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簪花令 > 74|1.1|家

74|1.1|家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阵法在历年以来的战争中都是必要的存在,代有传书。

    在战场上,阵法应用的好,以少胜多的例子多不胜数。江复自然也知道面前这个巨石阵只怕不简单,这里的巨石高度不等,但大部分都是两丈左右,最矮的也不会低于一丈,若是不能解阵,或对阵法了解不深的人走进去,只怕这一生就要困在里面出不来了。

    也不知道这巨石阵是什么人建造?这么巨大的石块的搬运,显然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不知搬这一块巨石需要多少劳力,只怕还要借助械具等外力。

    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江复眼中明显露出了惊骇之色,枫山北侧的断崖……

    那断崖如何得来无人知晓,世人相传的便只有一个牵强附会的神话传说,他想到了一个十分大胆的猜测,或许这些巨石就是从枫山北侧开采而来。如果果然如此,那么,这个巨石阵存在的时间一定不短了。怪不得历朝以来都会将这里封山。

    而此时的谢通早就想到了一个人,他跟随容铮走南闯北,见识自然不少,上前对容铮道:“殿下,玄得大师博闻强记,对阵法也知之甚多,不如请玄得大师前来解阵。”

    江复撇嘴笑道:“他一个释教的老和尚,会道家的阵法?哈哈哈哈!”

    容铮淡淡道:“带五十弓箭手跟我进去,剩下的人在此地等候。”说着提步就进了巨石阵。

    谢通还没反应过来,仍张大着嘴,一副惊愕的神情。江复反应比他快,点五十人随后跟了进去。

    等谢通回过神儿来,也要急忙跟过去时,才进去不过两步,就已经看不见容铮和江复等人的身影了,他顿时吓出一身冷汗来,也不敢逞强,抹了把汗退了回来。

    这些巨石的位置摆放玄妙,会让人有种巨石在悄然挪动位置的幻觉,江复是一眼不错的跟着容铮,他对阵法一窍不通,若跟丢了可就出不去了,其余五十人则是后一人牵前一人的弓箭,丝毫不敢放松精神。

    容铮走的很稳,也很果断,迈出去的步伐就没有收回过,如此走了大约半个时辰,抬眼便见前方是一片枫林,视线陡然开阔,让人有一瞬间的不适应,就在这一瞬间,已有密密麻麻的箭镞射了过来。

    饶是众人反应迅速,且一直拿盾牌抵挡着,也有六七人立即身亡。

    容铮眯了眯眼睛,下令,“动手吧。”

    江复早就在等这一句了,他带过来的人虽不多,却个个是一以抵十的精兵,且太子虽有准备,但因离宫时沈意秾病重,无法疾行,为了减小规模不易令人察觉,故而所带兵将也并不多。

    江复“呸!”了一声,他最看不上的就是这种为了一个女人不顾大业之人,活该他死!

    ~~~

    檐下的气死风突然没来由的掉下来了一个,丹鹭跑过去拣起来,大惊小怪道:“别不是地动了吧!”

    意秾闻言心中忽地就是一阵恐慌,心里似乎烧沸了一壶水,溢出来一些,灼得她疼痛难忍。也不知是不是幻觉,她似乎听到了厮杀及呐喊声,戾气冲天。她忙起身下地,因起的急了,她一不小心便崴了脚,彤鱼急忙冲过去扶住她,道:“姑娘,圣上吩咐了,说用完饭让你歇个午晌,这时候太阳光毒,让姑娘不要出去。”

    是了,他让自己不要出去,他想让她蒙在鼓里。他向来喜欢如此,以为有他护着,所以就什么都不跟她说。

    她顾不上脚疼,摆脱彤鱼,双手提着裙摆,就跑了出去。

    她果然没听错,那厮杀的声音越来越清晰,近的似乎就在眼前,她跑过去,远远就看见枫林间那个白色的身影。她好像并没有意识到,也或许是她不愿意承认,他的身影虽然模糊却早就十分强悍的印刻在了她的心里,以至于只是一个不甚清楚的背影,她也能一下子就认出他来。

    不远处的一株枫树后,有一个人竟遥遥的朝她笑了笑,然后利落的搭弓、射箭,不带丝毫停顿的,那支箭飞速的向容铎射了过来。

    就在这一霎那的时间里,她的脑海里竟然异常清晰的浮现出他对自己的好,那些她想要刻意忽略的细枝末节,像涟漪一样一圈一圈的扩大。

    她用尽自己最大的力气冲过去,要将他推开,她已经触到他的身体了,然而他快她一步的挥臂将她挡在了一边,然后她眼睁睁的看着那支箭从他的身侧擦肩而过,而另一支箭已经从背后射进了他的身体。

