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苍数历见徒儿一动不动,一双眼睛饱含了泪水,将落未落,心里也是万分的不忍。可如果这次轻易的放过,以后还不得完全掌控不住这孽徒!

    虽然风住已多次提醒过他,徒儿黑化之后是何等的丧.心.病.狂,要他如今能对徒儿多好就要多好,千万别种下祸根。

    对一儿好这点,根本不需要风住提醒,他恨不得把全天下所有的好都给这孽徒。

    可孽徒屡屡忤逆他,见禅提一面便好像要把他这个师尊都忘到九霄云外去,让他如何能忍!

    在岛上时,他打了无数次,以为能打出其他的结局,但结局始终只有一个,便是他被徒儿折磨惨死,并且没有最惨只有更惨!

    徒弟黑化后,睚眦必报,对他这样不共戴天的仇人,便更是千万倍奉还。如今他让徒弟脱.光了挨打,说不定将来徒弟会把他脱.光了游街示众!

    可是不管以后结局如何,该来的总是会来,倒还不如放宽了心!

    徒弟越是这样脱离他的掌控,他便越是担心,越是忍不住的想用各种手段让孽徒对他言听计从,不管这孽徒是否会恨他入骨。

    “要为师动手?”苍数历语气强硬,他就是要用这等极端的方式证明,徒弟还是听他话的,徒弟还是他的徒弟,禅提算什么东西!

    “师尊~”

    张一从未见过师尊如此生气,即便他偷偷下山去东海找师父,他将傲狠放出来伤了许多同门师兄弟,师尊都不曾如此。

    这样的师尊,让他不敢违逆,他怕师尊对自己失望,他怕伤了师尊的心。

    打就打,师尊想怎么打都行,只要师尊不再生徒儿的气。

    张一如此想着便开始解衣服,正在此时,长青上仙却来了,他赶紧将解开的腰带又重新系上,幸好还没脱。

    “历儿,为师有话与你说”

    “师父,你长途劳顿应该好好休息,以后还多的是时间说话叙旧”

    苍数历对他这师父也没多大的感情可言,当年他刚拜入师父门下,师父便远游修行,就给了入门书籍让他自学……

    可毕竟是传道恩师,怎么也得恭敬伺候着。

    “为师此次出山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不能在你这里耽搁太久。只是途经青要,不来看你,为师心里过不去”

    当年长青便是青要山修为最高之人,因觉得在青要修行修为已不可能有大的进展,便独自一人云游寻求成就大道之法。

    近千年后,他的修为已至上仙,却听说他的徒弟中有一人叫苍数历的,竟然已修到仙君之境!

    徒弟的修为赶超了自己,并且还是自己根本没怎么带过的徒弟。这让他十分汗颜,更加努力修为,希翼有朝一日能突破上仙之境。

    几千年倏忽又逝,他的修为却始终没有大的进益,上仙大限已至,他坐化仙逝。重生之后他更是努力修为,前不久上古邪神找到了他,并且告诉他他的徒弟苍数历乃麟龙所化!

    若按自然死亡,上仙大限万年,仙君却是寿与天齐。他的阶段性重大目标是成为仙君,终极目标是得悟天道,成为无上帝尊,得到徒儿龙魂,才有这等可能性。

    “多谢师父挂念。师父随我入内。孽徒,你便好好跪在这里反省!”

    “是,师尊”

    [苍数历的这个小徒弟修为极低,可他身上所带的零露珠威力却极大,若我不如此做,这孩子必定坏我的事]

    长青上仙这么快就想动手,以免夜长梦多?他想做什么?

    “历儿,我方才已经吩咐了戒律堂准备门规,是来带张一下去受罚的”

    带我下去受罚?!我又犯了什么错,就要动用门规?!这个老头子可真是不好对付,我还没出招呢,他就来个先发制人!

    “师父这是何意?我的徒弟犯错,我自会责罚,我罚的比那门规还重,师父不必如此大费周章”

    苍数历不了解他这个师父的性情,以前只听同门师兄弟说他师父对徒弟是异常严厉的。如此看来,这师父是一定要干涉他怎么管.教徒弟?

