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簪花令 > 43|1.7|家

43|1.7|家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谢通本人于武艺一项上只是个半道路子,但是他带来的这些个人都是极有手段的,敢于当众刺杀大虞的二皇子与和亲公主,自然都是死士,见事情不成,都有自裁的自觉。但是容铮手底下这帮子人,上来在将人制住的同时,就先将那些刺客的下巴都掰脱了臼,且下手有点狠,一个个想合上嘴巴都不能。

    意秾以前就听家里的婆子们说过谁谁谁笑掉了下巴,此时才是见着了,下巴掉了是什么样子。

    此时意秾已经回过神来,轻轻踫了踫容铮的手臂唤道:“殿下……”

    容铮似乎都能感觉到鲜血汩汩地沿着左臂流下,几乎浸透了他的大袖,他牵牵已失了血色的唇,开口道:“不妨碍。”

    回到宝船上,随行的司马大夫给容铮查看了伤势,也开了内服的汤药,只是那伤口却不敢立时包扎,伤口极长,是沿着肩部劈下来的,直到了腕部之上五寸处,且力道又重,若不是容铮及时躲避,只怕这一刀便能见骨。

    这还不是最要紧的,司马大夫跟随容铮多年,这一回头上也冒了虚汗,他见容铮皱了眉,也不敢啰嗦,直言道:“这刀刃中淬了毒,并不致命,只是若毒去的不清,这条手臂便会溃烂,最后只剩一截白骨。即便余毒清去,也需要一段时日才能恢复如常。”

    这怎么行?还有几日就到大虞了,哪有时间恢复!谢通急道:“司马良,你就直说罢,得怎么治!”

    司马良瞥他一眼,对容铮恭敬道:“我有一方,却也不敢保证能否将余毒清尽,如今这臂上之肉已经是溃坏了的,再如何用药也无法复原,只能将其剔去。每日用极薄的竹篾儿刮去一层腐化的血肉,再施药包扎。想要好得快些,便需尽早将腐肉去净,但这个过程是极疼的……”

    谢通脸都白了,这不就是凌迟么!他都想指着司马老头骂一顿,司马良又瞟了他一眼,一脸“你行你来!”的表情。

    “七日内能好完全么?”容铮开口道。

    司马良倒吸了口凉气,七日内能去净腐肉就不错了,他实话实说,“不能。”

    容铮扯了扯嘴角,道:“那就如我那位兄长之意罢了。”

    司马良要拿竹篾儿给他剔肉,他将竹篾儿拿了过来,挥手让他们下去,司马良动了动嘴唇,被谢通瞪了一眼,才闭上嘴,两人一齐出去了。

    容铮把玩着那片竹篾儿,是用毛竹削成的,极薄,但经历了杀青之后却是极其坚硬,削肉去骨如同刀剑般锋厉。就如同她一样,一寸一寸刻进了自己的骨肉之中。

    意秾过来探看容铮,彤鱼在前头打了帘子,便见隔间儿里谢通正与一个美貌的侍女对峙着。

    丹鹭眼睛尖,脑子也活泛,见那个侍女打扮不俗,就知道不是寻常人了。这屋子里火盆子虽然拢得旺,但谁不是穿得严严实实的,偏她竟是穿了件坦胸的襦裙半臂,在胸前束了条丝绦,披了条细长艳红的帔帛,哭得个梨花带雨,楚楚可怜。

    彤鱼和丹鹭二人对视一眼,在心中默默给这个人定了位:狐狸精!

    谢通见意秾进来,倒是松了口气,萧昭妃娘娘送来的那两个侍女,一名绿柳,一名朝烟,都十分棘手。他下面虽然缺了块东西,但倒底不是女人,跟女人打起交道来,真是麻烦得很,两句话没说上,他才只说了句“殿下吩咐不许你进内室。”她这就开始哭了,着实让人头疼,此时谢通乐不得赶紧将朝烟交给意秾来打发。

    他立即上前给意秾行了礼,道:“公主,殿下请您进去。”又拿眼睛扫朝烟。

    意秾嗯了一声,便往内室去,朝烟立在一旁原本只是轻声抽噎,此时见意秾并不理她,声音就大了,盈盈拜倒,似要站不住似的,唤了声“公主!”边哭边说,偏她哭得好看,却是一点儿也不影响说,语调哀婉,字字清晰,“公主,奴身份虽然卑贱,却也时时不敢忘记萧昭妃娘娘的吩咐,如今殿下特地为了陪公主游道会这才出了事,萧昭妃娘娘嘱咐奴的话,奴时时记在心中,奴只是想进去伺候殿下,求公主允准。”

    莫然其妙的就缠上来,意秾皱了皱眉,看了丹鹭一眼。

    丹鹭还有什么不明白的,立刻就挡在了朝烟跟前,清了清嗓子,道:“朝烟妹妹这边闲坐。”

