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簪花令 > 第38章 天欲雪

第38章 天欲雪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意秾和凌氏都被请到了广纳堂正厅,凌氏并不知道细情,只隐约听说是沈意秐晕倒了,沈意秐的身子向来康健,竟会突然晕倒,还是在云阳长公主宴请之时,难免令人觉得蹊跷。只是没想到事情瞒得倒严,其余的她就丝毫不知情了。

    意秾看了看凌氏,对上她疑惑的目光,也只能装傻,她总不能告诉她娘,这事儿是她做的吧,况且之后发生了什么事,她也并不清楚。

    之梅哭哭啼啼的跪在地上,看见意秾进来,明显的瑟缩了一下,抽噎道:“回禀长公主,奴婢不敢有半句虚言,确实是五姑娘命人给我们姑娘灌的药,五姑娘还让人将奴婢绑了起来,还有四位妈妈……应该也是被绑住关起来了。求长公主给我们姑娘做主!”

    云阳长公主坐在上首,她微微皱着眉,看上去有些烦躁,沉着声音对意秾道:“你可有什么要辩解的?”

    凌氏大惊,意秾握了握她的手,对云阳长公主诧异道:“长公主说的是什么意思?我并不懂,之梅说是我给三姐姐灌的药,可有什么证据么?仅凭之梅一人之言,便是大理寺提审也没这般轻易吧?”她当时并未一并处理了之梅,一则是因为之梅是沈意秐身边的大丫头,她的话未免要贴上七八分沈意秐的标签,内容的真假就值得人怀疑了,二来则是因为之梅身份不比那四个婆子,那四个婆子悄无声息的没了,只怕注意到的人并不会太多,但是之梅就不同了,况且,留下她也无大碍。

    之梅并不是蠢的,她能成为沈意秐的大丫头,自然是颇有几分聪明伶俐,此时她也清楚无论她多么的巧舌如簧,五姑娘只咬牙不承认,她就一点儿办法也没有,她跪伏在地上,道:“回长公主,除了奴婢能做证之外,还有四位妈妈,求长公主将那四位妈妈带上来。”她是先被关起来的,并不知道那四个婆子是如何处置的。

    意秾皱着眉道:“我能先问一问长公主,我三姐姐倒底发生什么事了么?”

    “你还敢问!”赵氏突然疯了一般的从里间冲出来,冲着意秾的脸就掴上来,凌氏忙扑上前要拦住她,祝嬷嬷立在意秾身后,已经出手将她制住了。

    赵氏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模样,她自恃身份高贵,向来不肯做有损身份之事,此时却是顾不得了,高声尖叫:“你还有脸问秐姐儿怎么了?小小年纪竟是这般的恶毒!你三姐姐哪里对不住你了,倒要你这般害她!她今后可怎么办?被那样一个人……”

    云阳长公主不耐烦的吩咐人道:“伺候沈大夫人在椅子上坐好了,给她倒盏凉茶降降火气。”

    云阳长公主是在宫里长大的,这些后宅妇人的花样,她闭着眼睛都数得清,想要哄骗她可不容易,她并不管那些弯弯绕绕,只抓住要害,直接问道:“指证都是次要的,我只问你那醉仙散是哪里来的?”

    赵氏哭嚎的表情硬生生的就顿住了,毕竟心虚,她脸白了一白,咬牙道:“什么醉仙散?弟妹平白问这一句是什么意思?”她突然反应过来,便指着意秾道:“除了她还能有谁?弟妹怎么倒来问我?”

    云阳长公主面上的烦躁之色已经十分明显了,她皱着眉,冷声道:“醉仙散难得,是早就被朝廷禁了的,如今也只有从胡人那里能寻些个来,有这本事和渠道的也无非就那么几人,若想探察,容易得很。沈大夫人不妨说实话吧,若真的被查了出来,可就不只是打脸那么简单了。”

    赵氏死死的攥住襕袖,心里焦燎万分,半晌才抬头看着云阳长公主道:“你想怎么样?”

    云阳长公主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想要解决问题,只靠撒泼是最蠢的方式,冷静下来商讨才是上策。”她不急不徐的道:“事情如今已经出下了,最好的办法就是秐姐儿嫁过来,否则闹出去咱们两家都不好看相。”

    此话甫一出口,不仅凌氏,连意秾也震惊不已,原来沈意秐竟是打着将左文嬴送入云阳伯府的主意!云阳长公主嫡长子赵羽早有正妻,那么进云阳伯府便只能做妾,赵羽的糟污名声是京中人所众知的,说他是第一纨绔也不为过。

    赵氏强自压抑着,身体微微颤抖,沈意秐是她重攀富贵的唯一希望,如今竟要给赵羽这个浪.荡子做妾,她怎么肯?赵羽明明看清了躺在床榻上的人是沈意秐,竟仍下得去手,与禽.兽又有什么两样?