    邪祟把他几千年没见过的师父找来,并且原文里根本没有他师父这号人,只是提了一两句。可原文里邪祟和天女不也只是背景人物,可如今都出现了,他便也没觉得十分奇怪。

    这师父突然来找他,定不只是为了和他见见面说说话,但师父有什么目的,他暂时也还并没有看透。

    “历儿,我看你是管不了这徒弟,你心太软。不让他吃点苦头,他便当青要山还是三危山那般自由散漫!

    我和你见面不过半天时间不到,你这徒弟几时听过你的话?你不许他做的事情,他偏要做!方才在八重天歇息,无意间听到其他弟子谈论起你这徒弟来,也是万般的不服气。

    他的凶兽伤了同门,你代他受罚,这是何道理?!一月前,他当着众人强行下山,你把他找回来,和元及说的也是你自己来罚,我没见你罚他,倒是见你宠得他无法无天!

    为师知道你是怜他师门被灭孤苦可怜,可你这般纵容于他,只会害了他!对其他弟子更是不公平!若是这样,以后别的弟子私自下山也是交予各自师父自行责罚,青要山的门规要来何用?!”

    张一不得不叹服,长青上仙这口才可真是好,说的是滴水不漏,根本无懈可击!

    “师父教训的是”

    “师父知你心疼他,只是罚跪而已,让他好好思过”

    苍数历心下已经明了,事情闹到这般地步,一儿不去那戒律堂走一遍,只怕是不行。

    他师父虽修为不如他,但辈分摆着,既然师父已经吩咐戒律堂准备门规,元及便已通告了全门。若他此时再护着徒弟,便是公然违逆师父!

    只是青要山戒律堂罚跪是示众罚跪,徒儿面子这么薄,这种惩罚只怕比打他一顿还难受!罢了罢了,便让这小子好好想清楚,到底是师尊重要还是禅提重要!

    “张一,你便随为师去戒律堂领罚!”

    原来这老头是想把我隔离起来,他一把抱住师尊双腿求道“师尊,别把我送去戒律堂,师尊怎么罚弟子都行,弟子不去戒律堂,师尊~”

    苍数历看徒儿竟然是这般反应,心想该不是在岛上给徒弟看的戒律堂刑罚幻境时留下了心理阴影吧?就这么怕?

    “既然犯错,受罚便是应该的,去戒律堂只是罚跪,别无其他,在师尊这里可就没这么简单,打得你半个月下不了床!”

    苍数历这般说,一来是解除徒弟对戒律堂的恐惧,二来是为了说给他师父听,他管.教徒弟可不比去戒律堂轻松。

    “师尊怎么打我罚我都行,我不去戒律堂,师尊,求你不要把我送去那里”

    “这件事只怕由不得你!不许再胡闹!”

    张一见已是没有回环的余地,立即拿了金禅杖起来紧握在手上!

    金禅杖要照见人心,必须得所照之人的血才能成法!长青上仙修为了得,他根本不是对手,如何取血?

    可如今长青也根本就没给他取血的时间!如果他被送去罚跪,长青一定会动手!而师尊没有任何的防备,只怕会十分危险!

    他脑子里面飞速的运转,一时却完全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来!

    “孽徒!你以为你拿着这金禅杖,为师便不罚你了?你以为那禅提会来把你救走?!只要为师当你一天的师尊,你便休想和那禅提有任何瓜葛!”

    苍数历一巴掌抽在张一的脸上,这巴掌极重,张一被扇倒在地,嘴角沁血。

    “师尊,我……”张一不明白他师尊为何如此痛恨禅提大师!

    苍数历被气的浑身颤抖,这孽徒,挨了他一巴掌还不忘紧紧抱着这金禅杖!到底是为师一厢情愿,硬要把你留在身边,却留不住你的心?!

    罢了罢了,你若是定要去找禅提,便去找他罢,为师就当从来没有收过你这孽徒!

    “张一,是为师的错,你走罢,为师不该强行把你带回来,去找禅提,拜他为师”

    苍数历已是被气昏了头,说的完全是气话,张一听来却如诛心!

