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簪花令 > 48| 1.7|家

48| 1.7|家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容锦不大看得上她,眼皮一翻,等着她过来给自己行礼问安。

    文含芷今日穿了件鹅黄色流云绫暗牡丹花大袖衫,里面是粉白暗银牡丹花纹的湘裙,她面容细致清丽,也并不是多么好看,但她身上自有一种空谷幽兰的气质,跟她站在一起,难免让人有一种自惭形秽之感。

    文含芷显然也看到容锦了,她走过来对容锦盈盈福了一礼,笑道:“公主也来赏春了?”

    不过是一句极寻常的客套之语,且她的言行举止落落大方,并无他意,偏容锦心虚,听得她这一句,就有些有恼羞成怒了,笑了笑道:“萧娘娘又不在,你做成了凤凰样儿我也不可能告诉她。”说着又上下打谅了文含芷一眼,笑道:“这般精心的妆扮过,不知道还以为你这是来会情郎的呢!”

    文含芷垂眸笑道:“公主妆扮更是精心,不敢与公主相较。”

    容锦肚子里的火气瞬间就敛不住了,她虽不及文含芷有才名,可也并不蠢,文含芷讽她更像是来会情郎的,她自然不可能听不出来,她轻笑道:“文二姑娘口齿果然伶俐,真是把咱们大虞的姑娘都比下去了!这份聪慧可不是寻常人能及的,日后若是成了哪家的主母,那家可真是烧了高香了,管个把小妾通房必定是手到擒来的。”

    跟一个未出嫁的姑娘家说什么小妾通房自然是不合适的,可偏偏这话是出自大公主之口,她做过的不合适的事儿还少了?谁又敢说什么。

    饶是文含芷再好的涵养,也捏紧了帕子,不过她既然敢哄骗文飞去讨要容铮的那两个丫头,她就已经做好了善后的打算,这个二皇子妃的位置她是坐定的了。

    文含芷虽面色如常,言语间多少也有些尖利了,“公主身份尊贵,岂是寻常人能比的,日后谁家能得公主下降才是烧了高香呢!”言罢她又往车厢里看了一眼,便跟容锦告退了。

    容锦气得差点儿没把手里的香草摔了,意秾是头一次见识这位声名在外的文二姑娘,只是诧异她对容锦的态度。

    朱颜显然是见惯不怪了,倒是容锦的另一个大丫头花镜愤愤道:“公主,文二姑娘敢跟公主无礼,公主怎么不去告诉萧昭妃娘娘?”

    花镜今年才十二岁,是容铮身边一个贴身侍卫的妹妹,她尚在襁褓时父亲便过世了,这十二年都是由母亲带着的,但是前几日她母亲也染病没了,她哥哥不放心她,这才求了容铮将她送到了大公主府里当丫头。

    她性子耿直,又是没受过正规调.教的,带着一股子憨劲儿,经常逗得容锦开怀大笑,容锦喜欢她,便将她提拔成了一等大丫头,跟在自己身边。

    朱颜是个稳妥的,忙拽了拽她的袖子,道:“快别说了!文二姑娘是文老将军的掌珠,身份自然是不一般的。”

    她不敢多说,意秾却也半猜着听懂了,文含芷是文家这一辈儿的姑娘里最出色的,且深得文老爷子喜爱,以文家的地位来说,说句不好听的,比起大公主这种生母卑贱且又名声不好的公主来说,倒更像个公主。

    容锦听了花镜这话,更是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她自然是跟萧昭妃告过状的,从小时候起她就不喜欢文含芷,状是没少告,可惜文含芷打小就聪明,略使了些小手段,她再去找萧昭妃告状时,萧昭妃就不信她了。

    她烦躁的将人都撵出去,也不想再等了,命人驾车回府,朱颜却又匆匆过来,道:“公主,前面突然闹了起来,听说是有个妇人的孩子被抢了!”

    这种人多又热闹的地方经常会有父母不留神丢了孩子的,但这般公然抢夺还是少见。

    一个二十几岁的妇人疯了一般的边追边哭喊:“还我孩子!”

    隔着人群大约七八丈远的地方,一个男人回头“呸!”了一口,恶狠狠道:“我的儿子,我想卖了还用得着你来管!”他脚程快,眼看着就要上了前面的马车,要是他上了马车这就追不上了。那个妇人哭声凄厉,实在可怜,周围也有帮忙追的,但是一则那个男人手里拿着把匕首,谁靠近他就不管不顾的乱挥,二则那马车停的位置偏僻,人流也越来越少,想要围堵又无法实现。

    意秾和容锦都不想袖手旁观,正要命公主府的侍卫去帮忙,就见那个抱着孩子正要上马车的男人竟然“扑通!”一声跪下了。

    众人正在诧异的时候,看见自那辆马车后面走出来一个白须面慈的老和尚,也不知道他跟那个男人说了什么,那个男人竟满面羞愧的将孩子交到了随后赶来的妇人手里,那妇人抱着失而复得的孩子早已泣不成声。

    这一幕简直让人反应不过来,围观人群里也不知是谁先说了一句:“佛祖显灵啦!”

