了。也是这个男人实在太不知道好歹了。小姐救了人家,人家竟然还问自家小姐有什么目的。若不是小姐止住自己。她还想要上前呢。

    暗处,带着曼陀罗面具的男子双臂抱胸,看着那一道白希蹁跹的身影朝着巷子深处走去,他那外露的凉薄性感的红唇勾起一丝清浅的弧线,他倒是又认识了这个女人。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能够解蛇毒。而且,但看那身手,好像她经常拿刀子。但是他也非常的确定,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武功,而且也没有内力。偏生,她就能够在城门口徒手打败十几个铁骨铮铮的男子。

    带着曼陀罗面具的男子一双深幽的黑眸之中染上几分探索的趣味。他倒是发现,云悠然这个女人的身上好似有一层神秘的面纱。在他以往所知里,云悠然可是一个无依无靠,懦弱无能的废物。任由任何人可以欺负,不过自从被武王殿下一脚踹入瘦西湖之后,似乎变了。

    变了?他倒是要看看,这究竟是真的变了还是其中另有隐情?

    那邋遢的醉鬼看着云悠然的绝然的背影。双眸蹙紧,他好像被这个女人嫌弃了。没错。他是闻到了她身上属于女人的气息。难道说自己被毒蛇咬伤真的只是意外吗?

    不是的,他知道,自己是爱喝酒,也有些微醉,但是依照自己的身手,还不至于如此。所以说,是有人故意放毒蛇咬自己的。难道不是这个女人?

    在云悠然和白梅朝着深巷走去的时候,这个邋遢的醉鬼,哪里还有平日的那一份醉意,现在的他无比的清醒。内心里促使着他想要一探究竟。这人啊一旦怀疑,就会想要解惑。如若眼前的女人不是别有目的对自己御蛇咬伤自己的人的话,就是救了自己的恩人。他黑耀可不喜欢欠人人情。因此,有必要知道事情的真想。

    黑耀紧跟在云悠然的身后。云悠然和白梅走在前面,云悠然的如天上银河一般的晶亮的黑眸里闪烁过一丝怒意,想必这个男人是怀疑自己对他别有目的,既然人家想要查明白。就任由人家跟随着。她丝毫就没有惧意。

    云悠然和白梅很快来到了杜鹃的家里。杜一的病情因为有了云悠然给开得药。病情显然是好了很多了。杜鹃一看到一身男装的云悠然,有些一愣。

    “公子,是你找我?”杜鹃蹙眉问道。

    云悠然看着杜鹃竟然看不出自己是女子,不由得笑道:“杜鹃,是我。”

    “小姐。”云悠然含笑点头道。

    “小姐,快,快进屋坐。”杜鹃忙将云悠然请进了屋里。

    云悠然直接是道明了来意。对杜鹃道:“杜鹃,我今日来,是想要请你去教人习武。”

    “小姐,老头我也去。”杜一也开口道。

    云悠然并没有想要隐瞒杜一。直接开口道:“杜叔,实不相瞒,我请杜鹃去教习习武的对象是*的那些姑娘们。不过,我向杜叔保证,我开*并非是如皇城里的*那样。我只是想要让这些姑娘们有一技之长,卖艺不卖身。习武可以强身健体,二则可是自保。我绝对不会让她们靠出卖身体来得到报酬。绝对不会糟践她们。”

    云悠然一脸正色道。杜一看向云悠然正经的脸色。他是相信小姐的为人的。杜一对着云悠然恭敬道:“只要是小姐说的,老头我信。”

    他相信如此心善的小姐,绝对是有着一颗菩萨心肠。

    “好,有杜叔的相信,我就宽心了。如此,我就烦请杜叔叔能够和杜鹃一起去挽香楼教习那些姑娘们武术。还有你帮忙作为挽香楼的看护。”云悠然言辞恳切。

    “只要小姐需要我杜一,杜一甘愿为小姐赴汤蹈火。”杜一根本就没有怀疑云悠然。

    说实在的,在来之前,内心里还是有一些担忧的,生怕这杜一担忧*是污秽之地,他自己不愿意去,也不愿意让杜鹃前去,现在有杜一和杜鹃,再加上玉舞帮助自己。那么这挽香楼,她就可以放心了。不必时时来挽香楼自己照看。二者,挽香楼,她绝对不会让她单单的成为花楼的。