    “师尊,我不该不听你的话,去救禅提,不该要禅提的这个金禅杖,师尊我错了,我错了,你别不要我,你打我,狠狠打我,你消消气……”

    张一丢了这惹祸的金禅杖,去抱他师尊的大腿,师尊却连连往后退了几步,连个衣角也不让他碰。

    “我打你做什么?你又不是我的徒弟,要找打也要去找禅提,我没资格打你!”

    “师尊……”

    张一完全不知所措!如果他早知道他救了禅提,师尊就不要他了,他一定不会去救!

    得了禅提的佛修根基又如何,成了无上帝尊又如何,他只要师尊,没有师尊,这些对他而言都没有任何的意义!

    他抬起手,左右开弓狠狠抽自己的耳光,一心只想着要师尊原谅他!

    “师尊,我错了,我不该去救禅提,师尊,我错了……”

    苍数历看着徒儿自己抽自己耳光,是既心疼又生气!

    孽徒,你不是就喜欢那禅提吗,为师便成全你去找他做师父!现在这般又是为了什么!为了走的更心安理得?!

    可他再生气,看徒弟打自己打的这般的狠,不过五六下,他便是心疼的受不住,蹲下来拉住徒弟的双手问道“还想做我的徒弟?”

    张一拼命点头,嘴被抽肿了,说话含含糊糊“师尊,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不听师尊的话,我不该去救禅提,我不要这个金禅杖了!只要师尊别赶我走,让我做什么都行!”

    “真不走了?你可别后悔!为师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要走,现在就带着你的金禅杖走,禅提还等着你呢,他那么喜欢你,定然不会像为师这样对你动辄打骂!”

    “不,不走,师尊,求你,别赶我走,我不走”张一一把抱住他师尊,抱紧紧的不松手,此时眼泪才奔涌而出,哭的几乎要断气。

    苍数历感到自己肩上背上不一会儿就被徒儿的眼泪打湿了大片,更是心疼的不得了。他拉了徒儿起来说“好了,不许再哭,把眼泪擦了!”

    张一怕再惹他师尊生气,赶紧擦了眼泪,顿时不敢再流一滴出来。可那硬生生憋住的眼泪回流到鼻子里面,清鼻水又流了出来,他赶紧抬了袖子起来擦。

    “历儿,你看你又何必生这么大的气,我只是让你不要太过宠溺于他,你何必说这么诛心的话让这孩子如此难过!”

    [他们两这是演的哪一出?我怎么有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变成了这样?!我没说要你赶他走!你们闹这么大,让我怎么办!]

    张一此时才想起一旁还有个对师尊龙魂虎视眈眈的人!可他现在只想师尊不再生他的气,不要再赶他走。

    “师父,你有所不知,我这孽徒,哎……”

    苍数历此时是一提到禅提,一想到徒弟为那禅提多次忤逆于他,他便是想眼不见心不烦!

    “若你还认我这个师尊便自己去戒律堂领罚!”

    “是,师尊,弟子这就去!你别生气了~”

    苍数历摆了摆手,张一不敢耽搁立即御剑去了三重天,在示众台上跪下。

    青要山的戒律堂在三重天上,由龙沉戟坐镇,弟子犯错均是在此处受罚。

    戒律堂共三间大堂,大堂外有一很大的刑台,若非大错,便在堂内受罚,观刑的不过几人。而室外的刑台罚的是犯下滔天大罪的门徒,全门弟子观其受罚以儆效尤。

    张一现在被罚跪示众已经算是戒律堂最轻的处罚!

    不一会儿,他的身边便都是围观群众,青要山门规严明,虽然这些人都围着他看,却并未指指点点说三道四。可这些人嘴上不说,内心戏也是really丰富!

    [男主这张天下无敌的俊脸被仙君打成了这副德性?这到底是哪里的剧情?我开始不懂了……]

    [仙君居然有师父?男主被仙君的师父罚跪示众?还被掌嘴?剧情君崩的也太离谱了!]

    [张一,你也有今天?!仙君舍不得罚你,总算有个人出来治治你了!]

    [仙君一定心疼死了吧!晚上会不会哭着给他的徒弟敷脸蛋揉膝盖?]

