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欧洵要入虎穴这事儿,杨文博表示了极大的不同意。

    那天他听着欧洵被陆远石叫去了,就知道这不是一般人能搞定的事儿,他左思右想,还是去求了那个大人物,让他出面召回了陆远石,不提他为此花费的代价,就说这事儿,不过是个权宜之计。

    上次有人护着欧洵,陆远石身边漂亮小伙子又多,恐怕一时半会儿不会再专门找欧洵了,但要在宴会上遇见,可说不定会出什么事儿。至于盛开来更明显,两个人合伙收拾了他一顿,这家伙要不想报复回来,他的姓倒着写。

    可惜的是,欧洵对他的建议不过是左耳进右耳出,第二天还专门去定了身西装,气得他牙根痒痒。中午吃饭的时候,杨文博捂着腮帮子瞪着满桌的菜,就是没胃口。连老爷子和毕启义都不是一般人,自顾自的,高伟人憨厚点,问他,“是不是没你合心的?农家乐这边东西肯定粗糙一点。”

    高伟照顾连老爷子没问题,偶尔照顾一下欧洵,毕启义也觉得没问题,毕竟欧洵是他们的伯乐啊!但是照顾杨文博,他就有意见了。

    其实两人那点过节,还得追溯到欧洵开同学会那天。彼时有个制片人看中了他的剧本,并请了杨文博一干人等吃饭,毕启义作陪。怕是看着毕启义长相斯文,模样俊俏,制片人就直接将他安排到杨文博身边坐了。

    可惜的是,动不动喝酒往窗台上坐的毕启义哪里是一般人。他开始还端着,老老实实进酒,两杯下肚后,就自己high了。自顾自的喝得开心。这样的话,也就算他没眼色,到底不是大事儿。杨文博斜眼瞧了瞧,没理会他。谁料到,饭局进行到一半,这家伙彻底醉了,于是杨文博就遭了秧——他将杨文博当窗户柱子了。

    可在杨文博眼中,这家伙一开始笑得颤颤悠悠,然后故意喝醉,如今在他身上左右下手,他丫的,想勾搭也不能这么明显啊,分明是蓄意调戏。他一怒,就甩开毕启义离开了。制片人追了半层楼,杨文博都没回去,后来投资为奴的事儿也泡了汤,制片人自然回去好好收拾了毕启义一顿。

    这事儿说起来毕启义的错误居多,但他心眼小感情细腻啊,就是看杨文博不顺眼又有什么办法!他眼睛一瞪,高伟就低了头,算是不说话了。杨文博左瞧右瞧,没一个人支持他,查理又不在,没办法之下,他就只能用了最简单的方法,直接跑到欧洵那里赖着不走了。

    要不,你带我一起去,要不,你也别去。

    欧洵没见过这样的,似乎在那天求救之后,这人就有点自来熟了。你瞧,又是跑到农家乐来住,又是要跟他去宴会。你要说他有别的心思吧,这人也没表现出来啊!欧洵只觉得杨文博难猜,但一起去宴会这事儿不算什么,他还是点头应了。

    只是连带杨文博都觉得欧洵是个心地善良只会被人欺负的人,其实欧洵并不懦弱。好容易将杨文博哄走后,他锁了门,开了电脑,将手机里的音频文件完全倒了出来。戴着耳机开始听。

    这东西不是别的,正是那天欧洵跟杨文博发完短信后,他将手机的录音软件打开了,始终没关。也就是说,无论欧洵借力打力,让盛开来收拾痘痘脸,还是后来盛开来威胁他的那段难听话,他都录了下来。

    他想了想,先把音频文件复制备份了一下,分别在几个地方藏好,才在网上又下了个裁剪器,从盛开来威胁他的地方开始剪开,又将杨文博威胁盛开来的那段剪走,剩下中间一段单独存了个文件,命名为A。