    “杜鹃,快些收拾收拾东西,我们随小姐一起前往挽香楼。”杜一也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云悠然本想要推说。不过看着这一个难民区,阴暗潮湿的,根本就不适合人居住,因此也就没有推说,而是让杜鹃,杜一去收拾东西了。自然父女两人前去挽香楼了。这弟弟杜威自然也不会拉下的。

    杜一就是对云悠然打从心底里的信任,不管云悠然让他去哪里,他都信任。一家三口就跟随着云悠然来到了挽香楼。

    云悠然将杜一和杜鹃带到挽香楼之后,交代了玉舞一些事情,随后就将杜鹃,杜一,杜威三人交给了玉舞。

    一路上,邋遢的醉鬼也是暗自的进了挽香楼,云悠然进了一个没有人的厢房,随即绝冷的声音道:“跟了一路,出来。”

    不怒而威,每一个字都透着蚀冷的威慑,让邋遢男子身子一颤。挽香楼,*,他黑眸眸底划过一道光亮。至此,他内心里似乎是相信云悠然真的可能是恰巧的遇到了自己,救了自己一命。他觉得这*不愧为是一个藏身之所。当即,这个邋遢的醉鬼出现在云悠然的跟前。

    云悠然绝冷的声音道:“我再说一次,我遇见你,救了你,只是我犯贱,多管闲事罢了。你若是还想认定我对你有目的,那么对不起,我绝对不会对你手下留情。”

    邋遢的醉鬼看向云悠然,这个女子,分明没有内力武功,竟然如此敏锐的发现自己跟随了她一路。内心里实在是震撼非常的大。

    “我已经确定你的确是救了我。我这人,不喜欢欠人人情。我看你这挽香楼似乎是才盘下,却人吧。我这人呢,没有别的本事,倒是有一手的厨艺。可以在你挽香楼替你做三个月的厨师。”邋遢的醉鬼自己开口道。没错,在*里躲避三个月,这是他所能够想到的。

    云悠然黑眸一亮。看着这个男人那自信的黑眸,绝冷的声音道:“一年。并传授你的厨艺。”

    是这个男人自己说要还自己的人情的,而且,她可不觉得这个男人纯粹的是为了报答自己的恩情。既然想要利用自己的地方,那么一年那是必须的。如若他的厨艺真的那么的厉害。她再会想办法,要不将这个男人留下,要不,让他倾囊将他的厨艺传授。

    云悠然这话,毕竟是知道,这个男人自己未必能够留得住,如若他的厨艺真的很好,在他决定走的时候,那么,有他的厨艺在,就不怕了。*,需要姑娘,更需要拴住这些男人的胃。这样,他们挽香楼才会财源滚滚。

    “女人,你得寸进尺了。”黑耀那深幽的黑眸一沉,显然的被人得寸进尺非常的不爽。

    云悠然勾起清冷的笑道:“你觉得是你的命贵重呢?还是你这厨艺贵重?如若不愿意留下,你可以滚远了。”

    云悠然懒得理会这个男人。

    “女人,你……”黑耀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个没有武功,没有内力的女人,竟然拽得二五八万的。而且她周身的霸气,不容任何人质疑。他随即黑着脸沉声道:“好,我答应。”

    “可以,在明天之前,将你这络腮胡清理干净。若你颓废了。那么就会让你亲者痛仇者快。”云悠然撂下话之后,就不理会眼前的黑耀,甚至于都没有问这个男人叫什么名字,云悠然就自顾自的离开了这雅间。至于黑耀这种人,云悠然只是一眼便知道。这种人比较重信誉。所以,只要他应下的,根本就不需要那些纸上的约定。而且之所以送上这一句话,是云悠然直觉上觉得眼前这个男人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她的挽香楼不拒绝有故事的人,有时候这种人往往就成了自己往后的势力。

    倒是黑耀那一双修长的双手不自禁的抚摸上自己的络腮胡,原来,他们有那么邋遢了。自己原本完美如玉的下颚,现在全都是胡须。清秀的面容根本就不知道去了哪里。

    黑耀不由得自问,自己还要这般自甘*下去吗?全族人,就剩下他这一条性命。难道自己还要这般的*下去吗?整日的灌酒。他们全族就仅仅保全了自己这一条性命。

    这三年来,他用酒麻痹自己,整日醉生梦死的,麻痹自己,他这么做,若是让地下的亲人知道了,那会如何的痛心啊。他竟然这样浑浑噩噩的度日。他这样对不起黑家所有的人。对不起自己的双亲。他堂堂七尺男儿怎么可以如此的*。