    云阳长公主也看出她的不满了,又道:“刚刚我已经问过羽儿了,羽儿说是秐姐儿亲口对他说,让他到落汀院去的。传话的小子也在,实情如何,请沈大夫人细想想。”若从赵宗廷这头论,她还要唤赵氏一声二姐的,但如今她连一声也不肯叫,口口声声称沈大夫人,也就表明她的态度了。她早就看出来了,那个婢女之梅还想将过错兜揽到旁人身上,她的这位侄女,心机是有的,可是行动起来手段却要差上一些,算计旁人不成,反自食恶果,如今倒来叫冤屈了。自己的儿子被沈意秐拿来做棋子,她只稍想一想,心里就不舒坦。

    最后两家合力将这桩事捂了下来,外界竟是一点儿风声也没有的,毕竟还是沈意秐的名声更要紧些,赵家已经败落,沈大老爷又是个没本事的,赵氏如何能与云阳长公主相抗,最终只能忍了下来。

    当天晚上,赵羽笑嘻嘻的坐在云阳长公主面前,道:“求母亲疼疼儿子吧,其实秐表妹我早就瞧上了,这京里还没有几人比秐表妹的腰儿更细的,我当时也是一个没忍住……”

    云阳长公主冷笑一声,“你还好意思说,秐姐儿是定下来要进宫伺候圣上的,如今你却要了她,往大了说,定你一个欺君都是有的!”

    赵羽不以为意的道:“曼姨娘不也是宫女么,我看上了,去跟皇帝舅舅讨要,皇帝舅舅也只是打听了下曼姨娘的身世,不就赏了我么!”

    “我打你个混帐!”云阳长公主气得劈手就将手里的茶盏朝他摔去,“我生下你来,就是给你收拾烂摊子的不成!你姑母如今恨你入骨,咱们两家这情份也算是伤没了。这段时日你也不要想着再往外跑了,好生在府里反省思过,早日生个嫡子才是正经的。”

    骂虽骂了,第二日一早,云阳长公主还是入宫求见了宣和帝。

    两家这桩亲事办得静悄悄的,京中知道此事的人都没有几个,沈府是连个喜字也没贴的,云阳伯府也只是请了一桌喜宴。

    沈府里颇为平静,沈大老爷是有子万事足,沈意秐这个女儿虽然出色,却也不及他那两个庶出的儿子,这件事又是赵氏蹦跶在前,他也懒得管。沈老夫人则就是冷漠了,本来赵家一倒,她就急着转舵倒向了二房,如今沈意秐这个孙女更是再无出头的希望,她自然是不肯为她浪费感情的。

    赵氏心灰意冷,大病了一场。

    意秾是知道那醉仙散的,上辈子她身子本就弱些,便是死在这个上头,如今沈意秐虽然捱了过来,但自嫁入云阳伯府之后,便是一直缠绵病榻,整日昏迷也是有的。

    不止沈意秐,左文嬴也是如此,中毒后虽然全力调理,但身子依然越发不济,她倒是比沈意秐强上一些,一天能下床榻在园子里转上两圈儿,不过也仅限于此了,一看就不是长寿之相。

    季家先前定下左文嬴时,季夫人就是一万个不愿意,如今更是不肯了,闹了几回要退亲,但是季恒坚持,还特意提前了吉日,本是定在来年的四月份的,如今改在了腊月初八。

    季老夫人只叹了口气,人家姑娘已经是这副模样了,他们家若是在此时落井下石,未免也太难看,况且自己的良心上也说过不去。

    如今天气冷得厉害,意秾连房门也不肯出,不过有关季恒成亲之事却不停的传进她的耳朵里,实在是因为季恒这个人太受人瞩目了。如今他成亲,娶的还是名不见经传的左氏女,不知道有多少小娘子伤碎了心肠。

    丹鹭消息灵便,零七八碎的都来告诉意秾知道,她是惋惜中夹杂着羡慕,道:“姑娘,若不是突然冒出来和亲这回事儿,只怕这个被全京城的小娘子羡慕的人就是姑娘你了。姑娘你不是一直想要个别庄带温泉汤浴的么,季公子还将京郊的浓月别庄盘了下来,那个浓月别庄可是先朝重华公主所修建的,如今在石相的手里,季公子竟也有本事拿下来,现下正在重葺呢。正房也都归置出来了,季夫人新给季公子的两个通房,也被打发了,如今就等着新妇嫁进来了。”

    季夫人无法改变什么,就想着法儿的想给左文嬴添些堵,新人进门之前,她竟先挑了两个绝色的丫头给季恒送去了,季恒一丝迟疑也没有,随后就将人都打发了。

    丹鹭仍在道:“奴婢还听说新归置出来的那间正房,是季公子亲自提的名字,倒是与一般的不同,只两个字,唤作忆园。季公子不愧是才学出众的,随便取个名字也这般好听。”

    彤鱼都有些看不下去了,点着她额头道:“你去照照镜子去,脸上只差贴上花痴两个字了,也不嫌害臊!咱们姑娘好性儿,一会儿若是被祝嬷嬷听见了,她可是嘴不容情的。”

    丹鹭嘟嘟嘴,“你就知道拿祝嬷嬷来吓唬我!”

    意秾听着她们两人斗嘴,目光掠向窗外,天气阴沉沉的,檐角铁马叮咚作响,将欲雪的模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簪花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顾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慕并收藏簪花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