    然后再次打开一段完整的音频,他想了想,将那一句“就是让你卖身又怎么了?你一个大男人,天天跑到卫视上男扮女装,衣衫半解的,不就是为了找个金主吗?怎么,有人看上了,你又拿乔了!你也不看看那是谁,我盛开来今天就放下话了,你卖定了,快换衣服!”单独裁剪出来。

    然后将有关他的信息的减掉再合成一起,这句话就变成了“就是让你卖身又怎么了?你也不看看那是谁,我盛开来今天就放下话了,你卖定了,快换衣服!”这一句话命名为B。

    做完后,他将A音频又放了几个位置,但并没有发出去。这里面涉及的信息太明显,尤其那句“跑到卫视上男扮女装”,几乎能立刻让人猜到是他自己,若没有十全把握,欧洵压根不会拿出来,这是最后一根稻草。

    随后,他在网上申请了个新邮箱,输入了自己万分熟悉的副总张苗的邮箱,将音频B附在了附件中,题目上写着“盛开来逼迫手下签约艺人卖身”。随后点了发送键。

    张苗这人表面上看是乐汇的副总,掌管媒体宣传,其实是高启之的小情人。心思诡秘,长年负责应对如同盛世之类同行业公司的不良竞争,有时候是为自己解决问题,有时候则是给对方找点麻烦。

    欧洵其实跟她不算熟悉,因为高鼎不喜欢这个女人。他虽然没了妈了,但总觉得他爹还应该对他妈一往情深,这女人出来就是煞风景的。就算她始终没有上位的意思,“放在那儿也膈应人”。这是高鼎的原话。

    当然,他也不同意欧洵与张苗多接触,只是他哥哥乔汉是公司的顶梁柱,欧洵就算不想记住,这女人的联系方式,他也忘不了。

    但现在,显然派上了用场。

    盛世影业在六年前,也就是原主刚出名的时候,在业内能排上前几名,跟乐汇没少抢资源抢明星,明面上大家一家亲暗地里挖洞下橛子。如今盛世已经苟延残喘,乐汇又抓着他的把柄,他就不信,张苗和高启之能放过他。

    狗咬狗一嘴毛,谁都不是好东西。

    欧洵等着渔翁得利就是了。

    做完了这一切,他将邮箱退出,又用工具清楚了痕迹,这才又抱着本《笑傲江湖》开始研磨了。

    却说张苗最近其实心情挺好,高鼎受了重伤,一连几个月都在医院重症监护室,高启之那点子心思全放在他儿子身上了,她原本还挺生气,好在苦尽甘来,高鼎一个人留在了国外修养,高启之回来后,整个人就是她的了。

    甚至,张苗还想着,能不能怀个孕,逼宫!原本高鼎就是个弯的,更何况如今伤了肾,还能不能人道,都是个问题。

    因此,她这天专门打扮了一番,又订了个烛光晚餐,约着高启之一起。没想到临下班前,邮箱却响了。她下意识的瞥了一眼,就被题目吸引住了,让艺人找金主,这几乎是娱乐圈人人都知的潜规则,只是这东西不能拿到明面上来,也不能被人抓住把柄。

    毕竟,传来传去的猜测只能当做饭后一说的绯闻,但若坐实了,那帮青春的,正派的明星们,还拿什么吃饭?

    她想了想,先查了遍毒,然后才点开了文件,内容里有一句话,“你要想要,我有更多。”然后她的目光,就盯在了附件中,顺手拿起耳机,下载音频后点开,盛开来那歇斯底里的声音就传了出来。张苗几乎在刹那间拍桌子大笑,这种事情大部分是你情我愿,就算有拉皮条的必要,也是让经纪人去说,盛开来居然自己亲身上阵,他这是疯了吗?