    ……

    张一现在哪里还顾得上被当众罚跪的羞.耻,他怕师尊要赶他走,又担心长青对师尊不利!他心里矛盾极了!

    长青让师尊罚他示众简直就是最好的监控隔离措施。

    长青一定会动手!我不能在这里罚跪!

    但示众台被施加重重禁制,要从这里面出去就得强行破除,他站起来,试着用手触摸了几次,便被强大的禁制弹了回去!

    “张一!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私自起来?!你想干嘛!”

    说话的这人正是元及的大弟子步青云,他始终贯彻着最大反派手底下得力小喽喽的终极使命,与男主作对到底!

    “小师弟!你别这样!你可知道抗罚后果是很严重的,轻则鞭一百,重则逐出师门!”扶摇急的跳了起来,恨不得进去把他按跪下。

    “扶摇小师姐,我有急事要处理,之后定会向师尊和掌门师父请罚,所有的后果我自一力承担!扶摇小师姐,众位师兄弟还请让一下,我怕伤着你们”

    张一调动了体内的神珠之力,与示众台上的禁制相触,一阵强烈的震动之后,禁制破除!

    众人是眼睁睁的看着张一公然抗罚,御剑回了无天殿!

    直到张一消失在了众人的眼前,才有人想起去禀报龙沉戟和元及二人。

    张一刚踏上无天殿,只见师尊躺在地上无法动弹,而长青正拿着降龙鼎对师尊施法!

    他哪里顾得了自己根本不是长青的对手,抽出石剑便冲过去。

    长青一只手拿着降龙鼎,另一只手一挥便将他打得趴在了地上!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他不能下去搬救兵,让元及等人知道师尊是麟龙,定然会引起轩然大波,将来会有更多的人打师尊的主意,防不胜防!

    此时他唯有想到傲狠!

    吹响白哨片刻之后,傲狠便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吃了他!”他指着长青命令傲狠。

    傲狠几万年不曾吃过人肉的味道,兴奋的嗷嗷嘶吼,冲着长青扑了过去!

    长青但见是上古凶兽傲狠,心下便是大惊,只得暂时收了降龙鼎专心对付傲狠!他虽已是上仙,但要对付这等上古凶兽,却还是没有多大的胜算!

    “师尊!”张一擦了嘴角的血迹,忍着浑身的伤痛跑过去扶起地上的苍数历。

    降龙鼎一去,苍数历才得以喘口气,拉着徒儿的手说话的声音微乎其微“快把那降龙鼎给为师拿过来!”

    长青在与傲狠打斗的过程之中,降龙鼎早已掉落在地!张一赶紧跑过去捡起来给了他师尊。

    苍数历在徒弟的帮助下才勉强得以坐起来,立即运功,将被降龙鼎吸食走的龙魂重新归体!

    张一只见那降龙鼎围绕着师尊打转,慢慢师尊的脸色才恢复了正常!

    他之所以认识降龙鼎,还是由于看麟龙渡劫那期的《青要山志》,里面有图文并茂的描述。当初上古大能之所以能给龙族下套,还能成功,便是因为研发出了降龙鼎这等器物,收尽龙族之魂!

    师尊便是那日渡劫之麟龙,可那日麟龙渡劫,血染半边天,证明师尊渡劫受了重伤!若不是师尊元婴受了重伤,即便长青有降龙鼎定也不敢如此行事!

    长青与傲狠的打斗越来越激烈,从无天殿打到了九重天上,也早已震惊了整个青要山。却无人敢上前去相助。

    这凶兽与昨日完全不同,昨日只是发怒,却并不是故意伤人,今日却是不吃了这人,决不罢休!谁敢来,便要一起吃了!

    “掌门师父,这可如何是好!”

    “快去把张一找来!快去请仙君!”元及看着这等情形,也是不敢轻举妄动。

    苍数历只是将被降龙鼎吸食的元魂重新注入了身体,还并未融会贯通,更没有时间为自己疗伤!

    他小心收起这鼎,对跪在自己的面前的徒儿说“不能让那凶兽吃人,一旦它吃了人,你便控制不住它了!”

