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4.05|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路上白春水都在喋喋不休地跟方易说缚灵师的事情。身为一个极富天分的、英俊的、风流的、知识渊博的缚灵师,他有太多可以和身边这位小菜鸟分享的东西。

    白春水告诉方易,自己很小就接受了相关的训练,将自己的缚灵能力按部就班地开发。但他是什么?他是一尾在春水里自由自在游窜的鱼!于是这一条不甘心被无用、平庸、普通、啰嗦、凶恶的灭灵师搭档束缚的英俊男子,毅然决然在第一次合作之后就和对方一拍两散。他独自一人去过很多地方,讲到高兴处还低头让方易看他脑袋上两个没烫完的戒疤。

    他在回鸡冠山之前,在外面某个大寺庙的后山遇到了一个很俊朗的大和尚。大和尚告诉他如何戒断红尘执念,遁入空门,若是随其修行,终得大道,把白春水说得晕晕乎乎,坐在那人面前就让他剃头,开始烧戒疤。结果才烧了一点八个戒疤,白春水脑袋一疼,觉得不对劲了。

    “我差点忘记,现在出家不需要烧戒疤啦。”白春水说,“妈蛋,差点被这个几百年的老妖怪骗了。”

    那大和尚是山上的鹿精,曾有幸听过云游僧人讲佛经。可他对佛法没什么兴趣,就是觉得给人剃头烧戒疤这件事情相当有趣。被白春水打趴下之后,他掐指一算,这数百年来也不知道给多少人烧过戒疤了。他点了戒疤,胡乱安个鉴清啊圆树啊一灯啊之类的名,把人赶走,又继续徘徊在山上,等着下一个撞上来的人。

    “但自1949年以来,您还是上我当的第一个……”那鹿精抱着被打出几个肿包的脑袋,哭哭啼啼地说。

    方易:“……”

    白春水:“差点就把他抽出原型了。看在他长得不错的份上,想想还是算了。告诉你这件事是为什么呢?哎,你别这样看我,我在紧要关头已经识破了啊。所以说人呢,一定要随时保持清醒和理智,不能因为那些精怪恶灵长得好看就放松警惕,只有像我一样时刻保持清醒和……”

    方易听得非常认真。他自动在脑子里剔除了白春水那些不着调的话,将他所说的关于缚灵师的事情牢牢记住。

    缚灵师原来不仅可以对付恶灵,对那些吸收了天地精气修成人形的精怪,也是有效的。方易心道真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这些在那本三百六十五夜上,可一点都没说。

    他动了点脑筋,想在白春水这里打听一些关于鸡冠山和鸡冠山之后那片区域的事情。但白春水看似没什么心机,一听到方易问的问题,立刻就不动声色地转开了去,打太极的功夫和他自夸的功夫一样,虽然不自然,但非常圆熟。

    于是方易不问了,乖乖跟在白春水后面,一起到了岑家村。

    刚到村口,两人都飞快对视一眼,同时露出惊讶神情。

    他们感受不到恶灵了。

    两人谨慎地进入村子。除了被一场突降的大雨刷得四处狼藉之外,岑家村和之前并没什么不同,挂在屋子里的尸体还兀自悬着,风从破窗灌入,把尸体们推得摇摇晃晃,旋转不停,吊着重物的绳索在房梁上摩擦出刺耳的吱吱声。

    白春水走到村子中央,默默站了一会。他此刻显得特别认真。

    “我检测一下。”白春水从口袋里掏出个纸包,纸包里裹着一团淡金色的粉末。他手指一振,纸片上的粉末突地腾起,随着看不见的气流,迅速扩散到四周。

    “这是什么?”方易问。

    “检测灵体的方式。”白春水说,“说了你也不懂,你知道怎么召唤小兔子就行了啊,别学这些对自己来说难度太大的事情,会丧失自信心。”

    方易眨眨眼,刚想告诉白春水自己不需要用这些也可以感受到灵体,但又决定还是不说为好。他默不作声地站在一边,看白春水立在树桩上,仔细地观察着那些四散开去的粉末。

    “都没有了。”白春水从树桩上跳下来,“恶灵都被消灭了。”

    “我刚刚离开的时候还有很多的。每一间房子前面都有。”方易带着白春水往前走,“在这里还有恶灵试图攻击我,但是我使用定魂咒定住了。”

    白春水召出了几个兽灵,和它们简单沟通之后拍拍掌:“在你离开之后,立刻就有灭灵师到这里来了。”

    “你……你能跟兽灵沟通?!”方易又惊又喜,随即才意识到白春水说了什么,“有灭灵师来过这里?谁?哪个灭灵师?”