    对业内风吹草动异常熟悉的张苗,立刻就想到了陆远石,只是她倒是没往欧洵身上想,她总觉得,欧洵已经出柜过了,这群人就算再喜欢,也不应该对他下手,那几乎是昭告天下自己的性向了。

    不过无论如何,这是个好东西,加上前几天他们掌握到的盛世的资料,这一次,盛世怕是撑不了多久了。她随手拿起电话叫了个人,然后又细细吩咐了一遍,这才离开。

    吃烛光晚餐的时候,张苗故意问高启之,“盛世的十五周年你还去吗”高启之揽着她的小腰跳着舞,不在意地说,“面子还是要做的。”张苗贴在他怀里问,“也是,再风光反正也没十六年了。”高启之瞬间秒懂,看着张苗说,“这倒是个好消息。”

    请帖发来两天后,就是盛世影业十五年的晚宴庆祝活动。

    暴发户杨文博提前一天就叫查理送来了他那辆平日里装逼用的迈巴赫,农家乐一干大小还特没出息的下来围观了一下,毕启义左右转了半天蹦出一句,“靠,迈巴赫是这样的啊,老子替偶像剧代笔了这么久,终于见到一次真的了。”连老爷子更利索,直接冲着高伟说,“这下不用担心没饭碗了,这家伙有的是钱。”

    欧洵穿着身修身西服,更衬得面如白玉,英挺如松,只是瞧着打扮得一表人才的杨文博,有点觉得张不开口。当时杨文博在他屋子里跟着他耗,欧洵一心软就答应了,等着今天将请帖拿出来才发现,人家上面写得是可携伴侣同往。

    问题是,他是全中国都知道的同性恋,带着杨文博去,实在不合适。可又看着杨文博又打扮,还开了豪车来,再说不让他去,欧洵觉得又不忍心。

    这副纠结的表情落在杨文博眼中,他还以为欧洵嫌弃他太招摇呢。走过来直接说,“那种场合,别人不会觉得你招摇,不招摇才惹人说呢!”说着低头看了看表,“差不多了,咱们走吧。”

    欧洵咽了口唾沫,艰难地跟他说,“好像有点不方便,”他举了举请帖,“要不我联系乔生和韩瑞他们,让他们带你进去。”杨文博微微皱了皱眉,那股子不悦的气势就散发出来,欧洵恨不得往后退退,没想到杨文博瞥了几眼请帖后,压根没当回事,直接半揽着他往车前推,“不用,清者自清,不必理会闲言碎语。”

    他才不会说,冠上伴侣这两个字求之不得好不好?!只有将欧洵摁到副驾驶后,往驾驶座上跑的步伐出卖了他。

    一路上欧洵其实都觉得有点对不起杨文博,这年头虽然有越来越多的人可以正确看待同性恋,但总归是另类。杨文博不在意是因为他压根没经历过别人的嘲笑讥讽,欧洵想了想,还是偷偷给乔生发了条短信,让他晚点进场,带杨文博进去。

    杨文博只当他玩手机,也没当回事,心里还美滋滋的呢。欧洵哪里知道,杨文博身上这套西装,可是专门为了配他才定做的,除了颜色,款式料子都一模一样,若是真识货的人一瞧,就能知道这两人关系不一般。他总想着,这也是宣布主权的一种办法。

    路上老太太打了电话来,问他什么时候能够回家,他不在家,耀祖又住校不回来了,她一个人在大别墅里怪不得劲儿的。杨文博随口说了个理由,将老太太安抚了。挂了电话,刚才那股子高兴劲儿,就下去了一半。

    其实这段时间他的日子并不好过,大哥和大嫂带着耀宗回去了。耀祖被他塞进了一个不错的住宿中学,他开学就要读初三,正天天补课。他娘王翠花因为骨折住了院,他作为唯一有点时间的亲人,其实在开头那半个月,是天天去陪她一会儿的。

    但问题是,王翠花对他挺有看法。作为一个没多大见识的老太太而言,她觉得就算二儿子不喜欢他大哥,可两个孩子不都是亲侄子吗?耀宗不就是为了自己亲娘,去捶了他几下,他一个做长辈的,就能这样计较,把孩子应是押回了老家?!

