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灵偶情缘 > 第四十一章 照片消失了

第四十一章 照片消失了

作者:桃花三月夭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明朝伪君子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也许是他们看错了也不一定,要来看的话等会就帮他找找,虽然他女儿的死警察一直都怀疑和我有关系,但是这老头子看的倒是比较开,已经打算回去好好安葬他女儿,这次来,估计也是拿了木偶就回台湾了。

    今天进的货物,都是原木,就是没有经过任何加工的木料。贵的有紫檀沉香、便宜的有樟木枫木,这些都是用来雕刻用的,之前我爸做生意,他自己有一身雕刻的好本事,可却懒出了名,不愿意动手,店里的工艺品都是从别处花钱直接把人家雕刻好了的成品卖出去,这种成本也大,满足不了市场的需求,或许人家想要一只三只脚的金钱蟾蜍,而我爸店里只有那种四只脚的,如果把原木直接进到店里来,根据客人所想要的去雕刻,这样的话,顾客满意程度比较高,进的那些名贵的树木,也符合现在人的追求。

    我爸因为琅玕在,连请搬运木头的人都不请了,直接叫琅玕上,之前我没看过琅玕搬运木头,今天一见识,真是把我眼睛都快要吓瞎了。

    只见琅玕一个人,手里提着两段又圆又长的大樟木。樟木在我们江西常见的很,这种木质厚实细腻,沉重的很,琅玕不仅手上一边一个,就连肩上,也扛着段两米多长的樟木,在众目葵葵下,极为豪迈的向着屋里走进去。

    琅玕这种豪举,让我家旁边也同开木雕工艺品店的老板娘忍不住来问了,问琅玕是谁,看不出来,长得斯斯文文白白净净的样子,可这一身的蛮力气,跟头牛一样!

    “琅玕这哪是和一头牛样,那是两头牛也比不过!”我对老板娘说着,刚想起什么,问她:

    “对了,柳燕姐,你老公的病有没有好点?”

    老板娘叫柳燕,比我大上三四岁,她老公和我爸一样,在这里开店开了二十多年了,不过年龄却比我爸大十几岁,柳燕姐长得很柔美,性子又淡,他老公从一年前开始就患上了肺痨,一直都治不好,六十多岁了,每天都咳个不停,脾气又差,之前我住在这里的时候,常听见他莫名其妙的摔东西打骂柳燕姐,而柳燕姐也一声不吭,任打任骂,就跟柳树一般娇柔顺从,只是可惜了这么年轻这么好的女人,却跟了这糟老头子。

    我一问柳燕姐这话,柳燕淡淡笑了笑,说还不是之前那老样子,本想借着我结婚的喜事冲冲喜,可是啊,我婚都没结成。

    我尴尬的笑了笑,毕竟柳燕姐也是打趣说的,我也不好生气。

    “好了琅玕,先休息一下,等会再搬!”

    我爸一边在招呼着琅玕休息,一边在和周围开店的邻居夸琅玕是多么的懂事,琅玕今天一天都开心的很,跟捡到几百万一样,冒着一身的大汗向我走过来,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我心里总是羞愧,尴尬,不敢直视着琅玕,但今后毕竟要和琅玕一起生活,一起面对这周围的邻居,如果我在琅玕面前老是表现出别扭又尴尬的模样,恐怕我们之间没什么都会被误会成有什么。

    我给琅玕递了杯温热的开水,琅玕一把就接过去。仰头就“咕隆咕隆”的喝,一道清澈的水渍从琅玕唇边顺着下巴流到凸起的喉结上,和汗水混在一起,这个样子,在寒冷的冬天里看着特别的温暖,而且又性感,男人的野性味十足,而我拿出纸巾给琅玕擦干净他脸上的汗。

    琅玕看着我,一直都在笑,我实在是不明白他今天是吃错药了还是起床的时候脑子被门夹了,问他搬个木头就这么开心?那以后的木头就不请人全部都由他搬好了。

    “只要是你说,要我干什么我都干!”

    琅玕说的温柔却又霸气,柳燕听着琅玕对我说这话,立即就笑了起来,问琅玕是不是喜欢我,我转头对柳燕苦笑了下,用手指了指我的脑袋瓜子,意示琅玕脑子有问题,以后他说话不要太当着。

    也许是琅玕知道我在说他脑子有病是掩人耳目,笑的更加欢,肆无忌惮的拉着我的手往他脸上摸,我这暴脾气差点就上来了,刚想着冲琅玕发火,我爸就叫着琅玕去搬木头,我爸当时正在和几个邻居在吹嘘琅玕怎么怎么听话能干,还一直都把琅玕当成是三岁智障,是这样叫琅玕过去的:‘琅玕啊,快来搬木头了,等会回家叫伯母给你做好吃的,绝对不准你小月姐姐和你抢!’语气得意又装逼,我脸顿时就黑了,真恨不得拿针缝起我爸那贱嘴。