    这样一个恶人竟被老和尚三言两语就感化了,可不就是老神仙么!众人随后也都跟着合什双手,纷纷念叨“阿弥陀佛!”

    那老和尚视若无睹,解决了这桩事,便继续赶路了,在他路过文含芷所在的马车时,却停了下来,恭恭敬敬的向内问了一句:“敢问姑娘芳诞?”

    本来姑娘家的生辰是不能随意往外说的,但是因为瞧着这老和尚不是一般人,文含芷便命大丫头告知了。

    老和尚闻言,面露微笑,道:“这位姑娘乃是凤章之姿,将来必定是位贤后。”说完便飘然而去了。

    这话周围的人都听到了,在场之人无不称奇。

    容锦也是看全了这一幕的,气呼呼的道:“真能往自己脸上贴金!”

    意秾笑了笑,这位大公主看着常冒傻气儿,其实并不傻,反而见事通透。

    过了三月三,到了三月初五是保宁帝的千秋节,保宁帝虽许久不曾临朝,但这千秋节还是要喜庆的过的。

    今年并不是保宁帝的整寿,保宁帝又下了旨意以节俭为要,故而并没有铺张大肆操办。但邺城自东华门起一直到西章门,一路彩坊接连不断,连缀着彩墙、彩廊、灯楼、灯廊无数,途经的寺观也要设庆祝经坛。

    百姓们还是很喜欢这一天的,自先虞氏皇帝开始,帝王寿辰这一日便要设粥棚以遗百姓,但近几位皇帝治下,邺城兴盛,极少有不能果腹的贫民,设粥棚便成了个摆设了,况且一群贫民前来领粥,也与开平盛世的景象不符,于是自先帝开始便命撤粥棚,改为减轻赋税了。

    邺城最有声望的灯楼便是得月楼,这座灯楼平日里只是座寻常的茶楼罢了,但是到了千秋节这一日,一步设一灯,极是壮观好看。得月楼的掌柜也是个极有头脑之人,他在得月楼外沿漳水畔修了条灯廊,里面灯盏无数,花费虽众,却也为他赢得了极高的声誉。这得月楼已然成为邺城的第一楼,无人能赶超了,虽然之后也有一些酒楼仿照得月楼修了灯廊,但总有拾人牙慧之感,始终不及得月楼更得人心。

    有热闹不凑岂是大公主的风格,容锦从宫里祝寿回来,便拉着意秾去看灯廊。

    祝嬷嬷这种时候简直是如临大敌,凑热闹与凑热闹是不一样的,像上巳节时,人虽众,但只要贴身护着,倒也没什么危险。但晚上去灯廊就不同了,不说夜里护卫要更难些,单是那灯火只稍有不慎,少不得就要燃成一片,若是逃避不及,后果不堪设想。祝嬷嬷谨慎,先提前在灯廊各处都安排了人手,才苦着张脸没拦着这两人。

    到了漳水畔,远远就瞧见一条灯廊如同火龙一般蜿蜒而去,此时灯廊中已经有不少人了,几乎每个人手里都提着一盏形制各异的灯笼。这也是得月楼掌柜的计策,到得月楼买灯笼,并不是出了银子就能将灯笼拿走的,每盏灯笼都会对应一个稀奇古怪的问题。

    每年得月楼都会特意制一盏镇楼之宝灯,今年也不例外,宝灯就挂在得月楼厅堂的正中央。今年这盏宝灯初看时没什么特别之处,但仔细看便会发现这盏宝灯竟是用白玉雕刻而成,并且灯笼壁雕刻得极薄,里面燃了灯火之后,便让人误以为是普通的琉璃灯了,但它又有一种淡黄色的光晕,不是极透的琉璃灯所能有的韵致。

    更难得的是,这盏宝灯的顶端竟刻着“清鸾”两个小字。

    已经有眼尖的瞧清楚了,不由得赞叹得月楼掌柜大手笔。

    “这位清鸾先生不是大梁人么?他绘画极出色的,没承想竟还能雕刻?”这是知道陈清鸾却一知半解的。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清鸾先生如今虽以绘画盛名,他最初学的却是雕刻,后来因生了变故才立誓不再执刀的。”这是知道内情的。

    周围立刻就响起了一阵不小的惊叹声,如果清鸾先生不再雕刻,也就是说这盏宝灯是清鸾先生早年的遗留了孤珍了!

    定然是价值不菲的。

    得月楼掌柜随后给出了价格,六千两银子。

    邺城中豪商富贾不少,六千银子于寻常人来说就是天价了,但是对他们来说也并不难出手,所以出价之人不少,但是题目一出,谁也没能将宝灯买走。

    意秾也不知怎么,看着清鸾先生这盏灯,突然就有些想家了,这是她到大虞以来见到的唯一一个与大梁相关的事物。

    容锦也看出意秾喜欢这盏宝灯了,立刻便道:“我这就让人回府取银子去!”

    这时就见一男一女走进了场中央,准备解题了。

    容锦一霎眼儿便瞧见了,惊讶道:“二弟怎么也来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簪花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顾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慕并收藏簪花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