    她听老大媳妇打电话说,他们走的时候太张扬,街坊四邻都知道杨家老二在北京发了大财,要接一家子人去享福。结果没一个月,一家三口就灰溜溜回来了。他们大人还好,毕竟有承受力,只是苦了耀宗,因为怕同学说闲话,已经连着好几天不出门了。这可怎么好?!

    老人家都隔辈疼,尤其是两个大孙子里,耀宗比耀祖要会来事儿的多,老太太从小就惯着他,如今听见宝贝孙子连屋门都不敢出,她就不得劲儿了。寻思着自己也得把耀宗弄回来,否则一个在老家一个在北京,兄弟俩差这么多,日后耀宗要埋怨她的。

    只是老太太也对杨文博的翻脸无情有点顾忌,她心里觉得这孩子从小就有点左,如今在社会上更是闯荡了这么多年,那性子更偏了。她这次因着腿断了才留在这儿,万一要是那句话又说错了,八成腿一好就得送她回去。

    老太太好歹火了六十多年,纵然没啥文化,可社会给了她足够的经验。于是,王翠花自己每天慈眉善目的,不再提老大家的事儿,连打电话都避着他,等着她那每周六放半天假的孙子耀祖回来,就细细叮嘱耀祖,让他去跟他二叔哭诉,说自己想弟弟了。

    耀祖不知道咋想的,可能真的是兄弟情深,也可能是不想违背长辈的意愿,就真去找杨文博了。那时候两个人刚吃完饭,杨文博去书房准备看点书,杨耀祖就叫了声二叔,站在那儿不动了。

    杨文博一回头,就瞧见他侄子一脸任重道远的样子,似是要做什么重要的事情。他问,“什么事?学校里遇见困难了吗?”

    耀祖摇摇头,努力了半天才说了句,“二叔,我不读了,换弟弟来行吗?”

    就这一句话,一下子击中了杨文博那点小心灵,他当年不就是因为读不了大学,才离家出走的吗?只是,这孩子成绩好,又肯努力,在他看来,也如他当年一样,喜欢学习的人。怎么会提出这个要求?

    杨文博当场没理会他,就叮嘱了一句,“这不是你管的事情。”转头,就让查理去问问老太太那边的护理,老太太是不是说了点什么。等到话传回来两相对比,杨文博就知道,这是老太太让耀祖去求他,耀祖怕是觉得老占自己便宜不好意思,就想用自己换了耀宗来,多可笑又可爱的想法!

    他将耀祖打发了去上学,恰好老太太出院,他又去把老太太接了回来安顿好,找了保姆伺候他,就以有事儿为原因,跑到农家乐去了——那毕竟是他亲妈,他说不了也管不了,他寻思着,这么晾一晾,让保姆和查理都对她透透风,讲清楚了,日后对两边也都好。这么一住就十天,老太太怕是想通了,最近老催他回家。

    欧洵觉得他家里很奇怪,但又不好意思问,就低了头,好在没几分钟,就到了。

    盛世这回将十五年庆放在了北京郊外一家山庄,两人到的时候,已经有不少人。欧洵下了车就给乔生打电话,跟他叽叽喳喳问在哪里见面,没想到乔生和韩瑞的电话却怎么也都打不通了。杨文博还在那儿一个劲儿的问赶快进去吧快进去吧。欧洵又给每人拨了一次,这回倒是先关机了。

    没办法之下,欧洵只能硬着头皮带着杨文博进宴会大厅,将请帖递上去的时候,他甚至能感受到那些人撒在杨文博和他身上暧昧嘲弄的眼神。只是杨文博哪里是一般人,他专门回头淡淡地瞥了一眼那个人,又在他的工作胸牌上扫了一眼,这眼神晦暗无比,充满威胁,再加上杨文博开的是迈马赫,这人身体立刻缩了一下,看向两人的目光也正常起来,欧洵算是松了口气。

    宴会还没正式开始,大厅里已经来了不少人,都三五成群凑在一起聊天,欧洵来这里不过是本着尽义务的想法,压根没跟这群人攀谈的*,直接就带着杨文博找了个偏僻的地方坐下,寻思着吃点东西,就等着致辞完了再挨一会儿,可以回家。

