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已替换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张一和施中谷十分震惊,这人虽已算是面目全非,但一起生活了近十年的人,他们如何能不认得!

    危湛当年投奔了太华山之后,他们便失去了联系。张一在青要山尚且自顾不暇,颜舜华和施中谷在颜氏更是步履维艰。哪里有空闲去管危湛这个叛徒。

    在三危山时,危湛三番五次的想要张一的命,若不是他有主角光环,已不知被这三师兄害死了多少次。

    更何况他现在是黑化版男主,哪里会可怜当年多次想害死自己,又出卖了师门的人。

    施中谷虽然有时候挺圣母的,也并不能原谅当初他们拼死拼活保三危山,逆天而行,被众人围攻无一线生机时,危湛至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

    青要山四季如春,人间却已是数九寒冬,朔风凛冽,张一和施中谷都是有修为的人自然不怕,但墙角的乞丐紧着也不知是从哪里捡来的破棉衣冻的瑟瑟发抖。

    “三师弟”

    “三师兄”

    两人异口同声的喊缩在墙角的乞丐,乞丐听到如此熟悉的两个声音,猛的将头缩在了破旧的大棉衣竖起的领子里面。

    “三师兄,你怎么弄成了这个样子?太华山待你不好吗?”张一问道。

    危湛惨不忍睹疤痕累累的双目流出两行浑浊的泪来,鼻翼微微抽动,将整个身体往里面转去。

    如果再有一次选择的机会,他绝对不会背叛师门,绝对不会再做下那等蠢事。

    他投诚太华山之后,尽力表忠心,主动带头将原先他们师徒住的屋舍推倒,日日拍羽化的马屁,极尽谄媚之能事。

    但太华山的门徒还是口口声声的喊他叛徒,从来没人给过他一个好脸色,就连厨房的杂役都能随意使唤他,稍有不慎便引来群殴。没人看得起他这样的人。

    而羽化之前承诺过他的,全部变成嘲讽他的由头,每日变着花样的戏弄他,就喜欢看他羞愧的头也抬不起来却还要呐呐称是。

    后来他脸皮变得越来越厚,已不在乎这些人的嘲笑,羽化觉得没意思了,更是变本加厉的折磨他,一天不找着几个由头将他打几顿,就好似浑身不舒服。

    他在太华山,不,被太华山攻占后的三危山生活的那段时间,是他终身的梦魇,现在想起来,还是忍不住瑟瑟发抖。

    后来他实在是忍受不了,便逃了,第一次逃羽化将他抓回来挖了他的眼睛,他被一根铁链锁着任人欺侮。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有了第二次逃跑的机会,被抓回来后打断了手脚,废了原本就不高的修为。

    他知道自己再也逃不掉了,只能在三危山老死,或者被太华山的人折磨而死,至少他是死在三危山的。

    想着以前的日子,有师父的殷切期盼谆谆教导,大师兄的回护,二师兄的突发奇想,小师弟烧的一手好菜,好似也能找到些微的安慰,至少梦里也许还能回到过去。

    又不知过了多久,他听太华山的人说他的小师弟要一统三界,第一个就要抢回三危山。

    羽化重新起用了他,给他好酒好肉,派人小心伺候,企图让他再次去做内应,以断了的手脚瞎了的双眼为由骗取同情,但他这回是死也不愿意再做这种事了。

    他这样的态度无疑是找死,羽化一气之下将他喂了狗,他被群狗咬的奄奄一息,却听到他的小师弟已经带人打了过去,连咬他的狼狗都被招去参战。

    他并不想要小师弟看到自己这副模样,拖着被狗咬的破碎不堪的身体滚到山下,在一个山沟里面躺着,醒了吃草喝小山沟里流出来的山崖水,困了就睡,几个月后,竟然没死。

    但却早已经面目全非,脸和身体上被狼狗啃掉的皮肉坑坑洼洼猩红可怖,周围的草果子都被他吃的所剩无几,他想吃饭的慌,哪怕是一口馊了的饭菜。

    他来到镇上乞讨,他不敢待在大的城镇,怕遇见两位师兄和小师弟,便越往偏远的地方走,在这个小镇待的时间最长。

    他虽变成了彻彻底底的乞丐,却觉得比以前被太华山众人欺辱时过的好了不知多少倍,这个小镇子的人特别的淳朴善良,小酒馆剩的饭菜会拿来给他吃。他身上的破棉衣也是镇上的人家送的,送来的时候还挺好,穿的时日久了,才变得破破烂烂。

