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叩关三界 > 第34章 她熟他,他能不熟她?

第34章 她熟他,他能不熟她?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主驾到,女配速退散!快穿系统:反派男神攻略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干红到家,到二楼她爸屋里,听了听,屋里没有动静,又蹑着手脚退了回来。到一楼,见二娘蒸馒头起锅,就问二娘,说:“我爸睡多久了?还睡?”

    二娘说:“他睡啥?刚刚还让给他找掏耳勺儿呢。”

    干红说:“那屋里怎么一点儿动静也没有?”

    二娘说:“他那是眯着呢。他没睡。你干啥呀?”

    干红说:“不干啥。二娘,你忘了今天是‘二月二’了吧?”

    二娘说:“忘啥也不能忘了‘二月二’呀。”

    干红说:“为啥?”

    二娘说:“为啥?没有龙王能行?渔民靠龙王,农民也靠龙王。你都忘了,在老屯,‘二月二’都给龙王上供。供猪头、馒头。你看我蒸这馒头就预备上供的。”

    干红说:“供龙王干啥?”

    二娘说:“保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啊!”

    干红说:“二娘,你都不种地了,管是不是风调雨顺?”

    二娘举手打干红状:“你这个没良心的!不种地,要是颗粒无收,你也得挨饿!”

    干红放下手里拿着的装猪头肉塑料袋,说:“猪头肉!”没头就跑到他爸的屋里。

    他爸抬起头看了看她,说:“刚才是你进来了?”

    干红说:“是,我寻思你睡觉呢。”

    干玉权说:“这才几点,我就睡觉?你今天出去一天,干啥去了?没和小梅在一起?

    干红说:“我和她在一起干啥?人家上班去了——哎,对了爸,我今天也上班了。”

    干玉权急切地问:“去哪儿上班了?”

    干红说:“叫个什么……‘传媒’?啊!‘宏达传媒公司’!”

    干玉权说:“就是你那个朋友介绍的那个?”

    干红说:“是。你说在机关混的,就是机灵,我找他,就是为了找工作的事儿,但我没说出来,牙子口缝儿都没嵌(一点儿没说),他就知道了,你说鬼(聪明)不鬼?”

    干玉权说:“别小瞧机关干部,机关里藏污纳垢,又藏龙卧虎。揣摩人的心思——这点儿小聪明还是人人都有的,要不,他能混下去?我担心你这方面。你大咧咧的,知道你的,行;不知道你的,用海卫人的话说,就是彪呼呼的。”

    干红听到这里,扑哧一下笑了,说:“爸你说,那个老婆儿,姚总,也彪呼呼的,她姓姚,一门儿让庄科长管她叫‘姚姐’。还知道‘姚姐’和‘窑姐’是谐音,是‘ji女’的意思,还非让庄科长叫。你说彪不彪?”

    干玉权笑了。但他说:“卖彪的,不一定真彪。sd军阀韩复榘卖彪卖的出了名,吃香蕉连皮一起吃;打篮球嫌一个不够抢,给了好几个。可是,他一点也不彪。”

    干红说:“你说她是装的?”

    干玉权说:“咱东北有个词儿,叫‘装憨儿’——《红楼梦》里也有这个词儿——那是装‘憨厚’。‘憨厚’某种程度上就是‘彪’。”

    干红说:“爸那你说,为啥装呢?”

    干玉权说:“为了保护自己。心虚。‘装’,就是‘伪装’的意思吗。”

    干红重重地点了点头,说:“爸你这么一说,我觉着,那个姚总,有点儿心虚,她好像有挺多事似的。”

    干玉权说:“她多大岁数?”

    干红说:“她说她四十九。”

    干玉权“嗯”了一声,说:“加点小心。你这一脚迈向社会,这带头人很重要。未来走向,很大程度取决这个人。有可能,想法儿了解了解,做到心中有数。”

    干红有些为难地说:“找谁去了解呢?庄科长说是很熟,实际上我看……哎,我干哥哥对她可能很熟!”

    干玉权说:“他怎么熟她?”

    干红说:“他们是同行。中午吃饭时,姚总说熟悉我干哥哥。她熟他,他能不熟她?我去问问他。那,爸,我晚上就不在家吃了。”

    甘红家的大门,新安了一个门铃。干红笑一下,按了一下那门铃。

    听到楼门响,有刷刷的脚步声传来。甘红的妻子邓淑娴在里边问:“谁呀?”

