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死在我身上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下午下班时间,顾启敬还在总裁办看计划书,宿清欢上去陪了他一会儿,没多久就接到了徐蔓青的电话。

    顾启敬看她在这里也没什么事做,于是就让她去和她朋友约出去玩了。

    宿清欢拿着自己的包,顾启敬送她到门口,交代道:“结束之后记得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

    宿清欢微仰起头看着身旁气质不凡的男人,点了点头,说道:“你晚餐记得吃,不要随便应付。”

    说完这句,猛然发现自己在妻子这个角色中,进步还是挺大的。

    顾启敬岑薄的唇角微扬,看着宿清欢时,湛黑的眼眸中尽是笑意,“放心,今天很多人跟着我加班,宴青已经订好了晚餐。”

    听到这话,宿清欢才安心的离开总裁办。

    ……

    陶知意在她的追老公之路越追越远,人也越来越爱美。

    三个人聚在一起后,陶知意就嚷嚷着要去买衣服。

    宿清欢和徐蔓青便陪着她一起去。

    陶知意已经拿了一件连衣短裙进试衣间试穿,宿清欢和徐蔓青坐在店内的沙发上,宿清欢看了看徐蔓青,伸手握住了她的手。

    闺蜜之间,往往只需一个眼神,便知道对方的大概意思。

    徐蔓青扭头,朝着宿清欢笑了笑,“我没事啊。”

    “没事你昨天就不会在电话里哭了。”

    宿清欢知道她是在强装坚强。

    “我只是……”徐蔓青低下了头,抿了抿唇,好半晌才低低开口,“过不去心里这关,他有未婚妻,我觉得……我就是一个败坏道德的小三。”

    “别这样说自己!”

    “可是这就是事实啊,昨天我和他一直走一直走,走到了晚上11点,在他住的酒店门口停下,他说这么晚了,就在这里住下吧,我应该拒绝的,可以我没有,我没有办法拒绝,明明知道不能和他在一起,可是心里对他的爱不减反增,有时候想到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这里……”徐蔓青用手拍了拍胸口,“好痛,痛的透不过气来。”

    徐蔓青语气平静,但就是这样的平静,让人心疼。

    宿清欢看着徐蔓青,不自觉的就红了眼眶,蔓青,你该怎么办啊?

    “我都没哭呢,你怎么还哭起来了?”徐蔓青看到宿清欢眼中雾气,深吸了一口气,笑了起来,“结了婚的人,是不是都像你这么多愁善感?那我以后可不敢结婚了!”

    “和结婚又没有关心。”宿清欢‘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我只是……只是心疼你。”

    “傻!”

    徐蔓青嗔了一声,俯身在面前的茶几上抽了一张纸递给宿清欢。

    这段压抑的对话在陶知意从试衣间里面出来后结束。

    “你们觉得怎么样?”

    陶知意在试衣镜前转了一圈,问宿清欢和徐蔓青。

    吊带的黑色连衣短裙,很衬皮肤,陶知意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都觉得变了一个人似的,毕竟第一次穿布料这么少的连衣裙。

    宿清欢和徐蔓青还没给出建议,陶知意就叹了一声,低头拉开领口看了一眼,“果然,胸小连性感的裙子都不能穿!”她说着,一转身面对着宿清欢,“清欢我觉得挺适合你的,要不你试试吧?”

    “我?”宿清欢看着陶知意身上的黑色连衣裙,V型的领口,两条细细的肩带堪堪挂在肩头,她连忙摇头,不敢尝试这样的款式。

    陶知意有点失落,真的很喜欢这件裙子,奈何……

    “听说有了老公胸就会变大,清欢你的有没有变大?”

    陶知意还抱着一点期望,说不定某一天胸就膨胀起来了呢,那就可以穿了!

    还有导购在场,陶知意真是毫不避讳,宿清欢看了旁边的偷笑的导购一眼,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知意啊,认命吧,如果有老公胸就会变大那这世上就不会有平胸的女人了!”

    徐蔓青一句话戳的陶知意立马心碎了,唯一的梦幻破灭了,可她还是肯放过宿清欢,朝她挤眉弄眼的说道:“清欢你就说说你的有没有变大吧?”

