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医武兵王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殇儿收拾好了院落,拎起水缸旁的水桶出了院子。

    彼岸山上的景色本就是很美,路边的花草以及树上的鸟儿都是她的伙伴,来到这里本就没有什么朋友的她只能它们为伴,将心事将与它们听,也是一件不错的事嘛!她的心情很好,师父教给自己的内力让她的身体在渐渐地好转。

    她每天都要将水缸灌满水,七岁的时候,水缸跟自己一样高,灌水的时候很费力,师兄就在水缸的旁边放了一个矮凳,就这样踩在凳子上把水倒到缸里,他很是感谢师兄关心。现在十岁了,个子也高了,就撤掉了矮凳。其实这不是在虐待她,而是让她锻炼身体素质,师父向来不愿表达这些心声,但是她明白这些道理,好的身体都是锻炼出来的嘛!

    小溪离住处只有一里路的距离,并不是很远。很快,眼看一缸水就装满了。再去提一桶水就够了。她再次提着空桶,迈着轻快的步伐,嘴里还哼哼着曲子,离溪边不远的山路上传出了一阵马蹄的声音夹杂着兵器相互碰撞的声音,甚是刺耳。她躲在一棵较大的树后面看着不远处发生的一切。

    打在一起的两方人数上有着明显的差距。一方是穿着黑衣蒙面的黑衣人,大约是二十人,一看就是刺客,另一方穿的是陵越国的战袍,很容易就可以辨认出是陵越国的士兵,还有一个穿着一身紫色长袍的男孩被六名士兵护在当中。可人数只有六人,似乎都受了不轻的伤,黑衣人刀刀毙命,士兵若不是有点功夫的早就被砍飞了。

    此时可以看出黑衣人的目标是那个少年,所有人的攻击都是奔着那个少年而去的,他手中握着剑没有一丝的惧意,提剑的手不似很灵活,应当是受了伤,只因穿着紫色的衣服,掩盖了那些血迹。哪怕面对这么多人的攻击,明明知道寡不敌众,依旧坚持着,她不曾见过这么凶残的一幕,生活在山里,她已经远离了尘世。如今可怎么办?自己也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孩呀!还是先走吧!免得惹祸上身。

    于是她躲开他们的视线慢慢的向着回家路走去。心中很是忐忑,总之这件事不是自己能管的,不能管不能管,她默念着,眼前是一个少年被万剑砍死的画面,好残忍,还有那不屈不饶的眼神,她看到了那种活着的信念,她怎么能见死不救呢?突然停下了脚步,不行,不救怎么知道不行呢!她又跑回了那个大树的后面,那些士兵只有两个了,少年也已经是精疲力尽,似乎没有了刚刚的坚毅。难道这就是临死前绝望的眼神吗?而黑衣人慢慢的接近他们。不急着杀他们,想从他们的眼中看出惧怕,而他们令黑衣人失望了,只有勇敢的面对,没有一丝惧怕。

    “今日之事,我们也是迫不得己,拿人钱财替人消灾,黄泉路上这么多人陪着你,你也不会孤单,如今杀了四皇子,就算是死咱们也赚了。哈哈哈”领头的黑衣男子发出沙哑的令人恶心的声音,其他的黑衣人也依声附和着。

    被称为四皇子的少年依旧是不为所动,静静的等待着他的剑刺穿他的心脏。脸上的血迹已经模糊了他本来的面目,而那些血应该是有他的还有别人的,那双眸子清澈而又明亮看着眼前的黑衣人,黑衣人不想多说废话,举起手中的剑就向他的胸口刺去。

    就在此时,殇儿也知道到了时候,此时他们没有交战在一起,可以催动内力吹出了口哨,一瞬间停留在树上的飞禽全部攻向那些黑衣人,天上黑压压的一片,顿时这块天已经分不清白昼,黑衣人听到那声口哨不禁停了手中的动作,随之被突然飞来的麻雀乌鸦啄伤,其他的人也被啄伤,飞禽将他们团团围住,没有一丝缝隙,黑衣人用力挥舞着手中的剑,想要劈开一条路可以出去,但是刚刚劈开,口哨声再次响起,又有新的一批飞禽补上缺口,殇儿不顾耗费了大量的内力,脚步有些虚浮,不过回去好好休息就会没事了。她坚持着快步走到了少年的面前。

    “跟我走。“简单的三个字从她的口中缓缓而出,蹲下身子将少年用剑支撑着的身子慢慢扶起来,倒在地上的士兵还有气息,可是她一人只能搬动一个,先救一个是一个吧!

