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到深处是为安 > 第七十一章 迷乱的夜

第七十一章 迷乱的夜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们总是忽略一些细节,总是在徜徉在幸福的怀抱上,忽略了温水煮青蛙的可能性。

    当不幸如约而至,你却以为它是突如其来。

    …………

    申跃推推眼镜,接过程成手里的外卖:“你好,程成,我是申跃,听明真提过你,算起来你是我的学弟呢,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找我。”

    “申……学长”,程成或许是太高兴了,接过名片的手都有些颤抖。

    我还要跟他说些什么,申跃手搭在我肩膀,微微用力把我推进房,嘴里说着:“我都饿了,赶紧吃东西吧。”

    “哎,程成……”

    我回头,见程成已经转身,低着头站在那里。

    “再说下去,他该不要你的钱了”,申跃笑道。

    我想想也是,就没再多说。

    跟申跃吃东西的时候,苏云水打来电话,兴奋的说陈远今天出差回来,她要去接他,晚上不一定回不回的来。

    我躲到一边小声说:“祝你成功,早日拿下他!”

    苏云水对陈远那么用心,这俩人早日成了好事也好,苏云水笑声诡异的挂了电话。

    申跃已经吃完了,顺手递给我杯水,我喝了口,搁在以前,申跃做出这般疑似温柔细心的动作,我估计又要一阵多想了,不过现在,我随口说声谢谢,心想安易风比他可要细心得多了。

    吃完东西,我收拾了一下狼藉的杯盘,申跃起身告辞,我赶紧站起来送他,或许是站得太猛了,眼前一黑,整个人晕乎乎的,申跃一把扶住我。

    “没事吧?小心点。”

    “没事没事,就是有点晕。”我抓住一边的椅子,示意他可以放手了。

    却感觉到他的手越抓越紧,我抬眼看他,镜片后的眼睛里雾蒙蒙的,俊逸的脸带着不正常的红色,我突然觉得口干舌燥起来。

    “明、明真……”

    他看我的眼神怪怪的:“我,有点不对劲。”

    我想说我也是,但是开口的力气都没有,眼皮不受控制地往下沉,闪过脑海的最后一个念头是:

    完了。

    …………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似乎回到了一年前那个迷醉的夜。

    我看不清身上人的模样,但能清晰地感受到火热的手掌在我身上四处游弋,我想说点什么,但他的唇堵住了我本来就没有力气的嘴巴,我听到衣料摩擦的声音,感觉到身上的衣服被不太温柔的脱下,他的身体压了上来,灼热的温度几乎让我窒息。

    他的吻落在我的眼睛,落在我的唇,落在我的耳朵,我听见他小声说着对不起。

    我的手无力地垂着,身体里像燃烧着一团火,一会儿想推开他,一会儿又想抱紧他。

    他的身体与我挨得那么紧密,我能感受到他蓄势待发的*,能感受到他抱我抱得那么紧,耳边是他粗重的呼吸,他轻轻分开我的腿,我几乎失去思考的能力,听见他喊了一声我的名字,进入了我的身体。

    我承受着他的节奏,承受着他的温柔与粗暴,混沌的脑子里空白一片。

    “安,易风……”

    我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说出口,或许只是脑海中幻想着喊出了口,不管是现实还是梦境,这个人一定是安易风。

    我只愿这个人是,安易风。

    不然……

    我该怎么办……

    当神智渐渐恢复,我睁开眼睛,熟悉的天花板,是我的房间。

    “明真,我……”

    一转头,一个男人坐在我的床边,语气里带着痛苦,他说:“对不起……”

    我一下坐起身,被子滑落,露出*的身体,我猛地把被子拉起来遮住身体,浑身的酸痛这才四散开来。

    那个男人别过眼睛,又说:“对不起,明真。”

    “申、申跃…我们……”

    不会那么狗血得……

    他直视我的眼睛,说:“明真,我会负责。”

    负责……

    “不,我不要你负责!”

    为什么梦境变成了现实,为什么我身边的会是申跃,我瞪大眼睛几乎是吼叫着喊:“安易风呢,安易风呢,他在哪?怎么是你在这儿!”

    他一下扶住我的肩:“明真,你不要这样,昨天我们,被下药了……”

    “下……药……”我喃喃重复着,“怎么可能,你不要骗我了,又不是演电视呢,这种事现实里怎么可能会发生!”

