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彼时年少 > Chapter57

Chapter57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个人生活

    演唱:林凡

    叶子在窗外轻轻摇动

    人行道没有行人走过

    镜子里的我很不像我

    自从你离开了我变得很软弱

    你的影子在每一个角落

    好像是在提醒着我

    少了你的陪伴我现在有多寂寞

    我想我可以习惯一个人生活

    我想我可以假装不曾爱过

    冰凉的夜里让眼泪温热我

    我想我可以习惯一个人生活

    在记忆里面擦去你的承诺

    爱情怎么会是这个结果

    叶子在窗外轻轻摇动

    人行道没有行人走过

    镜子里的我很不像我

    自从你离开了我变得很软弱

    你的影子在每一个角落

    好像是在提醒着我

    少了你的陪伴我现在有多寂寞

    我想我可以习惯一个人生活

    我想我可以假装不曾爱过

    感觉如果要走谁能说no

    我想我可以习惯一个人生活

    在记忆里面擦去你的承诺

    爱情是个梦而我睡过头

    我想我可以习惯一个人生活

    在记忆里面擦去你的承诺

    爱情是个梦而我睡过头

    -

    午夜的歌曲悠扬,我多么希望我自己就像歌词里唱的那样,“爱情是个梦而我睡过了头”!

    只是睡过了头!

    而梦醒的时候,我们照样穿着洁白的校服,光着脚丫在人头攒动的沙滩上行走。

    在我来上海的第三个年头,我忽然间发现自己与这座城市开始格格不入。

    比如说,我比较喜欢那种悠闲而又散漫的生活,而上海却无时无刻不给我一种紧张而又压抑的气氛。

    上海的蓝天是很少见的,至于那种碧海蓝空无疑于天方夜谭,可我就偏偏喜欢那种明净的天空。

    我喜欢天空飞翔的小鸟,我喜欢自由,喜欢自由的飞翔!

    “老严,你什么时候回来?”张国兵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语气里充满了抱怨。

    “怎么在家不好好陪你媳妇,还在想我这个好基友呢?”

    “唉......别提了,我现在才知道单身的可贵啊,天天被那点柴米油盐酱醋茶的事搞得焦头烂额,早知道就不结婚了!”

    “张国兵你这小子可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啊!”

    “我说的可都是大实话啊!老严,你知道吗?我现在最羡慕的人就是你了。”

    “什么?张国兵,我没听错吧,你羡慕我?羡慕我什么啊?”

    “羡慕你可以这样无拘无束的生活啊!”

    “可是真的自由你会快乐吗?”

    “你说的这是什么屁话,自由的人当然快乐了,没有自由的人才痛苦呢,就像我现在这个样子......唉......”张国兵又是一声沉重的叹息。

    ......

    那天晚上我和张国兵通过电话聊了足足两个小时之久,但大多时候都是我在听,张国兵在向我大吐苦水。而很多年以前,大多都是我在说,而张国兵在一旁听我唠叨。

    现如今,已经成家立业的张国兵像是突然之间多了一张嘴巴,突然之间增添了许多对生活的抱怨,过去那个略显木讷的男生早已不见了踪影。

    “老严,你有没有想过回来发展啊?”

    这是张国兵对我最有启发性的一个问题,因为他这一问使我深深地思考了一番我将来的人生该如何规划。

    我从来就没想过要为别人打一辈子的工,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性格,我才选择了写作这条道路。

    在外打拼的这几年我彻底的看清了这途中人心的险恶,以及生活的恣睢。

    很庆幸我最后还是成功了,自己笔下的文字引来了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他们常在我的**留言,说是希望能和我见上一面。

    但我都是婉言拒绝的,我知道这样很残忍,对于一些读者来说是不公平的,但是钱钟书先生也曾说过:“假如你吃了一个鸡蛋,觉得味道不错,何必要去看看那只下蛋的母鸡呢?”我是一只害羞的“母鸡”,所以我给我的读者回复的是这样的一句话:“朋友,我这个母鸡正在制造下一个你喜欢的鸡蛋呢!所以见面可能真的没有时间。”

    “老严,回来吧!”

    “回去干点什么呢?”

    “一边和我开超市,一边搞你的创作啊!”已经回到g市发展的张国兵一再邀请我。

    但我终究放不下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我知道如果要重新开始一段旅程需要莫大的勇气,现在的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敢于冒险的不平凡少年。

    当初的那个我可以拿自己的青春做赌注,而现在的我却输不起,因为如果一旦失败,可能就是整个人生。

    “张国兵,你的勇气还在吗?”

