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以此同时,再看另一边的陆峰走到他的自己的房间前,那两个乞儿在他的房中休息。他轻轻叩门:“两个丫头可是醒了。”

    不一会屋中传来了门闩打开的声音:“恩公,我们姐妹早已醒来,只是碍于不知恩公是否在忙,遂不敢去打扰。”开门的女孩大约十一二岁的样子,垂首站在门旁。说话语气甚是恭敬,一看便是出自书香门第。

    陆峰点点头,向屋中走去,看到另一个女孩安静的站在开门女孩的身后,低垂着头,没有说话。陆峰也没有再看他们,径直走向房中左边的小书房。说是小书房,只有一席挡住了与外堂的视线,中间靠墙的位置是一台木桌,两边分别放着一把椅子,右边则是床榻。整体的结构很是简单,所有的用品都是最简陋的。

    “你们两个过来吧。”书房中陆峰的声音传来。

    两个女孩慢慢的绕过席子走到了书桌的面前,亦是陆峰的面前。

    “都叫什么名字?”陆峰的声音再次响起。

    “小女唤作玉锦,家妹唤作玉姝。”开门的那个女孩,也就是玉锦面无波澜的回答。

    “为何会出现在彼岸山底?”陆峰继续询问。

    “家父被人陷害,全族已灭。只有我姐妹二人逃出。遇到恩公的时候并不知这是彼岸山,我与家妹只知道一路向北,就可以到都城。”说到此时,玉锦的眸中满是恨意,但是依旧很淡定。

    “家父何人,为何被害?”陆峰看出玉锦严重的恨意,让这么小的孩子承受着的到底是多大的怨恨。

    “家父是玉莲县太守,玉莲县本是靠近江边,去年八月大雨连着下了半月,江水涨,江边堤岸被冲毁,导致发起大洪。朝廷派太子前去救灾,不料他整日花天酒地,每夜歌舞不断,家父进行劝说,谁知他因此便记下仇,灾情刚过,太子回朝,他便上奏皇上说家父贪了修堤坝的银子,此次赈灾银也让家父每日花天酒地挥霍。他倒打一耙,且证据确凿。家父向来清廉,怎么做出这样的事。一道圣旨便诛了全族。我姐妹二人因家父有所察觉,派人将我们送往玉莲山上的静宁寺寺避难。当我们得知家父被害的事时,为时已晚。可家父一生清廉,没有留下银子,我们姐妹二人一路行乞而来,打算到都城去告御状,还家父清白。路途遥远,我们走走停停,如今才走到这里。不料这般还能碰到贼匪,之后恩公就救了我们。”玉锦说着已经是潸然泪下,玉姝也是泪痕划过脸颊,不禁有些抽泣。

    陆峰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你姐妹二人盲目的告御状,你可知有多危险,就凭你们未死就是欺君之罪,不等见到皇上,你二人哪还有命活。你可知?”陆峰的话中没有任何语气,世间的冤案如此之多,怎可都能翻案,皇上下的旨即使错的,九五之尊怎能容人质疑。

    玉锦思量片刻,眸中闪烁不定,顿时醒悟。此次不是来告御状,而是来寻死。“恩公所言极是,可我姐妹二人一心只盼能还家父清白,一时考虑不周,险些害了自己性命。可如今我姐妹二人已无去处,承蒙恩公相救,如不嫌弃,我姐妹二人愿为恩公为奴为婢,望恩公收留。”玉锦说着便拉着旁边的玉姝齐齐跪下。

    “你家父的冤屈并不是没有办法洗清,只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只需忍耐,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你二人可明白?”陆峰也不是圣人,任谁都会收留,既然出现在彼岸山,又被他所救,既是有缘。那么他也没有推脱。

    玉锦知道这个恩公已经答应。“愿凭恩公差遣。”玉锦磕了一个头。玉姝照着姐姐的动作而做。

    “既然这样的话,你们的名字需要改一下,玉锦从此便是锦绵,玉姝就唤作锦姝吧!你们暂且住在这里,不要再叫我恩公,叫我峰叔吧。之后我会教你们一些武功与医术,此后你们照顾我那女徒儿就可以了,她自小体弱多病,你们好好照看。”陆峰看着跪在地上的姐妹,心中一软,此生不曾有过孩儿,如今老了,身旁也不会孤单。

    玉锦擦干泪水,露出笑容。“锦绵遵命。锦姝快谢谢峰叔。”她拽了拽玉姝的袖角说道。

    “锦姝遵命。”只有九岁左右的样子,家中灾难带给她的打击太大,一路奔波又如此狼狈,一时不能反应过来,只能慢慢来了。

    “好了,起来吧!你们随我去看看我那女徒儿,这几天先暂时和她一起住,不过要委屈些,先睡地铺吧!”陆峰心想,这院中的房屋已经没有地方可以住了,还要再盖一间,让这姐妹二人居住。不禁有些犯难。