    琅玕倒是乐意的很,转身就过去,我身边的柳燕姐立即拉住琅玕,对琅玕说:

    “看你热成这样子,把衣服脱了再去搬吧,免得搬木头的时候汗粘在身上难受。”

    我看了一下琅玕身上,衣服的领子都被汗水浸湿了大半,也便叫琅玕把衣服给脱下来,等搬完了再穿上。

    琅玕听我说完,立即把身上衣服给脱了,顿时他那好的让我喷血的好身材完全暴露在空气里了,该结实的地方结实,该有的肌肉都有,而且又匀称高挑,好看的很。他转过身去的时候,他背上烙着的那奇怪的图文印在了我的眼里,一大片,像是某种象征,又像是原本他背上有某种的东西被撕下来而留下的余痕。

    “长得帅,身材又好,却是个傻子,可惜了。”柳燕姐在我身边有些惋惜的说,然后看向我:“他很听你的话吧,你是怎么和他相处的,看看他,开心成这样。”

    “就这样处着呗,他也就今天这么开心,平常里都凶的很,又不听话。”

    我说这话的时候,总有种在和柳燕姐在谈自家儿子般的感觉,而柳燕姐却还打趣的笑我:

    “那你一定是给他说什么好话或者是给他什么好东西了,要不然哪能开心成这样。”

    柳燕姐这么一说,我倒是还真的回想了下,我也没对琅玕说过什么好话,无非就是昨晚我亲了他。

    顿时我就知道琅玕今天为什么这么高兴了,虽然回想起昨晚的事情还是有些尴尬,但我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琅玕还真是容易满足的很,不过就是亲了下而已,就高兴成这样,若是要和他……。

    一阵汽车鸣笛声打断了我的想法,一辆黑色的汽车停在了我家门口前,从汽车上下来的,正是穿着一身黑色西装的朴美琪她父亲。

    朴美琪的父亲走下车来,四周张望了我一眼,看见了我,走到我的身前来,对我鞠了个躬,对我说:

    “江玲月小姐你好,我是朴美琪的父亲朴英九。我是来买我女儿生前看上的那个木偶的,还麻烦江玲月小姐帮忙了。”

    朴英久这么客气的对我说话,倒是让我受宠若惊了,赶紧请他到店里,对他把实话给讲清楚,说我也不清楚他要的木偶是的哪个,要不这样,他自己在我的店里找找看,如果找到了的话,我免费送给他。

    朴英九也是个通情理的人,见我这么说,虽然脸上露出了一丝失望,但是也还是对我说了谢谢,跟着我去地下室,找朴美琪看中的那具木偶。

    我店里的木偶一些是之前我爸请人雕刻的,但大多数还是我自己从民间搜寻来的,也不多,总共加起来也就是二十来具,放在店里后院里的储物房里。朴英九很仔细的查看着这些木偶,每具都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一具具的查过去,从最开始的第一具到最后一具,可终究,还是没有找到朴美琪找到的那一具木偶,而朴英九,脸上的神色暗淡了下去,呆直的站着,看起来无比的落魄凄楚。

    “先生,我这里确实没有您说的那具木偶。”我说这话,心里也挺不是滋味,毕竟对一个刚刚丧女的老父亲来说,就连女儿死前的最后一个心愿都无法为她满足,这真的是人生中最悲哀的事情。

    “要不要这样,我把我网店的店铺给打开,你再找找是哪具,我们再找找看?”

    我说话的时候,琅玕从屋外光着膀子进来了,一看见我,立即向我走过来,眉色飞舞:

    “小月,我把木头都搬完了!”话说间,看见了朴英九,就问我朴英九是谁?

    朴英九的眼睛一直都在看着琅玕,神色激动了起来,立马走到琅玕的身边,伸手去触摸琅玕背上的图文,又像是个看见稀世珍宝模样,绕到琅玕的身前,摸琅玕的脸,和五官,语气颤抖着对我说:

    “是他,就是他,我女儿,看上的就是他!”

    朴英九说这种话的时候,我顿时就惊呆了,不是惊讶朴美琪会看上琅玕,而是,我从来就没有奖琅玕的图片放到我的网店上去,那日将琅玕运回来,我便一直都忙着给琅玕清洗他身上的泥土,当天晚上,他便变成了人的样子,我根本就没时间,也不会,给琅玕拍照,更不会,把琅玕的照片放到我的淘宝店铺上面拿出去卖!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灵偶情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桃花三月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桃花三月夭并收藏灵偶情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