    “为什么这样问呢?”

    “你不觉得今天的生活是很难得的吗?”

    “老严,你不会是害怕了吧?”

    “是的,我害怕了。”

    我是一个懦夫!

    “可是当初你告诉我生命在于战斗吗?只要生命不止,战斗就不会停歇!”

    生命不止,战斗就不会停歇!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张国兵,我也不明白他为什么希望我能够回去。

    /////////////

    十二月的飞雪送了我一程。

    漫天的雪花像是舞女的裙裾在空中翻飞。

    我走出g市的机场大门时,前来迎接我的是张国兵。

    “回来了?”张国兵用喑哑的声音对我说。

    像是四周散乱而又压抑的空气。

    “回来了!”我微微点头。

    “走吧!”

    我们俯身钻进张国兵的白色宝马,在雪花的映衬下,这辆洁白色车子略显苍白。

    “老严......”张国兵欲言又止。

    “什么?”我朝车窗外看去。

    窗外掠影而过,像是一只疾驰而去的飞鸟,但定睛一看,却只是一片在空中挣扎而不肯落地的枯叶。

    “先去去医院吧?”

    “医院?!”我的心顿时凝结在了一起。

    “先去看看严阿姨......”

    “我妈!我妈怎么了?!”我的脑袋突增一万个问号和感叹号,“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张国兵你可不能骗我!”

    我的声音夹杂着嘶哑,像是车窗外嘶吼的寒风。

    “没什么大问题,只是小感冒而已。”

    “那快点啊!快点啊!”我催促着开车的张国兵,心情无比焦躁和沮丧。

    那一刻,我真想给自己加上一对翅膀,然后迅速的来到病床前看望严妈妈。

    不管是感冒还是还有一些其他的病恙。

    我只是想亲自的去到床前,看一看我那生病的母亲。

    大概车子开了半个小时之久,我第一次感觉到堵车的严重性。所以,索性张国兵的车一停,我就直奔医院的大门。

    医院门外已经结了一层厚厚的冰,但为了出入平安,工作人员早已把门前的积雪一扫而尽。

    现在门口只剩下一滩未干的水渍。

    “妈,你可千万别吓我!”我在心里犯着嘀咕。

    脚步也不由得加快。

    “老严,你等等啦,没必要这么夸张吧?”张国兵一路小跑追上我。

    我白了他一眼:“不是你妈,你当然不担心了!”

    张国兵愣了一下,大概是也没料到我会说出这样的话。

    “对不起,我真的太着急了!”

    “没事,先进去吧。”

    我的心情总算平复。

    “进去啊!”张国兵催促还在发愣的我。

    现在站在病房前仅有一步之遥的我,突然挪不开了步伐。

    我的眼前是一片混乱的景象,似乎站在茫茫的沙土上,眼眶里一片灼热,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掉了下来。

    “妈,你怎么了?”我来到病床前,轻轻地唤着母亲。

    “你怎么回来了?”严妈妈大概也没料到我会突然从上海赶回来。

    她轻轻地挪动了一下身子,身体微微倾斜,脸离我很近,为了看得真切还叫了我一声:“小严,你怎么大老远的赶回来了?”

    “我回来看看你啊。”我笑着对母亲说,泪珠子却还在不停地转动。

    “我的身体好得很呢,只是一点正常的小感冒而已。咳咳......”严妈妈咳得厉害。

    “您看看,还小感冒的呢!都住院了。”

    “还不是你爸,非要让我住院!”母亲嗔怪着。

    “老太婆又在说我坏话呢?”不知道父亲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我们身后。

    他的手中还端着热气腾腾的饭菜。

    “爸,我妈病了,您也不通知我一声。”

    “这......没事,只是小感冒......我想没必要惊扰你。”父亲像是一个犯错的孩子,他将手中的饭菜放在病床前的桌上,然后揣上水杯准备到开水房打水去。

    “让我来吧。”我接过父亲手中的保温杯,心里莫名的涌现一股酸楚。

    不为别的,只因为这两个风雨同舟的白首夫妻。

    我小心翼翼地端着水杯回来时,严妈妈的脸上堆满了笑容,严爸爸也开心了不少。

    张国兵和严妈妈寒暄了两句,也和我暂时道别了。

    我没有强留,因为我理解有家室的男人的劳累。

    送张国兵到医院门口时,风已经稍稍停歇了,雪也渐渐消散,阳光透过云层,穿斜而下,洒在身上暖暖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彼时年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痞子刀疤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痞子刀疤并收藏彼时年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