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簪花令 > 67|1.1|家

67|1.1|家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仙界网络直播间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此时天边已经破晓,东方泛出淡淡的青色,天光微亮。

    一个黑影从树林间闪现,趁着天还未大亮,隐着身形无声无息的入了庄子,直奔第三间厢房。

    “将军,有人朝这边来了!”那人单膝跪地,回禀道:“大约有三百人左右,行军步履规整,若只有这三百人,咱们尚可对付。只是,属下不敢保证他们之后是否还有援军。”

    江复神色微暗,“一定是太子。”才只一夜的功夫,太子就能寻到这里来,想来并不是撒兵全城搜查,而是直接奔向了这里。江复自来过得就是刀口舔血的营生,能与太子手下酣战一场,他浑然不惧,但是他要保护沈姑娘,便不能放手大干。

    他舔了舔唇,冷冷笑道:“看来咱们之中是有太子的内应了,也不知是哪条养不熟的恶心狗!”

    那名属下只跪在地上,并不言语。

    江复提剑起身,凛然道:“召集众人,我有话吩咐!”

    ~~~~

    万珂率兵士停于庄子外,他于战场之上作战经验丰富,此时见面前这个庄子平静一如犹在酣睡的农家,便警惕起来。又观这庄子背靠高山,易守难攻,但庄子内的人若想逃出去,要翻过高山,却也极难。但巧妙的是,这山底下竟有一条长河,若能泅水,顺流便能逃出这里。

    他并不轻举妄动,命一个下属前去敲门,那人快走几步,手指刚敲在门上,便听几声“嗖嗖!”泛着银光的箭镞自四面八方飞射而来!众人都没有防备,待听到箭声时,再欲躲避,已来不及,刹时便有数十人倒地身亡!

    万珂眼中瞬间就蒙上了血色,高喊一声:“起盾牌!给老子冲进去!”

    他这一声话音未落,又是数十支箭镞飞涌而来,但这一回不比上次,众人有盾牌隔挡,伤亡不多。在场的也都是血性汉子,一见方到此处便先死了这么多兄弟,也都红了眼,翻墙撞门便冲进庄子里。

    等进了庄院内,万珂站定了,摆摆手,身后众兵士才停下来,定目望去,竟发现方才空空如也的院落中央,如今却是独立着一个人。万珂的目光落在他身上,见他年纪不算太大,粉白面皮,心中便起了轻视之心,啐了一口道:“小娘们儿养的!你敢暗算了爷的人,这回便叫你知道什么是欲生不能,求死不得!”

    江复握在剑壁上的手指先一根一根松开,再聚拢回去,他面上带着狠厉之色,嘴角一勾,笑了笑道:“久仰万将军大名,听闻万将军能独臂劈虎,勇猛过人,今日一见……”他缓缓道:“才知道原来那些人说的都是放你娘的狗臭屁。”

    他语调轻缓,万珂初时没反应过来,还以为是顺着前半句话夸他呢,正要沾沾自喜,猛然回过劲儿来,便是大怒,“竖子!狗一般的杀才!待老子杀了你爹干了你娘!让你知道知道爷的厉害!”

    江复眉毛微挑,道:“万六七,如今太子抬举你,你倒忘了自己原来是个什么身份了!奴才种子,连亲爹是谁都不知道。”说着忽地一笑,道:“你小妾外室倒是没少纳,只可惜到如今才只有一个儿子,肩头有一颗痔的那个,我想要他的命还不难。爷便让你断子绝孙!”

    万珂早已被激得怒火熊熊,“啊呀呀!”大吼着提刀便砍!江复见他蛮打蛮杀,便与他纠缠不分,两队人马立时战成一团。

    江复每一剑都直向万珂要害,他幼时与容铮一处学的功夫,身形矫捷,眼瞧着这一剑便要朝万珂当胸刺下,却突然一支冷箭破空而来,直入他握剑的右肩窝处。放冷箭人之意想来是想迫他握剑不稳,但江复咬牙发狠一个俯冲便将万珂左臂硬生生的削了下来。

    万珂便是“啊!”一声震天吼!他身后的兵士见对面的江复下手如此毒辣,不由得都有些心惧。

    在战场之上,士气是极重要的,如今惧意已生,几人围护着万珂且战且退,这时却见庄门处又一队将士簇拥着容铎进来。

    容铎仍是坐在轮椅上,一袭白袍与此时血迹污渍似格格不入。

    他的目光掠过众人,直接盯在江复身上,笑道:“江将军,许久不见。”

    江复此时肩膀处还插着箭,鲜血汨汨涌出来,将他身上的银色铠甲染成刺目的红,地上那个断臂被人拣了起来,那一剑劈下去时溅出来的血大半染在他的袖上手上,右半侧脸上也有猩红血迹。

    现在的他就如同一只嗜血的兽,他用左手握住肩处的那只箭,猛一用力便拔了出来,他脸上挂着恶魔似的笑容,在看到容铎那一刻,眼睛立时锃亮,他举臂高喝一声:“弟兄们!听好了!取太子首级者赏万户侯!”

