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簪花令 > 68|1.1|家

68|1.1|家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意秾有些惊魂未定,偷眼望去,见容铎眉目舒展,神色淡然,像是心情不错的样子。

    她头一次在竹林中遇到容铎时,丝毫也没有想到他竟会是容铮的兄长,因为这二人相差实在太大。也并不是相貌上,容铎垂目而立时,像是一尊菩萨,天生的带着悲天悯人之感;而容铮则是深沉如渊,气峙如山,让人无法忽视他的神采内蕴与周身的气势。

    想到容铮,意秾的心里便不能平静下来,如今,前途命运如何,她已经连选择的权利都没有了。她不知道彤鱼和丹鹭她们怎么样了,玉坠与玉翅原是与她在一起的,此时她被捉了起来,想来玉坠和玉翅应该也是一样被缚于此。她想看一看前后是否还跟着其他的马车。

    意秾心里七上八下,又扫了眼容铎,见他仍闭着双目,没有动静,便悄悄挪动身体,凑到了车帘旁,掀起一条缝儿往外看。此时朝阳已经升了起来,霞光遍撒在道路两侧广阔的田地上,已经有勤劳的农家早起上田锄地,微风怡人,正是一副美好的春日光景。

    她正要稍稍探头,就听身后一个声音淡淡道:“坐回来。”

    她没防备容铎会突然睁开眼睛,吓得一怔,将帘子放下,坐回虎皮毯子上,也并不出言。

    见她一副严守戒备的模样,容铎在心底无声地笑,却不动声色地问:“饿了么?”

    意秾尽量平缓着声调,道:“多谢太子殿下,我不饿。”

    容铎挑了挑眉,她言语间客气疏离,显是将他当作敌对的一方了,可是,他与她才应该是夫妻不是么?即便她不愿意,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他嘴角挂上笑意,淡淡道:“不想吃也无妨,再过半个时辰便能进城了,到时想吃什么命人做便是。府中正房已经收拾了出来,里面的摆物帘幔,你若不喜欢,便命人换了。”他盯着意秾的眼睛,“只要你不是想将我换掉,其余的,在府中一切随你之意。”

    意秾仿佛被无形的锤重重击打了一下,在毯子下的手慢慢握紧,胸腔里突然拱上一股火,她按捺不住,便猛烈的咳了起来。

    容铎默不作声的倒了杯茶送到意秾嘴边,意秾侧头避开,他冷冷一笑,伸手便将那只杯盏自车窗扔到了外面,讥讽道:“你是我的未婚妻,我想不出你有什么理由不愿意?或者你是想说,你与我的弟弟,你未来的小叔有了私情?”

    他伸手捏住意秾的下巴,迫使她看着他的眼睛,脸上讽刺的意味更浓,“你说,我想听听你的理由。”

    意秾的心里如同被滚烫的烈油淋了一般的痛,脸色唰地惨白,他的言辞就像一把粗粝的刀,直插入人的心里,却又不能痛快的致人于死地。他只是让你那般明明白白的痛着。

    见她面上已经没了血色,容铎将她放开,伸手为她盖好方才滑落的毯子,却见她明显惧怕的一躲,他拧了拧眉,但倒底语气还是和缓了些,道:“如今宫中已经稳定了下来,今日我会对外宣布父皇崩逝的消息,之后便会继位大统。”他对意秾淡淡笑道:“你将是我的皇后。”

    他这般急着要继位,连为保宁帝入殓的时间都不等,这尚有“国不可一日无君”作为光明正大的理由,但当即大婚立后,他怎么敢?只怕朝臣无人会应。

    意秾只瞪着他,他像是知道意秾心中所想一般,微笑道:“咱们的大婚倒底还是会耽搁一段时日,不过倒也无妨,我会寻个妥善的理由,尽量择个靠前的日子。在此之前,你先在府中暂住几日,我再接你入宫。”

    他说得顺当,一切仿若尽在他掌中。

    他似乎永远都不会失了风度,但此时却罕见的,面上带了狰狞之色,他扬着眉道:“我那个好弟弟,你再也不会见到了。我已经派了人拦截在他回邺城的途中,他胆子大,自小他便是如此,连父皇也常说他更肖我父皇。所以他一定会选择在路途更近的夹谷中穿行,那里自然是埋伏的好地点。巨石如何?以巨石将他葬于山谷之中,也算是体面的死法了。”

    他几乎贴在了意秾的耳畔,轻声道:“我不在乎你们之间曾有过什么,他对你动手动脚了么?呵!他就喜欢你个模样的,只不过,他喜欢的,我也都喜欢,你终归还是我的人。”

    意秾死死攥着拳头,才能不令自己浑身颤抖起来,当容铎的唇要拂上她的脸颊时,她用尽全身的力气将他推开,然后冲着车壁便撞了上去。

    车壁是木制的,不足以致人死亡,她甚至只是觉得有些头晕,意识照样清明,她咬了咬牙,狠命再要撞去,却被容铎一把拽住了,他将她摔在虎皮毯子上,握紧的拳头上青筋暴出,冷冷道:“果真是好教养!为了一个情夫,竟然连撞墙寻死这般把戏都使了出来!你倒是省省心罢,你若是死了,你远在大梁的家人,我会让他们全都陪你一同殉葬!”