    “……不管有没有变大,应该都会比你的大一丢丢。”

    宿清欢用手比了一下,陶知意一口气差点没上来,这是自取其辱啊!

    “行了,赶紧去换下来吧。”

    徐蔓青在一边笑。

    陶知意最后还是把这裙子买了下来,之后三个人去了吃火锅。

    宿清欢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陶知意课,不由得问道:“你和你家薄大神,进展到什么程度了?”

    “他看到我都想绕道走,能进展到什么程度?”陶知意哼了一声,突然又贼兮兮的笑了起来,“我趁他不注意强吻了他算不算进度?”

    “那必须算啊!”

    徐蔓青一边将菜下进锅里一边笑着说道。

    陶知意挑了挑眉,“人虽然还没追到,但是我做菜的手艺还是有很大进步的,有时间让你们尝尝我的手艺。”

    宿清欢和徐蔓青对视了一眼,表示对这件事的可信度有所怀疑。

    陶知意这就不开心了,“你们还别不信,薄允修妈妈尝过的,她说的好吃,不是我说的!”

    “既然这样的话,那就暂且相信你。”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吃到中途,宿清欢起身去上洗手间。

    从洗手间的格子间里面出来,隐隐觉得肚子有些不服输,宿清欢一边往洗手台走,一边寻思着日期,感觉例假快要来了。

    刚把手伸到自动感应的水龙头下面,耳边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真是巧啊!”

    侧眸,毫不意外,看到了叶珂。

    也许是中午在公司说的那番话让她试了颜面,这会儿,宿清欢看出来了,叶珂大有一番要跟自己好好谈谈的架势。

    “巧吗?”

    宿清欢笑了笑,洗完手,抽了一张纸巾擦手。

    对于宿清欢不咸不淡,叶珂耸了耸肩,“原本以为你嫁给了顾启敬,应该是在各种高级餐厅吃东西的,真是没有想到,会来火锅城这种小平民才会来的地方,哦对了,你都还需要预支工资,看来过的也不是什么豪门太太的生活嘛,顾启敬对你也不过如此!”

    把擦了水的纸巾扔进垃圾桶中,宿清欢拨了拨脸颊边的头发,这才眨了眨眼睛看着叶珂,“你是那种花别人的钱才会觉得有块感的人,所以叶珂,我们在这个方面没有什么好说的,还有就是,你是小平民,所以你来火锅城,但是并不代表来这里的就都是小平民,我和思想狭隘的人真的不想说太多话。”

    “我思想狭隘?”叶珂哼笑了一声,“你男朋友卓伊然最后上的是我的床,你连一个思想狭隘的人都比不上!”

    宿清欢抬眸看了叶珂一眼,抢了人家男朋友还觉得是件光荣的事情,对于这样的人,宿清欢是真的不想和她说过多的话,浪费时间。

    “所以你觉得你赢了么?物以类聚罢了,说起这个,我得感谢你,让我认清了卓伊然这个人。”

    宿清欢淡淡的说完,往旁边跨了一步,打算离开。

    然而叶珂显然不想让宿清欢就这样走掉,她说:“你还记得开学的那天么?你们三个人去酒吧,那天我也在,而且一墙之隔,你和陶知意在外面,我和卓伊然在里面——做愛!”

    ‘做愛’两个字,叶珂是凑到宿清欢耳边说的。

    说完直起腰来,叶珂双手环胸,脸上的表情满是胜利,“我肚子里怀过卓伊然的孩子,后来被他不小心给弄没了,他觉得亏欠我,所以我把他出轨的照片发给你,他也没有怪我。”

    “你知道吗?每次高、潮的时候,他都趴在我身上说好想死在我身上,你和他谈了三年,他这样爱过你吗?没有吧!因为他说你爱装圣女,不让碰!”

    叶珂说的津津有味,如果给个私人空间,宿清欢猜叶珂大概要把他们上、床时的细节都要说出来了。

    但是又能怎么样呢?

