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蒋姜江和康汤权是旧识,虽说不上关系有多深,但从小就互相知道彼此,他们在同一个高中上过学,毕业后才没了来往。

    康汤权单亲家庭长大的,家里条件并不好,人却生得傲,无论以前学习,还是现在的工作都很刻苦。康汤权名气不大,却是公司非常有潜力的新人,也是公司着重培养的人之一。

    康汤权脸蛋漂亮,非常漂亮,不像蒋姜江的英气,也不像女生的柔美,冷冷冽冽,有种独特的味道。傲慢过头的人会用鼻孔看人,康汤权也傲慢,但他不用鼻孔看人,因为他根本不看人,大部份人在他眼里都是蝼蚁,不值得一看。

    蒋姜江曾一面认为赵一霸喜欢康汤权是瞎了眼,另一面又觉得赵一霸就该喜欢康汤权,他被摔得遍体鳞伤才有看头。可就怕康汤权根本没兴趣摔人,直接把赵一霸当空气,那有没意思了,蒋姜江在这赵一霸喜欢康汤权这事上的感受挺矛盾的。

    关于康汤权电影那事,蒋姜江在事发后就让人处理好了,当天就连夜叫人改了两个剧本爆出去,炒作干脆炒作就炒得凶点,真假孙悟空,随便捣腾去吧。康汤权那片子还没杀青,剧组那边也让人另外再改改结局,换换思路。

    康汤权进蒋姜江的办公室跟进自己屋里一样的,随意往沙发上一坐,马上有副助理给顿茶送水。

    康汤权和蒋姜江说了些事,突然提起,楼下来个疯子。

    “疯子?”不知怎的,蒋姜江第一反应,脑海里出现了赵一霸的脸。

    “在停车场堵我,说什么不是他做的,要我相信他。”康汤权嗤之以鼻。

    “哟,小贱人,又跟我这显摆你的影迷。”蒋姜江心知怎么一回事,绝对是赵一霸那傻逼背着他跪求康汤权原谅了,他故意岔着话题酸康汤权。

    康汤权单手撑着额头,揉了揉太阳穴,“不过,我看他挺面熟的,好像在哪见过他。”

    “你见过的影迷还少?”蒋姜江自然知道他为什么会觉得见过赵一霸眼熟,可他没有兴趣点破。赵一霸那没脸的东西,喜欢康汤权就算了,竟然还敢背着他丢人显眼,真活腻了,看他等会怎么收拾他。蒋姜江此时的心情,就像知道他辛苦养的狗在外面撒疯,被人嘲弄了,他脸面上同样过不去一样。

    康汤权没久留,和蒋姜江谈了会公司的变动后就离开了。

    康汤权前脚刚离开,蒋姜江立马叫来助理,说,“快点下去把我堂哥绑上来!”那副助理没见过赵一霸,不知道他说什么。蒋姜江只得让他先把严桀找来。

    蒋姜江对严桀说:“你赶紧用麻袋把我堂哥套上来,他要泼康汤权硫酸!都怪我今早上给他洗脸没把他脑子里的水倒出来!”

    虽然相处时间不长,但严桀已习惯蒋姜江的胡言乱语,他知道蒋姜江什么时候是真急,什么时候是故意,比如现在不说人话,证明蒋姜江并不是真的急;等他说人话了,说了他是真的着急急了。

    严桀不慌不忙退出办公室,给楼下保安部去了电话,三两下就把赵一霸给送了上来。

    蒋姜江让赵一霸坐。赵一霸往靠角落的地方挪了挪,正是蒋姜江的斜对面。蒋姜江目测,他伸手够不着赵一霸的脸,他站起来,问赵一霸,俯视着赵一霸,问道:“刚才干嘛去了?”

    赵一霸扁着嘴不说话,心情可糟了。

    蒋姜江用脚背踹他,问他:“是不是我早上门没关好把你脑袋挤了?”

    赵一霸听他越说越离谱,偏过头去不理他,本还有些倾诉的*,被他一句话说没了。

    蒋姜江把他的脸掰过来,轻声细语地告诉他:“你以为所有人和我一样,分分钟不干活就闲得蛋疼,跑来逗你玩啊。别人没空搭理你。我警告你,再有下次,我把你小鸡/鸡割掉做标本。”

    “可是……”赵一霸挺难过的,难过不在于他道歉康汤权不理他或者羞辱他,相反,康汤权挺认真地听他说话了。

    赵一霸早做了他解释,却不被人理会的准备;他要解释,就只是解释他想解释的,康汤权听不听他不管。可真当他把康汤权拦下了,准备对他说:剧情曝光那件事,不是他做的,但他很抱歉也很难过,他相信康汤权不会受影响,电影会越卖越好。就这么简简单单的几句话,赵一霸在康汤权的注视下,支支吾吾好一会没说出什么名堂来。康汤权特意停了好几分钟,等他说完,确认自己听不懂了,才离开。这才是最让赵一霸难过伤心的事——他没能把事情表达清楚,没能把心情转达给康汤权。