    意秾只觉得额头上的鲜血缓缓流了下来,模糊在她的视线里,一片血色。

    “你听到了没有!”容铎抓住她的肩膀,“你若敢再寻死,你的家人,我定一个不留!”

    像是这番威胁起了作用,也或许是她实在太累了,她终于躺在毯子上消停了。

    等到了太子府,下马车时,容铎道:“你若是肯老实待着,我便将你那几个丫鬟带来,照常伺候你。你惯常用她们,乍然换了人服侍,只怕你也不习惯。”

    意秾的眸光这才亮了亮,哑着声音道:“此话当真?”

    听她出言,容铎竟是怔了一下,他原以为她还会像在车上时一般,对自己不理不睬,如今问了他这一句,他竟有欣喜之感。

    “自然当真。”

    意秾果然便消停了,任由仆妇扶着她进了内室,大夫过来给她瞧伤口,又包扎、开方子、煎药,煎好后,丫鬟给她端过来,她也都老老实实的喝了。

    容铎一身事务要处理,只听大夫说她没事,便匆匆走了。

    意秾见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后,这才松了口气,她确实是极倦怠了,闭上眼睛便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

    此时的西北方向,正有一队快骑,疾速飒踏前行,如破风的箭,向邺直弹发而来。

    ~~~

    次日起床,有两名丫鬟伺候意秾净面梳洗,又将箱子里衣裙挑出来一一给她看。那两个丫鬟始终小心翼翼的模样,生怕伺候不好意秾,被太子发卖了。

    意秾本要穿自己原来的衣裳,但见她们两人几乎是带了恳求的声调了,意秾只好挑了件素色衣裙穿上。

    她这里才收拾妥当,便听门帘子一响,接着便是几声“姑娘!”意秾霍然抬头,竟是彤鱼领着另外五人一同进来,她们进来便先跪下给意秾磕了两个头,还未说话,这几个丫头眼泪便倏地流了下来,主仆自是一番阔别。

    意秾见她们几人都好好的,心中欢喜,可又一想到她们分开逃跑,也竟没一人能逃得出去的,心里又叹了一声。

    彤鱼、丹鹭、绿蚁、青鹅这四人是真心激动,至于玉坠和玉翅便又是另一番打算了。她们本就是太后娘娘命跟着意秾来的,且太后对她们也明明白白的提点过,原本想着初到太子府时,只要与太子扯上牵连,便是当个没名没份的侍妾也不要紧,只要有太子继承大统的一天,她们二人总少不了一个贵人的位子,若再凭本事往上熬一熬,或许能得个妃位也说不定呢。

    但没承想,才到了大虞,她们就随着意秾去了公主府上,她们二人又被晒到了一旁,连个施展的机会也没有,如今却是不一样了。

    玉坠悄悄给玉翅使了个眼色,两人眼神交流一番,听意秾说让她们先去梢间用饭,这才随着大家一起出去了。

    意秾也不知道是撞破了头的原因,还是别的缘故,午后歇在床上时,竟发起了高烧,迷迷糊糊间,像是在沈府的样子,园中的石桌上还铺摆着她方填好的玉兰图。接着像是觉得似有个人坐在了她的床畔,探手摸她的额头,又有几人说话的声音,她听不真切,过了一会儿,便觉有人来探她的脉博,之后她额头上覆了一条冰凉细滑的绢帛,她觉得舒服了些,便又睡了过去。也不知是过了多久,又有人强行掰开她的嘴,将一碗药汁给她灌了进来。

    她再醒来时,室内一片寂静,只闻得更漏的嘀嗒声,她正欲起身唤人进来,一侧头便看见旁边轮椅上的容铎。她心里也不知是什么感受,百般滋味盈于心间,令她想逃避那么一时半刻,她只当没瞧见,便又闭上了眼睛。

    却听身边的人冷笑了一声,抓住她的手腕道:“别装死!这般装下去有什么意思?”

    见意秾挣扎着要甩开他的手,他便倏地松开,对外吩咐道:“来人,将她裹好了,抬到东楼的高台上去!”

    进来的是两个身形壮实的婆子,应了声是,便用大氅将意秾裹好了,果然抬到了高台上。

    此时正值傍晚,西天边的火烧云红得似火。

    意秾不知道容铎让她来这里有什么用意,总归不是赏夕阳的就是了。一思至此,她心中突然就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她定定的望着东南方向的一处府宅,此时正好清楚的看到那幢府宅中浓烟四起,接着就是火光大盛,将那浓烟驱到大火顶端,翻滚着被大火吞噬了。

    意秾惊骇万分,容铎也望着那处火光,淡淡道:“那是大公主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簪花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顾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慕并收藏簪花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