    看他倒在她的怀里,她几乎不敢动一下,眼前模糊成一片,她伸手抹了一把,满脸都是泪水。

    容铎的嘴角慢慢翘起,就像他们初见之时。

    “好姑娘……”

    他留给她的最后一个表情,仍是他那悲天悯人一般的笑容。

    这个世上,唯有如意最难。

    因为你明明已经得到了先前一心想要的结果,等你得到了,却发现,你想要的并不是它。

    不远处的容铮站在枫树下静静的看着他们,然后波澜不惊的挪开了眼睛,淡淡吩咐:“将这里的人都带回去。”言罢,连多余一丝一毫的视线也未扫向她。

    江复拿好弓箭,走过去毫不留情的对意秾道:“是你害死了他,如果不是为了要将你挡开,他也不必非要承受背后射来的那一箭。我当着你的面射出的那一箭不过是虚晃罢了,背后那一箭才是要命的。”然后就意料之中的看到她哭得更厉害了。

    他撇了撇嘴角,婆娘们都是一个样儿,哭有什么用,还不是什么都改变不了。

    ~~~

    意秾仍被安置在了宝福殿。

    三个月来众人嘴里口口声声痛骂的逆首已得登大位,受朝臣三跪九叩之礼。

    晚上,意秾躺在熟悉的床榻上,疲累的只觉得身体似有千金重,她却睡不着,睁着眼望着帐子顶,在枫山上江复的那句话几乎将她压垮,她从不敢去面对自己的内心,仿佛揭开了,便会看到血淋淋的伤口。容铎对她的感情,她即便刻意的漠视,也能清楚的感受到。她心里像是燃了一团火,还有一团理不清的丝线,她小心翼翼的穿过那团火,去理丝线,却被灼得五脏六腑都跟着一起疼。

    夜半时分,宝和殿。

    容铮挣扎着从梦中醒来,他头痛欲裂,几欲发狂,随手抓过挂在床前的幔帐,狠狠掼在地上,挥掌将绣枕亦扫落在地。室内烛光微晃,他竭力压抑胸腔里那团几乎抑不住的燥气,强令自己坐在床榻之上,死死按住额角,郁声道:“来人!”

    谢通早就听到里头动静了,只因先前没有容铮的吩咐他不敢进来,此时得令,急忙冲进来,一看容铮的脸色,就知道他头痛病又犯了,这病也不知是怎么来的,最近这一个月犯得越发频繁,发病时双目赤红,比那魔鬼还可怕。

    他也是战战兢兢,好在也算有经验了,命人端了满满一大盆冰水进来,容铮将头整个扎进去,那刺骨的寒才能缓解一丝疼痛。

    太医很快就到了,没有旁的法子,只能开些镇痛安神的方子,给他服用了。

    折腾了两个时辰,将众人都谴下去了,他在床上重重躺下来,用手臂遮住眼。

    因新帝登基,朝中要处理的大事繁缛,等空出手来,几位朝臣的谏议疏就呈了上来,国不可一日无君,正如后宫不可一日无后,立后乃当务之急。几位朝臣言辞咄咄,直言文家于朝廷有功,文氏女立为皇后再合适不过。之后附议之人不断跟上,虽文家并未出言,但其在背后的影响力由此可见。

    容铮将那份奏疏留中不发。

    八月未过,竟查出文世忠嫡长子文靖才与富商勾结,在运军粮时以次充好,引起众人不满,圣上仅作口头警告,并未处罚。

    九月初十,又查出文世忠次子贪墨赈灾粮款,群臣哗然,圣上大怒,却仍念文家一片忠心,只略作惩处。

    然而才过三日,文靖才与西戎达成密议,私贩军火之事就被曝了出来。圣上震怒,三桩罪齐发,文家十四岁以上男子尽数流放,女子没入官奴。文含芷亦自裁而亡。

    文家被如此雷厉风行的铲除,除一些旧门阀世族恐牵连自身之外,其余众臣也都战战兢兢。

    大虞历代君王就没有不想铲除文家的,文家势力庞大,盘根错节,如一棵生长了百年的大树,它的根须早就已经渗透到大虞的每一寸土地上。文家军独立于大虞的军队之外,甚至能左右皇位继承,没有哪位君王会容忍身侧有这样一支势力的存在。

    文世忠虽然老谋深算,但他的两子均不成器,文家之倒塌,早晚而已。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簪花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顾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慕并收藏簪花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