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刚落下的积雪整体都还松软得很,齐雅兰刨腾了半天,努力挣扎着跪坐起来抬手在满是雪末的脸上胡乱抹了一把,无限嫌恶地把拉着班长同学拉着她手甩开,靠自己的力量狼狈又顽强地站直。

    千金大人从来都是在第一时间爆发式地袒露自己的情绪,从来不知委婉掩饰曲折维护之类啰嗦的玩意儿为何物,好像全天下的事情加起来没有她的意愿重要,自然也不肯屈尊纡贵费心去考量别人的感受,例如现在班长大人恐惧到崩溃的心情。

    齐雅兰狠狠瞪着自己身边抖如筛糠的班长,眼神里充斥着愤怒、嫌恶,她用几乎咆哮的声音斥责已经吓得不轻的班长同学,“都怪你!谈一谈,谈你妹啊谈!本小姐跟你有什么好说的!如果今天苏易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让你陪葬!”

    人质熊被卡车司机猛推了一把转过身,朝着卡车的方向缓缓慢步。苏易默默感受着手上的绳子被人用力勒紧,无论从力度和花式上来说,都是老练至极的专业手法,绑得精巧细致无法挣脱,又不至于彻底勒住血管的通路,导致人质手脚麻痹。

    不远的距离让齐雅兰的说的每个字都落在苏易的耳朵里,虽然齐千金同学总体的感情冲动是来源于对苏易安慰的担忧,但是措辞和语气什么的,还是让熊熊背心一凉。

    还要三长两短呢,还要陪葬呢……

    现在是要预先置办我的追悼会,搞好发言的节奏了吗?

    这还真没怎么着呢,您就一门心思要别人陪葬了,就不能费心思虑一下营救方案什么的吗,再不济,想想怎么报警也行呢,我真心觉得我还有救啊!

    这熊孩子咋就不能盼我点好呢?!能不能这么快就口头处决我啊,鱼罐头和浅浅都还等着我回去呢……

    小熊同志在自己都感知不到的情况下神游天外,想着想着就感觉自己的后背被齐雅兰的话嗖嗖嗖戳中无数刀,一颗颗的小窟窿都在噗噗噗地往外喷血。

    班长同学早就已经慌乱得面色屎黄了,被齐雅兰这么抛坟掘墓歇斯底里的一吼,哆哆嗦嗦的小心肝里面更是乱了方寸,只能瞪大了惊恐眼睛,紧紧盯着劫匪手中的手枪,背对着他们慢慢向后退去。

    “兰,兰兰,这里太危险了啊,不然我们先走,去,去叫人来……”

    他的声音抖得不成样子,绒布帽子就像没看到他一样,仍然悠闲的玩着手枪,没有做任何实质性举动的趋向——

    “啪——!”

    奔跑的姿势还没完全展开,班长同学就很没出息的感应到自己的裤子中一股无法抑制的暖湿。

    这一声清脆的枪响真是异常的突然,齐雅兰捂着耳朵拼命忍住想要尖叫的冲动,刚才那发子弹正是从她身侧擦过,把班长同学身前的一处雪窝打得雪末飞溅。

    耳边萦绕的轻微轰鸣声伴随着真实又清晰的恐惧,齐雅兰目睹苏易在绒布帽子举枪的一瞬间拧身撞了上去,改变了子弹轨迹的同时,也让熊同学自己失去了平衡,一歪身重重栽倒在雪地上,嘴里耳朵里面灌满了冰凉的雪末。

    枪声混杂在临近过年的乡村爆竹声中,并未引发多大的回响,远处几只家养的土狗很没诚意地嚎叫几声,便回到温暖的小窝里面继续没做完的白日梦。

    刚刚为了不让孙红的宝贝小羊冻伤,苏易把自己的外套风衣大方地贡献出去充当了羊襁褓。

    现在只穿着一件白色圆领小毛衣的苏易同志匍匐在雪地里变成速冻小熊,一瞬间体会到大自然的冷酷,这也太冷了点吧,衰神神马的总是陪伴左右,真的不会再爱了啊!

    好在绒布帽子也不是什么有耐心的匪徒,不准备让苏易的黯然神伤持续很久,强壮的身体跨步上前,一伸手抓牢她的毛衣领子,轻而易举地把苏易提起来狠狠摇晃,天翻地覆的眩晕让苏小熊的胃部一阵抽搐。

    “有意思,警察小姐哈,果然还是有两下子。虽然看起来白白嫩嫩弱不禁风的,身手倒还是真不错呢。”

    绒布帽子恶狠狠地眯起眼,猛地将苏易拉得更靠近自己,“但是你为什么不先为了自己想想呢,你泥塑过江自身难保了都,还救人心切呢,好英勇哈。”

    苏小熊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可爱的大头这么沉重这么累赘过,她晕晕沉沉地缓缓睁开眼睛,忽闪一下长长的睫毛,上面的雪末簌簌掉落,痛苦的窒息感让她很快憋红了脸,冷汗顺着额角渗出,把头上的绷带都浸湿了不少。

    “这样就不行了么?游戏还没开始呢,你可别弃权啊,精彩的部分永远在后面呢!”