    而他在大的城镇乞讨时,时常被打,被镇上的混子恶霸抓起来专门将他好不容易结痂的伤疤扯开,往伤口上撒盐,看着他痛的在地上打滚,哈哈大笑,甚至逼他□□喝尿。而这些折磨他的人,也会折磨流浪的小猫小狗,当然更乐意折磨他这样的大活人。

    这些年,人性的阴暗面,他体会到如此之深刻。

    而在这个镇子上,他从未经历过如此的欺凌,便长久留了下来。

    他最怕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二师兄和小师弟的声音在他的梦里出现过千万回,他如何能不认得。

    “你们是谁?要给我吃的?”

    他将脸朝向墙里,以害怕的情绪来掩盖他此时此刻的悲伤和难堪。

    “走吧,小师弟,他都不认识我们了,他都这样了,已是得了教训”

    施中谷怕他的小师弟如今这种睚眦必报的性子,会报复当年危湛叛变的仇,他虽不可怜危湛变成这样,却也不想看到危湛再被小师弟折磨。

    “好,我们走”

    张一哪里有什么兴趣折磨危湛,他虽睚眦必报,却并不喜欢落井下石。

    危湛看着两人往巷子深处走去,也不顾如此严寒的天气,一点点的往镇子外面爬去。

    两人带着略微复杂的情绪逛了布庄、粮店,还去西市买了好些牛奶。此时颜舜华和风住也租赁好了房屋,带了两人过去。

    这是间一进的小院落,虽则不大,却已经被两人收拾的干净整洁的很,看上去颇为温馨,十分适合长期居住。

    院子里铺着石板,屋里是打磨得十分光滑的木地板,正房套了里间,耳房也都有小隔间,各种摆设也都颇为精致,不比城里的大户人家差上分毫,却又在大门外让人看不出来。

    看来这屋子以前的主人想必是个十分追求生活情趣且有钱有品位却又不想被人看出来他有钱的人。

    “小师弟,谷儿,快些进屋来,外头太冷,屋子里升了火炉”

    为了让黑蛋更快的孵化,三人虽是能用修为御寒也尽量不用,方才去成衣店采办了好些厚实的衣物抵御寒冬。

    三人进屋后,门一关,果然是温暖的很,烤的几人脸都红扑扑的,颜舜华和风住在外面买了些熟食回来,温上一壶酒,惬意的很。

    张一却是去找了个大瓦罐过来,将买回来的牛奶倒在罐子里面放在火炉子上烤,待罐子里的牛奶温热后拿起来,将怀里的黑蛋放进白色的牛奶里。

    四人开始吃饭,放在旁边的黑蛋好似也在吃饭,牛奶咕嘟咕嘟的冒泡。

    “大师兄,我和小师弟刚才碰见三师弟了,他被人挖了眼睛打断了手脚,面目全非,成了叫花子”

    “他现在在哪里?”颜舜华有些意外,想到危湛当初三番五次的害小师弟,也不知黑化版的男主会怎么报复呢。

    “就在西街的一个街角讨饭”施中谷回道。

    “大师兄,你不必看我,你们想要给他拿吃的拿用的甚至把他接来家里住,我都没意见”张一一心都扑在这黑蛋上,哪里有时间理会危湛。

    “小师弟,虽然我和你二师兄有时候同情心泛滥,但还没有泛滥到原谅一个师门叛徒,那些都是他应得的,这叫苍天有眼。但他毕竟和我们生活了快十年,说没感情也是假的,我就给他送点吃的去,这么多年没见了”