    原文里,凶兽吃人是在徒儿黑化前不久,只有黑化了的徒弟才能控制被人血唤醒的傲狠。

    “师尊,可是你现在身受重伤,我也打不过他,他会把你是麟龙一事说出来,到时候更不堪设想,他必须得死!就算傲狠吃了人,我也能控制住它,绝不会让他害人!”

    “就算他死了,邪祟也迟早会说出来,我们杀不了邪祟”

    “邪祟在岛上的时候向我们保证过不会把你是麟龙一事说出去,我知道他一定不会信守承诺,我会想办法尽快杀了他!长青必须死!”

    “他死了,你准备如何向青要山的人交代?放任你的凶兽吃了师尊的师父,天下人会如何看你?你又以什么身份留在青要山?”

    “我……”张一暂时还没有考虑这么多,他只想杀了威胁师尊安危的所有人!

    “我们先下去看看如何了”

    张一扶起他师尊御剑而下,才刚出无天殿便碰见了步青云。

    “仙君!快!张一的凶兽又出来害人了!长青上仙已经快招架不住,要被那凶兽吃了!”

    “不必惊慌,我们这就赶过去!”

    此时长青已完全无力招架,只能不停的躲避,身上也早被傲狠的利爪抓得惨不忍睹,背上和大腿上被啃去了大片的皮肉。

    张一吹响白哨,傲狠这回竟然十分的乖巧的不再进攻,放过了已经精疲力尽的长青,趴到了张一的脚边。

    突然没有了被活活咬死的威胁,长青再也坚持不住,掉落在地,浑身颤抖。

    张一怕这长青乱说话,对身旁的傲狠耳语道“去,把他按住,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吃他!”

    傲狠走到长青的面前,将他巨大的爪子按在长青的背上,长青被按的吐了一口血。

    “仙君,这是怎么回事?!”元及见苍数历像是受了重伤,便知情况定然十分复杂,不好妄下定论!

    “青要山众弟子听好了,此人乃我苍数历的师父,我对他亦是恭敬爱戴,更对他不设任何防备!却不想他竟然想要取我的修为要我的命,今日若不是我的徒弟张一及时赶来,我已死在了他的邪术之下!”

    苍数历说话间捂着胸口咳嗽了两声,噗的吐了一口血出来。

    张一心疼的扶住自己的师尊,他知道师尊是故意吐血给这些人看的。

    “仙君!”元及也连忙要去扶苍数历,苍数历对他摆了摆手,表示不用。

    青要山众人震惊不已!

    [就说背景人物怎么可能出现,半章没有就挂了吧,叫你作!仙君的命还要留到最后救男主,你以为是你的?呵呵哒]

    [仙君的师父这是鬼迷心窍了么?这人看上去仙风道骨的,原来心里想的竟是如此卑劣之事!]

    [男主扶着仙君,男主心疼仙君,好有爱啊!cp感要不要这么强!黑化男主攻vs美艳师尊受?嘤嘤嘤,好想看男主扑倒他师尊!]

    ……

    张一本来很难过,一听众人的心声……他表示根本不想要这项技能了啊!可是这项技能刚才救了师尊一命!

    他第一次感受到这个看上去没用的挂,其实是最牛逼的挂!他为自己以前对这个挂的鄙视感到无比惭愧!

    “师父,你可还有话要说?弟子可有冤枉了你?”

    若是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难免让人觉得是一家之言可信度大打折扣。

    “苍数历,我竟没有想到,你会为了袒护这孽徒,竟要为师的命!你的修为已至仙君,我只是上仙,我怎么有能力把你打伤?

    你这孽徒的凶兽兽性大发伤了我,你为了他不被世人诟骂,才将这等罪名强加在我身上罢了。如今我已快被这凶兽折磨而死,什么还不是你说了算?”

    苍数历竟没有想到,他这师父如此诡辩!更抓住他不能说出自己是麟龙这点,大做文章!

    若不是他在渡劫之时身受重伤,如今龙体的元婴太弱,只要稍微有点道行的得了降龙鼎趁他不备便能杀他,他又何惧告诉天下人,麟龙再世!