    “你们挺配的,所以,祝福咯。”

    宿清欢耸了耸肩。

    对于宿清欢这样平淡的反应,叶珂笑了笑,她觉得宿清欢在装,毕竟宿清欢和卓伊然谈了三年,她在她耳边说自己和卓伊然私密的事情,她其实内心早就开始翻涌了,为了面子,不敢在她面前表现出来罢了。

    宿清欢瞥了叶珂一眼,径自绕过她,往洗手间外面走。

    既然叶珂在这里,所以在洗手间看到卓伊然,宿清欢并不是很意外。

    想起叶珂,想起之前照片的事情,想起顾启敬说的话,宿清欢甚至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给卓伊然。

    她不想理卓伊然,可不代表卓伊然也不想理她。

    刚和他擦肩而过时,宿清欢听到他说:“不是说好以后做朋友的吗?朋友见了面难道不应该打声招呼么?”

    宿清欢停了下来,朋友这个词,他也真是说得出口。

    撇开其他的事情不讲,在两人分手后,他在背后捅刀子能称为朋友么?

    想来卓伊然和叶珂也真是一对,她都不想搭理的这么明显了,他们两个却都喜欢往上凑。

    “好久不见?”宿清欢扭头,笑着说道,余光瞥见正好从洗手间里面出来的叶珂,她又说道:“听说,她怀了你的孩子?”

    卓伊然没有看到叶珂,听到这话,才朝洗手间那边看了一眼,然后眼眸深沉的又看着宿清欢。

    两人分手后,宿清欢在逐渐爱上顾启敬后,对卓伊然的事情,是真的放下了,也没有对他劈腿一事怪过他,但是此刻,宿清欢有点厌恶面前的这个人。

    高跟鞋的‘哒哒’声在旁边停下,叶珂当着宿清欢的面,挽住了卓伊然的手。

    “你们很配。”

    宿清欢看着他们挽在一起的手,说了这么一句。

    这句话,在外人看来,是祝福,奈何三人的关系特殊,卓伊然和叶珂怎么会以为这话是对他们的祝福呢,讽刺居多吧。

    卓伊然皱着眉,看着扭头离开的宿清欢。

    叶珂也在宿清欢走后,松开了卓伊然的手。

    “人都走了,还移不开视线啊?”叶珂哼了一声,满是不屑,“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当初你受不了you惑,让我上了你的床,就注定你和她不会有好结果的,而且,她现在被顾启敬当金丝雀养着,过惯了丰衣足食的日子,你觉得你还会入她的眼么?人都是这样,失去了才知道珍惜,我做不到像个保姆一样伺候你,所以你就认命吧,不用老是怀念过去。”

    卓伊然抬手在下巴上捏了捏,转眸把视线落在叶珂身上,冷笑了一声,道:“不管你以后傍了谁的大腿,我都得跟你说一句,女人还是少说一点话比较可爱,在床上多叫就行!”

    ***************************************************************************************

    将近九点的时候,宿清欢才跟陶知意徐蔓青说再见。

    顾启敬的车子停在马路对面,在过去前,陶知意硬是把刚才买的裙子塞给了宿清欢,说是虽然她穿得不好看,但是看着穿的好看的人穿心情也是好的。

    在宿清欢走过来的时候,顾启敬便下车给她开车门。

    宿清欢今天的心情很好,脸上扬着笑意,在顾启敬俯身下来吻她时,她还主动踮起脚尖凑到他的薄唇边吻了一下。

    男人浓眉一挑,在她的翘屯上捏了一把。

    黑色的卡宴在繁华的街道穿行,宿清欢坐在副驾上,扯过自己的衣袖闻了闻,刚从火锅城出来,身上难免还沾着火锅城的味道,于是她把车窗降下来一半。

    顾启敬余光瞥见她被风吹起的头发,降慢了车速。

    想起过几天顾世峰的生日宴会,宿清欢侧头,问顾启敬:“你爸爸的生日礼物,你说我该买什么?”

    “我已经叫宴青准备好了。”

    男人嗓音不咸不淡。

    “一份吗?”

    “嗯。”

    宿清欢抿唇想了想,撇开顾世峰和顾启敬之间的矛盾,顾世峰对自己确实还不错,可是……

    顾启敬好像并不喜欢自己多提顾世峰,于是她只好把想说的话咽进了肚子里。

    看着因为提了顾世峰而板下脸的男人,宿清欢笑了笑,突然解了安全带,攀到他的身上,在他的脸颊上吻了一下,“你每次板下脸来都好凶。”

    对面这突如其来的吻,虽说只是像蜻蜓点水一般,但是顾启敬还是愣了那么一下。

    他的小妻子,何时这么主动过?