    “明真!”他声音提高,两手用力让我直视他的眼睛,我看到他镜片后的眼睛里,满是血丝,掩饰不住的难过和懊恼。

    “我也不希望是真的,但是事情已经发生,我,得对你负责。”

    我知道他是认真的,但这样的认知让我更加惶恐,我一只手抱着被子,另一只手使劲推开他:“我不用你负责,申跃,你先出去,让我一个人静静……好吗?”

    他看我半晌,终是点头答应。

    申跃出去了,门关上了,我忍着浑身的难受起身想要去洗澡,掀开被子,床单上一片狼藉,我的姨妈还没好……

    下药的要不要这么狠,是有多恨我!

    我直觉把这事跟沈丽联系起来,一边抹眼泪一边洗澡,我目前为止的人生里,还没有恨过谁,但对沈丽,我咬牙切齿,很不得抽死那个女人。

    恋着申跃的时候,睡了安易风,现在准备死心塌地跟着安易风了,又跟申跃上了床。

    我的感情路,还真是讽刺。

    我自嘲地笑笑,没有那么多的伤春悲秋,因为我知道哭也没有用,申跃说得对,事情已经发生了,还是想想怎么解决吧。

    现在是凌晨五点多,他妈的药力还真强,让我睡了那么久。

    我推门出去,幸亏大妈今天请假,值班的是她的一个小侄子,我让他提前下了班,厅里只剩我跟申跃两个,他坐在椅子上,我在他对面坐下。

    上一刻我还跟他说说笑笑吃外卖,这一刻却要讨论善后问题。

    “明真”申跃低低叫我一声,天色还早,厅里灯光微暗,我听见他说:“对不起,我也失去了理智。”

    “不是你的错,被下了药,怎么能怪你。”

    在这件事上,申跃也是受害者,我知道他对安静有多爱护,辛娜当初雇人对申跃那么试探,他都能把持得住,没想到却跟我做了这般糊涂事,他心里的难受,想来不比我少。

    顾不得尴尬,我问:“申跃,你知道是谁下的药吗?”

    脑子已经开始运转,我想起失去意识前怎么也止不住的意识模糊,还有申跃通红的双眼,知道申跃说的我们被下药的事,十有*是真的。

    申跃苦笑:“我来之前没有乱吃东西,咱们两个同时被下药,只能是吃的外卖有问题……”

    “不可能!”我打断他,“那家的外卖我经常吃,一直没问题,而且外卖是程成送来的。”

    “明真,我给那家店打过电话了,他们说,那个程成,已经辞职走人了。”

    “或许是碰巧了他要辞职,这也说明不了什么。”

    “我要来他的电话号,现在也打不通了,不信,你试试。”

    我拿出手机,拨通了程成的电话……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明真,你跟程成,有什么过节吗?”

    我使劲摇头:“不可能,怎么可能是程成呢,我们一直很好,他是个好孩子,要说跟我有过节的,只有沈丽,肯定是沈丽搞的鬼!”

    “沈丽?他跟小静关系挺好,怎么会……”

    说起安静,申跃懊恼地抓抓头发,他的衣衫微皱,神情疲惫,我从未见过这样的他,我认识的申跃,应该是淡定从容,应该是意气风发,应该是一丝不苟。

    心里像被什么扎了一下,我听见自己平静的声音:“申跃,这事,我们都没想到,就这么过去吧,你跟安静好好的,我绝对不会说出去。”

    “可是明真,这对你太不公平了”,他说到这里,有些尴尬,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继续,“我已经对不起了小静,不能再对不起你,我知道,你一直喜欢我的……”

    “申跃!”我打断他,“或许我是喜欢你,但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我……不喜欢你了。”

    那句“现在我喜欢安易风”,生生被我咽了回去,现在的我,还怎么面对安易风……

    “你不用觉得对不起我,现在我们谁都没有证据是谁给我们下的药,但下药的人迟早会来找我们,不管她是什么目的,我都不会去打扰你跟安静。”

    虽然再怎么否认,我知道这件事跟程成都脱不了关系,他下午的反常我还只当成了见到申跃的激动,那个孩子,到底是为什么这么害我……

    如果是沈丽的话,带人来把我跟申跃捉奸在床才是她的风格啊,不过连申跃都知道她跟安静关系好,她就算害我,也不该是跟申跃啊……

    不知为何,我突然想起在安静家住的那一晚,她声音甜美地安抚电话那头的人:

    “嗯,你放心吧,我肯定帮你说话。”

    “你要是成了我嫂子就好了,丽丽。”

    我摇摇头,不去深究突然冒出的念头,申跃可是安静的未婚夫,她怎么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到深处是为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米唐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米唐心并收藏情到深处是为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