    “大师兄,你去吧,我都成那样了,我还真没什么心思报复他了,如果他富甲一方兴许我还有兴趣报复”

    颜舜华出去,施中谷自然是跟着去了,撵都撵不回来。

    但两人哪里还找得到危湛,只余下墙角铺着的杂乱稻草,和几件破衣裳。

    两人颇有些遗憾的回来,天却飘起了雪花,起初只有零星的几点,渐渐便是纷纷扬扬如柳絮刮过,等两人回屋已是下起了鹅毛大雪。

    “也不知三师弟会不会被冻死,这么冷的天,他又没有修为”施中谷言辞之间有些担忧。

    “这么多年都过了,偏就今年冻死了,他都成了那个样子一时半会儿能走到哪里去,定是躲起来了,不想被我们找到”

    颜舜华能想象危湛的惨状,三危山被占之后,他虽被困在颜氏,多多少少还是听说了一些华山掌门羽化的那点破事,当然也有涉及到危湛的,总之是过的很不好。

    可不管危湛以前再大的过错,都已经被折磨成了那般光景,他们作为曾经的师兄弟,看不见也罢,看见了就算不帮总得带给他一口热饭,算是往日的情谊。

    张一心知两位师兄是说给他听的,他就听着,也不置一词,专心看黑蛋在牛奶里冒泡。

    “风,风住,蛋好像裂口了!”张一指着黑蛋上头发丝儿大小的裂缝拉一旁还在大快朵颐的风住过来看。

    四人顿时围作了一团,目不转睛的盯着黑蛋看,那头发丝细小的裂口越来越大,咔擦一声,厚厚的蛋壳便裂了开来,一只粉红色的脑袋从里面冒出来。乌黑的眼珠子乱转着打量这个世界和围着它的四个人。

    突然这粉红色的小东西扑棱着飞到张一的肩上,要往他怀里钻。

    张一心想着小家伙还真是有趣,不过就抱了它一会儿,还认人了。

    他将这粉红色的小龙来来回回的端详,看体型结构有些像中古世纪的翼龙。身上的肉软软的,粉嫩粉嫩,和师尊褪去龙鳞后的龙身倒是有几分相似。

    两个黑溜溜的大眼睛铜铃一般瞪着,虽才刚出生,整个身体也只有巴掌大小,爪子却已经极为锋利,绝对能抓破人几层皮肉。

    但这小家伙将它锋利的爪子全部收了起来,只露出肉垫子般的掌心,许是怕伤着了他。

    这小东西根本和师尊不是一个种族。

    既然不是师尊,就算这货再萌,他也瞬间就没有了耐心,将它丢回牛奶罐子里面,问风住“你可知道我师尊去了哪里?”

    若这世上连他都不知道师尊去了哪里,还有谁能知道,风住就算再神通广大,也没用。

    那小龙趴在罐子边缘上,用它乌黑的眼睛盯着张一看,砸吧砸吧着小嘴,好似要奶吃的娃娃。

    “你别太担心,你师尊肯定还活着,只是把修为全部给了这枚黑蛋,以你师尊已至仙君之境,肉身死亡会引起极大地自然灾害,他不会轻易害死那么多无辜的人”

    “可是师尊没有了修为,不能化龙,就是一介凡夫俗子,又没带银钱在身上,这么冷的天,冻着了饿着了怎么办!万一碰上什么土匪强盗怎么办!师尊是宁愿吃这么多苦也不愿被我找到?”

    “只要仙君没死,你总是能找到的”风住心想如果苍数历连自己的修为都不要了,就为了躲张一,被找到的可能性还真是不大。

    “挖地三尺我也要找到师尊!”

    张一说着立即就要出门,被风住拉住“你的崽子你就不管了?”

    什么崽子?别说那小东西他就抱一会儿就脱不了手了?