    可问题是,欧洵不过是个小演员,没人理会他,可杨文博在这个圈子里,还是有点名声的。这群宴会上的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大门口每人安了个摄像头,欧洵刚端着杯橙汁回身往座位走,那边就有人将身后端着水果的杨文博拦下了。欧洵侧耳一瞧,好家伙,几个圈里挺出名的制片人。

    杨文博手中有大禹公司,专门就是投资影视作品的,欧洵那颗脑瓜瞬间开窍,哦,杨文博来这里,是这事儿啊!他想通了,自然就不会打扰他,径自走回刚才的座位去了。这边杨文博欲哭无泪,这几个制片人都在圈子中摸爬滚打惯了,各个油滑的很,杨文博被他们堵着压根回不去,大有不说我我手头的项目不放你走的架势。

    他要是能问,真想问一句,你们这样坏人姻缘不怕遭天谴吗?可惜他不能,而且还得好好听着,毕竟,自从煤矿卖出后,他靠这个赚钱。

    欧洵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倒也不觉得无聊,宴会这地其实是个最好观察演技的地方——这是他来的时候,连老爷子告诉他的。你想,这个偌大的地方,拥拥攘攘站立着众多互不相识的个体。他们在短短几个小时内,要去认识对自己有用的人,并且要向他们展示自己吸引人的地方,每个人都在替自己画一张完美的面具。

    “不要觉得这种地方无聊,当你置身事外,你就会很容易发现他们笑容底下的秘密。他们身体语言的意思。当你能够将这些符号和它们表达的意思正确无误的联系起来时,你怎么会演不好一个人?”最后,老爷子告诉他,“你要学会观察人。”

    于是,抿着浓郁的鲜榨橙汁,欧洵的目光在厅中的人之间徘徊。首先自然看的是杨文博那边。此时他正背对着欧洵,欧洵能看见的,是他对面一个矮胖的制片人的正面。他正在说话,怕是因为个子低,他的脑袋一直是昂着的,宽大的下巴费尽地从肥硕的脖子上艰难地离开,试图去最大距离的接近杨文博。同时,在不停的点头。

    点头,这是一种暗示。这人显然极为希望能够说动杨文博。欧洵还想在观察一下,瞧瞧他后续的反应,却没想到有人惊讶地说了句,“咦,这不是欧洵吗?”

    欧洵回头一瞧,这人他倒是认识,公司去年签的一个女演员,好像叫胡长婷,两人见过几次面,出于礼貌,他冲着胡长婷笑了笑,就不打算再理会她了。可这丫头似是喝大了,啪的一屁股就坐在了欧洵对面,捏着手中的高脚杯,摇晃着脑袋说,“你还真有脸来啊,公司这一年在你身上花了多大的力气啊,呵!你一个同性恋,居然让你上《爱的烟火》《乱世风云》,还有《百变星君》,那么好的节目,凭什么让你上啊!我不服!”

    她嗓子挺尖细的,这一声虽然声音不大,却也吸引了不少人往这边看,欧洵皱着眉头瞧着她,一点不想跟她再大交道,站起身来,就想换个地方,反正这大厅里地方多着呢。

    可欧洵没想到的是,他刚起身,这女人竟然一把扯住了他的衣服,冲着他恶狠狠地说道,“我哪点差了,我什么地方比人差,凭什么混了一年,还这样对我?!”她边说似是边激起了对欧洵的仇恨,“公司给了你那么多资源,把你捧红了,你却拍拍屁股就走,你这种忘恩负义的东西,凭什么还能红!我今天非要让他们瞧瞧,他们有多走眼!”

    她闹腾着,手却抓得紧,欧洵连扯都扯不开,而且最不好的是,闪光灯不停闪烁,有记者怕是拍到了两人的情形。

    作者有话要说:O(∩_∩)O~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复仇之巨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大江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江流并收藏重生复仇之巨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