    “师父,你这又是何必?临死挣扎也无济于事。弟子何必重伤自己来嫁祸于你?更何况,一儿的凶兽并未失控,若它失控,你现在在它手中还能安然无恙的说话?”

    “这……它方才失控!”长青一时被问得哑口无言!

    “若不是它方才失控,只怕我现在已经死在了你的邪术之下!一儿打不过你,我又被你控制,他除了召唤这凶兽前来,可还有其他的办法能救得了我?”

    “你是……”

    张一预感到长青要说出师尊是麟龙,毕竟已被逼到了绝路!

    “师尊,不必与他废话!”张一话落,石剑立即飞了出去,正好刺在长青的嘴里!

    长青毕竟是上仙,如此是杀不死的,只能阻碍他说话,要想彻底杀死他,必须得让他灰飞烟灭!当然若是他被傲狠吃了,也便彻底死了,可傲狠还不能吃人!

    “你我师徒一场,我不愿让你死得如此没有颜面!弟子便送你最后一程!”

    苍数历用力打出一掌在长青命门,顷刻间他便灰飞烟灭!

    苍数历本就身受重伤,要让上仙灰飞烟灭,这一掌是真耗费了他许多灵力!他根本不能控制的,吐了一口血出来!

    “师尊!”

    那傲狠见他玩了许久的食物,眼见着就能吃到的美味,就这么不翼而飞了!在空中盘旋着嗷嗷惨叫!毛又变成了利剑浑身浴火!

    张一怕傲狠再来伤人,御剑骑到凶兽颈上劝慰“你现在还不能吃人!听话!”

    “你刚才叫我不吃他我没吃,我就是怕我吃了他,那些人又要找你的麻烦,我忍了这么久,都不给我吃一只胳膊!主人,我真的很饿!”

    “等我找到其他办法来喂养你,不许吃人!”

    “主人,你要是把我饿慌了,小心我把你吃了!”

    张一明白傲狠这般说话是与他玩笑,心道,连凶兽都学会卖萌了?

    “你自己回去天女峰,但别被人看见了,知道吗?”

    “我知道,但是我真的很饿!”

    张一担心他师尊的伤势,既然已经安抚好了傲狠,他便御剑回到了九重天。傲狠自是独自离去。

    “仙君,那凶兽虽则救了你,可凶兽毕竟是凶兽,若不封印起来,只怕后患无穷”元及道。

    “傲狠本是被上古大能封印于三危山,如今那封印已然无效,全靠一儿手中的白哨控制,一儿还是孩子,却担负如此重任,我实在不忍心,已经在想法再次封印,”

    “如此甚好,仙君。你受了重伤,还是赶紧闭关疗伤吧,一儿我会照顾,那凶兽若再失控,我会尽力帮一儿控制”

    “闭关疗伤倒是不必,我自回去运功疗伤即可”

    “一儿可是又犯了什么错处,竟被仙君罚掌嘴?脸肿成了这样”元及看向张一,问道。方才太过混乱,他即便心中有此疑惑,却并没机会问。

    元及问出了所有人都想问的问题,众人也是等着想听仙君如何说。

    仙君和张一这对师徒独自在无天殿上修行,青要山众人对他们十分感兴趣,所能知道的信息又太少。这种机会当然倍感珍贵。

    “是我冤枉了他,不该为我那师父打他”

    元及没再往细了问,众人也大致明白,原来张一被罚跪示众挨耳光都是长青的计谋。

    张一扶着苍数历两人御剑上了无天殿。

    无天殿上已然是狼藉一片,那桃树竟被连根拔起,花草亦是无一幸免,全部被傲狠身上的真火烧成了焦炭。

    苍数历看着躺在地上的金禅杖,突然明白,徒儿硬要拿那金禅杖,兴许是有其他的原因!并不一定是为了禅提!

    可他当时怎么能如此偏执!竟想过,如果徒儿真要离开他去找禅提,他便将徒儿终生囚.禁!

    他竟还想了,到底要用铁链把徒弟绑在哪间屋比较通风透气,要用多粗的铁链才能困得住徒弟而不让他有逃走的机会!

    如果他的徒弟真拜了禅提为师,不要他这个师尊了,不用等徒弟黑化,他就先黑化了!