    现在这里所有的人病的病伤的伤,看来这房子一时也盖不起来。先将就几天,让这两个丫头暂和殇儿居住,天气转暖,夜晚也不是很冷,草席垫厚些,在放上被褥就可以了。

    “只要峰叔能收留我们姐妹,睡地铺不算委屈。”锦绵已经感到很好了,沦为乞儿的时候连睡的地方都是没有的,现在能睡地铺也是好的。

    “那走吧!”陆峰起身出去,两姐妹也起身跟在了陆峰的身后。

    此时的慕婉歌还没有醒来。这三年除了刚来的那次昏迷的时间较长,之后练了《百花绝》,她犯病的次数也在不断的减少,相隔的时间渐渐较长。这次将内力输给了苏瑾轩,不敢保证什么时候才会醒来。

    夜安尘已经趴在她的床榻前睡着了,经过了一天一夜他也是累坏了。

    陆峰走到了夜安尘的身边,看着他对殇儿的情谊日益加深,而他们并不适合在一起,一个是凤栖国的太子,另一个是陵越国丞相之女。目前两人并不知彼此的身份,可是长久下去必定会有所察觉。看来将尘儿的病医治好后,也要尽快将他送回凤栖国。

    此时的夜安尘也只是浅眠,并未睡熟。听到了脚步声抬起了头,先是看了看慕婉歌,依旧是闭着眼睛,没有任何苏醒的迹象。随后转身看向来人。

    “师父,殇儿何时才会醒?”夜安尘焦急的问道。

    “莫急,这次殇儿因流失了大量的内力,心脉一时不稳,好好休息几日即可,并无大碍,你也不必如此挂心,自己的身子还没有好利索,先去为师的房中休息吧!这里有这两个丫头看着呢!”两人同时看向了紧跟在陆峰身后的锦绵和锦姝。

    “既然师父另有安排,那徒儿先去休息。”夜安尘看着陆峰,起身离去。有些话现在还不是时候问,等空暇的时间再去问殇儿内力的事。如今自己的身体也是勉强支撑着。殇儿也在昏迷了,他不可乱了师父的心。

    “去吧,一会我会命锦绵将药熬好给你端过去。”陆峰看着夜安尘将要踏出房门的背影。

    “是,师父。”夜安尘头也未回就走了。

    “峰叔,给尘公子的药让我去熬吧!家妹对于此事并不熟悉。让她留下照看小姐可好?”锦绵先一步说出了心中的想法。毕竟家妹年纪还小,还不会熬药,要是将事情办砸了,她也没有办法交代。

    “也好,你去药房中取吧!”陆峰交代了药的位置,便转身看向依旧还站在身后的锦姝。

    “锦姝,你坐吧!在这里不会再有人欺负你,也不会有人再害你,有峰叔保护你,不用怕。”陆峰试着打开锦姝心中的心结,应该是活泼开朗,无拘无束的童年,却因为家难变成这个样子。让人心有不忍。

    “峰叔,是真的吗?不会有人欺负姝儿了吗?”姝儿听话的坐在了床榻前的椅子上,瞪着水汪汪的眼睛看着陆峰,眼神之中满是不信任。

    “姝儿乖,有峰叔在,不用怕。你不相信峰叔吗?”陆峰假装不高兴的样子,将那闷闷不乐的锦姝逗笑了。

    “峰叔,你的样子好难看啊!”锦姝一边笑着,一边轻轻的捏着陆峰的脸颊。

    “姝儿最坏,敢笑话峰叔吗?”陆峰也并不生气,或许孩子就是这样,简单的几句话就可以让她放下心中的防备,展露出发自内心的笑。陆峰也是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治疗锦姝,她不在于用药,而是在于用心。

    “姝儿不敢,不过姝儿说的可是实话。”

    “你这丫头气人的本事倒是挺厉害的啊!”

    “谢谢峰叔夸奖!”

    “好吧,峰叔认输了。”

    你一言我一语的对话,还有那欢快的笑声,完全不顾躺在床榻上还未转醒的慕婉歌,只是他们的对话,慕婉歌早就听到了。想必这女孩一定是遭遇了什么受刺激的事情,师父才会如此开导,将她的心结打开,博取信任。师父又教了自己一门学问,如今他老人家还不知道呢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冷王的倾世医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烟语诗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烟语诗菡并收藏冷王的倾世医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