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簪花令 > 84|怨恨续

84|怨恨续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宁二家的走后,这方小小的院子又安静下来。

    意秾简直觉得羞愤欲死,容铮却欺得更加紧密了,耳旁只听得他越发粗重的呼吸,他吻她的眼睛,吻她的鼻子,最后将她的唇瓣含在嘴里,细细的吸吮,逗弄她的舌儿。她浑身不着寸缕,身体不停的发抖,她已经再也没有力气了,当他的手探进她下面时,她禁不住吟哦了一声,这一声似乎取悦了他,便探得更深了些,另一只手则覆上她的柔软,大力的揉捏揣挤出各式的形状。意秾闭着眼,咬紧牙关隐忍。

    他引着她的手向下,触到一处炙热的硬物,意秾反应过来那是什么后,浑身猛地紧绷,拼命推打他,泪眼婆娑,“你……你这般折辱我,是想让我去死么?”

    容铮用力的扣住她的纤腰,一字一句从牙缝里挤出来,“我折辱你?你穿着这衣裳坐在这里干什么?等着一会儿跟季恒入洞房?你以为他就是正人君子了,他不会这样对你?就我会这样对你!”他森然冷笑道:“你以为这样就算是折辱了?一会儿我让你知道什么才叫折辱。”

    意秾簌簌落着泪,颤抖着唇道:“你不放过我,你就不怕我恨你?”

    容铮定定的盯着她,不言声,霸道的分开她的双腿,直直顶进去,她痛得欲死,浑身紧紧绷住,紧咬着唇,指甲嵌进他的后背。里面艰涩难行,他额上的汗顺着脸颊滚落下来,他俯下身用唇舌将她紧咬的唇顶开,然后沉身猛一用力,似乎能听见撕裂的声音,他全都挤了进去。

    他吻去她脸上的泪,轻声哄她,唤她“卿卿……”她哽咽了两声,呜呜咽咽的求他,“你出去吧,求求你……”

    他果然退出一些,她方缓了口气,他却又重重的顶了进来,托起她的臀瓣狠狠的贯穿她,一下一下几乎要将她撞得散架。

    意秾两颊晕红,他顶进来时,她向后仰着头,娇嫩的唇微微张开,带着凄婉凌乱的艳丽。也不知过了多久,他突然紧紧抱住她的身子,狂风骤雨般的大力耸动,过了许久,他才将头埋在她的脖颈间粗重喘息着。

    身下的人儿已经不哭了,意秾的目光对上容铮便挪开了,她强忍着疼,要将衣裳都穿起来,容铮赶紧将她抱起来,她也不挣扎,只漠然的道:“你还不满意么?”

    容铮的手一滞,见她娇嫩的身子上布满了红痕,不由得羞愧和心疼,“卿卿,你先跟我回营,再过不了两月,我便在大梁的皇宫立你为后。”

    意秾心里疼得似乎已经麻木了,她冷冷笑道:“因为你这一句保证,我就应该原谅你今日的行为并且感恩戴德?”她闭了闭眼睛,“我会喝避子汤的,今日之事我就当自己被狗咬了一口。”

    容铮的心口猛地像被重物狠狠的击打了一般,他双目赤红,只觉得脸烧得都似能滴出血来,接着一股怒火便窜了上来,“不给我生孩子?你想给谁生!就当你被狗咬了一口也罢,我决计不会放过你!”

    言罢便命人拿衣服进来,是先前在院门处与宁二家的说话的那个姑娘,只穿着普通丫鬟的衣饰,但言行举止似乎都十分机警,一看就是有武功底子的,她低着头进来,将一个包袱拿了进来,又垂着头出去,连抬眸都未曾。

    容铮将那个包袱解开,拿出一套暗青色的细布衣裙,连里头的小衣、鞋袜也都齐全,容铮唬着脸将意秾放在床榻上,开始动手替她穿衣裳,意秾挣扎着不肯,他便上了床榻,用大腿将她的两条腿压制住,先替她穿了小衣,往她腿上套亵裤时,意秾硬要起来自己穿,她气红了脸,他将她两腿分开了些,才看见里面的泥泞还带着点点血红。他立刻命人打热水来,这次进来的仍是那个姑娘,依然垂着头,将盆放下就出去了。

    容铮让意秾老实些将下面洗一洗,但意秾不肯,非要让他出去她才肯洗,劝了两遍无果,容铮果断将她抱起,自己动手给她洗了私、处,他动作很轻,意秾浑身轻颤,脸红得几乎都抬不起来了,她的力气怎么可能是容铮的对手,挣扎不过,只能将头埋进他怀里,任由他替她洗好。

    又替她套上了亵裤,再穿上外面的袄裙,看她头上的一堆首饰碍眼,便都拔下来扔一边了,他抱着意秾出去,那个姑娘便进来将里面都收拾好,将意秾先前的衣裙和钗环都卷在一起包起来拿走了。

    外面又下起雪来,并不大,细细碎碎的纷扬而落。

    容铮外面披着一件黑色貂毛大氅,整个将意秾裹在怀里,意秾看不见外面的情形,也不知道他是用了什么办法避开成国公府的人,只觉得随着他几个纵跃,便到了马车上。

    容铮将意秾放在白狐毛的卧毯上,车内笼着熏炉,十分温暖,意秾知道自己无法逃脱,在容铮凑过来问她饿不饿时,她便嫌恶的闭上了眼睛。

    马车行得极稳,却仍有细微的颠簸,意秾确实累坏了,此时车内温暖,在缓缓的颠簸和车轮的吱呀声中,慢慢睡着了。

    半睡半醒期间,有一只粗粝的手过来探她的额头,又握了握她的手,然后在她唇上轻轻啄了一口。

    她的意识像是清醒的,却怎么也醒不过来,她能“看到”容铮靠在车壁上,眼睛一瞬不眨的盯着她,他的眉头微蹙,不知道在想什么。然后她的身子微微抽搐了一下,他立刻就冲过去,躺在她身侧,像哄孩子一般,略显笨拙的轻轻拍着她,嘴里呢喃着什么听不清,像是在哄她。

    他口中絮絮的话语似是有了作用,她的意识渐渐模糊,然后进入了沉沉的睡眠状态。

    她再醒来时已经是在城外的军营中了,她住的这间营帐很大,但毕竟比不得屋宇,营帐内也只是隔出了卧房和梢间,梢间外头就是容铮日常见下属的房间。

    容铮并没有将彤鱼和丹鹭也带来,而是另派了人伺候她,是那个在季府时的丫鬟,此时意秾才知道她的名字叫忆画。

    意秾到了营帐的当天晚上,也不知道是因为白日怒气太盛还是身子不适的缘故,勉强吃了碗粥之后,入夜就病倒了。

    军中随行的大夫来看过,也开了药,说无碍,多休息几天就好了。

    忆画嘴甜,说话时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但她并不多话,只用心的伺候意秾起居。晚上她喂意秾吃过药,容铮便从外面进来了,如今军中事多,他很少有闲时,他进来将衣裳换了,坐到意秾床边,屋子里伺候的人早已退了下去,他伸手探向意秾的额头,意秾厌恶的将头别到一旁,他的手僵在空中,半晌才收回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簪花令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顾慕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顾慕并收藏簪花令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