    “一儿,你告诉为师,你为何一定要拿那金禅杖,是不是和长青有关?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却没有告诉师尊?”

    “师尊,你受了重伤,还是先疗伤吧,等你好了,我再慢慢告诉你”

    “为师现在就要知道!”苍数历根本不能等!

    等为师伤好了,你才好说离开为师去找禅提?等为师伤好了,你就要走?孽徒!

    张一不知道他师尊为何就这么在意那金禅杖!他是还没有想好怎么说!他暂时还不想告诉师尊他能听见别人的心声!

    他还抱着希望,万一哪一天他也能听到师尊的心声,不就知道师尊每时每刻都在想着什么?是不是有想过我呢?师尊想不想要和我来一发呢?额,不是,师尊想不想和我一直这样生活在一起呢?

    如果他告诉了师尊,他能听见别人的心声,就算有一天他能听见师尊的心声,师尊也会防备着不让他听。

    并且把这等无稽的事,告诉师尊,师尊真的会信吗?就算师尊是仙君,就算是上古大能,也不能听到所有人的心声吧!

    苍数历见徒儿久久不说话,便心慌的厉害。

    这么简单的问题,需要想这么久?你只要告诉为师是或则不是!是在想怎么骗为师?!还是在想怎么和为师说你要去找禅提!

    “师尊,你师父是被邪祟带过来的,我不相信邪祟,所以也就不相信你的师父,我听说那九环金禅杖在法术之下能照见人心,就问禅提借来想照一照长青”

    “果真如此?”

    “千真万确!”

    “你如何就能如此确定长青想害为师?被为师罚跪示众都敢抗罚不遵一定要跑回来?”

    “直觉,我就是想回来看看”

    徒儿肿着一张小脸,这般真诚的望着他,这让他十分心疼,十分懊恼自己不相信徒儿,一心吃那飞醋,竟让徒儿自己掌嘴把脸打成了这样!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是怕徒弟被抢走!他怕如今剧情改变太多,他和一儿的师徒之缘,会不会也随着剧情改变!

    “师尊,我知道错了,我不该去救禅提,我再也不敢不听你的话,师尊不要赶我走”张一跪下来声泪俱下。

    “好了,师尊不生你的气了,起来,随为师进去,方才你也受了伤,为师帮你疗伤”

    “师尊真的不生我的气了?”

    “不生了”

    张一随了他师尊进到内殿,师尊先拿了药膏过来为他敷脸。

    “你说你傻不傻,自己打自己下这么重的手?”师尊一边为他涂药一边心疼的为他吹着。

    师尊吹过来的气息微凉,好舒服,好想师尊亲亲我,亲一下,我脸一定就不疼了!

    “我那时不是怕师尊不要我要赶我走吗?我就是死也要死在青要山,死在师尊的身边!”张一如是说。

    “说什么死不死的!师尊说不要你,说的是气话,你不知道?”

    “那师尊以后再也不许说这种气话!”

    “师尊以后再也不说了,一定不说了”

    师尊已然原谅了他,还保证再也不会不要他,他的心彻底放了下来,却突然觉得很累,很想睡觉,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其实方才挨了长青一掌,他便觉得很累,可那时情况危急,容不得他累他想睡觉,便强打起精神来应对。

    “一儿,你怎么了?”

    苍数历见徒儿十分倦怠,心下便觉得不好。

    接着他看到徒儿的头发快速的变白,手变的枯如树枝,脸也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迅速长满了老年斑变的褶皱不堪!

    “脱胎换骨”的大限不是还没到吗!难道是因为刚才挨了长青那一掌打在了命门之上?可这也不应该啊,那一掌并不至于重成这样!

    张一随疲惫不堪却也清楚的知道自己快死了,老得快死了,他没想到“脱胎换骨”的大限整整提早了三年!明明他还有三年时间可以找到药物彻底治愈!

    “师尊,我刚才说了要死在你面前,这么快就应验了,我这张乌鸦嘴可真灵”

    苍数历看着徒儿对他笑,他却再也笑不出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除了男主都是重生穿越来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故乡异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故乡异客并收藏除了男主都是重生穿越来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