    两人一白一紫互相搀扶着向山上的院落走去。完全不顾那些被飞禽缠着的黑衣人,估计都被啄死了吧!如果没有死的话会不会追到山上呢?她的内力耗费了不少,就算吹了口哨,估计也没有那么大的杀伤力了,那时该如何是好?这些后果为何在救人之前不曾想过,现在想又有何用?先给他治疗好了再说。

    少年强忍着没有晕过去,当他看到眼前的茅草屋,心中想着自己真的是被救了,紧绷的那根弦一松,晕了过去,身体顿时一软,全身压在了殇儿的身上,殇儿被突然的重量压倒,两人双双倒地。

    殇儿推开压在身上的少年,自己站起身,不顾一身白衣被尘土覆盖,走到少年身边慢慢的将他扶起,不敢太用力,怕将他的伤口扯裂。所以做起来也是非常费力的,还好每天都有锻炼,不然哪里会搬得动这么重的人。

    夜安尘靠在床栏上看着医书,听到院中的动静不像是提桶倒水的声音,缓缓起身,穿上鞋子,拿起挂在衣架上的外衣披在身上,向屋外走去。

    眼前的一幕让她震惊了,小小的人儿驾着一个比她本身高出许多已经昏迷的少年,艰难的向殇儿的屋子走去。此时殇儿也看到了站在台阶上的夜安尘,他刚刚服了药,不该出来的才是啊!都怪自己动静太大惊动了休息的师兄。眼看他快步走来,什么也没有问,只是帮忙将少年扶到她屋中的床榻上。

    经过这么半天的折腾,夜安尘也已经是筋疲力尽,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不停的咳嗽。安顿好了那名少年,殇儿听到了夜安尘的咳嗽,转过身看着抚着胸口艰难呼吸的夜安尘“师兄,你怎么样?我扶你回屋休息,我给他处理一下伤口再跟你解释,好吗?”殇儿焦急的说着,她不知道自己救了这个少年到底是对还是错。可她居然不后悔自己这么做。

    “男女授受不亲,你怎可对一个陌生男子实施搭救?”夜安尘语气中满是气氛,说完后又咳嗽了起来。

    “师兄,我是医者,救死扶伤是身为医者的天性不是吗?怎么可以见死不救呢?”殇儿也因为刚刚的折腾感到疲惫。又因师兄的话让她感到意外,说话间完全没有顾及到自己的语气满是责怪。

    “好了,既然已经这样了,先救人再说吧!”他一手支在桌子上,缓缓的起身,转眼看着焦急的殇儿,又看了眼躺在床榻上的那个少年,走出了屋子,说了一句:“你去准备止血、补血和麻醉的药材,其他的交给我,毕竟男女授受不亲,擦身治疗,你不可以。”他头也没有回的就出了屋子。

    “师兄,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说那些话的。”殇儿听到夜安尘的话心中很是愧疚,急急的追出去,拉住夜安尘的袖子。

    “无碍,师兄知道殇儿救人心切。”夜安尘依旧是没有回头。去药房准备治疗的工具。

    殇儿在他身后默默的跟着,低着头不再说一句话。

    药方中两人各自忙各自的事情,夜安尘没有问如何碰到这个人,而殇儿依旧是没有说怎么救的人,直到两人一前一后走出药房。

    夜安尘回过头看着依旧跟在自己身后的殇儿,她并没有救人的经验,又因对方是男子,不能让她过多的接触才好。

    “把药放下后,去烧些热水,顺便煮点清淡的粥来,师兄为他治疗就可以了。”语气中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那种气愤,而是很温柔的对着殇儿说。

    殇儿听到夜安尘的话,本来失落的心情立即好了起来,小跑到了夜安尘的身边,与他一同走着:“只要师兄不生气了,殇儿什么都听你的。”孩子就是孩子,一会的功夫就笑起来了,仿佛刚刚的事情不存在一般。

    殇儿退出房间,去准备热水和清粥。顺便好好休息一下,将内力恢复了才是。

    - - - 题外话 - - -

    第二章了哦!乐文的一些流程还不是很懂,我会尽快弄明白,然后给大家尽快更哦!谢谢支持。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冷王的倾世医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烟语诗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烟语诗菡并收藏冷王的倾世医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