    如若自己活着不能够为黑家报仇,那么他就枉为黑家的人,辜负了自己双亲的牺牲。他黑家满门,对朝廷忠心耿耿,竟然落得满门抄斩的境地。现在暗算自己的仇家竟然还想要斩草除根。

    不行,他黑耀要恢复黑家,荣耀满门。不然,他黑耀如何对得起死去的双亲。这一刻,黑耀的双眸闪烁着异常的光芒。

    当年他们黑家的惨案,他历历在目,永远也无法忘记。自己的爹娘亲人们是如何被满门抄斩的。他一定要为黑家将暗害他们的人给挖出来。三年了。他是应该要清醒了。不应该再醉生梦死了。他生为黑家唯一的血脉,就应该要为黑家满门报仇。

    黑耀整个人陷入回忆之中,回忆是痛苦的。他黑耀的父亲,黑灼乃是皇宫的御厨。一日,皇上的御膳竟然有毒。说父亲图谋不轨,想要置皇上于死地。就这样,他们黑家满门被抄斩,若不是他游学在外。也一并要被抄斩了。

    ............................................................................................

    云悠然从挽香楼出来之后,和白梅走在大街上。

    京城最豪华的云华楼三楼的雅间里。一身黑衣耀华的秦长歌,整个人慵懒的侧躺着,双眸凛凛的望向在下面行走匆匆的女扮男装的女子。那凉薄的红唇边缀着一丝冷笑。

    欧阳明日顺着秦长歌的眼中望去,老天爷啊,竟然是云悠然这个可恶的女人。欧阳明日晶亮的黑眸里闪烁着浓烈的疑惑,不由得深谙下去,不会吧,这个女人竟然女扮男装去*。难道说这个女人真的是不甘寂寞。不能够以大将军府千金的身份去*,因此女扮男装?

    欧阳明日的脑海里,华丽丽的想着云悠然和那些恩客们香艳的画面。天马行空的想得好不欢乐,好不震惊啊。秦长歌看着欧阳明日那震惊的双眸,凉薄的红唇边勾起一丝冷笑道:“日啊,你脑海里的想法若是让云悠然知道,只怕这一次惨烈的不只是你的双手,你全身上下都会被狠狠的关照一下。”

    一听到“关照”两个字,欧阳明日的身子就忍不住的颤抖了几下。陡然的,秦长歌本来慵懒的躺着的身体,故意的站起身,双眸灼灼的打在云悠然的背部。

    本来行走匆匆的云悠然,双眸一暗,敏锐的发现自己的身上有一道灼灼的眸光凝视着自己,她随即一回头,准确无误的朝云华楼的三楼其中的一个雅间看去。当看到站立在窗口一个背影。当看到这一个半身的黑影的时候,云悠然的心咚咚咚的作响。她内心笃定,方才就是这个窗口里投射出来的犀利的眸光。

    云悠然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正打算收回自己的双眸的时候,那原本背着自己的男子,陡然的转过了身,双眸犀利的望向自己。云悠然发誓,这个男人根本就是故意的,故意这样的注视自己。

    当看清楚这张脸的时候,云悠然一颗心都差点要飞出窗口了。看着这个男人那凉薄的红唇勾起一丝讥嘲,一丝趣味的冷笑的时候,云悠然顿时就一种穷迫之感。

    那眸光,沉重的打在她的身上,让她有一种呼吸困难的感觉。这个男人一定是看穿了自己就是云悠然,不然他的唇角边不会有讥嘲,也不会有趣味的冷笑。好像是这个男人在看一个挑梁小丑一般。

    “笨猪,上*玩儿吗?玩得如何?”云悠然想要转身的时候,耳边就是想起了这一道声音,果然,这个男人就是看穿了自己。而且还看到了自己去的地方是何处。天杀的,如若现在让众人知道,将军府的七小姐女扮男装去*,不知道又会有怎么想要的流言蜚语出来。

    云悠然不知道为什么,面对这个男人,内心里已经告诉自己,要冷静,要收回自己的心,但是她实在是很无力,就这样心跳动的非常的快。她有一种被抓包的恐慌感。

    ............................................................................................

    菇凉们,月票到150张加更哦。明天会继续为菇凉们加更,菇凉们也要踊跃的投出你们的月票。对笙歌的支持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邪皇的毒医狂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碧水笙歌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碧水笙歌并收藏邪皇的毒医狂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