    彤鱼为意秾打了帘子,转身出来时,才没忍住“噗!”地一声笑了出来!丹鹭年纪不大,站在朝烟面前,比她矮了半个头,敢自称一声姐姐,也真是脸皮够厚的。

    丹鹭还在脆生生的道:“朝烟妹妹可能不大熟悉咱们公主的习惯,咱们公主最是讲规矩的,奴婢们但凡有事都要先自报了家门才是。咱们也常听闻萧昭妃娘娘极是明理,似朝烟妹妹这般哭哭啼啼的跟咱们公主说事儿,只怕就是萧昭妃娘娘也不能答应的。朝烟妹妹还是回去吧,听说绿柳妹妹就是因为硬要闯殿下的房门,才被罚去后头守半月的舱门去了,朝烟妹妹可不想去罢?”

    朝烟勃然变色,差点儿就要撒泼啐丹鹭一脸,转眼就见谢通正在冷眼瞧着她,生生将这口气咽了下去。她还指望着一朝爬上二殿下的床榻,侧妃是没指望,但当个侍妾还是绰绰有余的,再凭她的姿色邀个宠……如今别说爬床,连内室的门她都进不去!

    她狠狠的瞟了丹鹭一眼,将手里的帕子甩得直响,转身走了。

    谢通在后面想,果然还是女人对付女人更管用些。

    容铮的房间装饰极简,他似乎并不喜欢太过繁复的东西,跟意秾的闺房简直差得天上地下。不过室内很明亮,并不是摆放的温暖的戳纱灯,而是在四处挂着琉璃灯盏,并没有熏香,只有丝丝药味弥散开来。

    容铮正倚靠在床上,见意秾过来,便伸手拉她在床边坐下。

    意秾本想挣开,但怕他牵动了伤口,瞪他他也不甘示弱,只能顺着他的心意坐了下来。

    容铮嘴角弯了弯,手上就不老实了,想起白日里她腰束得极紧,穿得那么撩.人,心里就腾起一股火来,衬她不防,右手轻轻松松就滑入了她的衣襟,在她饱满的胸脯上狠狠捏了一把。

    意秾没想到他伤了手臂竟然还敢这么色.胆包天,她羞红着脸,恼怒的挣扎着就要站起身,他动作却比她更快一步,一把将她捞上.床,紧紧压在身.下,在她唇上用力的吮了两口,低低笑道:“看我受伤,你心疼了么?”

    意秾在心底暗道了一声“不要脸!”板着脸道:“你放开我!”

    容铮恨恨的咬了她一口,道:“若不是我派人去请你,你是不是还不肯过来看我?你个小没良心的!我在外面一直护着你,你连看我都不肯来!”

    意秾不服气道:“如果不是你喜欢动手动脚,我也不会躲着你了……”

    容铮冷哼一声,“你还想躲着我?你能躲到哪儿去?等到了大虞,我就先娶了你,洞了房,看你还能躲到哪儿去!”他将她箍紧了,单用一只手几下就将她的外衫解开,又要去解她中衣,意秾一急,抬脚就去踢他,他一把捉住意秾的脚,俯下.身吻密密麻麻的就落到了意秾娇.嫩俏立的胸脯上。

    意秾始终顾及着他的伤口,不敢太过用力,也挣脱不开,眼泪止不住就流了出来,他凑上去将她脸上的眼泪舔了,热气喷在她脸上,简单的将司马良的话跟她说了,又道:“你来给我剔腐肉,我保证就不踫你了。”

    意秾用手抹着泪,没好气的道:“你就不能让别人给你剔么?”

    他拿眼睛瞪着她,半晌见她不答应,他作势就去解她的中衣,意秾知道这个人厚脸皮,什么都做得出来,咬了咬牙道:“好,你可别嫌我手劲儿大,剔疼了你。”

    容铮又在她的嘴唇上啄了啄,才坐起身来,意秾窝着股火将竹篾儿拿过来,下手时却又是放轻了,稳而快。她心里其实怕得厉害,但是不敢表现出来,手上更是丝毫也不敢颤抖,等她将最上面的一层腐肉剔去,又上好药,才抬头看向容铮。整个过程他一声没吭,但此时额上已经覆上了细密的汗珠,想来是疼得很。

    意秾有些不忍,他捉着她的手不放,贴在唇上亲了亲,道:“我六岁的时候有一回腿上中了毒矢,就是我自己刮的脓血,当时我就想,等以后我若是再中了毒箭,一定要让我媳妇儿给我剔。”

    意秾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才六岁就知道想媳妇儿了!”她眨了眨眼睛,六岁就中过毒矢,还要自己刮脓血,也不知道他曾经都经历过什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簪花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顾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慕并收藏簪花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