    “行了,不要再想那个小贱人了。”蒋姜江揉了揉赵一霸的头发,说,“人家不知道你是那根葱,现在下楼去吧,别让别人看到你。”

    蒋姜江点了根烟,抽了两口,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他像是被赵一霸牵着鼻子走了,赵一霸那小王八羔子就知道给他丢人现眼,再加上他最近被衰神围得严严实实,蒋姜江感到完全没有他插手的余地,想欺负赵一霸都不行,还得帮着他料理各种后事。

    蒋姜江这边刚打算着要不要把赵一霸丢一边放几天,一下班就看到蹲在停车场拐弯口的赵一霸,心说,这点蹲的好,刚才堵康汤权肯定也是这么蹲的,没脸没皮的家伙。

    赵一霸没喊住他。他也不理赵一霸,装没看到的,从他面前走过。

    赵一霸起身,跟在他后面。蒋姜江走一步,他跟一步;蒋姜江回头,他就站着不动。

    “你个不要脸的。”蒋姜江心里嘀咕,莫不是这小王八羔子看上我了,在那儿扭捏个毛呢。

    蒋姜江快步走了几步,突然一个转身,把赵一霸吓了一大跳。

    “跟着我做什么?爱上我了?”蒋姜江话一出口,听着无心,说者留了意。

    “我,你,我能不能……”赵一霸声若蚊吟,话没出口脸先红了。

    蒋姜江突然心口乱跳,这是要被告白了,被男人告白了,第一次,他的第一次!要不要打断赵一霸?他被告白了,以后还怎么欺负赵一霸!?蒋姜江看着赵一霸绯红的脸,心里乱七八糟想些自己也不知道的事。

    “能不能……借我两千块钱?等,等我有钱……”

    未等赵一霸说完,蒋姜江扭头就走,这一盆冷水泼得蒋姜江透心凉,心里跟吃了只苍蝇一样:妈蛋,真会打如意算盘!王八羔子,他这才“勾/搭”上他几天呢,就找他要钱,穷疯了啊!蒋姜江不是舍不得这丁点钱,只是不想赵一霸开口跟他借,他一开口他们之间“好好玩耍”的味全变了。

    蒋姜江猛然发现,长大后的世界和小时候离得太远了,就连这个傻逼赵一霸都变了,变得势利了。想想以前,赵一霸傻萌傻萌,为人大方又节俭,让蒋姜江误以为他会一辈子如此,殊不知谁都会长大,谁都会变,这样的认知让蒋姜江很不愉快。小时候,老头子偏心,不止心里偏,表面也偏,什么他们没见过的稀奇古怪的玩具、好吃的东西,基本上全是给赵一霸准备的。赵一霸从来不懂得吃独食,他爷爷还没转身呢,他就把东西分给他们这些兄弟姐妹,分的干干净净,有时候他们嫌腻会把东西扔了,赵一霸还会自己捡回去。

    蒋姜江难得萌发出低落的情绪,大概是走到被人剥夺了童年真实感的岔路口。

    走到车前,蒋姜江换了个角度想事:或许赵一霸是真有难处,没法子了才找他借钱,更何况他借的是两千不是二十万、也不是二百万。两千块对于他、对于以前的赵一霸来说,甚至够不上一件衣服的钱,就算是把他当冤大头犯不上那么寒酸才借两千。

    蒋姜江越想越觉得有理,越想越觉得他污蔑了赵一霸,越想越替赵一霸委屈:赵一霸找他借钱是真走投无路了,赵一霸走投无路了能想到他、能忍住难堪找他借钱,那性质和之前不一样了,这说明他在赵一霸心里有地位啊!有地位证明在他们之前往来的不是钱、不是利益,是情、是人情啊。蒋姜江干嘛不把这“情”揪住,揪住了才有更多正当的理由支配赵一霸啊。

    “傻啊!”蒋姜江骂自己,远远看着赵一霸小小的身影渐渐远去,真是怪可怜的小东西。

    蒋姜江开着车,很快追上了赵一霸,喊他上车。

    赵一霸低头搓着衣角,不知该上蒋姜江的车还是继续离开,刚才蒋姜江厌恶的眼神让他很难受。

    “我去开个车,你跑这么远。干嘛不等我,耍脾气了?”

    “没有。”赵一霸摇了摇头,睁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蒋姜江,问,“江江讨厌我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抱个逗逼回家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浪里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浪里浪并收藏抱个逗逼回家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