    “我说谁你认识吗?”白春水默默脑袋,“他往鸡脚村方向去了,看来是正好错过。我们也过去吧。直接问他这边出了什么事。”

    方易忙跟着白春水又沿着来路回去。他心里砰砰直跳,总觉得白春水所说的那个灭灵师是叶寒,又觉得不是。

    他倒是记得叶寒说过自己曾和缚灵师有过合作,但合作的结果似乎很不好,叶寒不肯多说。方易心想会是白春水吗?如果是的话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事?他不停脑补各种情节,一旦觉得不太愉快了又立刻否定自己的脑补,紧紧跟在白春水身后。

    白春水以为他想跟自己学和兽灵沟通的方式,十分高兴,揽着方易的肩膀把他往自己身边拉:“叫声大哥听听?”

    方易:“什么?”

    白春水:“哎,这样吧,反正我们这么投缘,干脆结拜吧?你叫我一声哥,我一定倾囊相授,怎么样?”

    方易说你让我先考虑考虑。两人勾肩搭背地过桥。

    鸡脚村里,各家各户都生起炊烟,隐约的饭菜香气开始冒出来。叶寒闻得到吃不了,很心烦,一个人孤零零蹲在石磨上,看面前的两个老头子聊天。

    岑家村和鸡脚村都在鸡冠山脚下,他出出入入经常经过,以前也常常到村子里来处理事情,所以他对这两条村的人都不陌生。

    两个老头一个是鸡脚村的村长,一个是岑家村的老猎人岑德福。

    岑德福的女儿叫岑芳春,在叶寒还不是个冷冰冰的灭灵师之前,两人有过几面之缘。那个扎着小辫子、有着圆眼睛的小姑娘叶寒很喜欢,岑芳春不害怕他身后的大老虎,反而会咯咯地扑到常婴身上玩。

    岑德福一边说,一边抱着怀里的孩子哭。那孩子也有圆圆的眼睛,和岑芳春的几乎一模一样。

    岑芳春没有消失,也没有被自己的丈夫莫世强送到外面享福。她是上吊死的。

    莫世强回来的那天晚上和岑芳春大吵了一架。

    岑芳春之所以会嫁给莫世强,其中并没有任何感情因素,也没有任何利益纠葛。莫世强强行和岑芳春发生关系,等到她的肚子开始慢慢大起来,莫世强堂而皇之地霸占了岑家,开始张罗着摆酒娶亲的事情。

    这些事情一直都是岑德福心头暗痛。他虽然曾是个强壮的猎人,但身上伤痛太多,年纪又大,又害怕他们对女儿不利,根本无法和莫世强还有莫世强的那些手下反抗。婚宴终于还是热热闹闹地摆起来了,孩子也顺顺利利地生了下来。

    “我们也觉得阿春不可能看上莫世强那种烂人……”村长低声宽慰他,“算了吧,算了。都过去了,现在恶人也有了恶报……”

    岑德福狠狠抹去脸上泪水,神情居然带着惊恐。

    “不是,没过去……阿春回来了……”

    叶寒终于来了精神。

    岑芳春是上吊死的,这件事在岑芳春死的当天晚上他就知道了。陈四六制作的恶灵检测工具当时还很简陋,但当晚那个小小的喇叭却鸣叫不停,吵得所有人都睡不着。叶寒便到岑家村去看情况,结果看到梁上悬着一具尸体,还见到了倒悬在房梁上、怪笑着盯着自己的岑芳春。

    “阿春不是自杀的啊,老韦,不是的。”岑德福比划着说,“她怎么上吊?那里是厨房,一张凳子都没有,房梁那么高,她怎么爬上去?她爬不上去的!”

    村长正要说什么,岑德福又打断了:“阿春的后脑,有个伤。没流血,但是凹下去了,那么大的一个地方啊……她不是自杀的,她不是上吊的……”

    叶寒从石磨上站起来,深深吸了口气。岑芳春是被莫世强杀死的,在看到尸体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了。

    岑德福说不出更多他不知道的事情,现在自己又没办法和他直接沟通,叶寒有些烦躁。以灵体的身份活动虽然方便,但不能和普通人对话,这是个大问题。

    村口有乱糟糟的声音,他隐约听到有人在喊“白天师”。叶寒在原地犹豫一会,看看岑德福,转头往村口走去。

    白春水如果在的话,他也许能通过跟岑德福的对话,找到些岑芳春化为恶灵的信息。

    白春水揽着方易一路摇晃,好不容易走到鸡脚村,他终于磨得方易答应叫他一声“白哥”,还没高兴几秒钟,耳边突然炸开了一句怒吼。

    “白春水!”叶寒站在石屋的顶上,看到白春水搭在方易脖子上的那条胳膊,顿时大怒,“放开他!”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恶灵系统[重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凉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凉蝉并收藏恶灵系统[重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