    “今天怎么了,嗯?”

    因为还在开车,男人有力的大手扣着她的手臂,让她坐回去。

    宿清欢听话的坐好,但因为这话,她却哼了哼。

    “我不可以主动吻你吗?”

    “在这之前,哄着你才会主动吻一下,你现在这么热情……”顾启敬微侧头,看了旁边鼓着嘴的小女人一眼,突然笑开,“听话,这热情留着到家的时候再用到我身上。”

    宿清欢脸一红,这男人怎么这么不正经!

    ……

    回到紫东花园,宿清欢一溜烟的就跑上了楼拿衣服去洗澡。

    走在后面的顾启敬,帮她提着一个品牌的袋子,瞧着还在楼梯上的小女人,笑着说道:“别这么着急,老公还没洗澡呢。”

    “谁着急了!”

    宿清欢扶着扶梯,嗔了顾启敬一眼,顾启敬低低的笑了起来。

    她的身影消失后,他打开手里的袋子看了一眼,看到一团小小的布料,他用手指,将这团布料勾了出来,然后展开。

    吊带……

    岑薄的唇角勾出一点弧度,男人往宿清欢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

    宿清欢的衣服都是正正经经的,穿着像是邻家女孩儿,这种性感的款式,他作为老公,还真没看她穿过。

    把这件连衣裙装进袋子里,他走到酒柜面前,拿了一瓶红酒和一个高脚杯,回卧室放下东西后,很快又走了出来,往客房走去。

    ……

    宿清欢洗完澡,吹好头发才从浴室出来。

    一开浴室的门,除去自己身上沐浴后的清香外,她还闻到了红酒的醇香味。

    男人不知何时,已经洗好了澡,此刻正架着腿,坐在沙发上,高脚杯拿在手上,娴熟的摇晃着,红酒在酒杯中,显得那么的妖艳。

    藏青色的浴袍松松垮垮的套在他的身上,浑身慵懒又透着成熟的味道,让宿清欢不禁心跳加速。

    每天和他相处,也做过最亲密的事情,但是这样看着他,还是会像情侣在热恋时的那样小鹿乱撞。

    但是……

    “都说了不能喝酒,怎么又喝啊?”

    说这话的声音,也许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有多软糯,宿清欢走到他面前,本想夺过他手里的杯子,却不想,在他旁边看到了那件黑色的连衣裙。

    他想做什么,宿清欢当即明白了。

    “这不是我买的,是知意送给我的!”

    语气有点急,虽然没有必要解释,可不知为什么,就是红了脸。

    虽然没有穿过这种款式的裙子,可是光是想象一样,就大概会知道是什么模样。

    男人倾身放下了手里的酒杯,唇角挑出一抹笑意,“别人送的,那不是更得穿上,不然显得很不尊重人,你说是不是?”

    带着磁性的嗓音一下一下的敲击在宿清欢的心脏上,她抿了抿唇,连忙把连衣裙拿在手上,背在身后。

    “我不想穿,我不习惯穿这种款式的。”

    “总要接受新的事物的,而且……”男人忽而站了起来,圈着她,把连衣裙从她手里拿了过来,“我想看你穿。”

    房间里的气温明明很舒适,但是宿清欢就是觉得,热得她连呼吸都不顺畅了。

    “我……”

    “你不换那我帮你换,嗯?”

    话还未说完,就被顾启敬打断,宿清欢倏地抬头,眼眸殷殷的看着顾启敬。

    而顾启敬,已经开始解她浴袍的腰带了。

    “你还有哪里是老公没有看过,没有摸过的?嗯?”

    腰带一松,浴袍瞬间敞了开来,胸前的美景,也一下子暴露在了男人的视线里……

    宿清欢想伸手去挡,却被男人眼疾手快的扣住了手腕。

    “我自己换。”

    宿清欢的声音低低的响起,她不知道自己的脸有没有红,但是她知道很烫。

    虽然和他做过无数次亲密的事情,但是在这样铮亮光线下,还是不习惯把自己的身体在他的视线下展露出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妻不再来,霸道总裁极致爱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简约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简约白并收藏妻不再来,霸道总裁极致爱最新章节