    干红应:“我。”

    邓淑娴有些迟疑,但还是打开了门,一看是干红,眼睛一亮,一把把她抱住了,激动地说:“妹儿呀!你可救了我了!让我知道做人的乐趣啦!”

    干红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了。

    邓淑娴侧搂着干红,往楼里走,说:“妹儿呀,你说我昨天晚上睡的那一觉,脱胎换骨了一般!看啥尝啥听啥,都不一样了!刚才就没听出你的动静儿!我还琢磨呢,这是个女的,谁呢?原来是我的神仙妹儿啊!妹儿呀,你说你真是神仙,我这病得了四五年了,看了多少大夫,吃了多少药,就算有点效果,也没这么大过,过些日子就那一点效果也没了!那罪遭的,一个门的心思想死。心想,死了多好受啊!是你救了我。你说我死了,你哥都行,再找一个年轻的;可我这娃妞可咋整?有后妈就有后爹呀!”

    邓淑娴这话,像机关枪似的,铺天盖地的。

    干红说:“嫂子,我看你变化最大是语速——比昨天不知快了多少倍!”

    邓淑娴说:“你说我说话快?这是有太多的话要对你说,都堵到一块儿,都争抢着往出拱,能不快吗?哎呀,我得给你哥打电话,告诉他妹儿来了!”

    干红说:“急什么?到下班的时候他不就回来了吗?”

    邓淑娴说:“今天是周日,他不上班,出去可不干啥去了。”

    说着,邓淑娴三步并作两步地进了楼门,从哪里抄起一部手机就打出去。说干红来了,像发布一天大的喜讯似的。

    打完电话,邓淑娴又迎了出来,双手拉住干红的手说:“妹儿呀,昨天你不说你今天不来了吗?是不是怕我不去海边儿走啊?那能吗?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一个好方儿,我还能半途而废?那也对不起你的一片心思啊?”

    干红有些吭哧了,最后还是说:“今儿个老板喝醉了,下午放我假——嫂,我上班了。”

    邓淑娴瞪大眼睛说:“是吗?!这么快!在哪儿呀?”

    干红说:“和我哥是同行,‘宏达传媒’你知道吗?”

    邓淑娴说:“‘宏达传媒’?”

    干红说:“老板是个女的,四十多岁,挺爱打扮的。”

    邓淑娴说:“是不是叫姚欢?”

    干红说:“是是!嫂,你认识她?”

    邓淑娴神秘地说:“‘姚欢’,是赵市长‘十二金钗’的‘第三钗’!年轻时可漂亮了!二十多年前,海卫市拍形象片,她扮个渔姑嘛,电视播出来之后,大伙说,她要是渔姑,那海里的虾兵蟹将,甚至老的都没牙龙王,都得蹦出来!”

    干红笑,说:“赵市长?海卫的市长不姓王吗?”

    邓淑娴说:“赵市长是副市长。现在已退休了,但是现在两人还来来往往的,你猜咋地妹儿?姚欢给赵市长生了一个儿子,挺大了,现在十八大九了吧!”

    干红说:“我靠!挺有情节的嘛!那,姚的丈夫能不知道?”

    邓淑娴说:“哼,咱都知道,他能不知道?软盖王八呗。”

    干红说:“真有这样人?”

    邓淑娴说:“嗑瓜子嗑出个臭虫来,啥人(仁)没有?”

    干红说:“姓姚的,是什么来头儿——她原来是干啥的?”

    邓淑娴说:“干啥的?是‘三连岛宾馆’的服务员。‘三连岛宾馆’原来叫‘市政府招待所’,赵市长总去,就搭勾上姚欢了。姚欢,原来不叫这个名字,叫个挺土的,什么婢养的名字。是赵市长给她改的,说白天晚上只要看见了她,就高兴,就‘欢’。所以就给她起了‘姚欢’这个名字。”

    干红说:“那赵市长怎么不让她当官呢?”

    邓淑娴说:“咋没让当?‘三连岛宾馆’的总经理呢!不小啊,‘三连岛宾馆’你知道,老婢养大了。后来可不咋地啦,哈默阳儿(平白无故)不干了,干上了广告。广告她挣老钱了,企业等于看在赵市长的面子,给她钱一样!”

    正说着,门铃响了,邓淑娴对干红说:“你哥回来了,还挺快!”

    邓淑娴出去开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叩关三界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干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干红并收藏叩关三界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