    他话音才落,身后便响起了山崩海啸般的高呼:万户侯!万户侯!

    容铎面上并无任何异色,他笑了笑,侧开些身子,命人将一辆马车赶过来,车夫将帘子挑开,里面露出半张皎面来,她脸色煞白,显是吓坏了。

    江复面色瞬间铁青,那人不是沈姑娘又是谁?

    他原本是命人护送沈姑娘自河流顺势而下,他在此处抵挡对方将士,以便拖延时间,让她顺利逃走,没想到她还是被太子捉到了。

    此时若贸然上前抢人,恐会伤沈姑娘性命,他正踌躇间,已听沈姑娘樱口微张,道:“多谢江将军一路相护,但我毕竟是太子殿下的未婚妻,跋涉千里前来和亲,是要嫁与太子殿下的。况且太子殿下待我极好,我也不愿负太子殿下之心。还请江将军代我同二殿下致辞……”

    她话未说完,便被江复喝断:“贱人!你不愿负太子之心,倒有脸来负二殿下之心!咱们兄弟冒着性命之险护你,你睁开眼睛瞧瞧,有多少人为了你死在这儿!”

    他怒吼完,去看沈姑娘,见她眼泪已经流了下来,他心中顿时生出了千万种计较,他虽与沈姑娘相处不多,且都是在暗中护她,但也多少了解她的禀性,并不像忘恩负义之辈。她或许是被太子所挟,迫不得已才说的这番话。

    心中这般计较着,便想着该如何救她脱困,却听她又道:“我早就生了想要回归太子殿下之心,所以才偷偷命人给太子殿下送了信笺,告知我的所在。还请江将军莫要污赖他人。”

    江复一颗心瞬间就沉了下去,是了,如果不是有人暗中送信,太子跟本就不可能这么快寻到这里。他只觉得自己护错了人,更是心疼二殿下,不知道他若知道了此事,会是怎样的心痛。不过他仍存着沈意秾是被人挟迫的想法,但当沈意秾竟当众拉着太子的手扶太子上马车时,他心中那点子希望倏地就被冷水淋透了。

    意秾脑子晕晕胀胀的,只觉得身下颠簸,慢慢睁开眼睛,只觉得头疼欲裂。她坐起身,打谅了四周一遭,才发觉自己是在一辆马车上,她身上还搭着一条虎皮毯子,车内置着一张小几,她看见茶壶,这才察觉自己口渴得厉害,便爬过去,自己倒了盏茶喝。

    似是听到车内的动静,马车突然停了下来,容铎掀开帘子,脸上仍挂着温温的笑意,道:“你醒了。”

    意秾被他吓了一跳,迅速坐回虎皮毯子上,盯着他,满眼的戒备。

    她原本是几名由暗卫护着,带着彤鱼等人一同跑出来的,为了分散目标,彤鱼与丹鹭沿河而行,绿蚁与青鹅则是在河边的灌木丛中寻小路逃跑,原本是想让玉坠与玉翅往山上逃,但她们二人吃不了苦,便硬要跟着意秾。

    意秾便带着玉坠玉翅,由四名暗卫从中相护,跑进了河边的一片矮木林。因实在太累,几人便靠在树上稍作歇息,她当时只是觉得有些困,倒也并未在意,谁知不一会儿,她便睡了过去,再无知觉。

    如今一醒来,竟是在容铎的马车上,她并不了解面前这个人,她所知道的关于他的一切,都是从别人口里得知的。但是这个人是她的未婚夫,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或者说她还没做好准备。她心中有惧怕,也有羞耻。

    容铎见她坐稳了,便坐在小几子旁,自顾自倒了盏茶饮了。马车又重新行驶起来。

    他看着缩在毯子里的意秾,她面上的肌肤似白得透明,但此时两颊却染上了一团红晕,他眉头微皱,想来是这迷药量下得有些大,引了她头疼发咳。他也不想在她身上用那么多迷药的,但实在怕她中途醒来,他好像有些了解这个小姑娘的脾性了,认准了的东西,便什么都敢做。

    就比如,她认准了容铮,就甘愿困在公主府,等着容铮将来娶她。

    他扬眉笑了笑,那笑意却未达眼底。

    见她瑟瑟的模样,像是有话问他,却又不敢说。她与旁人不同,可他又说不出她不同在哪儿来。方才那个假扮她的女人,他命人调、教了许久的时候,也只能学得她十分之一。他知道当时江复是存了疑心的,一个人的样貌容易假扮,但声音却是极难,而他之所以选中这个女人来假扮意秾,就是看中了她的口技绝活。

    他见她欲言又止,知道她要问什么,却也不先开口,只靠在车壁上,闭目养神。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簪花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顾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慕并收藏簪花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