    绒布帽子阴阳怪气的腔调让他的同伙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苏易强忍恶心的感觉,盯着他准备一言不发,无奈脖领间的压迫感越来越强烈,好像真的是想要她的命。

    视线下移,一只大手正扼着她的领口,手背上筋节毕露,像极了一条条的蚯蚓,缓慢而又残忍地蠕动着,跟绒布帽子嘴

    里从容优雅的话语配合成一副令人脊背发凉的情状。

    “混蛋!谁准你这么做的!你放开她!”

    齐千金目中喷火,要冲上来的却被班长同学从身后用力扯住,恨不得原地跳脚骂街。

    齐雅兰的声音尖锐又刺耳,但是听在苏易的耳朵里面居然有些莫名的喜感,现在的状况明显是人家愿意怎么做就怎么做,你还真当人家是你家保安小哥呢。

    “咳咳……你,先别冲动,先放下枪。有什么要求可以先说出来嘛,放过那两个孩子,我跟你们走就好。”

    苏易艰难地从嗓子眼里面挤出一句完整的话,觉得自己再不做点什么可能真的就要一命归西了。

    绒布帽子嘴角斜上去,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你放心,有你在我们手上,他们对我来说就没什么价值了。”

    他嚣张地舒展一下四肢,对齐雅兰扔过去一个纸团,“你回去告诉齐妙,要她自己一个人把赎金拿到这上面的地址。这位可爱的警察小姐,我们就先替她和她的奸夫收留了,想要领回去,她就得照我说的做!”

    绒布帽子话音未落,左手拿着的土枪突然翻转,单手握紧枪管,枪托的部分狠狠砸向了苏易的额头,比之刚才清脆的枪声,这一生闷响更加让人揪心。

    “如果你们当中有谁特别信任警方的力量,不小心出手报警的话话,我就不能保证这位苏警官能不能活着见到她的同事来营救了。”

    齐雅兰和班长两人都发现劫匪的目光并没有看着自己,而是玩味地黏在更远处的雪地上。

    抱着小羊的孙红和拿着苏小熊外套的方浅羽正站在齐雅兰的身后。

    方浅羽死死盯住劫匪的一举一动,心痛地睁大了眼睛,听到劫匪的话,伸进口袋里摸索手机的手又无力地拿出来。

    绒布帽子似乎是认识她的,看到她的出现,脸上的笑意更深。

    “方小姐,我想我们真是有缘呢,齐妙总算是你的好姐妹,只要你劝劝她,我甚至可以保证苏警官明天早上还有呼吸呢。”

    孙红脸上红红的,甚至几处冻伤的部分裂开血口,不过她倒是全然不在意冬天的野外的寒冷,只是直直看到绒布帽子手中不断被把玩的枪,似乎是吓呆了,躲到方浅羽身后拉扯她的外套。

    方浅羽表情突然一变,但转瞬又回复千年一面的冷静,微笑着地抬起手中的外套对着绒布帽子扬了扬。

    “齐妙那边,我会劝说的,你的条件也会得到满足。但是这么冷的天,能不能让我把苏警官的外套还给她,人质被冻死的话,齐妙肯定是绝对不会答应见你了啊。”

    方浅羽一边说,一边大方从容地慢慢靠近苏易,绒布帽子没有说话,仍然是警惕地看着她,却自始至终没有阻拦。

    “浅……浅浅……”苏易已经连咳嗽的力气都没有了,额头上流下的鲜血滴在眼睛里,她强忍着刺痛才能看到方浅羽的身影。

    脑后的敲击让苏易的旧伤口开裂,由于昨夜方浅羽将她的伤口包扎得异常妥当,鲜血只是缓慢地向外渗出,浸润在白色的绷带上,更加刺眼刺心。

    方浅羽一向冷清的眼眸里面全是疼惜,看也不看绒布帽子对准自己的枪口,慢慢将手中的外套披在苏易的身上,情不自禁要伸手去抚摸苏易头上的伤处。

    “方小姐,你可以走了!”

    绒布帽子似乎受了不小的刺激,突然暴怒,一手粗鲁地扣进苏易的肩头,一手举枪对准方浅羽,手指抠在扳机上慢慢抖动。

    “哎呀,咳咳咳,天快,黑了呢……”苏易不知道自己的声音为什么又闷又哑。

    她强迫自己把黏在方浅羽脸上的目光收回来,自己挣扎着转身朝劫匪的卡车走去,拼尽全力对着绒布帽子打岔。

    “不知道你说的地方在哪里呢,齐妙本身就是路痴。你的地址最好写详细点,不然她迷路了找不到我们,我就死的冤枉了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呆萌追妻记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酸菜鱼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酸菜鱼汤并收藏呆萌追妻记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