    “神龙幼崽很认人,你是第一个抱他的人,他从你身上吸食的人气最多,自然认为你是他的娘亲,俗话说有奶就是娘。它现在只认你,不信你看,我们抱它,它会生气”

    风住刚朝小龙伸出手,小龙的利爪和尖牙就露了出来,处于十分警备的状态,随时准备干仗。颜舜华和施中谷也不例外。

    “我不能带它在身边,我要去找师尊!”

    “你可想好了,你师尊所有的修为都在它身上,如果它死了,你师尊的修为也会消亡,那时候就真成了凡夫俗子了,也不可能再有机缘修仙,寿命不过百,常会被病痛折磨”

    “我还非得带着不可?”

    “不仅要带着还得小心带着,神龙幼崽是非常难以养活的,以人气为生,吃的极为精细,幼崽吃的和人类一样,等到长出锋利的牙齿和足够的咬合肌才开始吃活兽。养他的人必须是凡人,具有很强的人气,也就意味着你不能用半点,还得吃五谷杂粮。如若不然,这崽子可能三天不到就会死”

    “原来师尊设是这样的局……”如果我要保住师尊的修为就不可能用法力找寻师尊的下落,茫茫人海,真一步步走着找,要找的什么时候……更何况还找的是一个故意要躲着他的人,很可能是一辈子也找不到了。

    一股巨大的不安和愁苦瞬间笼上了心头。

    他打开房门,对着苍天跪下“师尊,徒儿错了,徒儿再也不和你计较那些,再也不恨你了,只求你好好保重,一定要等到徒儿找到你”

    “唧唧唧唧~”

    张一把大门打开后,寒风呼呼往里面灌,牛奶里面的小龙冻的唧唧叫。

    他不得不转身回来把门关严实了,对着小龙黑着一张脸“再叫再叫就把你杀你炖肉吃!”

    小龙被吼的钻进牛奶里面躲着,不敢抬头。

    “你照顾他得像照顾早产儿一样小心,刚才冻着了说不定等会儿就会发烧,快捞起来,给它做点肉粥吃”

    张一想找师尊心切,对小龙是一点儿耐心也没有,偏偏这龙只要他碰,别人根本近不了身,他拿了棉布将小家伙身上的牛奶擦干净,一股脑塞进了自己的衣服里面,就露一个脑袋出来透气。

    “你对他温柔一点,别弄残了,你就把它当做你和你师尊的孩子,该不该疼着爱着宠着?说不定这就是你师尊给你的考验,能养活它,仙君才会原谅你”

    风住说的好像也挺有道理的样子,竟然让他无言以对。

    正说话间,张一感到某个不能言说的部位猛的刺痛起来,他立即要将怀里的小龙拿出来,偏偏这家伙还不松口,扯得他啊啊叫,嘴唇都疼的发抖“小畜生,你给我松开……”

    “忘记告诉你,神龙族也属于哺乳动物一样喜欢吃咪.咪,你平时莫把它饿着,多给它喝牛奶,应该会好点……”

    张一好不容易把小东西给弄出来,背过身去捂着自己的胸部骂娘,好不容易疼的缓过来了,拉开衣服一看,红肿了,幸好没破皮。

    以这小畜生那锋利的牙齿,完全可以一口给他咬掉,大概是怕被炖了才口下留情。

    “小师弟,我去给它煮肉粥”施中谷自告奋勇,张一摆摆手让他去。

    “小畜生,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咬我,我就把你剁了喂狗!”

    小畜生根本听不懂,还巴巴望着他,小手乱挥着想要去奶吃,他一巴掌打开了小龙的爪子一本正经的训起来“我告诉你,我脾气可不好,你最好老实一点……”训了一阵又觉得这小东西总得有个名字吧,不然他每次训起来都感觉这家伙感应不大。

    “都说贱名好养活,就叫你小红吧!你身上也是粉色的,师尊龙身也是粉色的,你叫小红,师尊叫小粉”

    风住凌乱了……小红?不是说好的要起个贱名吗?就算是狗蛋也比小红的能接受程度高啊!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除了男主都是重生穿越来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故乡异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故乡异客并收藏除了男主都是重生穿越来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