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恶灵系统[重生] > 第19章 遗物(2)

第19章 遗物(2)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路上方易都很沉默。男人没有再触碰他,转而跟叶寒说话。

    叶寒也不是个多话的人,但这次却担负起了挖八卦的任务。他问出男人叫张宏志之后,很快接着继续问方家的事情,男人正觉得无聊,于是一开口就说了很多。

    “我这个表弟就是害羞,不爱说话。”他笑呵呵地说。

    叶寒立刻接上:“是啊,我跟他大老远到这边来,就是听说兰中的腊肉特别有名特别好吃。他又解释不清楚,连腊肉怎么做的都不知道。”

    男人开始跟叶寒说明腊肉的制作过程,之后又慢慢把话题转移到了自己家里。

    方易看似漫不经心地帮怀里的猫挠毛,实际上全程都极其认真地竖耳朵偷听。

    但是方易对张宏志这个名字没有任何印象。

    走了十来分钟才到,方易看着眼前没什么特色的砖瓦楼房,稍微顿了顿脚。

    很奇怪。他和叶寒对视了一眼。

    在张宏志带着两人往这边走的十来分钟里,方易听到了几次系统提示。山林之间向来多这类东西藏匿,所以他并不吃惊。真正让他惊讶的是,方家的居住范围太干净了。

    仿佛无形中有一道隔墙,将方家和外面山上游荡的东西隔绝了。方易回头时能看到山路上站着几个属性不清的灵体,身影模糊,他们几乎也在忌惮着某种东西,不再跟着方易。

    “我去活动活动筋骨。”叶寒低声跟他说。

    方易点点头,废柴从他怀里溜下来,跟着叶寒跑了。他随张宏志走进了院门。

    方家占据了这个山脚下很大的一片地,错落有致地起了几栋房子。房子大都没什么特色,白墙白地,鸡鸭在门前觅食。在几栋楼房之间的一间低矮平房倒是十分显眼,方易不免多看了几眼。

    方家里的人看到他回来,不少人随口打了个招呼就走了。方易并不认识他们,也就简单点点头。进了大门,原本坐在檐下打麻将的几个人都转过头,随后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满脸堆笑地站了起来。

    “哎呀阿易啊,好久不见,让二舅看看你。”

    方易笑着和他寒暄了几句。

    刚刚听张宏志说过,二舅是他母亲的二哥,因为和方家的生意有各种千丝万缕的联系,住得也近,和大家都十分熟悉。这次也是他出面叫方易回来的。方易对这些亲戚之间的关系有些摸不清,随着二舅的介绍,跟一个个陌生人微笑打招呼。

    无奈面前的许多个陌生人对他都甩了冷脸,稍好一点的也只是微微颔首,说一句“回来了啊”。

    方易在门口站着,有些茫然。二舅和张宏志在一边说话,他突然听到屋子里传来非常明显的关门声,砰的一响。

    方易回头看去。光线昏暗的屋子里漏下几缕阳光,浮尘乱舞。

    “阿易,你什么时候走?”二舅转头问他。

    现在就想走了。方易腹诽几句,平静地回答:“我看看我妈留下的东西,处理完就走。”

    身边默默围着麻将桌的人们脸上露出非常明显的松口气的表情。方易只当做没看到。他在二舅的指点下往母亲遗物放置的地方走过去的时候,心里忍不住开始揣测,方易和自己家里人的关系为什么会冷淡到如此地步。

    除了二舅之外,竟然没有人对他多说一句话。他们摆出来的厌烦神情里还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畏惧。

    二舅把他带到了那处低矮的平房前。

    “都在这里了。”

    “……以前,我妈她也住在这里?”方易突然问。

    二舅眯着眼看看他:“是在这里,没办法嘛。你不记得了?”

    方易:“不记得了。”

    说完他推开门走了进去。二舅没有跟着,说自己还有事,转身便走了。

    这里完全不像住人的地方。

    房顶的瓦片碎了,阳光投下来,把屋子里的破败照得更加清晰。除了一张靠墙摆放的铁床和床头的桌椅之外,屋子里的物品就只剩下墙角的三个陶罐和满地的灰尘了。灰土很厚,没有脚印,显然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人过来了。

    方易家里的情况,他曾经旁敲侧击地从詹羽口里打听到一些。

    他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死了,父亲精神有问题,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不再理会。方易基本是放养状态,只有奶奶还悉心照顾着他。

    方易的母亲是怎么死的,在踏进这间平房之前,他都没有过太大的疑问。或者是病死,或者是意外,人世间的猝不及防总是很多很多。

    但方易看到了窗子和门上的粗大铁链。

    这不是住人的地方,是囚人的场所。

    他发了一会儿呆,“早知道就不过来了”的想法越来越强烈。他转头朝那三个罐子走过去。二舅说他要处理的东西就在罐子里头。罐子简单盖着,没有封紧,不过罐口的陶片有点沉。方易开了一个罐子,把里面的几样东西拿出来。

    居然是几个木制的玩具。

    陀螺、人偶、弹弓,都是小孩子的玩物。他又继续往里掏,直到把那个罐子里的所有东西都倒了出来。罐里都是玩具,甚至还有简单涂了红绿两色油漆的玩具车,做工很粗糙,方易看了又看,确定这些东西都是手工制作的。这些就是母亲留给他的遗物?方易觉得不可思议:这些玩具即便是他小时候玩过的,也不应该有这么重要的意义。

    正准备打开第二个罐子时,身后传来了关门的声音。

    张宏志站在门后,俯视着蹲在地上的方易。

    方易顿时警惕地站起来,和张宏志面对面。他的身后就是墙,脚下三只陶罐,再没有任何跑路的地方。

    张宏志的脸上已经没了之前的笑意,整个人看上去有些沉郁。那张脸还是很好看的,一个非常端正的男人。

    “那个小白脸是你什么人?什么时候背着我勾上的,嗯?”张宏志朝他逼近,“住了几个月院,居然还有能耐去勾人?”

    方易冷静地瞪着他,应道:“你要结婚了。”

    他是想提醒张宏志,刚刚他的未婚妻还在麻将桌上打牌,离这里不过十几米远。但说出口之后他就后悔了:若是方易和张宏志之间真的有过什么,这句话听上去反而带着闹脾气似的不满和责怪。

    张宏志笑了一声:“我结婚,我结婚又怎么了。我结婚你就能跑掉?”

    他一手按住方易的肩膀将他推到墙上,另一手捏着他的下巴。方易被捏得发疼喘气,张宏志的脸已凑了上来。

    “他摸过你哪里?我他妈碰都没碰过,他摸过你哪里?!”他越说越大声,吼得方易耳朵嗡嗡疼。

    张宏志捏着他的下巴,食指擦过方易的唇,想要挤进他嘴里。

    “舔啊,表弟。还是你想舔别的东西?”他眼睛发红,食指用力,“装什么纯,怪物……”

    方易不想动粗,但实在忍无可忍。他膝盖猛地向上抬起,重重撞在张宏志的要害部位上。张宏志惨嚎一声,顿时松了手。方易趁他放开钳制着自己肩膀的手时,立刻弯腰,抄起地上的一个陶罐就往张宏志额角砸。

    他砸得并不重,手底下还是留了情的。张宏志痛得跌坐在地上,捂着上下两处瑟瑟发抖。等他抬头看到方易手里的东西之后,瞳孔一下放大,嘴唇发抖,几乎说不出话。

    “你……你用……你用那个东西砸我?!”张宏志从额角抹下一手的血,抖得更加厉害,“出血了……出血了……”

    方易拿着陶罐,也在发抖。

    陶罐砸中张宏志的瞬间,他耳边响起了异常尖利的提示音。

    【系统提示:五十厘米处检测到——】

    检测到什么,方易根本没有听到。系统的提示音中途就停了,那时张宏志正好被砸得跌倒在地。方易赶快把陶罐放下,看着张宏志屁滚尿流地捂着额角跑出了小平房。

    他不敢再久留,刚刚没反应过来的情绪现在令他慌乱,心跳得飞快。他拿着剩下两个没开过的陶罐,离开平房。

    虽然不受欢迎,但还是给他整理出了一个房间,就在一楼的角落,潮湿又昏暗。方易回去的时候只看到一个年老的婆婆坐在门口剥豆子。她指指那房间,也不说话。方易拎着两个陶罐进去了,心里只想着一件事:等叶寒回来,立刻就走。

    他把陶罐放在床底下,转头又出去。

    叶寒和废柴走得不远,一人一猫悠闲地在林子里转,方易一路走过去,果真没看到来时候见到的那几个恶灵。狗牙上又多了几道红线,他心情愈加复杂。

    看到方易的身影,叶寒朝他招手。

    废柴扑蝴蝶扑累了,抱着个拳头大小的红色浆果啃个不停。

    叶寒朝方易亮出自己外套口袋里的东西:两兜满满的浆果,有红有黄,色彩艳丽,饱满诱人。

    “好吃么?”方易随口问,拿起一个紫红色的搓搓,放进口里。

    然后他就被一嘴的苦味呛到了。

    “不好吃。”叶寒继续把袋口打开往他面前递,“多吃点,别浪费了。”

    方易吐了几口口水:“你怎么不吃!”

    叶寒皱眉:“不好吃。”

    无法与其沟通的方易转身走了。叶寒把果子都倒在废柴身上:“都给你了,蠢猫。”

    一人一猫互相挠个不停,在道旁看他们打架的方易直觉心好累。

    回去的路上方易跟叶寒说他想离开,叶寒走慢了几步,看着他背后问:“你衣服后面都是灰,出什么事了?”

    方易往后一摸,果然一手灰。他想到也许是刚刚被推到墙上时沾到的,本想说出来,犹豫片刻后摇摇头:“没事,我自己蹭到的。”

    虽然很想立刻离开,但已经没有客运大巴了。方易挂了电话,很失望地和叶寒离开快餐店,往方家的方向走。看出他心情不好,叶寒和废柴也不吭气,默默跟着他。

    叶寒作为方家的客人,二舅临时又给他多安排了一个房间。叶寒的房间在方易隔壁,比他的那间条件好,至少没有那么潮湿。

    “走廊尽头的房子都这样。过来和我住?”叶寒说。

    方易拒绝了他的好意。叶寒认真盯着他瞅了一会,说了晚安。

    躺在床上辗转很久,方易都睡不着。

    方家人对他的态度出奇地冷漠,就连基本的沟通都不愿意,什么话都由二舅来转述。他本以为二舅在方家眼里也就一个普通亲戚,但看着又不像。最让他没法理解的,是方易母亲住的那个地方。窗门上的粗铁链让他充满迷惑。半睡半醒之间,方易梦到张宏志一张被欲念扭曲的脸,他拿起手边的任何东西往他头上砸,砸着砸着自己就醒了。

    方易擦擦眼睛,正打算起床喝口水,突然听到门外传来十分轻快的脚步声。

    有人在奔跑嬉闹。两个人。从笑声来辨别,是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

    方易走到门边,把耳朵贴在门上细听。

    脚步声慢慢消失了。突然有人隔着门板清晰地冲他“喂”了一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恶灵系统[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凉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凉蝉并收藏恶灵系统[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